“我回来了。”

    愉快在外面和朋友玩了一天,让回到宿舍处,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灯亮着,进来后打了声招呼,本以为至少会得到一句欢迎,结果只有从上铺传来的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唧声。

    他循声望去,便看到鸣学长背对着床外的方向窝在那,从他手摆放的位置以及床头还有几本摞起来的漫画来看,似乎是在看漫画。

    “鸣学长你回来的真早。”

    回答让感叹的自然又是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唧,这下子就算让再迟钝也知道鸣学长情绪不佳,所以他随口又问了一句鸣学长是不是心情不好,便收获了第三声意义不明的哼唧。

    ......原来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在我身上吗?

    让挠了挠头,有点拿不准鸣学长为什么会生自己的气,自我反思了几秒钟,也还是没有想到原因,明明昨天鸣学长情绪还好好......不对,也不说多好,似乎从昨天就有些情绪不佳?但昨天还能正常交流,今天就变成这样,不应该休假完情绪是一个上升的过程吗?

    让冥思了片刻,还是没有找到症结,便索性不管了,反正有的时候鸣学长的情绪和海底针一样,他怎么也找不到头绪,放任不管说不定一小会儿就好了。

    更何况他在外面玩了一天也有些疲惫,向鸣学长通报了一下自己要去洗澡,就拿了干净的衣服和盆离开了宿舍,宿舍中再次只剩下成宫鸣一个人。

    当让离开了宿舍后,鸣才蓦地转过了身,看着宿舍门的位置心中愈发郁闷。

    哪怕他心里也清楚无理取闹的应该是自己才对,但让的应对还是难免令他感觉到了一些不畅快,尤其是他又不能真的把自己不畅快的全部原因吐露出来,那样会显得很掉面子,这就愈发让他感觉不痛快。

    “我回来了,啊,成宫学长你已经回来了啊,泽村学长还没回来吗?”

    赤松踩着个不是那么合适的时间点推门而入,语气轻松愉悦,是个正常的假期后状态,与某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今天玩的很开心?”

    没有察觉到成宫学长语气中的一丝危险,赤松十分乐于分享今天他的愉快经历,殊不知危险已经逼近,黑暗即将将他包围。

    没办法制裁某个去洗澡的人,用学弟转移一下怨气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等到半个钟后,让洗完澡从外面回来,就看到鸣学长一脸神清气爽对他打招呼,笑容也很爽朗,似乎已经从低沉的情绪中恢复了过来,这令让放下了一个包袱的同时也愈发坚定了鸣学长的心思就是海底针的看法。

    “泽村学长,欢迎回来。”

    赤松有些闷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让这才发现原来晋二也已经回来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有点不是很好。

    ......难不成是什么情绪不好的传染病?来了新人就传染过去。

    让胡思乱想了一下,然后在热心的鸣学长帮助下把洗澡用的东西以及换下来的衣服整理好,才终于躺在了床上,享受到了久违的宁静。

    “下一步就是关东大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就好像被时间拿着鞭子在后面追赶一样,不知不觉都五月了。”

    “高中生活就是这样吧,看着很漫长,实际上因为太过充实,所以不知不觉就会来到毕业典礼。”

    “我倒是蛮好奇毕业典礼的时候会不会有女生向鸣学长告白。”

    “......这么八卦不是你的风格。”

    “有吗?我觉得要看八卦的对象,听说很多平常看着不受欢迎的人,都会在那一天得到改变人生的契机,鸣学长也说不定哦。”

    对此鸣的语气有些危险,“你这小子的意思是我不受欢迎?”

    “以一个‘恋爱对象’来考虑的话,鸣学长你在棒球队里面可排不上号哦,启二学长都比学长你要受欢迎吧?”

    “哼。”

    见鸣学长没有反驳,让反倒觉得自己有点说过火了,“不过说不定也许是因为鸣学长你赛场上下的差别比较大,会给人一种不够安定的感觉,不是说女孩子都比较喜欢有安全的男人吗?”

    “泽村学长你的说法有点有失偏颇,我倒是听说女孩子更喜欢那种坏坏的类型,坏小子意外很受欢迎。”

    “但鸣学长跟坏小子沾不上边吧?”

    赤松想了想点了点头。

    “所以鸣学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就算不谈恋爱也没什么关系吧?”

    “不谈恋爱也应该有理想型的啊。”

    “吵死了!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从鸣学长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恼羞成怒的成分,让望向了同在下铺的赤松学弟,两人的眼睛里都很默契有了笑意。

    黄金周结束之后,稻实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备战关东大会上,西东京要出席关东大会的学校有三所,稻实、市大三以及药师。

    都是老熟人学校,对于彼此的根底就算不是尽知,也不至于两眼瞎,所以情报的收集就集中在其他参赛学校上,一直到关东大会即将开赛之前,稻实这边都保持着每天例行对对手的分析会议,不轻敌,也不过于重视,这样的会议一方面可以帮助了解对手,一方面也是另类的训练,对于棒球选手而言,不是只有站在赛场上投球或是挥舞球棒才能提高技艺,这样以想象的方式进行比赛模拟,对于提高选手的棒球思考能力很有帮助。

    时间就在这样的训练中慢慢流逝,终于五月过半,关东大会开始了。

    开幕式在五月十六号,规模自然比不上甲子园,但好歹也是都大会,引起的关注还算不错。

    至于比赛的行程表,从十七号开始,持续五天,每天都有一场比赛,赛程十分紧密,对于选手的体能要求以及精神承受能力都比较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次检验学校板凳席的比赛,合适的轮换对于队伍的帮助将会十分巨大。

    而比赛的对战表中,西东京的三所学校,其中稻实单独在一边,市大三和药师在另一边,也就是说,稻实在比赛中想要遇到同赛区的队伍,就只有在决赛这一个可能,看到这样的情况,国友教练暗自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

    至少抽签的运气是站在稻实这一边的,关东大会呼声较高的几支队伍都在另一个赛区厮杀,稻实这边能打的也就红海大,而这所学校在国友教练看来不算是威胁。

    所以在离开了开幕式之后,教练组就集中了起来,让也参与其中,跟着教练和助教一起安排这五天的比赛最基本的轮换。

    “我准备让赤松在关东大会出场。”

    国友教练忽然冒出来的话令其他人都是一怔,但没有人反对,这也是因为赤松在入队后的表现十分出色,已经称得上是个合格的战力的缘故。

    当然,大家习惯性把王牌当作最后保底手段的想法也是关键,就算赤松因为心态原因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还可以临时把成宫调上去救场。

    关东大会这些学校里面,也就市大三和药师的投手比较麻烦,其他的投手还碰不到高中棒球投手的天花板,以目前稻实的打线水平来说称不上强敌。

    “不如就让晋二试试首发的感觉吧?”

    在国友教练说出想法后,让紧跟着就建言了一句。

    “反正目的是让晋二积累比赛的经验,与其作为中继或者替补,不如直接首发,这样对他心态的锻炼应该更好。”

    助教仔细想了想了也觉得确实如此,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等成宫毕业之后,二年级中没有能担当重任的人,稻实以后的投手丘就要交给这个一年级了,那么拿这次的关东大会给他积累经验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他也接着让的话说道,“如果关东大会他的表现出色的话,在夏甲也可以适当给他出场的机会,就跟之前泽村的情况一样,三年级在最后的时间给接班人创造锻炼的机会。”

    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成宫鸣,而稻实在成宫毕业后,还要继续打春甲、夏甲,所以国友教练点了点头,算是初步同意了用关东大会和夏甲来锻炼赤松的计划。

    趁着成宫还在的时候,把他的最大价值发挥出来,不仅仅是这个夏天一路走到顶点,还要为明年的一切做好准备。

    高中棒球,高中棒球的豪门,就是通过这样的传承,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结束了会议后,让在离开前被国友教练单独叫住。

    “阿鸣那边你跟他事先沟通一下。”

    “了解,鸣学长的情绪就交给我安抚吧。”

    毕竟是那个成宫鸣,自己最后的高中赛程,却要让出一部分的光辉给刚进来的学弟,让也觉得鸣学长知道后心情不一定会那么好。

    然而等他回到了住所,把事情告诉鸣学长后,却发现鸣学长的情绪很稳定,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生气。

    “那个,鸣学长你不觉得有点不公平吗?明明是你最高光的时刻,却要让出一部分赛场给别人。”

    对此,成宫鸣靠在椅子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有些不那么上心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明年你不是还要继续和你哥哥在赛场上比赛吗?要是赤松经验太少,轻易被青道打崩的话,总觉得会很对不起你。”

    “我们可是搭档啊。”

    ※※※※※※※※※※※※※※※※※※※※

    迟来的更新奉上~~

    生了一场病,靠止痛药才能睡觉,实在没心情写东西,总算好了,就给小可爱们更新一章~~

    以及,蠢作者大概和新晋榜八字不合,之前工作太忙错过了时间,这次又生病错过了时间~~~还是老老实实这个号写故事吧233333

    感谢在2020-08-05 16:13:32~2020-08-26 19:27: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葳蕤、是龙啊 10瓶;Cherry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