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准名媛美人穿七零 > 章节目录 缘分
    除夕那天, 家家户户都是张灯结彩,年画,福字里里外外贴了个遍。

    盛雪把家里布置一新, 叶绍卿和玩玩闹闹都是一身新衣端坐在实木餐桌前等待今天这顿丰盛的年夜饭。

    知道叶绍卿的老家在粤省好甜口, 盛雪特意做了几道正宗的粤菜让老人品尝。

    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毛衣裙, 是前几天逛百货大楼时相看了好几眼没舍得买的衣服,没想到高城北会把它偷偷买回来。

    红裙子穿在她身上特别漂亮,犹如一朵开得正盛的玫瑰花艳丽动人。

    摆碟是精心设计过的,她把每盘菜都摆放好后才满意地点点头, 一桌子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餐桌上,盛雪先是夹起一块白斩鸡放到叶绍卿的碗里, “爷爷,您尝尝我做的菜。”

    把菜放进口中,他不禁挑眉夸赞道“这菜做得地道。”

    “谢谢爷爷夸奖”她又夹了一块放进高城北的碗里, 笑吟吟地说“你也尝尝”

    “小雪,你怎么会做这么正宗的粤菜”叶绍卿又夹起另一道粤菜, 口感依然很好。

    高城北夹菜的手指一顿, 出声替她解围,“她以前在别人家当过保姆。”

    “是的, 那个雇主是个粤省人。”盛雪不自然地笑了笑。

    “怪不得味道这么好, 你这孩子还真是多才多艺。”叶绍卿一脸笑意地点点头,对这个孙媳妇那是更加喜欢了。

    见这个话题蒙混过关,盛雪微微松了口气,同样松口气的还有高城北。

    八零年还没有春节晚会, 吃过饭,盛雪把两个孩子带回房间哄他们睡觉,高城北则陪着老爷子下象棋。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高城北和叶绍卿对视一眼后便起身去开门。

    叶家已经没什么亲戚了,这大过年的谁会来

    高城北打开院门,外面赫然站着三人,站在前面的老者他没见过,可后面那两个年轻人他倒是十分熟悉。

    “高城北你怎么在这儿”薄烨看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惊讶出声。

    这还真是昔日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你怎么说话呢”薄烨的爷爷薄忠礼侧过头皱起眉头对他怒斥道。

    他不知道自己孙子怎么会和这个小伙子认识,但现在可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薄烨摸摸鼻子没敢再说话,他不自觉地往屋里望去,现在可以确定前几天自己看到的真是盛雪。

    余雁栖见他一副丢了魂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冷嗤一声,有薄老爷子在这儿她不敢把情绪表达出来。

    “请问,叶老头在家吗”薄忠礼微驼着身子双手背后,一双犀利的眼睛把高城北上下打量一番后心里有了一定猜测。

    “我爷爷在,请进。”来者是客,听语气这人应该是爷爷的旧识,高城北侧过身子把人让进院子。

    听到他管叶绍卿叫爷爷,三人的表情各异,薄忠礼是一副意料之中的了然,薄烨比较夸张,张大嘴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余雁栖紧紧拽着衣服下摆没有说话。

    客厅里,叶绍卿见到来人不禁挑眉促狭道“你这是来给我拜年的”

    “对,知道你孤苦伶仃不容易,让我孙子和孙媳妇来给你拜个年。”薄忠礼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脸上少了平时的严肃冷漠,倒是看起来像个老顽童。

    这个样子的薄忠礼,薄烨是第一次见到,他忍不住偷偷掐了一把胳膊看看疼不疼,今天还真是玄幻的一天。

    “叶爷爷过年好。”薄烨和余雁栖听话地站起身对叶绍卿鞠躬。

    “谢谢,这是红包你们拿着。”叶绍卿扬起嘴角从挎兜里掏出两个红包递给他们。

    不知道除夕夜会有人过来拜访,所以他一点准备没有,这两个红包还是他特意为玩玩和闹闹准备的。

    “谢谢爷爷。”

    叶绍卿知道这薄老头来给他拜年是假,其实就是过来跟他显摆孙子孙媳妇的。

    他举起手招呼高城北,“城北,去把小雪叫下来,你俩也给你薄爷爷拜个年。”

    “嗯,好。”

    过了五分钟,盛雪抱着玩玩跟在高城北身后下了楼。

    “玩玩怎么还没睡”叶绍卿见乖重孙还没睡觉,平时冷硬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下来。

    “他今天太兴奋了,就是不睡觉。”盛雪的专注力都在孩子身上,还没有注意到客厅里坐着的三人。

    等她走到沙发前把孩子放到叶绍卿身边,才看到来访的客人都是谁。

    这世界还真是小

    “好久不见啊薄知青,余知青。”盛雪落落大方地和他们打招呼。

    “盛雪你好”看着眼前的红衣美人,余雁栖忍下心底的酸楚,一直保持着淡淡微笑。

    薄烨在一旁看着藏在心底的女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他渐渐红了眼,能这么远远地看着她,也挺好。

    “你们怎么会认识”薄忠礼和叶绍卿都挺惊讶他们竟然彼此熟识,缘分这东西还真是挺玄妙。

    “薄知青和余知青当初都在大榆树村下乡。”盛雪笑着向他们解释道。

    其实心里早已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来京市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俩,他们还真是孽缘

    “原来是这样。”两个老人明了的点点头。

    此时,薄忠礼盯着叶绍卿怀里的小小娃娃十分眼热。

    他和叶老头比了一辈子,没想到在晚辈这儿输了。原以为可以带着孙子来这老头面前炫耀一番会占上风,结果人家连重孙子都有了

    “你这小重孙长得可真漂亮。”薄忠礼讪讪一笑。

    “你是没看到我重孙女,长得比这小子还漂亮。”叶绍卿傲娇地抬起下巴,问“你家重孙多大了”

    “他们打算今年要。”薄忠礼心虚地说道。

    他那重孙子还不知道在哪儿投胎呢

    想到这些他侧过头狠狠瞪了薄烨一眼。

    再呆下去自己也没脸,薄忠礼找了个借口带着孙子和孙媳妇匆匆离开了叶家。

    余雁栖刚出叶家门就对薄忠礼柔声说道“薄爷爷,没事我先回了,家里还在等我过年。”

    “嗯,去吧,替我像你爷爷问声好。”

    等余雁栖走了之后,薄忠礼气得一巴掌拍在薄烨后背上,“雁栖这么好的妻子你都不要,还敢背着我把婚离了,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孙子”

    现在外界还不知道他们离婚的事,这次拜访叶家他也是想让两人多接触接触能把婚复喽。

    刚才聊天时才知道叶老头的孙子和孙媳妇都考入了京大,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再对比自家这个,简直啥也不是

    “爷爷您消消气,气大伤身。”薄烨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自从他和余雁栖离婚之后就成天挨打。

    但这个婚,他离得一点都不后悔,性格不合适硬凑在一起这日子根本就没办法过。

    “你看看人家叶老头的孙媳妇,你实在不想和雁栖复婚,就给我找个那样的也行。”叶老头的孙媳妇虽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但端庄得体,个人能力出众,最重要的还会生双胞胎,如果自家孙子找个那样的他也同意。

    “”薄烨很想告诉他,如果不是他当初非把自己叫回京市,没准盛雪今天就是他的孙媳妇了。

    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

    叶家客厅,几个人坐在沙发上,盛雪忍不住问向叶绍卿他和薄忠礼是什么关系。

    两个人看着特别熟悉,可彼此的气场又有点不太对。

    关于这个,老爷子难得哈哈一笑跟他们解释了一番。

    原来两位老人以前都在同一处当兵,是最要好的战友兼好友。但自从两人同时喜欢上高城北的奶奶,这一切就都变了,于是薄忠礼不管啥事都要和叶绍卿比较。

    后来叶绍卿出事,薄忠礼也试图想帮他度过难关,可最后还是爱莫能助,只能在下放的地方暗中帮帮他让他这十多年少吃点苦头。

    如今老爷子平反归来,两人就又斗上了

    盛雪和高城北听完,心里了然。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

    时间匆匆而过已是三月,转眼之间就到了他们去学校报道的日子。

    高城北读的是经济学,盛雪纠结好几天最后选的是药学。

    因为自己那张祖传配方,她以前只接触过中药材,如果不是执着于嫁入豪门,她当年真的有可能去学医,如今可以重来一遍她最终选择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专业。

    对于她的选择,高城北是全力支持的。

    初春的京市柳枝已悄悄抽出新芽,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点点绿意。

    京大作为全国著名学府,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透着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

    高城北把先盛雪送到迎新站,然后才离开去找自己的院系。

    这是华国十多年来第一次招募新生,因为恢复高考的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校园里的很多地方都在修葺之中。

    第一天开学主要是一些迎新活动,新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什么年龄段的学生都有,能成为京大的学生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和自豪,大家都抱着一颗热忱的心来这里读书。

    活动期间人们都十分主动热情,盛雪很快便融入到了这个小集体之中。

    等参加完活动,她便一路打听找到经济学院打算一会儿和高城北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