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青梅酒 > 第 41 章
    自从上次在酒店闹了场乌龙, 从广州回来后,沈音音和陆决已经彼此尴尬好几天了。

    沈音音手机里那些“资料”,全都是蒋乔传给她的。

    到那晚之前, 沈音音都还没有看过。

    后来她看到陆决手机里的存货, 果断选择了闭嘴。

    男生果然是种奇怪的生物,还喜欢看奇怪的东西

    沈音音硬着头皮和陆决一起看了十分钟后,就忍不住满脸涨红地跑回了自己房间。

    并且锁上门。

    害得许之航以为陆决对他的好朋友做了什么,砰砰砸门,气呼呼地在客厅骂骂咧咧好久,还差点被陆决扔出去。

    从广州回来的好几天, 沈音音看到陆决就想起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陆决。

    高考结束后, 每天都有丰富的活动,沈音音向来人缘不错, 今天这个同学约, 明天那个同学约, 只要她愿意, 可以从早到晚不归家。

    陆决同样也是个大忙人。

    他开学就大三了, 当初只有几个人的游戏工作室如今也小有规模,只要他愿意, 他可以一个月不回家。

    可陆决没有。

    这个礼拜,陆决每天早出晚归,不管多晚他都会回来, 这时候沈音音往往已经睡了。

    陆决知道自己是故意的。

    不只是沈音音在躲着他,他也刻意在回避沈音音。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个足够坦诚的人,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坦荡荡,这一次却真心后悔了。

    不该跟沈音音谈论那个话题的。

    更不该跟那小丫头一起看。

    本来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最多还有点想逗逗沈音音, 没想到玩脱了,把她吓得落荒而逃。

    陆决后悔不迭。

    他冷静了几天,好好想了想,也给了沈音音几天冷却时间,现在这种状态,她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都忘不了那天打开视频,沈音音圆睁的双眼,惊到失语,结结巴巴的可爱表情。

    一个星期了,也该冷静得差不多了。

    再由着她这么冷静下去,就该凉了。

    这天晚上,陆决提早回家,沈音音还没回来,魏阿姨说她是和同学聚会去了。

    聚会聚会,哪儿来那么多聚会

    陆决忍住了,没给沈音音打电话,看她要疯到几点回来。

    沈音音对此一无所知。

    她和蒋乔一起,报了附近体育中心的一个成人游泳班,为了以后能够去海岛游泳。

    虽然有些抗拒,沈音音还是每天都去学习,被水呛过好多次,总算勉强掌握了一些门道。

    等到学会游泳了,就可以和陆决去海岛玩,国外许多小岛可以考潜水证,想到就觉得美滋滋。

    沈音音咬着棒棒糖,哼着小曲儿回家,在楼下,她看见陆决房间没亮灯。

    这才九点,早得很,陆决可能在游戏工作室。

    进家门,第一个扑上来的还是陆西瓜,沈音音早有防备,一声令下“陆西瓜坐下不许扑人”

    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体型,站起来都能搭到她的肩膀,全家只有老陆加两个小陆能拽得动它,沈音音轻易都不敢牵陆西瓜出去散步。

    陆西瓜天性活泼,看到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就喜欢凑上去,憨憨傻傻地。

    它收到指令,乖乖地原地坐下,吐着舌头,脑袋上立着两只耳朵,歪头看着沈音音,不断发出撒娇的声音。

    “乖,”沈音音摸摸它的狗头,“给你买了西瓜,想不想吃”

    陆西瓜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喜好,它两只前爪扒到沈音音腿上,表情活灵活现的,就差没说人话了。

    沈音音把西瓜交给魏阿姨处理。

    距离郑芷如和陆叔叔从国外回来还有一个礼拜,下下个礼拜何思要过来看她,到时候得抽时间回爷爷奶奶那儿一趟

    沈音音咬着西瓜,满怀心事地上楼,陆决出现在楼梯口。

    她吓了一跳,差点摔倒,陆决伸手把她捞上来,那动作娴熟得,让沈音音想到他平时抱狗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沈音音问。

    “废话,这里是我家,”陆决说完,语气不自然地补了一句,“也是你家。”

    沈音音有些尴尬“借过一下”

    其实她想问的是,这个点,陆决怎么会出现在家里。

    陆决面无表情地,伸手拦住她的去路,“到我房间聊一下”

    沈音音脑瓜子乱转,心思复杂,闻到陆决身上好闻的沐浴露味道,还有滴水的头发,猜到他大概早就回家,刻意守在楼梯口,恐怕就是为了逮她的。

    到底还是来了

    沈音音指了指楼下,小声地说“魏阿姨还在家里。”

    “那又怎样”陆决皱眉。

    她说“这样不合适,有老人和小孩在家里,我们怎么能”

    陆决忍不住笑了,气笑的,他就知道这丫头这几天就在想这些,躲得远远地,早出晚归,八成也是这个原因。

    也好。

    把话说开了,比憋在心里闷出毛病要好。

    陆决突然万分庆幸,沈音音是这个有话直说的脾气,心里藏不住事,要是像翟粤素来交往的那些女朋友,生气了,捂肚子里不说,一个劲的闹别扭玩冷战,翟粤主动问了,对方也不讲,只要他猜,猜不出来就继续闹。

    还是沈音音好。

    再一想,可不是吗这可是他认定的女朋友。

    “别多想,要么进我房间,要么去你房间,”陆决有意无意地往楼下看了眼,“你要是愿意站走廊上聊,我也不介意。”

    那可不行,万一被魏阿姨听见了怎么办

    “去我房里。”沈音音慎重地说。

    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会比较有安全感。

    要不是怕沈音音炸毛,陆决真想揉揉她的小脑袋,哪儿来的这么多乱七八糟又可爱的想法。

    他要是真想对她做什么,别说是在她的房间了。

    哪里都不安全。

    再一想,沈音音肯让他进房间,多半还是出于对他的信赖感,陆决心里登时舒服了很多。

    沈音音的房间,床上摆着几只毛绒玩偶,小熊小象熊猫什么的,离家这两年,郑芷如也没给她扔掉,这次回来,房间里什么都是原副原样的。

    她坐在靠墙角的小沙发上,对着桌前的椅子努努嘴,意思是让陆决往那儿坐。

    这两个位置隔了段距离,大概是沈音音认为的安全距离。

    他维持着笑意,听话地坐过去。

    “今天去干什么了”陆决抢先发问,顺手抽了几张纸巾擦头发,动作散漫不羁。

    沈音音也没想瞒着他,实话实话“学游泳。”

    陆决愣了一下,想到上次海岛没去成,就是因为她不会游泳,小姑娘心里一直惦记着,眼神不觉又柔了几分。

    “跟谁学”

    “我报了个游泳班,体院的老师教,”沈音音顿了顿,主动提起,“是女老师。”

    陆决眼里漫上一层笑意。

    真是再好也没有沈音音这样的,明明心里还闹着别扭,聊天却还记得顾及他的感受,不说让他误会介意的话,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样的女孩。

    他心里柔柔的,涌上无数浪漫的想法,想把她搂在怀里,听她撒娇,耍脾气也行,只要别躲着他,害怕他。

    如果可以,他很想亲亲她,但是现在不行。

    沈音音可能会害怕。

    陆决的头发差不多擦干了,把纸扔进垃圾桶,状若无意地问“明天有什么计划吗还去学游泳”

    沈音音摇头“明天没有课,我可能带陆西瓜去洗个澡。”

    陆决会意地点头“那然后呢”

    “下午约了同学去平北路玩一家密室。”

    “什么密室”陆决很有耐心地追问。

    干嘛问得这么仔细

    陆决今天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即便问这些话,也不像是追根究底,反而带了几分小心翼翼,语气比平时柔和许多。

    居然没有恶声恶气地问她这几天为什么躲着他难道这就是当女朋友的特权

    真是让人不适应。

    沈音音简单解释“小丑主题的逃脱密室,就是进去收集线索,想办法逃出来你懂吧”

    陆决笑了“当然懂,我们工作室有出过一款类似的密室游戏。”

    沈音音也知道。

    他说的是高一那年,第一次带沈音音去游戏工作室,怕她无聊给她玩的那款游戏,沈音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通关,之后就迷上了这类解密游戏。

    “我知道。”沈音音语气乖巧。

    陆决有意无意地看着她“我玩这种解密游戏很在行的。”

    沈音音没听懂他话里的深意,“哦”了一声,没有其他表示。

    这让陆决很无奈。

    他无语几秒,站起来准备离开,忽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翻了会儿,稍有些刻意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沈音音托腮看着他。

    “yoho实景真人密室逃脱,你要去的是这家吗”陆决略皱着眉。

    “是啊。”

    陆决点点头,淡淡道“那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穿高跟鞋。”

    沈音音一愣“为什么”

    难道这种密室对客人的着装还有严格要求凭什么不能穿高跟鞋。

    “我看评论说,里面的nc会出来追着你们跑,你穿高跟鞋小心摔跤。”陆决语气平静,仿佛真的只是在好心提醒她,别无他意。

    还要追她

    沈音音万万没想到这茬,她拿过陆决的手机,一条一条翻评论,果然是这样。

    “老板小哥哥很帅气,店里的猫猫也好可爱唯一缺点就是太吓人了是真人nc”

    “妈哒吓死老子了,拖鞋都跑掉了你只是一个nc而已,要不要这么卖力啊吓死人会给你加工资吗”

    “呜呜呜小丑太可怕了,突然一下子跳出来吓唬我们,太坏了,看我们都是女生故意欺负人吗”

    不排除这些评价里会不会有夸张的成分,但一个这么说,两个也这么说,可信度就很高了。

    沈音音心里发虚,嘴上却不肯承认“那我穿运动鞋,没事的。”

    陆决点头“嗯,穿运动鞋比较好,跑得快,不会被抓到。”

    被抓到

    沈音音的心忍不住抖了一下。

    大众里的评价有贴图,小丑的模样看上去阴森可怖,浓墨重彩的脸上咧着诡异的笑容

    要是被他抓到了

    沈音音自顾自地想入非非,全然不知她脸上的小表情全落入了陆决眼中。

    满脸都写着害怕。

    陆决嘴角勾起一抹不经意的笑“那就这样吧,我回房了,你早点休息。”

    “等等”沈音音磨磨蹭蹭地走到他身边,小声问他,“你明天有没有事”

    她期期艾艾地,小心思都快摆到脸上了,脸颊鼓鼓地,分明是有求于他,又不好意思宣之于口,好玩得不得了。

    “唔,看情况吧,你有什么事吗”陆决表情愉悦,看不出一丝破绽。

    沈音音心里直犯嘀咕,难道是她的暗示还不够明显还是陆决故意在刁难她

    她是一个有骨气的人,绝不轻易向恶势力低头,绝不轻易让人抓到自己的把柄。

    可是

    小丑追人真的很可怕

    沈音音暗自呼出口气,在心里打好草稿,像打字机一样哒哒哒地念出声“你明天如果有空的话要不要陪我一起去给陆西瓜洗澡顺便陪我去玩密室”

    一口气说完,也不怕喘不上来气,真是服了她了。

    陆决又笑了,表情仍是淡淡地“那行吧,既然你主动开口了”

    他果然是故意的,就在这儿等着她呢

    沈音音气咻咻地,板着脸把陆决往外推。

    陆西瓜等在门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觉得十分好玩,兴奋地吐着舌头往陆决身上蹦哒,被他一眼瞪回去,又委屈地粘在沈音音身边。

    陆决靠在门上,似笑非笑道“那就这么说好了,明天带小家伙去洗澡,然后陪你。”

    沈音音扁着嘴关上门,然后靠在门上,忍不住偷偷笑了。

    哼,明明是在套路她,还说得一本正经地,什么陪她,分明就是找机会想和她待在一起。

    说起来,他们确定关系到现在不到两个星期,除了一起去广州那次,还没有正式出去约会过。

    想一想还觉得,好像有点期待

    毕竟是约会,虽然旁边电灯泡有点多,还是在密室这种地方,沈音音还是不想敷衍了事。

    她心情雀跃,发消息告诉同学,明天要带个人一起,然后打开衣柜,挑选明天要穿的衣服。

    衣柜里大多都是从前的旧衣服,这次沈音音回来,只提了一只小箱子。

    要么是太过华丽繁复的小礼裙,要么是乖到幼稚的休闲学生装,没有一件是适合约会穿的。

    沈音音郁闷地坐在床上,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去个密室而已,可能陆决根本没当作是约会,他只是无聊,或者是想为游戏积累素材。

    与其费心费力想明天要穿什么,不如琢磨琢磨要怎样避过小丑nc的攻击。

    不知道密室能不能允许带防身武器进去

    沈音音紧张地做了一夜噩梦,梦到被小丑追,她跑啊跑啊,可是小丑无处不在,从天上掉下来,水里钻出来,墙角旮旯里都能突然破土而出,可把她给吓坏了。

    天好黑,她好怕,跑得好累,再也跑不动了,明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跑步。

    陆决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他背对着月光,伸手给她,高大的身躯遮住背后视线,让沈音音觉得,即便背后有任何妖魔鬼怪,他都能以一人之力帮她挡住。

    “到我这里来。”陆决温柔地开口。

    沈音音委屈地握住他,颤抖着说“有小丑追我。”

    他抱住她,手臂收紧,低声呢喃“不怕,你有我,小丑追不上我们。”

    沈音音在他怀里,好有安全感,尽管耳畔的风呼呼地吹,危险不知何时会降临,她就是觉得满足。

    “陆决,你闭上眼睛,我要亲你了”

    陆决忽然冷下脸“不行,不给亲。”

    “为什么不给亲你是我男朋友,我想什么时候亲就什么时候亲”

    他忽然松开沈音音,抱着手臂和她隔开距离“你这几天不乖。”

    沈音音错愕在原地,她好着急,心里委屈得不行,跳来跳去,可就是够不到他。

    第二天见到陆决,沈音音劈头盖脸地质问“没事谁让你长那么高的”

    陆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长得高也是他的错咯

    陆西瓜从食盆里抬起头,幸灾乐祸地冲他爹傻笑活该,傻眼了吧,妈妈今天心情不好,活该你倒霉叫你一天到晚瞪我

    可惜陆西瓜也没高兴多久。

    它被沈音音和陆决带上车,一路开到那家熟悉的宠物医院。

    陆西瓜的脑瓜虽然不算多么灵光,但它认得路

    从家门口,到附近的公园,那是它每天散步奔跑的必经之路,俗称“西瓜的快乐之路”。

    至于现在这条路,每次不是带它打针,就是带它洗澡。

    陆西瓜讨厌洗澡,讨厌身上变得湿乎乎的,讨厌陌生的两脚兽在它身上揉来揉去

    呜呜呜它再也不嘲笑陆决爸爸了,这一定是老天对它的惩罚

    这天,不光是陆西瓜,就连沈音音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惩罚。

    好端端的暑假,她不躺在家里吹冷气吃冰淇淋追电视剧,顺便撸狗,好死不死的,为什么要找罪受,跑到这里来自讨苦吃呢

    同学们约的是三点场,沈音音和陆决提前半小时到了,等在休息区。

    后台不断传来恐怖的叫声,还有小丑诡异邪佞的阴笑,一惊一乍地,沈音音动辄就被吓到。

    同学们都还没来。

    或许趁这个时候逃走还来得及,大不了就说自己有事来不了了。

    陆决坐在身旁,无论里头怎么鬼叫,他都一派镇定,倒是沈音音,从进门就开始坐立不安,欲言又止的小模样,全叫他看进眼里了。

    这是害怕了,想打退堂鼓,又不好意思说,怕他笑话。

    傻子,他可是她男朋友啊,只要她开口,什么事不能答应

    跟他见什么外。

    陆决也不跟沈音音绕弯子,主动开口“你要是不想待在这,我们先走”

    “我为什么不想待在这”沈音音嘴硬。

    陆决懒得戳穿她“那就当是我不想待在这,我害怕了,吓得腿软,行了吧”

    沈音音歪着头,眼神隐约透出几分犹豫“那说好了哦,是你怕,不是我怕哦,我是担心你才走的”

    说着,手搭在包上,显然是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陆决实在是忍不住,捏了捏她柔润的脸蛋“那我谢谢你了。”

    “不用谢身为女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沈音音笑眯眯地站起来。

    叮铃铃

    门口风铃声响起,一行数人鱼贯而入。

    是沈音音的几个初中同学,还有他们各自带来的朋友。

    沈音音露出一丝绝望的笑容完蛋了,这次是不得不留下了。

    被陆决看出来害怕不要紧,但是挡着同学们的面放她们鸽子,实在是过意不去。

    沈音音硬着头皮跟着同学们一起进密室。

    幸好有一点老天眷顾她,这次带陆决来是临时起意,她脸皮薄,怕同学们起哄,没想到,来的几个女生居然都带了男生在身边。

    就连从前班里最内向,和男生说话就脸红的副班长都有男朋友了。

    沈音音心里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家都带了男朋友,这样沈音音反而舒坦了。

    但凡是人多少都有些攀比之心,沈音音正是青涩的年纪,心里难免有所比较。

    横看竖看,就她的男朋友最高大帅气,还长了一脸不好欺负的聪明相,真是越看越顺眼。

    “看我干嘛再看收费了。”陆决低笑了声。

    沈音音撇嘴“小气,大不了给你看回来,我不收费。”

    排队候场,听店里员工讲解游戏规则的时候,旁边的副班长说话怯生生地,小声问她“音音,这是你朋友吗”

    沈音音看他一眼,抿嘴道“我男朋友,他非要跟着来”

    行吧,是他非要跟着来的。

    肯承认他男朋友的身份就好。

    陆决翘起嘴角,清了清嗓子,面不改色地将沈音音的小手握住,软乎乎的,跟她脸蛋的触感一样。

    被他这么牵着,沈音音心里砰砰直跳,又觉得自己好笑,明明才只是牵手而已

    她神思恍惚,不知怎么地,居然想起那部小电影里的画面,登时羞得面红耳赤。

    打住停下

    沈音音,你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还想这些有的没的,怎么能以这样怠惰的精神面貌迎接小丑呢

    她果断收心,抬头挺胸的,做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

    陆决靠她最近,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了他,看沈音音这一会儿脸红心虚,一会儿趾高气扬地,只当她是害怕了,手便握得更近。

    “没事的,我在。”

    沈音音努努嘴,看了眼陆决脚上那双新买的篮球鞋,“如果待会儿我踩到你,你可不要生气。”

    她知道有些男生,把篮球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从前班上的体育委员,就因为和女朋友吵架,女朋友一气之下把他新买的篮球鞋扔了,就此分手。

    虽然她是不太理解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决愣了下,正要打趣她,走在前面的人忽然一声尖叫,“这什么东西”

    玩这类游戏,最怕有人带头叫,有一个人叫了,场面马上进入混乱。

    密室里为了营造恐怖氛围,乌漆麻黑的,只有时不时亮起昏昏惨惨的灯光,闪一下就消失。

    狭窄的通道里,沈音音隐约看见正前方什么东西摇摇晃晃,定睛一看,赫然是只断手

    她吓得san值狂掉,下意识地躲进陆决怀里,颤抖着说“手那儿有只手”

    陆决也看到了。

    他拍拍女孩儿的背以作安抚,轻声细语地哄了几句,慢慢走到近旁,忽然笑了。

    “音音,你睁眼看看,这玩意儿也太假了。”

    沈音音狂摇头“我不要我害怕”

    陆决无奈,他当然知道她害怕了,都踩到他鞋子上了,可见害怕程度不一般。

    “越是闭着眼越害怕,你看清楚,害怕再闭眼也行。”

    听上去莫名地有点道理。

    睁眼,闭眼,也要不了多少功夫。

    沈音音用手捂着眼睛,从指缝里一点一点睁开。

    咦这玩意儿也不知道谁做的,是挺粗糙,假得不行,堪比五毛特效。

    她明白了。

    难怪要把密室里弄得黑黢黢地,这么稀烂的道具,当然不能看清了,否则哪还有恐怖效果

    沈音音甚至还大着胆子戳了戳,那只手来回晃,她笑着说“真的好假哦”

    这傻丫头。

    陆决笑着握住她的手“好了,不可怕也别碰,脏。”

    “哦。”沈音音乖乖垂下头,像是被家长训了的小孩子。

    旁边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大着胆子仔细看,果然都觉得假,刚才还恐怖得不得了的氛围,突然变得嘻嘻哈哈的,场面堪比喜剧现场。

    躲在角落的nc感觉受到了侮辱,他顶着小丑头套,怪叫一声冲出来。

    尖叫四起。

    沈音音刚刚放下心又悬到喉咙口,吓得她叫都叫不住了,几乎整个人都靠在陆决身上。

    混乱间,他温暖宽大的手从肩膀挪到她腰上,以保护者的姿态,将她微微抱起来,“别怕,这是假的。”

    那小丑见陆决最淡定,躲都不躲,面上还带着不屑的笑。

    搂着女朋友,当着他的面和女朋友卿卿我我的,成何体统太不把他这只小丑放在眼里了

    他心中爆发出单身狗的愤怒,照着陆决冲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到面前,陆决忽然抬起手,拳头捏出咔咔脆响,冷声道“我可以打你吗”

    小丑从来没见过这种套路。

    他愣了一下,面前这男人比他高,看上去不太好惹,拳头挺硬,不像在跟他开玩笑。

    工作而已,他当然不想挨打。

    “当然不能进来之前你们都签了协议的”小丑脱口而出。

    陆决想起来,好像是签了个什么玩意,他也没仔细看。

    “那行,不打你,只跟你打声招呼。”陆决说完,小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头套就cua地的一下被摘下来了。

    什么情况

    他当小丑这么久,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不按套路来的人,这跟被人当众拔了底裤有什么分别

    沈音音“咦”了一声,盯着nc看,天真无邪地说“原来是个小胖子啊”

    说他胖

    太过分了

    周围人也纷纷围上来,就像看动物园的猴子那样看他,就差没上来扯他耳朵了。

    “把头套还给他吧,看他都快哭了,好可怜。”沈音音扯了扯陆决。

    行吧,女朋友发话了,自当从命。

    陆决把头套扔给nc,懒洋洋道“别再追了,再追我还有别的法儿治你。”

    nc火急火燎地把头套带上,感觉找回了丢失的尊严。

    “你看这一屋子女生,你也好意思吓,小心单身一辈子。”陆决再度开口。

    暴击一百点暴击

    呜呜呜呜呜老板人家不干了啦这些人欺人太甚侮辱他的吓人技术还侮辱他的人格

    随着小丑的罢工,接下来的解谜过程顺畅了很多,一个多小时,他们就从密室里出来了。

    老板诚恳地请求他们以后不要再来,尤其是陆决。

    回家路上,沈音音好开心,兴致勃勃地写点评,脸上一直带着笑。

    陆决开车,温柔地碰了碰她的脸颊,“今天开心吗”

    “开心”沈音音笑得灿烂,眼睛黑亮黑亮的,“你呢”

    陆决轻笑“我当然开心 ”

    感觉到他话里有话,沈音音眨了眨眼,让他继续说。

    “我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谈恋爱该干什么,我只是想简单的和你一起做点事情,随便什么事情都行,”陆决看了她一眼,“不是非得做那件事。”

    “我知道了,”沈音音低头,绞着手指,冥思苦想一阵,小声说,“其实我还没准备好”

    陆决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知道,我不着急。”

    二十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为了这个把他的小姑娘吓跑了,太不值当。

    只要她人在身边,早晚是他的。

    沈音音可怜兮兮地看着陆决,“但是,你要是哪天忍不了了,记得告诉我哦。”

    陆决心里一动,差点拐上高架,还好反应快及时拐回来了,不然得绕不少弯路。

    他从后视镜里深深地看着沈音音“怎么”

    “我听说蒋乔男朋友那里有很多资源,你有需要告诉我,我转发给你”沈音音小脸红扑扑地,鼓励地看着他,“加油”

    陆决“”

    作者有话要说  乘风破浪吧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