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扌…… > 章节目录 第85章 短篇灵异漫画(探灵直播间3)
    这屋子里的鬼好奇怪, 主动关上门,又在门上写满了滚出去,到底是想让他们滚出去, 还是想把他们留下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不对, 你们仔细看, 门上那些字不是新刻的,应该是很久前留下的, 不是写给主播他们看的

    镜头对准那扇大门,门上的字密密麻麻, 一层挨着一层,看久了会有种莫名的眩晕感, 像是口鼻被捂住, 透不上气一样。

    “我怎么觉得这些字的笔划有些奇怪好像是用指甲扣出来的啊啊啊有血渗出来了”主播上一秒还在用正常语气解说, 下一秒声音突然变调, 直接破音了。

    尖而哑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刮着人的耳膜。

    只见大门的旧字迹上慢慢渗出殷红的鲜血,血液交缠融合, 汇聚成歪歪扭扭的笔划, 勾勒出一个狰狞粗犷的“死”字。

    血液蜿蜒而下, 在冷紫色的手电筒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手电筒的光随着主播的手一同颤抖, 她咽了咽唾沫,一开口还是扭曲嘶哑的尖叫“鬼要我们死在这里”

    他们刚闯入这里时, 红裙怨灵限他们一分钟以内离开, 现在时限过了, 屋子里的鬼已经改变主意了。

    主播尖叫完, 娇淮才松开折耳的耳朵, 吐槽道“鬼写的字还没有主播的尖叫声恐怖,一惊一乍的,能把人吓死。”

    转念一想,主播的目的是吸引鬼过来杀幸运观众,当然是有多夸张就叫多夸张。

    主播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尖叫声比恐怖音效更可怕。

    有一说一,今晚的直播内容没那么恐怖,是因为幸运观众到现在还活着。

    幸运观众淡定得仿佛他们才是主播,不停尖叫的主播像个工具人,混在他们之间显得格格不入。

    哈哈哈楼上正解,我已经把粉色衬衫靓仔当成主播了。

    只有我注意到这个“死”字的高度吗那么矮,好像是小孩子写的

    “好像只是警告,鬼没有出现,他还在附近吗”主播喘了口气,手电筒在门上晃了一圈,照向地面。

    不知何时起,地上多了一行凌乱的血脚印,赤脚,尺寸很小,是孩子的脚印。

    “哒、哒、哒哒”

    一阵轻轻慢慢的脚步声响起,地面上的脚印又多了几个,看朝向,是冲着他们来的

    主播睁大眼睛,抬起手电筒,看到在距离他们不到两米的地方,站着一个浑身血迹的小男孩

    男孩单手抱着一只断头的布偶娃娃,青紫色的脸浮肿发白,脸颊上涂着两块滑稽的腮红,两只瞳孔极小的眼睛凝视着他们,含着不怀好意的笑意。

    他的右手布满狰狞的伤痕,小小的手掌握着一把淌血的菜刀。

    “鬼来了快跑”主播失声尖叫,拔腿就跑,手电筒随之晃动,给阴森的宅子镀上一层诡异的光。

    她跑得像匹脱缰野马,嘉莹拖都拖不住。

    系统提示玩家脱离直播镜头超过十分钟,将被抹杀。

    云叙白和娇淮同时收到系统通知,对视一眼,同时跟上主播的步伐。

    这种关乎性命的重要提示,麻烦下次早点说好吧

    主播跑进黑黢黢的走廊,她试图打开第一间房间的门,却发现门被锁上了,不管她怎么摇都纹丝不动。

    “门锁上了”主播急得满头冷汗,继续向前跑。

    云叙白腿长,轻轻松松跟上她,气息平稳地说“主播,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主播头也不回,正在尝试开第二扇门。

    “在下播时间前引出刺激结局,可以提前下播吗”

    主播顿了顿,看了一眼直播间,低声说“我们一般都会控制直播时长的,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

    潜台词就是我会混够直播时长,才让幸运观众死光哦。

    “没有提前下播的经历吗”云叙白又问。

    主播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忽然变得阴鸷,沉声回答“有过一次。”

    “咔哒”门开了,一双惨白的腿从上方垂下,左右晃动,尸水沿着腐烂的小腿向下滴落,发出响亮的滴答声。

    淦我被吓出心脏病了

    屋主一家的尸体早就被带走了,这应该是来这里探险的人的尸体

    我还以为这一家的鬼不喜欢杀人,看来只是我的错觉

    是你的错觉

    为什么小哥哥看到那么恐怖的画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反应,他嫌弃地皱起了眉头

    “我吓懵了,但我很好奇这具尸体为什么是这个角度,相信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很好奇,那我冒着生命危险,让镜头进去看一眼”

    观众们纷纷刷“不好奇”的弹幕,但主播还是让镜头进去了,手电筒往上一照,光屏里映出房间里的景象死者竟然是被头发掉在天花板上面的

    数不清的黑色长发从尸体的脖子里钻出来,直直向长,伸进漆黑的镂空天花板上。

    主播手腕一动,手电筒的光斑落在死者的脸上,双目爆凸,长长的舌头从大张着的嘴巴里垂下,喉咙深处全是一团团黑色头发。

    这画面太恶熏了惹

    呕呕呕,我看得喉咙好难受。

    云叙白看着光屏,眨了下凤眸“死者体重不轻,这头发韧性真好,拿来编绳子质量一定不错。”

    娇淮点点头“同意,剪下来吗”

    云叙白想了想,笑道“看情况吧。”

    娇淮偏了偏脑袋,挑起唇角“等会儿要是有时间,咱们就剪下来,鬼发编织的绳子,挂在游戏商城卖估计也能赚不少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挂着尸体的头发好像抖了抖

    主播好幽默呸,嘴瓢了,这个幸运观众好幽默,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心态真好

    差点被云叙白剃成光头的嘉莹默默减少存在感,只有她知道,云叙白不是在开玩笑,他可能是认真的

    主播的嘴角微抽搐了下,她正想说点什么,走廊外又响起“哒哒”的脚步声,鬼男孩追过来了。

    “这个鬼走得有点慢。”云叙白若有所思地说。

    娇淮随口胡扯“可能中途去厕所了吧。”

    “应该是这里有别的鬼等着我们,所以他不着急。”云叙白非常自然地指使主播“主播,你照一下天花板看看有没有东西。”

    主播下意识按照他说的去做,光斑落在天花板上,直播间的光屏同步投映出画面。

    云叙白看过去,在木板的缝隙里看到一双眯起来的眼睛。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又炸了。

    里面果然有一只鬼在等着他们

    “哒哒、哒哒”

    鬼男孩的脚步更近了,不像是要逼近,反而像是催促他们进入房间里。

    “其他房间可能也锁上了,我们无路可逃,进房间里躲一会儿吧”主播直接忽略了那双眼睛,也不顾弹幕的提醒,弯腰从尸体脚下钻进房间里,嘉莹也被扯了进去。

    镜头跟着主播进入房间,玩家不能脱离镜头超过十分钟,这意味着云叙白他们也要跟进去。

    “进去吗”娇淮抬眸看向云叙白。

    “直播镜头和漫画镜头一样,跟着主角走,如果不想被动地跟着主播走,我们得成为主角。”云叙白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他看向通往大厅的拐角,低声说“夜深了,我想早点下播。”

    他抬起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手掌。

    走廊外的脚步声顿了顿,似乎在倾听声音。

    “你要把鬼引出来”娇淮立刻猜出了他的意图。

    主播的任务是想办法把幸运观众送到鬼面前,相对的,幸运观众需要想办法避开鬼。

    云叙白不喜欢躲藏,他偏要反其道而行。

    云叙白又拍了拍手,这次的声音更响亮。

    第三次拍手后,廊道尽头多出一道矮小瘦弱的影子,鬼男孩抱着断头娃娃站在走廊入口,眼睛在暗夜之下发着幽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鬼男孩出现后,镜头转至云叙白身上,光屏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云叙白看到鬼男孩后,凤眸完全睁开,睫毛轻轻颤抖,澄澈的眼眸里流露出惊恐的情绪,他慌张地退后一步,真情实感地朝房间里喊道

    “鬼来了,快点保护主播,她一定不能出事主播要是被鬼抓住了,我们的直播就做不下去了”

    主播听到云叙白的话,顿觉不妙,她虽不是活人,但满屋子的怨灵知道她是闯入这里的领导者后,一定会先拿她开刀

    “砰”悬吊着的尸体突然摔在地上,一个脖子奇长的女人从天花板上钻出,四肢并用沿着墙壁爬了下来。

    嘉莹非常有眼色地松开主播的手,风一样卷了出去。

    主播“”淦说好的保护我呢

    主播顾不上那么多了,立刻要逃。

    长脖子幽灵蛇一样窜到门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两只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她。

    演了一晚上,主播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了恐慌。

    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主播倒吸一口凉气,想钻进地下逃跑,还没付诸行动,脚踝就被冰冷冷的发丝缠住了。

    身后浮起令灵魂战栗的凉意,主播僵硬地回过头,发现她身后站着一个笑眯眯的小男孩。

    但男孩手上巨大的满是鲜血的菜刀揭露了他伪善的笑脸。

    “幸运观众死亡,主播逃出生天,这结局太俗套,如果改成主播死亡,幸运观众逃出生天,是不是刺激多了”

    此时主播是主角,镜头在她身上,云叙白不能离开这里,等主播“死亡”后,他用道具拖住怨灵,逃出宅子即可。

    如果运气再好一些,主播“死亡”,直播可能会直接结束。

    草草草想不到想不到

    我好激动靓仔是来拯救我们的吧

    是我期待的结局

    以后我们就不用被迫进入夜惊魂直播间了

    长脖子怨灵的黑发从上往下,缠绕上主播的脖子,像吐着信子的毒蛇,即将扎入她的脖子里。

    “放过我,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主播浑身颤抖,哆嗦着求饶。

    怨灵一点儿停手的意思都没有。

    直播间的观众在狂欢,数以万计的眼睛在期待着这一幕。

    就在这时,灵活的黑发突然停滞不动,包括主播在内,可视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被定格。

    光屏上的弹幕还在滚动。

    我卡住了

    这个直播间难道需要联网吗,我不相信

    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卡住了,幸运观众还能动

    “怎么回事”娇淮总感觉附近冒出来一股熟悉的气息。

    “是他”云叙白突然意识到什么,跨过地上的尸体,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主播面前,搂住主播的脖子。

    与此同时,半空中撕开一道口子,伸出一只苍白消瘦的手。

    云叙白拖着主播的身体快速后撤,那只手扑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