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昆虫模拟大师[综武侠] > 第32章 首发
    这么大的惨叫声只要不是聋子都听见了, 林晓晓清楚,肯定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但是她没想到来的竟然会是一个孩子。

    “中了悲酥清风竟然还能动弹,倒是我小瞧了你。”

    那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气势和威严。

    一个八、九岁模样的女童说话竟然是御姐音着实让林晓晓愣了一下, 紧接着她就眼前一黑,身子腾空而起。

    林晓晓瞪大了眼睛, 因为她竟然被一个小孩用麻袋裹着抗跑了!

    听这小女孩的话, 看她这不假思索就套麻袋的动作,恐怕早早就在一边看了!

    林晓晓缩在黑布隆冬的麻袋里, 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活了两个辈子我都没想过真的会被人套麻袋。】

    系统:【宝贝, 这个麻袋的颜色你喜欢吗?jpg】

    看着眼前在黑暗中很有存在感的表情包, 林晓晓一脸冷漠:【麻袋先放一边,但我不控萝莉谢谢。】

    系统:【女人, 这事不是你说了算的,吐烟圈jpg】

    也不过是和系统说了几句话的功夫, 林晓晓只觉得自己在移动,却没有什么颠簸。

    明明是被一个身高辣么点的小孩背着,却比她做叶孤城的豪华马车还要舒服,一点晃荡都没有。如果不看她被裹在麻袋的现状,就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林晓晓感受过这样的速度, 在她还是一只花蝴蝶的时候。

    忽然,这高速的移动停了下来, 她似乎被从高处带着跳了下去,一阵失重的下落感之后,她就被放在了地上。

    紧接着,麻袋被打开, 光亮从麻袋口慢慢透出来。

    小女孩漂亮的脸蛋在她的上方出现。这让林晓晓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打上彩带的礼物。

    她的眼珠子微微移动, 发现自己似乎到了郊外的山林里。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哪, 但是这不过这才过了多久?

    竟然就把她弄到了城外?

    这速度都可以和她‘长翅膀’的时候有的一拼了!

    林晓晓沉默不语的看着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绝对不是普通人。

    小女孩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正是之前叶二娘掉出来的那个,她扒掉塞子,手微微一动,那瓷瓶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落到了林晓晓的鼻子边上,瓷瓶底部牢牢的嵌入了泥土中。

    刺鼻的气味传来,林晓晓闻了一下就觉得呛人的很,连打了几个喷嚏,身体立刻就恢复了控制,让本来趴在麻袋里的她坐了起来。

    眼看着林晓晓坐靠在了树底下也不跑,小女孩似乎很满意。

    “你倒是乖觉,知道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正在思索要不要换卡的林晓晓:这中二期是不是来的太早了?

    不过这小女孩并不像是和四大恶人一伙的,还给了她解药,这让林晓晓迟疑了一下,最终选择再看看。

    毕竟除了进度条集满就可以抽卡,立即切换新获得的卡以外,自己切换角色卡是有十五天的时间限制的。

    就是说你自己切换卡后,除非这十五天内进度条集满,抽到了新卡替换,否则你就只能用切换的卡持续十五天才能再次自主切换卡牌。

    因为玩家的身体和切换角色卡是挂钩的,比如林晓晓现在抽到了新卡褐边绿刺蛾的幼虫后立即替换了之前的蚯蚓,所以她的身体自然也就出现了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她的体内多了毒腺。

    而按照系统这边掌握的技术,暂时还有点小问题,没办法支持玩家秒换卡牌。

    在没有这个限制的时候,就曾经有老玩家半天之内换了二十多种角色卡,导致身体出了问题。多种昆虫特性滞留体内,身体发生异变。

    所以在没有攻克这个技术问题之前,系统设定了这个限制。

    以免仗着自己不会死的玩家一个脑抽,把自己搞得奇奇怪怪,分分钟可以去片场扮演外形虫族入侵世界的oss。

    林晓晓把悲酥清风的解药拿在手里,迟疑的抬头看向小女孩。

    “你……”

    她本来想问小女孩是谁,但对上这女孩那满是威严的眼睛,她忽然改了口。

    “你多大?”

    这个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可林晓晓看她的第一眼并不是觉得这女孩漂亮,而是觉得她浑身有种违和感。

    穿着的是深紫的衣裙加上绣了暗纹的银灰色外衣,梳的发髻也不是小姑娘常梳的双丫髻,花苞头之类的,而是更成熟的大姑娘的发髻。

    头上插的是银色的簪子,也不像是小姑娘喜欢的鲜亮颜色。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靠着小女孩的模样骗吃骗喝好几次的林晓晓对这方面有些敏感。

    这个小女孩的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和样貌不同的威严成熟之感。就像是把一个成熟御姐的灵魂套进了小娃娃的壳子。

    就算抛开这个不论,单说这轻功,都和楚留香不相上下了,打娘胎里练也不成,怕得是个哪吒在娘胎待个几年才有可能。

    小女孩倒是没想到林晓晓会问这个,她似乎意外,又有些高兴,但随后却带着恼怒,总之神情有些复杂。

    她背着手微抬下巴,冷哼道。

    “你猜我有多大?”

    “你的相貌像是女孩,谈吐像是女人,而你的气势却让我想起了我幼时的邻居婆婆,一身气势,不怒自威。”

    那是一位他们街坊口中传奇的老人,因为程奶奶当了他们那条街小学里很多年的教导主任,直到退休。

    而街坊里那些人到中年的叔叔阿姨都被她教导过,这么多年的气场沉淀下来,程奶奶那叫一个不怒自威,平时笑呵呵的,但一板着脸堪称小学鸡的噩梦。

    小女孩似乎来了兴趣。

    “听你这么说,你那婆婆应当不是普通人吧?”

    林晓晓严肃的点点头。

    “她曾经在一个神秘的组织干到年老,无论人来人去,她手底下管着的人都没低于一千人过,而被她老人家□□过的人后来都有些作为,遍布大江南北。”

    在这个人口远没有林晓晓前世那样爆炸的时代,来来往往一直没低于一千人是什么概念?

    还能遍布大江南北,这说明势力绝不容小觑。

    而且江湖暗潮汹涌,每时每刻都有人丧命,在江湖能混到年老,本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看来你说的那婆婆是个厉害人物。”

    小女孩眯起眼睛点点头。

    林晓晓:那可是相当厉害,她爸人到中年看见程奶奶都还怂的跟小学鸡一样呢。

    “你那婆婆多少岁了?”

    “应当八十二了。”

    小女孩轻笑。

    “那她倒是比我小上两岁。”

    林晓晓一愣,眼中满是惊讶,一时间有点拿不准小女孩是不是在忽悠她。

    就算这小女孩看上去不像八、九岁的模样,但一下子跨到八十多,这也太扯了吧?

    看她不信,小女孩的面色顿时变得愤怒。

    “我之所以变成这样,是有个贱人在我练功的紧要关头故意打断我,让我走火入魔,否则我怎么可能永远只能这副模样!我师弟又如何会选择那个贱人!”

    她仿佛忽然魔怔了,满脸都是愤怒,最后甚至忽然抬手,一掌拍断了身边的大树!

    那内劲十分强大,拍断了大树还不算,只是余波就把树边的草都给吹折了。

    紧接着,小女孩转头看向了林晓晓,脸上余怒未消。

    “我抓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听闻你会一门让人该换身形大小的功夫。”

    林晓晓的心沉了沉,十分谦虚道。

    “只不过是寻常的缩骨功罢了。”

    “哼,缩骨功,你那话也不过是偏偏那些无知之徒,骗不了我。”

    小女孩身形一动,就出现在了林晓晓的边上,眼神深沉的看着她。

    “我乃是缥缈峰灵鹫宫之主,灵鹫宫三十二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皆听命于我,只要你把这门功夫交予我,我绝不会亏待你。从此你就是我灵鹫宫的贵客,得罪你就是得罪我灵鹫宫。得罪我天山童姥。”

    林晓晓很确定,天山童姥当了八十多年的小孩,现在看见了一丝希望,她若是不同意,恐怕不会好过。

    林晓晓气若游丝。

    【系统,我好像要凉了。】

    系统:【有吗?我觉得你可以抢救一下。】

    说着,林晓晓的光屏自动出现,上面探出了一个对话框。

    是否查看具体信息。

    是/否。

    本以为系统会让她自信点,把好像去掉的林晓晓满头问号。她疑惑的选择了是,顿时光屏立刻变化,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字瞬间糊满了林晓晓的视野。

    看着那犹如天书一般的步骤要点和理论知识。

    半晌,林晓晓憋出了一句卧槽。

    系统得意。【融入现实,我们是专业的。】

    结果,天山童姥以为林晓晓的沉默是拒绝,眼睛瞬间危险了起来。

    “怎么,你难道不答应?”

    林晓晓赶紧摇头,把光屏关掉,整个人都还有点懵逼,她看着天山童姥,小声哔哔。

    “这个……教没关系,就是我自己也不太会……”

    那艰难的回答,仿佛一个学渣在做最后的挣扎。

    她哪里是不太会啊,她是根本一点都不会啊!

    她的技能是咻的一下自己就本能会了,真心教不了别人啊!

    刚刚那玩意读做详细信息,写作武林秘籍,实际是天书啊!

    林晓晓看了看不远处被拍断的树,觉得自己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

    【请来个简化版手册,否则我怕最后把天山童姥教出个好歹来。】

    然而系统表示,这已经是简化版的了,之前的为了符合世界观,用的是文言文写的,那叫一个玄学,听说一个学渣玩家就从没看完一整个角色详情过。因为他没看到一半就已经睡着了。

    这个版本已经是无数的武侠侧世界玩家用血泪换来的了。

    竟然已经是简化版了?

    林晓晓眼前一黑,只觉得天要亡她。

    天山童姥则是并不能理解她这句不太会是什么意思。

    “你莫不是觉得我为人蠢笨,怕教不会我?”

    林晓晓:我是怕我为人蠢笨,教不了你啊!

    林晓晓觉得自己就仿佛街上路过的路人,突然被拽住,强制性的让她去教学生,而且还不是幼儿园一加一的水准,而是直接跨度到了大学,让她去给研究生讲课!

    您这也太看得起她了!

    小学鸡瑟瑟发抖jpg

    但林晓晓能直接说吗?

    当然不能,因为这只会被天山童姥以为她是在驴她。

    “不是前辈你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实不相瞒。我学艺不精,其实还没有把师门的功夫全部融会贯通。这自己没学好,教人自然得谨慎点。”

    林晓晓深吸一口气,微微蹙眉道。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师门的武功有一个很大的弊端,我们必须在幼时,刚满周岁就泡在特殊的药浴中,以此改变身体,变得更适合学习我门派的武功。

    前辈如果想学我门派的武学,怕是只能练一种功夫,且不如我这般灵活。”

    天山童姥本就不是觊觎林晓晓的武功,她要的不过是变回正常体型罢了。

    所以她只问了一句话。

    “我不需要什么变大变小,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只问你,我可能如愿?”

    对于这个问题,林晓晓和天山童姥对上视线,认真的点头。

    “必能让前辈如愿!”

    “好!”

    天山童姥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有着心上人的成熟女人被困在这样一幅女童般模样的身体里,绝对是一种可怕的折磨,而这样的折磨她已经承受了几十年之久。这几十年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甚至是他们一辈子的寿命。

    现在听到林晓晓的保证,如何能不笑,不开心?

    她几十年的憋屈和郁闷在今天似乎散了不少。

    “当日我下山偶然听了说书的说起你,当时我就想这样的武功或许能帮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天山童姥满意的对林晓晓承诺道。

    “我说的话绝对算话,只要你帮了我这一次,日后的好处保证你享用不尽!”

    林晓晓对于这个并不是很感兴趣,她现在更想要回去。毕竟这解药被拿过来了,蓉蓉她们怎么办?

    而且她被那么带走,怕是要让叶孤城他们担心了。

    她本来想着完成天山童姥的要求和回去并不冲突,但天山童姥却拒绝了她。

    因为天山童姥并不喜欢见外人,或者说,她不喜欢用小孩子的外表见外人,林晓晓若是担心同伴,可以写封信,她会把信和解药送到。

    而林晓晓就跟着她找个僻静的山头闭关修炼,直到她学成为止。

    当叶孤城等人找到糕饼铺子的时候,只见到了东倒西歪的三个姑娘,和还在无声惨叫的云中鹤,以及硬生生把自己撞昏过去的叶二娘。

    三个姑娘中了悲酥清风,浑身无力,连话都说不出了,眼泪不停的流,看到人心里一颤。

    楚留香把姑娘们扶起来靠在墙壁边,然后赶紧查看另外两人,并没有发现解药。

    而且林晓晓也不在,很可能是被人带走了。

    他面色有些难看的解开云中鹤的穴道,想要问他,谁知云中鹤的哑穴一解开,顿时就发出惨叫声,让人忍不住想,他若是没有被布料捆住,怕是也要学着叶二娘那样把自己撞昏过去了。

    到底是什么让这两人成了这样?

    楚留香疑惑了一瞬,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对着云中鹤问道。

    “人呢?林晓晓怎么不见了?”

    但云中鹤痛的面目狰狞,哪里有时间回答,他的惨叫声差点把楚留香的问话都给盖住了。

    叶孤城冷漠的看了一眼这个小房间,最后弯下腰,在地面捡起一根簪子,这是林晓晓最后反扑,毒翻叶二娘倒地后落下的簪子。

    这是一根很普通的簪子,就是小摊子上买的木簪,雕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林晓晓平日并没有给自己添置首饰的爱好,所以这根簪子经常出现在她的头上。

    叶孤城把簪子收起来,走到了云中鹤的身边,冷眼看他,忽然剑光一闪。鲜血飞溅出来。

    云中鹤的惨叫声瞬间拔高。只见他仅剩的一只手臂齐根断了,就在他的身边。

    叶孤城拿着染血的剑,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意。

    “她人在哪?”

    云中鹤被剧痛侵蚀的脑子总算是有了一点清醒。他咬牙断断续续道。

    “我……我不知道。”

    叶孤城的剑对准了云中鹤的脖子。

    “我真的不知道!”

    被疼痛折磨的浑身大汗的云中鹤大口呼吸。

    “是个小女孩……一个小女孩带走了她!”

    发现叶孤城的剑还没有拿开,云中鹤强忍着疼求饶。

    “我真的不知道了……那个女人身上有毒……我疼得脑子都不清楚了,哪里记得住那女孩什么样!”

    “她们中了什么毒?”

    “悲……悲酥清风。解药被那个女孩拿走了!”

    他话音刚落,一点血花绽放在他的喉间。云中鹤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最后没有了声息。

    叶孤城的剑已经收入了剑鞘,他依然是一身白衣如雪,谁也看不出他刚刚杀了一个人。

    他冷声跟来的侍女把三个姑娘带回去,然后转身离开,楚留香赶紧跟上去。

    但他们找了半个时辰,却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楚留香苦笑。

    “你别急,往好处想,带走她的应当不是四大恶人。”

    这是安慰的话,可叶孤城的表情还是那么冷,一点也不像被安慰的样子。就在这时,叶孤鸿快速赶来,手里还有一封信。

    “有人送来了这个!”

    ‘有人请我帮忙,不算难事,我觉得以我的聪明才智,绝对赶得上花会,信我!’

    叶孤鸿道。

    “随着信一起送来的还有解药,解药是真的,苏蓉蓉她们已经都恢复了。只是送信的人我们却没有看见,我之后追出去找,也没有找到。”

    叶孤城看着纸条,面色依然冰冷,不过身上的杀意慢慢褪去。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那边叶孤城等人因为白天的事情都睡不着,而林晓晓同样也没有睡。

    这个不大的石洞内有一个石床和一个石台,不知道是哪位弄出来的,被天山童姥一眼相中,表示闭关修炼的地方就这了。

    于是林晓晓只能坐在这石凳上,对着一点烛火在那研究,而她的桌前不只是放了一盏油灯,还有笔墨纸砚。

    天山童姥在一边盘腿坐着,闭目养神,她这样的大佬这样就算是休息了。

    而林晓晓拿着毛笔,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仿佛回到了当年憋作文的时候。

    可是作文好歹还能瞎几儿扯淡,这教人武功能扯淡吗?

    她挠了挠头发,终于落下了几个字。

    基本法。

    这是系统给的,独立于角色卡详情之外,却又是其他没有系统的人想要学习的必须品。

    算是江湖上的内功心法?

    当然,练习这玩意不产生内力,只是不断的联系可以缓慢更改身体素质,使普通人的身体可以慢慢的贴合他们选择练习的‘武功’。

    鉴于普通人的身体当然不能学林晓晓一样快速异变,哪怕天山童姥这样天资聪颖的也不行。所以就算是学了基本法,也只能在其上构架一种‘武功’。

    并且这个‘武功’因为违背了正常人的生理构造,哪怕有基本法改变,但这个过程十分缓慢,他们练到死都可能没有林晓晓的十分之一。

    这也是林晓晓事先就告诉天山童姥的。

    林晓晓把基本法一字不落的抄下来,然后仔细的对照了好几遍,还让系统帮着看有没有错误。

    毕竟她现在可是在教书育人,可不能出差错。

    看着她前脚还在哭诉自己不行,后脚就擦干眼泪把自己定位成伟大园丁的系统:……心大的一如既往。

    基本法说的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药浴外加一种全新的内功心法的运行,从而改变身体构造。此方法不拘你本身什么内功心法,只要有内力都可以练习。

    不过正因为这是一种全新的内功心法运行方式,并且目的是改变身体构造,所以需要用到很多平常用不到的经脉。

    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那就是熟悉你要学习的昆虫。

    毕竟这种‘武功’和江湖上寻常的武功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用系统的话说,有的人思维僵化了,只要他内心不认同这种方式,那么他的身体潜意识就会抵触,如果不开窍,那么他哪怕身体素质达标了,却也可能永远学不会这种‘武功’。

    这和林晓晓的开窍不同,因为这些技能是植入她身体的本能。所以她也只是第一个蚯蚓有些不顺畅,后来的光明女神闪蝶和褐边绿刺蛾幼虫都能迅速掌握。而对于普通江湖人来说,这是撬开新世界的大门。

    于是想了想,林晓晓在基本法的后面,又添加了一句。

    学我晋江派武学,主要靠天赋。

    辛勤的园丁林晓晓吹了吹毛笔尖尖,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