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穿越小说 > 同舟 > 第 5 章
    第五章

    叶舟憋了一肚子芬芳。

    他这两年也算是三教九流什么样的角色都见过了,但他真没想过这世上还有陆泽阳这样的。

    叶舟眯眼,试图以目光对陆泽阳发出警告,但陆泽阳只留给他一个无情的后脑勺。

    叶舟:“……”

    草,好气啊!

    他怒气冲冲地关上门,把手里的菜往厨房里一放,“唰”地抽出菜刀,准备跟陆泽阳这臭不要脸的狗东西来个中门对狙。

    他刚拔出刀,时琴的笑声就传了过来。

    都不用多仔细去听,叶舟就知道了陆泽阳是怎么哄他妈开心的。

    陆泽阳说:“阿舟在学校里很受欢迎的,尤其是女孩子。”

    时琴叹了口气:“他从没跟我说过。”

    陆泽阳眼也不眨一下:“他害羞吧。”

    时琴觉得有理,还觉得儿子一下子变得可爱了几分!

    叶舟:?

    硬了,拳头硬了。

    陆泽阳又说:“阿舟也很努力,犯困的时候自觉站起来听课的。”

    时琴面露惊讶,有些高兴又带了点忧心:“他果然是跟不上学习进度吧。”

    陆泽阳:“没事的阿姨,我会帮他。”

    叶舟听着外边两个人一唱一和,感觉拿刀的拳头越发的硬了。

    你被骗了啊妈!

    叶舟脸都要气歪来。

    陆泽阳这狗东西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竟然比我还熟练!

    叶舟一刀子剁在案板上,摸出手机点击播放大悲咒,愤愤地开始洗菜。

    啊不然呢?

    他还能冲出去大喊“这狗东西是个大骗子,我在学校里根本没几个朋友也不受欢迎,我也没有自觉听课”吗?

    叶舟面无表情的掐掉了空心菜的烂叶子。

    他要敢这么搞,下一个被掐掉的就是他的脑袋。

    陆泽阳,好有心机一男的。

    算了。

    看在妈妈很开心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忍一忍陆泽阳这玩意。

    “饭好了!”叶舟冲外边喊,“狗……陆泽阳来端饭!”

    陆泽阳一进厨房就听到了叶舟手机里放着的大悲咒。

    他弯腰打开碗橱:“你信佛?”

    “对。”叶舟拧出一个笑来,“我信接引佛,用不用我给你祈祈福?”

    陆泽阳拿了三个碗,直起身:“免了。”

    叶舟冷哼一声,打开了电饭煲。

    饭桌上,时琴给陆泽阳夹了一堆菜,笑眯眯地看着他吃个精光,看了一眼时间:“到点了,晚自习你们先去吧,阿舟你带带小陆,今天碗我来洗。”

    叶舟和陆泽阳齐齐一顿。

    “行。”叶舟点头,“你别洗了,放着我放学回来洗。”

    陆泽阳看看他,也跟着点头。

    叶舟放下碗筷,擦擦嘴:“走了。”

    陆泽阳跟上,带上了门,看着叶舟头也不回的下楼,收回了视线。

    他压根不指望叶舟真跟他一块儿,这人八成不去晚自习的。

    陆泽阳回屋整理了一下辅导书。

    叶舟噔噔噔地下楼,冲到一楼一回头,发现本应该跟在他身后的陆泽阳不见了。

    他愣了一下,脸色一黑,又噔噔噔地冲了回去。

    陆泽阳拎着一袋子辅导书开了门,跟守在他家门口的叶舟对上视线,微微睁大了眼,露出几分惊愕。

    叶舟黑着一张脸,阴阳怪气:“您还有事吗?可以走了吗?”

    陆泽阳沉默片刻:“你在等我?”

    “啊不然呢?”

    陆泽阳说:“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叶舟一哽。

    草,对啊,爷完全没必要等这狗东西的啊?!

    叶舟当场扭头就走。

    陆泽阳:“等下。”

    叶舟恶声恶气:“干嘛?!”

    陆泽阳不疾不徐:“拿点东西。”

    叶舟:“……您可真事儿逼。”

    陆泽阳仿佛没听到他的嘲讽,拎着辅导书又回了屋,没两分钟就走了出来。

    他把手里拿着的东西递到叶舟面前。

    叶舟低头一看,是几张百元钞票。

    “?”叶舟看他,“干什么?”

    陆泽阳解释:“伙食费,一个月的。”

    叶舟愣住,他低头看看那几张钞票,又看了看陆泽阳:“你……”还真准备一直蹭饭??

    叶舟是想这么问的,但话到嘴边,思及时琴这两天的好心情,又咽了回去。

    算了。

    看在妈妈很开心的份上。

    他第二次这么想道。

    叶舟看着那几张百元钞,数了数,从五张里抽了三张出来:“不占你便宜,只吃晚饭加周末,一个月算你300块。”

    “好。”陆泽阳也不多说,把剩下的两张收好,走出来。

    “你要真打算一直搁我家待着,咱们约法三章。”叶舟一边走一边说,“第一,你要哄我妈开心。”

    陆泽阳看一眼叶舟下楼的背影,慢吞吞地应道:“想让阿姨开心很简单,你成绩好就行。”

    叶舟脚步一顿,仿佛没听到一样,重申:“你得哄我妈开心。”

    陆泽阳不再多说:“行。”

    “第二,不准告诉我妈我在学校里那些事,就哪些该说哪些不该,你明白吧?”

    陆泽阳当然明白:“嗯。”

    “第三……”叶舟微抿着唇,回头看向陆泽阳,眼中写满了犹豫,最终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第三没想好,以后视情况加!”

    陆泽阳看着叶舟,觉得第三条他八成已经想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

    不过叶舟不说,陆泽阳也没兴趣问。

    他喜欢上叶舟家里待着是因为他挺喜欢时琴的,让他想起了他妈妈。

    叶舟走着走着折了个弯,进了车棚。陆泽阳想到刚刚叶舟回来找他的事,迟疑了一下,停下去公交车站的脚步,拎着辅导书停在了景香苑门口。

    正是下班高峰,陆泽阳看着人来人往的小区门口,愣了两秒,一时间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等叶舟。

    他等叶舟好像也没什么用,叶舟又不去晚自习。

    陆泽阳皱着眉,抬脚要走。

    他刚迈出没两步,就听到了清脆的“叮”响。

    陆泽阳脚步停下,偏过头。

    叶舟“叮叮叮”地拨弄着车铃:“愣着干什么,上车啊?”

    “?”陆泽阳问,“你载我?”

    “你要不想……”

    陆泽阳打断了叶舟的话:“你去晚自习?”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叶舟嘟哝着,点了点头,“去,明早有小考,临时抱佛脚。”

    陆泽阳看看叶舟,若有所思,然后十分干脆地坐上了他的车后座。

    叶舟一踩脚蹬,车纹丝不动,甚至感觉整个人都跟被水鬼拽着脚往下拖一样。

    叶舟不敢置信地扭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人。

    草,表面看不出来,原来是挺敦实一小伙嘿?

    陆泽阳察觉到他的视线:“?”

    “您论斤卖肯定值不少钱。”叶舟说。

    陆泽阳没听清。

    叶舟一咬牙,哼哧哼哧地拖着这只大水鬼到了学校。

    季风临站在车棚外边,叼着半支碎碎冰,看着从叶舟车后座上跳下来的陆泽阳,嘴里的棒冰“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

    陆泽阳抬眼看了过去。

    季风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叶舟被吓得一个哆嗦,钥匙没对准锁孔,抬头翻了个白眼:“鬼喊鬼叫什么?!”

    季风临看了一眼陆泽阳,陆泽阳目光冷冷淡淡地从他身上擦过,没有停留,又落在了叶舟身上,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风临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在闷热的七月夕阳之下硬生生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