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科幻小说 > 无限攻防 > 第180章 字词句十五
    木大爷盯着后方的蘑菇屋林,神色一正:“只怕,也不是那么顺利。”

    从阮牧那天对NPC出手,将那些石头抢到手之后,他们就被NPC盯上了。最后,外面那些所谓的生灵,也差不多是如此。

    对于遗址,无论是哪一方,似乎都感兴趣。这样一来,拥有石头的他们,就被盯上了。

    如今,在外面盯着的视线,绝对不止一个。

    郁司言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自然能察觉到暗处不怀好意的目光。甚至,那其中还有之前合作的玩家。她玩味的一笑:“我倒是想看看,谁的命这么硬,胆敢在我的手中抢食。”她的霸道,毫不掩饰。

    刘方哎呀呀的咋呼。这样的郁司言,气场有一米八啊。他撞了撞阮牧的肩膀,悄声的问:“你平日里压力不大吗?”

    对上郁司言的眼睛,他都觉得呼吸一滞。这还是因为她的气势不是主要针对他的,也不知道外面那群倒霉鬼撞到她手中,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还真别说,他挺期待的。

    阮牧挑眉:“男人,哪里能说压力大。”

    突如其来的开车,倒是堵住了刘方的嘴。他气呼呼的远离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只能凑到木大爷身边,嘟囔道:“有对象了不起啊,说的我会没有对象一样。”

    木大爷听了一耳朵就打趣道:“原来小刘也是有对象的人啊。”

    “噗,”凭阑语喷笑,刘方恼羞成怒,木大爷瞠目结舌,阮牧了然一笑。

    原来,对象是假,爱面子是真。

    郁司言:“……好了,我先进去了。”被他们这么一闹,她刚说还想要大干一场的心思没了。

    再次进去,郁司言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这一次,一定会打通那道门。

    而外面,因为郁司言的消失,插科打诨也消失了。

    刘方凝眉瞅瞅身后,问:“就这么等着?”

    “要不然呢?”凭阑语反问:“你还想将他们拎出来,揍一顿?还是杀了?”

    刘方咬牙:“这帮NPC,别看没有上个攻防危险,可就是如此,三十二个玩家,现在也只剩下了二十一个。”死了三分之一,也够数了。

    木大爷惆怅:“只要攻防继续,死亡是在所难免的。”

    可要攻防结束,又何谈容易。更何况,现在还只是中级攻防。谁也不知道,后面的高级是什么样的难度,或者说高级之后还有没有其他等级的攻防。

    阮牧理智的说:“敌不动我不动。”但若他们伸了不该伸的手,那就剁了吧。他的身体,足够他在一个攻防中好好的霍霍了。

    “你们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霸道的性子,也是一脉相传了。

    听到刘方这话,阮牧就当是夸奖了,还顺势道了谢。

    就在这时,木大爷突然指着前面的遗址说:“看,高墙动了!”

    正确的说,不是高墙动了,而是高墙既在修复,也在摇晃。这一幕,果真是印证了郁司言的话,这个遗址,是活的。

    动起来的部分不仅是高墙,他们甚至看到四周的地面开始剧烈的摇晃。离得近几人,没有支撑都稳不住身体了。

    藏身在暗处的各路视线,也因为这边的惊变一个个都现身了。

    整齐的看过去,不仅有所谓的魁魅魍魉类的NPC,还有和焉若光那样的NPC。甚至,凌玄的父母也来了。

    此刻,阮牧没有心情关注这些。

    他靠着插入地面的剑才稳住身形,目光紧盯着那遗址。

    随着遗址的恢复,那三分之一的建筑竟然是斜斜的插在地面上的。这就导致,三分之一的建筑在外面,三分之二的估计埋在里面。

    之前只看残破的遗址不明显,现在建筑物恢复了完成,就很明显了。

    脚下的土地也在发生变化,可这一切都比不上突然露出真容的那个圆环。没有任何支柱就悬浮在空中,圆环的下面是一支延伸出来的花枝。花朵的颜色,开的正艳。

    远远的看出,很有意境。

    而郁司言,就站在那个圆环的面前。

    紧接着,圆环中间的部分,有浅淡的光芒在凝聚。紧接着,光芒越来越盛,甚至连郁司言的身影都吞噬了。

    阮牧的心一紧,刺眼的光芒中就传来了郁司言的声音:“别担心,我没事。”

    这光,是组成光镜的一部分。光和圆环搭配,一切就都完美了。和画卷上的一模一样。

    “小心!”

    突然,凭阑语大喊一声。

    刺眼的光芒中,传来了几道快速的破风声。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朝着郁司言的位置狂掠过去了。

    “啊——”

    一声接着一声惨叫和闷哼声之外,还有什么坍塌的声音。

    在睁不开的眼睛下,阮牧也动了。身后破风声不小,他立马去阻拦。木老头年龄大,自身战力不强,这个时候就只能依靠卡牌了。

    可看不清眼前的敌我,他有所顾忌,只能力求自保了。

    刘方暗骂一声,凭借着和凭阑语的默契,两人背靠着背,背水一战。

    破风声不断,光芒不消失,攻击碰撞不绝,四周的一切都安静不下来。可紧接着,无差别的威势似乎从郁司言那个方位传来,直接一瞬间就将一些实力微弱的敌人给弄晕了。

    恰好这时,刺眼的光芒散去。

    入眼一看,四周乱糟糟的,时远时近的地方,躺着好些个人。有的是NPC,有的是玩家,已经不知道生死了。

    圆环中间位置,郁司言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可她的面前,悬浮着那把叫黑刃的剑。肉眼可见的黑色凶煞之气汹涌翻滚,就只是看着,刘方的眼睛就受不了,酸涩的流下了生理泪水。

    凭阑语的情况要好一点,见状就立马说道:“别看那把剑。”

    他见过那把剑好几次,只知道很厉害。可却不知道,真正的爆发之后,竟然会是这般。

    不用郁司言出手,在场站着的人,不多了。

    阮牧确认郁司言无恙,就收回了目光。他不担心别人的偷袭,比起其他人,他更了解郁司言的可怕。

    现在的她,动的只是她的剑,而不是她这个人。一旦她这个人动了,四周的所有生灵能不能战斗都是个问题。

    在这点上,阮牧得承认,他比不过她。

    当然,承认自己的爱人比自己厉害,他不仅不觉得羞愧,反倒是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