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等西蒙的下一个字说出口, 莱恩便几步上前,捂住西蒙的嘴,拖着他去了树林深处。

    叶阳:???

    叶阳问身后的小一:“他……他们怎么回事?”

    小一若有所思, 说道:“不是很清楚, 不过……有可能是熟悉的人吧?”

    但是小一仔细的想过,西蒙这个名字,在莱恩身边不曾出现过。

    可是也不一定,他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在莱恩身边做秘书官做的时间最长的人。

    不过那人不叫西蒙, 叫埃德西里,是个工作能力和武力值都很强的人。

    只是埃德西里不是这副大块头的模样,他是个很斯文的人,不会像西蒙一样手撕野猪,更没有那一脸的络腮胡子。

    但这都是有可能产生变化的,毕竟西蒙也隐藏了自己的基因序列组。

    这并不少见, 在废土区域的人,多数都会选择隐藏自己的基因序列组。

    他们的身份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问题。

    只是他很意外, 想不到西蒙会是两年前被辛德安大人点名永远辞退的埃德西里。

    不过埃德西里也是big胆, 他竟敢带着皇帝闯废土区,一失踪就是小半年。

    没送他上星际法庭, 已经是辛德安大人仁慈了。

    小一只是微笑, 没再说什么, 并对叶阳说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做饭。”

    顺便录下视频, 给故乡里做宣传。

    叶阳应声, 说道:“那只帝王蟹给我……啊,差点忘了, 我的蒸箱太小了,怕是不能做,这只帝王蟹太大了!”

    小一轻松道:“问题不大,交给我。”

    在订购烤箱的时候,他特意给烤箱设定了两个模式,是蒸考一体模式。

    这边叶阳和小一忙碌着处理鱼虾蟹,那边莱恩正和西蒙针锋相对。

    莱恩怒道:“怎么会是你?你原来不长这样的!”

    西蒙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莱恩:“哈!你胳膊上那道疤!我亲自割的!”

    西蒙垂首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疤痕,承认道:“好吧!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埃德西里了,你知道我在废土区域流浪了两年。这两年的风刀,已经把我磨练成了一个大块头。”

    莱恩道:“但是你比我想象的要好一点,他们都说你坟头的草已经没膝了。”

    西蒙:……

    “那倒也不至于,我还活着,你的内疚会不会少一点?”

    莱恩却并没有觉得多么快乐,他说道:“你怎么会和小叶阳在一起?”

    西蒙的眼中也满是意外,说道:“你怎么会认识我们领主大人?还有,您……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难道是……新任秘书官也开始带你做坏事了?”

    在皇宫里,秘书官对皇帝来说就相当于大总管。

    他虽然只是秘书官,却位同副帝,好多事都能替皇帝去做。

    甚至有时候还能瞒过辛德安大人,这位资格最老的议政厅政务长。

    莱恩说道:“可别说的这么难听,难道在你心目中这是坏事吗?之前你带我做的那些事,都是坏事吗?”

    西蒙道:“如果不是坏事,埃德西里怎么会变成西蒙?坊间怎么会有传闻,埃德西里的坟头草没膝了呢?”

    莱恩觉得西蒙说的话还挺有道理,但是他仍然否认他的观点:“辛德安的真理,不一定是真理。凭什么他就觉得,皇帝就必须是一个吉祥物?我的精神域像我小叔一样强大,凭什么我就不能在前线打仗?”

    西蒙道:“辛德安大人没说不行,只是要等到您三十岁以后,生下帝国的继承人,这样您想怎么作死就这么作死。万一您现在把帝国的未来和希望作没了,辛德安大人就成了千古罪人。”

    莱恩的笑容突然变态,说道:“不是还有我小叔吗?”

    西蒙道:“但帝国的未来是双位一体的,您必须要生下继承人,使帝国的继承者们永远大于等于二才可以。”

    莱恩快头疼死了,但是脑中一亮,突然道:“如果我现在就能生下帝国的继承人呢?”

    西蒙想了想,说道:“倒也不是不行,但是……昂斯殿下说,您必须要等到三十岁以后,否则算未成年人,这样是对帝国未成年人的不良示范。”

    反正怎么做都不对,莱恩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只是出言提醒道:“那你别把我们认识的事告诉别人,尤其是别让我小叔知道了。”

    要知道,他小叔最后一次出没,可就是在这附近的。

    西蒙道:“放心吧!昂斯殿下那强大的气场,不论到哪儿都能第一时间被发现。”

    哪怕全帝国没有一个人知道他长啥样,但他那熟悉的精神力,已经是家喻户晓了。

    西蒙又说道:“但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昂斯亲王要一直蒙着自己的脸?”

    从未有人见过昂斯亲王的真面目,他不论在任何场合,都是戴着一张古铜色的面具。

    莱恩答道:“据我小叔说,是为了他更方便的正常生活。毕竟打仗的时间要少一些,更多的时间是自己生活。如果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平常生活就会很方便,不会引起骚乱,更不会给追杀者可乘之机。所以只要小叔摘掉面具,就等于是把身份隐藏了。”

    西蒙忍不住觉得,昂斯亲王确实挺狗的。

    不过聪明人大概都能深谋远虑,身为帝国铠甲,他的确需要一个保护色。

    两人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有些脏污凌乱。

    劳拉一见,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上前怒瞪着西蒙,说道:“他还是个孩子,你对他做了什么?”

    西蒙的嘴巴抽了抽,说道:“两个Alpha能做出什么?”

    劳拉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同性恋这种事!”

    莱恩:……

    莱恩说道:“劳拉,别担心,我们没做什么,只是打了一架。”

    劳拉:……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莱恩,说道:“为……为什么?”

    莱恩找不出好的借口,便道:“你不觉得……打架这件事很酷?”

    西蒙:……

    劳拉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心中泛起母爱,陛下是真的在皇宫里憋出毛病了。

    就在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叶阳叫他们吃饭了。

    莱恩也终于正对上了叶阳的目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就把他捕获了。

    他缓缓上前,说道:“你……就是小叶阳?”

    叶阳的手上满是油渍,说道:“为什么是小?”

    莱恩笑道:“因为你看上去就是很小,你才十九岁,对吗?”

    叶阳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但是……大小也不是这样判断的,我是地球后裔,十九岁已经成年了。先生这样的身高,是纳加罗或者安格拉星域血统吧?您应该还未成年?”莱恩:……

    为什么你们总是提醒我未成年?

    但是问题不大,我很快就可以成年了。

    叶阳又对他眯起眼睛笑了笑,说道:“来,进来吃饭吧!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故乡里带给你故乡的感觉。”

    莱恩又被叶阳弯弯的眉眼迷住了,这个小朋友怎么越看越可爱?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这个小朋友如此着迷。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阳会出现在一个游戏里。

    但是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后要和小叶阳在一起。不知道他愿不愿意等自己两年,根据他的骨龄来测试,再有两年四个月,自己就可以成年了。

    一旁的劳拉说道:“感谢领主大人的款待,刚刚我就闻到了香味。”

    劳拉本来就是叶阳的脑残粉,现在是极力克制着,才没有冲上前去,给叶阳一个拥抱。

    莱恩的眼睛也从未离开过叶阳,当然,这只是在吃饭之前。

    待他们看清桌子上摆着的那满满一桌的食物时,他们的眼睛便都直了。

    香味弥漫在房间里,满桌子他们见所未见的美味佳肴,刺激着他们的味蕾。

    叶阳戴着一顶厨师小帽子,对他们介绍道:“贵客,来介绍一下我来为你们准备的菜品吧?”

    莱恩立即点了点头,说道:“好啊!”

    叶阳对小一点了点头,小一便道:“这是炸带鱼,是将深海带鱼清洗干净后切成段,裹上美味的薄浆炸制而成。外酥里嫩,焦香扑鼻,美味无比。”

    莱恩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那金黄色的炸带鱼,有点想吃。

    小一又指着另外一道菜道:“这是芝士h龙虾,深海大龙虾中间切开,用烤箱烤制,再铺上奶酪和芝士,烤十五分钟,浓郁的香味便漫出了烤箱。”

    至于什么是奶酪和芝士,小一表示,这是领主大人母亲遗物清单里哒!

    接下来,清蒸帝王蟹,配上叶阳精心调制的汤汁,十分鲜美。

    烤生蚝,也就是烤牡蛎,佐以蒜蓉、姜末、酱汁,也是原汁原叶,唇齿留香。

    凉拌海带丝,这是清口辣味的,叶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喜欢,但是偶尔吃一两口还是没问题的。

    最后一道海参浓汤,这个浓汤他一开始就炖上了,足足煨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把海参的鲜香全都炖到金黄色的汤里,叶阳才关了火,又焖了十几分钟。

    这会儿掀开汤盅,那股子浓郁的鲜香扑鼻而来,在坐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嗯起了口水。

    叶阳把餐具分给大家,说道:“好了,大家可以开动了。尝完这顿饭,两位贵客再决定,给我们下怎样的订单 。”

    劳拉和莱恩已经等不及了,一顿饭,他们没再说一句话。本来他们是来看叶阳的,结果在被叶阳征服之前,先被叶阳的美食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