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芳林坐在廊下吹风。

    他不能继续想下去了, 因为他和郁青池同梦共欲。

    郁青池如今身体虚弱,如果这时候突然跟他共欲,也跟着心急火燎的, 岂不是很伤身体。

    这共欲, 得炽热到一定程度,才会共吧?

    宴芳林就努力去想别的, 比如《魔域秘籍》。

    他现在身体又回到了老样子, 老觉得哪里漏气, 他得想办法早点把秘籍和血玉拿过来才行。

    正想着, 忽然瞥见一个好久不见的身影。

    “小青。”他叫。

    梅子青最近一直躲着他, 正准备呢, 就听宴芳林压低了声音,喊:“小青青。”

    梅子青听的起鸡皮疙瘩:“不许这么叫我。”

    宴芳林从栏杆上下去, 说:“你跑什么。”

    “叫我干嘛。”梅子青没好气地问。

    “最近怎么没见你。”宴芳林说:“都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想开些?”

    自己还是很怜爱梅子青的, 觉得小伙子也不容易,情窦初开就吃了这样的苦头。他有心要好好安慰开导他, 没想到梅子青连他都不愿意见了。

    暗恋失败, 这么难过么?

    他没有暗恋过,还真不知道。

    梅子青朝房内看了一眼,似乎也怕惊动朝山道人,压低了声音说:“你居然劝我想开??!我劝你收敛些, 我是看在三师兄的面子上,才不揭发你,你这几日少到三师兄房里去, 是害怕了么?”

    梅子青冷笑一声:“你害怕就对了。你不要以为我舅公心肠好,就什么都能容你。我舅公要是知道, 一脚把你踹出去,我三师兄也是一时着了你的迷惑,迟早他会醒悟的!你……你就是个勾人魂的妖精!”

    “等等。”

    他怎么觉得这些台词,都很像他和梅子青初相见的时候说的话。

    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是梅子青已经跑回他房间去了。

    梅子青关上门,脸色通红。

    他现在不想见到宴芳林。

    说出来鬼都不信,他前几天做梦,居然梦见宴芳林了。

    梦见宴芳林和他三师兄……

    他们把《宴小林夜话》上的事情全都做了一遍。

    可能是他看多了宴芳林的小话本和小画册,但是没有看过三师兄的小话本和小画册,所以他梦里的三师兄,一切都比较模糊,只有一个很威猛的形象,倒是宴芳林,几乎和宴小林合二为一,宴小林是怎么笑的,怎么扭的,怎么叫的,梦里的宴芳林基本依葫芦画瓢。

    啊啊啊,他才通人事,就画册和现实一起来,他受不住啊。

    他连续几日都做这样的梦,弄脏的床单全都让他塞进了他的乾坤袋,然后白日里再偷偷扔出去,这不,今天刚偷偷把床单扔了,又买了新的回来,谁想刚进院子,就撞见了宴芳林本尊。

    “当当当。”

    “谁?”

    “小青,是你宴师叔。”

    啊,本尊找上他了。

    梅子青恶狠狠地说:“干什么,你连我也不放过么,你这个妖孽!”

    宴芳林扶额。

    “你把门开开,我们进房间慢慢说。你肯定也有一肚子话要跟我说吧。事关你三师兄哦。”

    话音刚落,梅子青就把房门给打开了。

    宴芳林进去,关上门。

    咿,他怎么闻到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身为男人,这味道他自然识的。

    他转身看向梅子青。

    按理说,这几日梅子青应该憔悴不堪才是,可他看梅子青容光焕发,眉间一点朱砂红似火,映着一张艳如桃李的脸,只是这张脸上的眉毛蹙起来,看着有些不好惹。

    “还不快说。”梅子青没好气。

    “我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梅子青瞪着他:“误会什么了,怎么,你现在怕到敢做不敢当了?”

    “我当个屁。”宴芳林忍不住爆了个粗口,然后揉着眉心缓和了一下情绪:“那天晚上,你三师兄中了贼人的毒,不认得我了,这才跟我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梅子青眼睛一愣:“什么叫小插曲?”

    插。

    啊。

    插。

    “我呸!肯定都是你勾引!”

    “过程不重要!”宴芳林说:“那时候他已经入魔,我也中毒了,而且我们俩并没有真的做那种事。”

    “那亲了么?”

    “……”

    梅子青从他的神情里知道了答案,脸色涨红:“那你吃了么?”

    “吃什么?”

    “你……你还能吃什么!”梅子青说。

    小话本里的宴小林,一天不吃就难受。

    多年小黄漫害我,宴芳林想。

    因为他很快就理解梅子青说的吃是吃什么了。

    他立马摇头:“当然没有。”

    梅子青显然不相信:“你这么骚,能忍住不吃?”

    “……”宴芳林决定绕过这个话题:“我都已经忘了那天都发生什么了。总之,我和你三师兄已经约好,彼此都不再提那件事,而且就算发生了那件事,我和你三师兄,也绝无可能,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他心中另有他人。”

    “谁?”

    “你师父啊。”宴芳林说:“我和你三师兄的话,你不是都听见了?”

    他终于知道误会在哪儿了。

    “你三师兄心心念念的人,是师父。”他说。

    梅子青惊呆。

    这比他误会的还要毁三观。

    “三师兄……和师父?”

    宴芳林满怀同情地点点头:“是不是很震惊?”

    梅子青机械地点头,随即小脸一红:“你胡说八道。”

    “真的,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找你三师兄求证。”宴芳林说:“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把这件事当成秘密,永远都不要说出去。如果你不想你三师兄恨你的话。”

    “他为什么要恨我。”

    “因为他喜欢师父这件事,师父并不知道啊。他现在还不敢让师父知道。大人之间的事,很复杂的,你听我的话就够了。”

    “我也是个大人了。”

    是啊,虽然个头矮,可也十八岁了。

    梅子青蹙着眉头,好像还没有把他刚才说的话消化完。

    “你不要太伤心了。”宴芳林说:“其实就算没师父他老人家,你也排不上号,喜欢你三师兄的人实在太多了,仙留山的柳梓楸,如今在修真界名号多响亮啊,还有金庭山的金雪浪,这个就不用说了吧,人家又美又有钱。将来还有很多非常牛逼的人,也会暗恋上你三师兄,为他痴为他狂,为他茶不思饭不想。”

    等等。

    梅子青疑惑地看向他面前的宴芳林。

    经历过一次生死以后,宴芳林看起来却似乎更秀美了,皮肤白的简直在发光,即便室内有些昏暗,也遮不住他的艳光。

    金庭山的金雪浪,不是喜欢他面前这个宴师叔么?怎么,难道他喜欢的其实是三师兄?

    为什么他一点没看出来?

    真的是他年纪小不懂这些情,爱之事么?

    梅子青疑惑了,对自己的眼神产生了怀疑。

    还有为他痴为他狂,为他茶不思饭不想,这不是……修真界众人对第一美男子宴小林的思慕么?

    宴芳林说:“你还小,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再说了,你们梅家,也是名门大户,你又生的这么俊俏,谁看了能不喜欢,将来肯定会遇到属于你的那个人。你把目光从你三师兄身上挪开,或许就会发现,你身边也有很多思慕你的人。”

    梅子青面上发烫。

    好像宴芳林一夸他,他就有些受不了。

    “真的么?”

    可能他平时接触的人都太优秀了,导致他总觉得自己根本排不上号。他平时咋咋呼呼,就是想吸引别人的注意。他在家的时候众星捧月惯了,受不了人家不关注他。

    “真的。”宴芳林注视着他,言笑晏晏,恍惚有一种很温柔的错觉。

    梅子青心跳加速。

    《小林春宵秘戏图》里的宴小林,就是这种温柔贤惠人,妻路线。

    宴芳林伸出手来,拍了拍梅子青的肩膀。

    这房间味道太大了,他得出去透透气。

    孩子长大了啊。

    青春期的孩子,这样也算正常,还是不要说破的好。

    ”总之,我不是你的情敌,我希望咱们可以做好朋友,你虽然叫我一声师叔,但我其实也没比你大多少岁,以后你有什么心事,烦恼,尽管来找我倾诉,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这是他为自己最爱的双青CP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好好爱护他。

    梅子青忽然背过身去,不再看他。

    宴芳林也没再呆下去,他知道梅子青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

    于是他就从房里出来,合上门。

    一出门,就见金雪浪在院子里站着,抱着一坛酒。

    ”宴道友!“金雪浪兴奋地喊。

    金雪浪人如其名,叫人看见便心情敞亮。

    金贵妃也要进冷宫了。

    哎,他心情有点沉重。

    N那个P,突然变一对一,真的很多美男都好可惜。

    他怀着惋惜和同情的心情,挥了挥手,就朝金雪浪走去了。

    独留梅子青一个人夹着腿站在室内。

    啊,他竟然……

    不可能,他怎么会喜欢宴芳林!他爱的一直都是他大师兄。

    肯定是话本的缘故。

    他从床榻下头将话本画册全都拿出来,塞进乾坤袋里,要塞进去的时候,又瞥到那画册的封面。

    啊。

    宴芳林本人如果骚起来,肯定比这画册上的,更……

    啊啊啊啊。

    他立马塞进去,盘腿念起了清心咒。

    朝山道人在打坐,宴芳林就把金雪浪请到了陆星河的房间里。

    “看我带来了什么,赤城最有名的女儿娇。”

    “我们青竹峰一派,禁止饮酒的。”陆星河说。

    金雪浪抱着酒坛子皱眉:“早听说你们青竹峰是苦修,没想到苦到这个程度,那你们吃肉么?”

    “你在我们这吃过好几次饭了,你什么时候见我们吃过肉。”宴芳林说。

    说实在的,他也馋了,但没办法,他身为师叔,要以身作则。

    “你们青竹峰过的也太清贫了吧,听说你们还禁欲?”

    陆星河讪讪的,没有回答。

    宴芳林说:“你们金庭山都不禁?”

    “明面上,倒也是禁的,不过出门在外嘛。”金雪浪献宝似的将那坛子酒奉上:“你闻闻,正宗的女儿娇,百年珍藏的美酒。”

    酒真是好酒,就连宴芳林这种不爱喝酒的,都觉得很香。百年珍藏,又是灵植酿造,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肯定和他在现代社会喝到的不一样。

    只可惜青竹峰禁止饮酒,朝山道人看着随和,但戒律严明,如今还在隔壁打坐,他不敢喝。

    “你还是自己喝吧。”他说。

    “没劲。”金雪浪自己喝了两口,感叹说:“真是好酒。”

    金雪浪几乎天天都会跑这边来。

    因为他提供了金丹的缘故,朝山道人对他还算客气。

    不过宴芳林能察觉的出来,朝山道人似乎并不喜欢金雪浪。

    这也不奇怪,毕竟是情敌。

    大概是郁青池要静养,金雪浪怕打扰他,每日来了以后,最多去郁青池那里瞅一眼,便”顺道“过来看他,一呆就是半天,磨磨唧唧不肯走。

    金贵妃是后宫团里最能说会道,聊起天来滔滔不绝,对于宴芳林的问题,问一句他能答十句。

    听宴芳林提到外头的护卫,金雪浪就说:“宴道友你有所不知,赤城出大事啦!叶掌门的寿宴都推迟到现在了,迟迟没有定下日期,都是那鬼新娘闹的。”

    “鬼新娘?”

    这是什么剧情?《孽徒狂魔》里没写。

    不过这也不奇怪,小说和现实到底还是有所出入的,不能事事都记载。

    金雪浪放下酒坛子,摇了一下手中的金扇子,他那扇子是镂空的,上头的镂花是金牡丹,但神奇的是,这种镂空的金扇子,扇起来风却不小,比一般的纸扇还要凉快些。

    “说起来也好多天了,某天夜半三更,赤城出了件奇事,有人在城西双叶街,看到四个做新娘打扮的女子,抬着一副黑棺,从街上过去。那人觉得诡异,便去看了一眼,你猜怎么着?”

    宴芳林很配合地问:“怎么着?”

    “那四个女子,竟然都是死人。”

    宴芳林听了也觉得这事奇谲,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画面,红衣新娘抬黑棺,大半夜的,确实}人。

    “闹鬼?”

    “赤城乃叶家管辖,修士上千,到处都是浩然正气,怎么可能闹鬼呢。”

    “那就是人为。”

    金雪浪摇扇说:“叶家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人来,这事闹的人心惶惶,谁知道这吓人的,还在后头。”

    金贵妃不愧是讲故事的高手。

    “你不要卖关子,一口气说完。”

    金雪浪扇子一遮,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更是多情:“仵作将那四个新娘带回去,发现那四个新娘,竟然不是女人,而是叶家四位堂主的四个儿子。”

    叶家门下的堂主,可能比朝山道人这些七十二福地的掌门地位还要高些,这事听起来很严重。

    “男人?是有人杀了这四个男人,然后给他们穿上新娘的衣服,操纵他们在赤城夜行?”

    宴芳林神色凝重。

    是木华英?

    可是原作里,木华英是直接对叶清都下的杀手,在凤凰夜宴上,乔装成女子刺杀叶清都,但是以失败告终。

    都是男子乔装成女子,这中间,或许真的有关系。

    “那最近叶公子在干什么?”他问金雪浪。

    “叶衡阳?”金雪浪说:“你怎么好端端地问起他来。”

    “我听说叶公子从小不沾刀剑。赤城出了这样的事,他会不会有危险?”

    金雪浪笑着说:“叶清都为了保护这个儿子,派了多少高手在他身边,别说一般人,就是魔域最顶级的高手过来,也不能近他一丈之内。”

    宴芳林想起那日在书店,他身边那些白袍修士,修为的确惊人。

    “话说回来,叶掌门身为名门之首,修为自不必说,他妻子早亡,他却并未续弦,统共就只这么一个儿子,为什么不把一身绝学传给他呢?”一旁的陆星河说:“这件事,真是稀奇的很。”

    这其中原因,宴芳林倒是知道。

    原著有提。

    没想到金雪浪也知道,他摇着扇子,很得意地说:“这中间缘由,别人不知,我可知道。”

    他看了看宴芳林,一副“你快问我”的神情。

    宴芳林很配合:“什么缘由,快说来听听。”

    金雪浪将扇子合上,压低了声音,说;“我听我爹说,叶掌门早年和佛修无上尊者相交甚好,无上最善占卜,他预言,叶清都早晚有一日,会死在亲生儿子的手上。所以他严禁自己的独子修法练武,把他养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公子,只盼他做个普通人,为叶家传递香火。”

    只可惜。

    可惜叶清都忘了,自己年轻时候造的一段孽缘,早已经为他埋下杀机,他其实还有还有一个叫木华英的亲生子,被他的旧日情人,魔域妖女木无双养大,如今母子已经来到赤城,要报当年负心之仇。

    “原来还有这段秘闻。”陆星河说:“这位叶公子一看就是性情良善之人,怎么会犯弑父之罪呢。我看叶掌门也是多虑了。”

    “可不是,”金雪浪说:“这位叶公子,真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心善的人。不过是真心善还是做样子,又有谁知道呢。无上尊者的占卜,可是极灵光的。”

    “那叶掌门这寿宴,还办么?”

    “自然是要办的,他们叶家搞的这么隆重,全天下的修士几乎都来了,难道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凶手,就将寿宴取消?那岂不是让人嘲笑赤城山一派无能。我听说日子已经快要定下来了,就在这几日。”

    忽一阵风吹来,还挺猛。宴芳林朝窗外看去,只见远处乌云滚来,大团大团的乌云镶着金边,继而那金边淡了,乌云翻滚压城而来,外头起了风,风吹凤凰花海,卷起满天红雨,他们都被那奇异天象吸引,纷纷走出房间来,站在外头临水的长廊上往外看去。

    就连朝山道人都出来了,还有秀美绝伦的梅子青。

    大风吹动众人的衣袖长发,那情景,真是又诡魅又壮美。宴芳林的发丝飘到金雪浪鼻息之下,金雪浪本来在看那诡异天象,突然就被这一缕头发勾去了魂,

    忍不住小狗似的嗅了嗅。

    那滚滚黑雾,并不是云彩,而是魔气。

    突然在赤城山这样的灵山周围冒出这么强大的魔气,赤城一下子沸腾了。

    叶家紧急召各派掌门前往赤金观相商。

    朝山道人走之前交代陆星河他们:“哪儿都不许去,等着我回来。”

    “师父放心,我和师姐一定保护好师叔和三师弟他们。”

    “李掌门尽管去,这里有我。”金雪浪说。

    金雪浪派去打听消息的侍从也回来了,说:“在赤城山深处,突然冒出许多妖兽来,将赤城团团围住了。”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客栈外头传来尖叫声,宴芳林猛地从廊下探出头,朝天上看去,只见一只巨型怪兽,三头,八爪,羽翼硕大,呼啸着从他们头顶一跃而过,飞到某处时候庞大的身体忽然一震,扑楞着翅膀倒退了数丈远,紧接着宴芳林便看见一群白袍修士执剑而起,剑光摄人,形成一道金光熠熠的屏障,朝那怪物逼去。

    宴芳林这才看清那怪兽上骑着一个人,红衣飘飘,笑容妖冶,如神似妖。

    木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