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科幻小说 > 真千金是满级大佬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吴彦西再也绷不住原来温和的表情, 脸色直接拉了下来,“你用不着挑拨离间,我和霜霜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理解的。”

    “嗯, 女神和舔狗之间的感情,我没经验, 的确理解不了。”

    毕竟她没当过舔狗。

    “你!”吴彦西以前看不起吴缘的唯唯诺诺, 但现在伶牙俐齿的吴缘却比以前更令人讨厌。一说话就跟含着刀子一样,戳得他的心千疮百孔。

    他很想直接甩袖离开, 不受这个气, 但想到霜霜, 原本抬起的脚又放回原位。

    “我知道你对霜霜有很多偏见,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 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她是带着诚意过来的,她真心想要跟你和解。”吴彦西压抑心中的怒火, 摆出了苦口婆心的姿态,“你当网络上那些网友是真心支持你的吗?”

    “不,他们只是嫉妒,嫉妒霜霜站得太高,想要将她拉下来罢了, 你只是他们对付霜霜的一把枪,而你被利用了还一无所知。”他望着吴缘的眼神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吴缘觉得吴彦西大概已经陷入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 他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骂是别想骂醒他的,人家自己上赶着当舔狗还美滋滋的。

    “你继续和霜霜闹的话,只会让亲者痛, 仇者快。霜霜也是考虑到这点, 才想拿出优渥条件签约你, 你们两联手合作才能双赢。”

    吴缘直接笑了:“不好意思,你不算我亲人。你和二叔当时可是想把我赶出去,巴不得我在别的地方自生自灭。所以别在我面前提亲人,你们不配。”

    吴彦西被噎了一下,“那大伯呢?大伯的想法你也不顾吗?”

    “我爸的态度很明显呀,他只有我一个女儿。”

    也就吴彦西这个舔狗才会觉得他爸还想要认回程霜霜,认回来给自己添堵不成?

    吴彦西发现吴缘还真的是油盐不进,十分难缠。他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对于当大明星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拍戏代言不比种水果轻松?你一个女孩子,难道还能种一辈子水果?等这热度过去了,说不定生意就不好做了。”

    虽然那水果的确挺好吃的,但吴缘种得出,没道理别人种不出,最多就是多花点时间。等市场饱和了,她想赚钱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就不信吴缘没有半点这方面的想法,这几个月她频频在网络上卖惨炒作,从霜霜身上吸血,不就是为了哄?如今她也是拥有了百万粉丝的网红。

    吴缘轻笑一声,“我记得去年收入最高的明星是叶嘉瑜吧?她去年收入是两亿八千万,拍了一部戏,两部电影,接的代言最少有十个,从年初忙到年尾。”

    “而我每周网上销售水果销售额都在两千万以上,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亿。再加上线下的订单,利润年入十亿不是问题。我得多傻,才放弃这个,辛辛苦苦跑去当明星看别人脸色?”

    叶嘉瑜的收入可以说是明星中的顶层了。

    吴彦西还真没想到淮山水果居然这么赚钱。

    吴缘继续说道:“看到外面我种的太阳花没有?只要我想,我能种出成千上万株。你大概不知道这太阳花现在的价格吧?”

    她想了想,拨打了一通电话给丁燕紫,直接开了公放,“燕紫,像云梦瑶直播里出镜的那盆太阳花,现在能卖多少?”

    “那必须十万起啊!你要卖吗,我先预定一盆啊。”

    吴缘说道:“你想要直接来我这边拔一株回去就可以。”

    她和丁燕紫聊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看向吴彦西。

    吴彦西有些茫然,什么时候赚钱变得这么容易了。他张了张嘴,最后挤出一句话,“若不是霜霜和他舅舅,你们也没法如此顺利承包槐山,饮水要思源。”

    他就差将“做人要感恩”写在脸上了。

    “如果你不想当明星,至少看在这点恩情上,帮霜霜一把,说你们之间只是误会。”

    吴缘知道这位堂哥蠢,但没想到都到这地步,他还异想天开成这样,眼睛只看得见自己愿意看见的,整一个恋爱入脑的傻逼。

    “你头上的脑子是摆设吗?槐山之所以会变成风水宝地,那是因为我重新摆了风水阵。在我来之前,这里只是所有人避之不及的鬼地。程天·行他当时想利用槐山的厉鬼来借刀杀人,到你们嘴里,他反而成为恩人,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不服气是吗?那我应该让你们体会一下真正的槐山是什么样的。”

    吴缘的脸直接拉了下来,和这种傻逼完全讲不通,除非让他被现实教做人。

    吴彦西正要说什么,忽的他感到自己的衣领被拎了起来,他正要发火,头刚抬起,便看到一张凶神恶煞的脸,黑气弥漫在他周围,平添恐怖的气氛,再低头,那抓住自己的人双脚离地,飘在半空中。一阵寒意将他笼罩,冷得他牙齿直打架。

    鬼!真的有鬼!

    吴彦西吓得两股战战,直接晕了过去。

    吴缘对大胖说道:“把他丢到顾爷爷的教室中,等下我安排个槐山历险给他们。”

    大胖拎着昏迷的吴彦西直接走了,“需要我帮忙吗?”

    “可以啊,你让小影子安排你戏份。他在恶作剧方面最有心得。”

    吴缘低下头,将程霜霜的手机暂时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拨打了过去,让程霜霜来槐山一趟。

    两个小时以后,程霜霜便出现在她面前,比起平时的甜美清纯风格,今天的她打扮是职业风,衬衣加铅笔裙,手中还抱着一个文件夹。

    她看到吴缘便露出灿烂的笑容,“合同我已经让律师拟好了,你看一下签名就可以,然后就开始往外放出风声,对外预热。”

    程霜霜此时的心情挺好的,虽然最近钱包大出血,甚至不得不低价买了好几处的房产。但往好处想,无论是小舅舅的公司,还是她和穆越之的娱乐公司,她都占据不少股份,将来都会源源不断给她带来收益。而且这笔钱是属于他的,就算二舅出狱,也不必还给他,于是她便气平了许多。

    她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先从洗白自己做起,而这就需要吴缘的配合了。等以后吴缘尝到了当大明星走红的甜头,到时候就会知道主动巴结她这个老板了。

    她补充了一句,“签约的话,我还会给你签约金一千万。”

    吴缘感慨道:“难怪吴彦西会喜欢你,毕竟你们两一样喜欢自说自话,同类中人啊。”

    程霜霜脸色微变,吴缘这可不像是要签合同的态度。

    吴缘神色冷淡,“我已经腻烦了你们动不动就摆出那套对我有恩的架势。所以我觉得是时候让你们清醒一下,好好见识一下在我之前真正的槐山的样子。”

    下一秒,程霜霜也体会到了吴彦西昏迷前的感受。

    ……

    等程霜霜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间看起来有些年份的教室,她旁边躺着吴彦西。

    程霜霜脸上不自觉露出害怕的表情,以前她也听说过槐山闹鬼的事情,但是后来看吴缘在这里过得很好,便以为那是以讹传讹。

    她连忙推了推吴彦西,吴彦西醒了过来,似乎还陷在噩梦之中,大喊着“有鬼”。

    等他看到霜霜的时候,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怎么在这里,霜霜?”

    程霜霜抽了抽鼻子,眼眶一红,含着一包泪,“吴缘把我丢进来的,她说要让我见识真正的槐山。”

    她下意识地靠近吴彦西,想从他身上寻找依靠,“哥,她是不是想害我们?”

    吴彦西内心其实也很害怕,但心上人就在身边,用信任依赖的眼神望着他,他甚至能感受到她靠过来时的温软的触感,鼻间仿佛也萦绕着淡淡的香气,有点类似荷花,那是霜霜用的香水吧?

    他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勇气,他必须得保护霜霜,让她知道他是最值得依靠的人。

    “没关系,她不敢的,这是犯法的。她想伤害你,除非跨过我尸体,我会保护你的。”

    “我相信你。”程霜霜笑中带泪。

    两人尝试着离开这间校舍,但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走出去,仿佛被看不见的屏障挡着,程霜霜还险些撞歪了自己的鼻子,不敢再尝试。

    轻轻的咳嗽声响起,让两人下意识地看向讲台前,原本空无一人的讲台前出现了一道穿着长袍马褂的男子,虽然上了年纪,却不掩儒雅之气。

    他神色平静,“我是槐山的老师顾阳,今年,嗯,146岁,今天给你们两个上课。”

    146岁……

    这是槐山的鬼。

    程霜霜身子都在抖,靠吴彦西更近了。

    “先给你们上一堂课,然后进行随堂考试。考试不及格的,下油锅地狱一次。”

    说罢,他不看这两人的反应,转过身,开始上课。

    真被丢下油锅的话,那人还能活吗?绝对会死的吧?吴缘真的想让她死!

    不,她不想死,她还有那么美好的人生。

    程霜霜害怕到了极点,恐惧攥住她全身,她不想死!她努力集中大脑,想要记住顾阳说的那些内容,但她上学期间成绩只是寻常,会的那点早还给老师了。加上她记性普通,越是努力记,就越记不住。

    旁边吴彦西在学习方面的天赋可比她好多了,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听课比高考前还认真,一边听还不忘做笔记。

    不知不觉中,一堂课结束了,他们的面前也多了一份试卷。

    程霜霜在看到上面那些似曾相识却答不出的问题,脸都白了。

    半小时后,成绩出来,吴彦西踩着及格线,程霜霜试卷上则是鲜红的13分。

    教室最中央凭空出现了一口大锅,那锅直径有五米左右,占领了大部分空间。程霜霜没见过这么大的锅,她只是看一眼,小脸煞白。

    锅中一眼望去,却见不到底,仿佛连接着另一个世界,锅里翻滚着滚烫的热油,她站的远远的都能感受到那股热气。

    如果被丢下去的话,肯定很痛苦吧。

    她想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腿却不受控制地走向油锅,吴彦西也同样如此。

    “我不是已经及格了吗?”吴彦西脸色大变。

    如果面对的是吴缘,他还有信心自己生命安全能够保证,但吴缘不在,掌握着他们生死大权的是一个厉鬼。

    顾阳手指敲了敲桌子,“啊,考试前忘记和你们说了,因为你们两是一个小组的关系,所以你们的分数也是属于整个小组的。你们小组只有一个及格的名额,现在可以自己选择跳油锅的小组成员了。”

    原本脑袋一片空白的程霜霜感觉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中,他的意思是,并不一定非要她下油锅?

    她用期盼的眼神看向吴彦西,“哥……”

    他曾经说过的,无论什么情况都会保护她,想伤害她必须得先踏过他的尸体。

    吴彦西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我来”这两个字。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会毫不犹豫站在她面前,为她挡住一切伤害。只是当自己切身面临生命危险时,他发现自己恐惧了。

    不,他得相信霜霜,霜霜那么善良的女孩子,不会让别人为她替死的。她是那种宁可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别人的小天使。

    程霜霜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来,眼泪滑落了下来。

    见到她的眼泪,吴彦西被某种冲动控制。连保护她都不愿意,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说爱她?

    他要保护她!

    他张了张口,正准备说出“让我来”三个字时,下一秒,一双纤细柔软的手放在他胸口上,将他用力推了过去,推向油锅。

    她两眼含泪,欲语还休,带着深深的哀泣。

    那曾经是他最喜欢的一双眼睛,却成为了他永远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