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35章 第二批任务者
    任务4:请在午夜十二点在教室办公室找到丢失的学杂费。

    注:此任务必须单人完成。

    奖励:8000任务币。

    任务难度:☆

    教师办公室在四楼最右, 和404教室正好相对。

    两个人在楼梯口分开。方棠棠站在黑暗里,跺跺脚,声控灯亮起来, 昏黄灯光布满狭窄走廊。

    尤开回头偷看,灯光把女孩人影拖得瘦瘦长长。

    大概是电路障碍, 声控灯一闪一闪的, 没多久又灭了。

    方棠棠只好又跺跺脚,空荡教学楼, 只有塔塔脚步声。

    然而尤开却冒出一身冷汗, 目光没法从女孩单薄身影离开。

    怎么看都只有一个人, 他、他却听到两个脚步声!

    塔塔、塔塔。

    他侧耳细细听着,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脚步声重叠在一起,如果不仔细听根本辨别不出来。

    这时方棠棠摸摸书包带, 注意到他,问:“有事吗?”

    尤开艰难地张开口,想提醒一句,然而灯光猛地一颤后熄灭,周围重归黑暗。女孩跺跺脚, 又是两个脚步声。

    男人吓到身体一弹,飞一般逃开, 离方棠棠远远的。

    “哎?”方棠棠不明所以,旁边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们学校的灯就是这样啦,”她小声嘟囔:“不是有鬼, 就是没钱换, 习惯就好了。”

    快到三楼时, 电灯再次熄灭。

    方棠棠没来得及跺脚,就听到“塔塔”的声音从她身侧传来。

    昏暗灯光闪烁,她不敢再往前走,僵僵立在原地,余光往旁瞥——除了她的影子,什么也没有。

    十几秒后,连影子都没有,四周黑漆漆的。

    “塔塔”。

    那跺脚声又响了,离她很近,就好像是谁紧挨着她。

    她手掌心布满冷汗,无名寒意从脚底蹿上来。

    趁着还有点亮,她硬着头皮快速往上走,心里默默祈祷,灯多坚持几秒吧,可别再灭了。想到有个看不见的东西紧靠着她,和她肩并肩一起上楼,她就头皮发麻,冷汗黏住乌黑发丝。

    可惜学校声控灯质量实在不好,没到四楼,周围恢复黑暗。

    “塔塔。”

    “啊——”

    小小尖叫一声,她连忙捂住嘴,余光往旁边瞥。

    除了自己黑乎乎的影子,什么也没有。

    她心底有个猜测,站在原地没有动,等到灯灭的时候,身边响起的不是塔塔跺脚声,而是一声轻轻的尖叫:“啊——”

    就和她刚才发出的一样。

    这个东西在模仿她。

    看看表,还没到十二点,她在灯下等着,小声说:“你好?”

    身边也传来声软软的“你好?”

    声音细小轻软,像个小孩子,分不出男女,但不是她的声音。

    方棠棠咽口口水:“你、你是谁?”

    那东西也说:“你、你是谁?”

    “你在学我吗?”

    “你在学我吗?”

    “……”

    “……”

    看上去不是什么有威胁性的鬼怪。

    突然就不怕了呢!

    一口气爬上四楼,方棠棠往走廊尽头看去。

    走廊黑黢黢的,冷风把没关好的窗户吹得啪嗒啪嗒乱晃,玻璃颤栗着好像下一秒就会碎成一地。她摸黑把沿途看到的窗户关上,心想,风这么大,要是真碎掉就不好了,这些班级怎么放学的时候不锁窗的。

    至于其他打开的窗户,方棠棠觑眼黑乎乎的走廊,不敢再往里走。

    站在办公室门口,她轻声问:“那个,你还在吗?”

    小小的声音说:“那个,你还在吗?”

    她推了推门,没推开。这在意料当中,于是她拿出白天从商店兑换的道具:

    不是万能的万能钥匙:可以许多种类的锁具。

    售价是6888打赏币。

    钥匙插进锁孔,适合到仿佛是为这把锁专门配备。

    轻轻扭动,啪嗒一声,门打开了,灰尘扑扑落下,让方棠棠鼻子发痒,小声打两个喷嚏:“阿嚏、阿嚏。”

    身边的东西也跟着:“阿嚏、阿嚏。”

    方棠棠:“……这个没必要学。”

    “这个没必要学,哎?”透明“人”小小叫了声,像是在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方棠棠屏住呼吸,走进黑暗办公室,摸到墙上电灯开关。摁下后,什么都没有变,果然已经坏掉了。

    好在这次她准备齐全,身上早购置好手电和各种道具,还给陆涟和薇薇各买了份。

    学校小超市卖的手电筒很袖珍,只有手掌心大小,手电光线穿不透浓浓黑暗,只可以照到两三米远的地方。她打开手电筒,快速扫圈周围。

    办公室是教室改造,面积挺大。黑色办公桌靠墙排成列,每张桌子都有隔断,上面试卷作业和各色成绩单凌乱地挤在一起,地上有滩红色的东西,手电照过去,才发现不是血,而是批改作业最常用的红色墨水,墨水瓶滚到旁边。

    与白天的办公室不同,这儿桌椅、台灯、试卷,所有的一切都布满厚厚灰尘。搪瓷杯里的茶水早就干了,黑色茶叶干瘪散在杯底。

    哒、哒、哒。

    有什么东西发出细碎的声音。

    她循着声音把手电往墙上一扫,布满灰尘蛛网的圆表还在慢慢转动,时钟指向十二点,紧接着身后门猛地闭上。

    怪谈开始了。

    办公室很杂乱,堆满试卷作业。

    方棠棠想,学杂费应该一般是放在抽屉里吧,从前她就看到老班随手把刚收的学杂费丢在抽屉。可是任务是让人寻找出“丢失的学杂费”,既然是丢失,肯定不会藏在容易找到的地方。

    她来到进门左转第一张办公桌前。

    学杂费多半没有在这里,但这间办公室应该有相关的线索。

    她想,难道这个鬼的怨念就是找出丢失的学杂费吗?它是老师、还是负责保管的学生、或者是不慎弄丢自己学杂费的人?

    面前这张桌子的主人应该是个历史老师。

    玻璃板下压着张古代地图,是三国的疆域。

    她打开抽屉,里面是厚厚叠作业,作业夹层里没有学费;第二层抽屉是盒签字笔和便利签,第三层是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和张成绩单。

    方棠棠拿出泛黄的成绩单,仔细看了看。

    这只是张普通历史成绩单,成绩最高的叫胡溪,92分,后面一色儿低分。每一个班上总会有个出类拔萃的学霸,所有的试卷对他们来说仿佛难度都是一样的,就像陆涟一样,她心想。

    目光扫下去,没再发现不对劲,她准备把成绩单放回去时,眉头微皱,又重新拿起,手指顺着学号往下指——26以后直接到了28,中间27号被跳过了。

    27号……这次任务的谜底和他有关吗?

    方棠棠继续走到第二张办公桌前。这次是主人语文老师,桌上摊开本语文书。

    手电筒抖了两下,看到语文书上的字迹不是她家赵老师时,又抖了两下。

    看到是赵老师的字会很害怕,看到不是赵老师的字,就更加害怕了。

    在第一格抽屉里,她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叠周记本。

    周记本杂乱无章,有的是精致小巧的笔记本,有的是学校统一发的作业本,也有的只潦草地撕了张草稿纸,态度非常敷衍。

    一共41本周记,比学号最后的42号少一位。

    依旧是这样,那个被忽视的的27号不在其中。方棠棠略略有点失落,从第一本开始,粗略地翻过去,学生们的周记记得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一看就是为了敷衍老师,比如在马路边扶老奶奶过马路,去孤儿院做义工,给老旧电影院打扫卫生之类的。

    方棠棠想,太假了,这些连她都写过。

    不过也没几个人会把自己心里话真记在本子上给老师看吧。

    还真有。

    她翻开新的一本周记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左上角那个鲜红的“差”字。

    又往后看,每一页都是个鲜红的“差”字,最好也只有一个“中”。

    这本周记本的主人叫做游烦,从成绩单上看,他的成绩并不好,排在倒数几名。

    方棠棠快速扫过去,看到一句话时,手突然顿住,那上面有一行字:“我的同桌好像不见了。”

    这句话突兀地出现,又只是出现了这一次,前后都在记录与此无关的事情,就好像一个人聊天,想到什么突然插一句话,说完就忘记了。

    消失的同桌是27号吗?

    方棠棠拿起周记本,对黑暗中轻轻问:“是你吗?”

    这次,看不见的人没有学她说话了。

    27号和学杂费又有什么关系呢?方棠棠翻几页,发现游烦老是得差的原因了,字迹潦草,一篇不到千字的文章里掺不少脏话,更重要的是,他写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譬如哪个老师上课喜欢点名,烦的要死,又或者礼拜几和谁谁谁在小巷里打架。出乎意料的是,游烦和好学生胡溪居然是好朋友。

    但是翻完游烦的周记,依旧没有找到有关丢失学杂费的内容。

    方棠棠眉头紧皱,想继续往下看时,听到门外传来“砰、砰”的声音。

    不是脚步声,比脚步声更加沉闷,就像是篮球拍打地面。

    “砰、砰、砰”。

    声音在门外徘徊不去。

    方棠棠轻轻放下周记本,蹑手蹑脚走到窗前,把窗帘掀开一小条缝——

    她看到两条倒竖的人腿。

    蓝色校裤上血迹斑斑,运动鞋掉了只,露出惨白赤裸的脚。

    “砰、砰”。

    方棠棠把窗帘放下,手里满是汗水。

    她想起从前听到的鬼故事:男人为了钱把女朋友从高楼推下去,七天后路上遇到个僧人。僧人一看他,就说今晚女朋友头七,会化身厉鬼来找他报仇,让他藏好。

    男人藏在了床底下,等到午夜十二点,他听到砰砰的声音,悄悄揭开垂下的床帘,女朋友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大睁着看着他。他这才记起,女朋友原来是倒着摔下去的呀。

    外面那个东西也是……

    寒意蹿上背脊,方棠棠抱紧书包,决定不再自己吓唬自己,赶紧找到线索。

    从外面鬼怪的模样看,那是个跳楼的男学生。弄丢学杂费的就是他吗?

    她快步回到办公桌前,看周记时,就已经从描述中知道这个班的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所以她没在其他桌子停留,径直找到属于英语老师的办公桌。在印象中,收学杂费这种事都是班主任来做的。

    翻了圈终于在最后一个抽屉里找到张缴费表。

    她正想拿起来看,办公室的门突然震了一下,声音不大不小,却好像雷霆击在她心上。

    方棠棠拿起缴费表,退到窗口,手电照在纸上。

    被画红圈的名字,是胡溪,那个成绩优越的好学生。她翻到胡溪的周记本,在一串亮红的优里,寻找关于学杂费的内容。

    可是,半点线索都找不出。

    比起游烦一口一个好兄弟,胡溪周记里一句话都没说起过游烦。没看多久,方棠棠就知道为什么胡溪周记都是“优”了,他写得非常有技巧,不像游烦一样,什么事都往外说。

    作为被周记荼毒已久、与赵老师斗智斗勇一个学年的“差生”,方棠棠和宁薇早就总结出一套应付老师的技巧,比如绝对不能写真话,但也不可以全篇都瞎诌,一定要半真半假,不经意露出自己真善美的本质。

    这套方法非常管用,每周快到交周记的时候,她和宁薇就一起坐到奶茶店里,冥思苦想构思情节,努力从赵老师手里拿个高分——虽然一个学期后还是被识破了。

    所以她看到这本周记时,一眼就认出胡溪也深知半真半假的方法,总之通篇没多少真话,也不全是假话,标准的三好学生了,比起他,游烦就显得非常实诚且可爱。

    方棠棠把两本周记摊在面前,努力忽视外面砰砰的声音,很快又发现第二个不同。

    胡溪的周记比游烦多一篇,正好多出一周的时间,之后两个人的周记都停下来,没有再更新下去。

    如果两个人都因为某事无法写周记,那胡溪比游烦多出一周。

    一周、七天……头七?

    脑中有了个猜想,方棠棠迅速翻到胡溪倒数第二篇周记上。这是唯一一篇提及游烦的周记,记的是胡溪在酒店请客过生日,游烦也来了,送了双球鞋。

    生日、酒店?

    方棠棠拧眉,又拿起游烦的周记。

    从不经意流露的信息可以推出,他家境不错,只是父母离异,性格恶劣,无心学习,因此不怎么讨人喜欢。

    少年没有城府,宁可得差,也不愿说假话,周记里就透露出不少东西。

    譬如,他的兄弟,公认好学生胡溪总是接受他的礼物,却只回赠过一次,送的是本旧书。不爱看书的游烦还开心地把书给珍藏起来,虽然到底还是没有看。

    方棠棠想,胡溪的家境应该不怎么好才是。

    那他在酒店举办生日宴会的钱是哪里来的?

    门开始不耐烦地摇动起来,外面砰砰的震动声越来越大,混合白浆的血液从门缝淌下。

    方棠棠慢慢后退,直到抵住冰冷的墙壁,紧盯着漫开的血液。

    手电扫过去,深红的血浆里,还有丝丝缕缕的白。她的心脏砰砰跳动,指甲掐进肉里才勉强冷静,丢失的学杂费她心里隐约有猜测,可是要怎么拿到手?

    “啊——”

    这时,男人凄厉的惨叫声从楼下传来,刺透长夜。门外的动静顿时变小,紧接着“砰、砰、砰”的声音渐渐消失,仿佛那东西循声而去。

    她听出尤开的声音,有些担忧地蹙起眉,深吸一口气后,继续整理线索。胡溪的生日宴会,游烦的周记上也有提及。

    方棠棠眯了眯眼,勉强从龙飞凤舞的字迹看清楚少年写的是什么:

    “烦死了,本来想约溪哥去网吧开黑的,非要约堆婆娘吃什么饭,还不是为了林芸婉,真他吗重色轻友,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想开黑!……”

    后面的字太潦草,鬼画符一般,完全没法辨认。

    方棠棠揉揉发疼的眼睛,翻到林芸婉的周记本,她记得成绩单上这个名字也前列前茅,只是不如胡溪出色。

    刚找到林芸婉的周记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方棠棠转身,手电光线扫上去,漆黑的窗户上,贴着张破碎的脸,血和脑浆红的白的涂满整张窗户。

    它倒悬着,脑袋碎开,无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窗内。

    几秒后,身体像秋千一样荡走,隐没入夜色中,没等方棠棠松气,“啪”地一声,玻璃碎成数片,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凑过来。

    凑到她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