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引魂相拥(1 / 2)

加入书签

不知道为什么,姜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瓷实的小白狗费劲的低下头去,看着自己软乎乎的肚子。

也……也没很胖吧呜呜呜,狗勾落泪,真的只是多吃了一点点而已,之前天悲谷的时候天天啃红果,啃得嘴里都没味了。终于到了人类社会,那么多好吃的,每一样都想尝尝不过分吧?

吃肉要配上果汁很合理吧?吃腻了还要吃点餐后水果解解腻也很常吧,……只是不太爱动罢了,真的不是吃很多!

姜·从『毛』发蓬松到体态敦实·糖,陷入了悲伤之中,嘴里的青灵果都不香了。

减肥!从今天就开始减肥!要脱离傅大佬的怀抱,每天自己走!

不识趣的叶闻凑了上来:“啊……只是胖了啊。我还以为……”

又像是『插』刀没『插』够一样:“可是,胖的也太明显了点……”

“噫呜呜!”肥美的小白狗挣扎着要去挠叶闻的脸,这一次的攻击终于落到了实处,『奶』乎乎的爪子吧唧一下拍了叶闻的脸上,侮辱『性』很小,伤害约等于没。

反而是那只爪子被叶闻握住了,捏了捏,又捏了捏,然后得出结论的叶货继续补刀:“林兄,你看小白连爪子都胖了不少呢。”

从叶闻身后凑过来了一只不识趣号。

因为姜糖刚才咒骂叶闻的话银霜虎够听懂,此刻些不知所措,凑上来安慰:“团子团子不要难过,我好喜欢你的,不管你变胖多少,我都可以偷主人家的吃的养活你!”

“……”姜糖面上咬牙切齿心里骂骂咧咧,又了那只蠢老虎一爪子。

“嗷呜~”皮糙肉厚的银霜虎表示很高兴,“香香,好舒服,团子团子再来一下嘛。”

这世上竟如此厚颜无耻之虎!

哼。姜糖不想理们了,扭头把屁股对准们,脑袋埋到了傅大佬的怀里。

同人不同命。傅大佬的身材为什么这么好,运动吗?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傅大佬的行动路线都是差不多的,傅大佬的胸膛手感还是那么好,自己却养了一身膘,呜呜呜。

满脑袋都是坏心思的小狗勾含泪揩了一把傅大佬的油,用脑壳蹭了蹭结实的胸膛。

真舒服,每天被大佬揣怀里就是爽!每天都可以揩油也很幸福!

叶闻本来想要邀请盛意雪宋晋遥去那里住,被宋晋遥婉拒了。盛意雪放心不下宋晋遥,便跟着一起去找地方住。

一行人自此分开。

回到客栈后,姜糖就被放了床上,傅灵均又不知道去捣鼓什么了。

先是看到傅灵均掐诀变出了水镜,水镜上切换的画面依次是叶闻、盛意雪、淮成荫齐从玉。姜糖好像『摸』清了一些门路,那就是傅大佬没办法随心所以的切任何人的水镜。

比如之前,看宋言视角的,估计是宋言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故而顺便看到盛意雪,还凑一起的宋晋遥。

叶闻就不必了,天天相处机会很多。再然后就是今天最新增加的淮成荫齐从玉,想必今日碰面之事早就傅灵均的计划之中,所以那场闹剧中很容易下手。

噫,认真走反派剧情第一人了。

姜·混剧情·糖,床上翻了个身,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看水镜。

淮成荫那里没什么好看的,直的少年行为无趣极了,就是街上买买买,买的还都是一些小孩子喜欢玩的东西,什么拨浪鼓、花灯、草编的蛐蛐啥的,最后还买了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啃,一双圆溜溜的杏眼亮晶晶的,看到什么都很稀奇的样子,很代社会逛街的年轻人精髓。

齐从玉那边就意思多了。

首先,是今日那位护着齐从玉的布衣少年,竟然也姓齐,叫齐夜。

姜糖想起,齐夜这个名字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第一次是茶楼,断网了数千年的傅大佬去联网收集情报的时候,人提起这届天骄之战的种子选手,就一个叫齐夜,也是洛书府齐元朗道圣家的小辈,只不过齐元朗只看重齐从玉,所以齐夜被人提了一嘴就略过了。

第次是叶闻千巧楼吐槽,齐夜只名没字,连名带姓的被传来传去怪不礼貌。

此刻齐夜跪齐从玉面前,低垂着脑袋。

“我要不是看你可怜,我这次来怎么会挑你?”齐从玉满是嫌弃地看着眼前一点骨气都没的少年,啧了一声,“你那叔叔是不是要病死了?你来求我的时候,是不是就想得到天骄之战的奖励回去续命啊?”

跪地上的齐夜背脊挺直,态度恭敬:“是。多谢少爷带我参加天骄之战,我必助您夺得天骄之首。”

“嗯,这是我们之前就好的嘛。到时候多余的积分就你,一共五个名额,你多杀一些妖兽,除了我的,剩下的那些拿第五名应该也行。”齐从玉轻哼了一声,坐回了椅子上,对着齐夜抬了抬下巴,示意了自己面前的茶杯。

齐夜利落地站起身,为齐从玉倒了一杯茶,又恭敬地退了一步守一旁。

姜糖看着水镜中的画面就点来气。

也不知道齐从玉是拿捏住了齐夜什么,明明从各方面看,齐夜才是更加出『色』的人才,怎么这只卑躬屈膝,刚跪了那么久,膝盖上全是灰齐夜都没拍,恭恭敬敬地守一旁,连个下人都不如。

可分明听齐夜齐从玉一样,都是洛书府的小辈,怎么待遇天上地下,差距那么大。

不过,到底不是姜糖自己的事。看了一会便没了兴致,转而开始『舔』起『毛』『毛』来。

没办法,动久了,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舔』『舔』『舔』的欲望了。

等『舔』完了『毛』『毛』,桌案上的水镜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古朴的香炉。

青烟袅袅间,姜糖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香味。

倒是不难闻。

是傅灵均做的事情看起来就十分的不派。

如果以前看水镜欣赏别人挣扎的样子,只是那么一点点变态的话,那傅灵均用血空气中一个又一个画着符文的样子真的十成十的大变态,看上去就不像是做什么好事。

那些血画的符文画好一个消失一个,姜糖知道那些符文肯定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去到了该去的地方,大概率是刚才水镜中出的四个小辈那。

姜糖原本还点担忧,傅灵均这么放血是不是太奢侈了,毕竟大佬受伤很难愈合,又不吃饭,这么多血怎么补的回来。

结果的思绪很快就迟钝了下来,整只兽些昏昏沉沉的。

想要强打起精神看着傅灵均画符,睡意却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软乎乎的小白狗瘫成了一张饼,意识轻飘飘的,就像是一团走云朵上的棉花,一个打滚,云朵棉花就混一起了。

唔,怎么会这么困。

床上的小白狗趴成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刚刚想要入睡,飘飘然的思绪就被什么东西牵引走了。明明闭着眼睛,可“看”得东西。

就像是梦境一般。

梦境中的世界不知哪,流转的画面刚刚停歇,便听到了好几声凄厉的鸟叫声。发出声响的鸟类落高高的树杈上,姜糖努力视线挪高,到了一只长得很奇怪的鸟。

一只长了个眼睛的巨鸟。

类似于老鹰弯且锋锐的嘴此刻微微张开,只眼睛诡异地看向夜幕中出的人,看上去还蛮攻击『性』的。

顺着那只巨鸟所看去的方向,姜糖发,这个梦境中的人还些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叶闻?

诶?都日所思也所梦,为什么会看到叶闻?白天想这人了?没吧?

想挠花叶闻的脸也算是想吗?只是想让叶闻这个货够少『插』点刀,就算真的做梦,画面也应该是拼命挠叶闻的脸的梦吧,怎么这个阴气森森的,看着就很不经。

梦境里的叶闻不知道干什么,一个人一惊一乍的,好像什么人话,动作也很大,似乎真的面前什么人,又是拉又是拽然后突然一摔,坐地上还去拉前面的空气。

可是姜糖明明看不到别人,只一个人对着空气表演。

很是诡异。

姜糖不远不近地偷看了半晌,看到后来,不单觉得叶闻诡异起来,相反的,觉得这个梦境别诡异。

这种诡异感来源于真实。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梦境,可吹面而来的风带着夜间湿漉漉的水汽,姜糖穿过长长的草叶间身上蹭到的『露』水草叶细细沙沙的声音,脚下的泥土站爪子上,想要蹭干净,却越蹭越脏……

这是一个真实到让姜糖些心惊的梦境。

不像做梦,更像是掉入了一个平行世界。一个人打造了一个近乎真实的梦境,然后带了进来。

或者,叶闻带了进来。

姜糖就像是闯进进这个精心布置好的梦境中的变数,身边所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轨迹慢速流转着,除了。

这个梦境中是自由的。

或者,是危险的。

就姜糖努力思考的时间里,前方叶闻的身影越走越远,姜糖不知怎的,心忽然慌了一下,四只短腿哒哒哒朝着那人追过去。可是因体型受限,跑的再快也跟不上前面的人。

“噫呜呜!”叶货等等啊!

这个梦境真实到本身的感受都一模一样。

因为吃胖而导致跑几步就费劲的小白狗呼哧呼哧一路狂奔,可是就要追上的那一刻,世界的边缘开始模糊,而叶闻的身影却堂而皇之地从边缘地带消失了,只留下刚刚钻出草丛的小白狗蹭上了草叶的圆润狗头。

姜糖:???

人呢?去哪了?

被忽然消失的叶闻吓到的姜糖迟疑地跑到模糊的边缘世界,伸出了爪子『摸』了『摸』。

没,什么都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