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2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蓝桥易只得小心翼翼地扭过头去,朝着季峙扬起了脸,眨了眨眼睛,试图向他证明。

温驯漂亮的鸟儿微微偏头,一双乌润的眸子清凌凌地看向了他,男人呼吸一滞。

他骤然感觉到,此时放在少年肩头处的手变得有些滚烫。

……他想触摸那白皙的脸颊,薄薄的眼皮,和那洇红的唇。

指腹下的雪白一定像微融的冰雪一般,细腻柔滑。

男人的手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直到最后,恍恍惚惚间,季峙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能如此冷静地将手从那腻白的肤上抽离,为少年重新拉上衣服,又是怎么有条不紊地戴上手套,站起身来,甚至在离开前还给了小漂亮一个安抚的笑容。

蓝桥易坐在床上,看着病房的门“吧嗒——”一声关上,身子微微放松了下来。

他试着抬起胳膊,有些惊喜地发现,原本轻微一动便会疼痛难忍的地方此时只有些剩下了些微微的钝意。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宿主!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忽然,039惊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还不待蓝桥易回答,它便激动地自顾自地说道:

[是228走之前留下的一个临时程序!我可以用它来加做一个暂时的屏蔽器,这样乔乔就可以不用痛啦~]

话音刚落,蓝桥易便感觉到肩头传来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当他再次尝试着抬起手时,竟是像平常一样活动自如了。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外表看起来还是受伤的模样,宿主要注意哦~]

蓝桥易忙点了点头,不禁有些想念起那个表面上看似冷冰冰,实则总是暗地里关心开导他的系统,他下意识地询问39知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却失落地得到了039也不知道的答案。

外边的天色渐晚,昏暗的床头灯在床头前圈出了一小片光晕,一合上眼,便是深沉的梦境。

……

少年坐在花园的秋千上,脚尖一点一点着地面,微低着头,看着手上被风吹开了的书页。

“乔乔——”

声音由远及近,他微微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不远处正朝自己挥着手的人。

那人的面容有些模糊,似乎正在朝自己跑来。

蓝桥易站起身来,心中一种强烈的感觉催促着他,促使着他想要朝着对方走去。

一步、两步……他愈跑愈快,心脏“砰砰砰——”地跳动,一股难言的感觉席卷上了他的心头。

只是就在两人即将靠近的时候,忽然间天空中堆积了数朵乌云,天色骤暗。

一道亮彻天际的闪电在蓝桥易的眼中闪过,紧接着“轰隆——”一声骤响。

亮如白昼之下,他看到了倾盆大雨中,那人满身的鲜红。

蓝桥易“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他稍稍撑起上半身,摸摸索索地打开了床头灯。

一圈朦胧的灯光亮起,光晕跳跃在漆黑的双眸中,使得蓝桥易心安了不少。

嘈杂的声音包裹了他的耳膜,他才恍然惊觉,原来现实中的外面也下雨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蓝桥易感觉房间里的温度的确有些湿冷。

他拉住了被子,正要重新躺下,却在随意的一瞥后身子微僵,顿住了动作。

正对着他床头的墙面上,此时微微摇晃着一个黑影。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浑身发凉,身子朝后靠去,双腿下意识地蜷缩了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那道黑影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蓝桥易睁大了眼睛,惊恐无措之下便想要叫醒邻床的男人。

却在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男人的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显然是一副无人睡过的模样。

猝然间,蓝桥易的心头骤跳,房间中一股冷风袭来。

“哗啦——”一声,他看到了下半部分飘到了半空中的窗帘。

墙壁上的黑影轮廓彻底显现了出来。

蓝桥易的视线凝滞了。

那分明……是一个人的外形。

他浑身骤冷,有些僵硬地转头朝着缓缓落下的窗帘所遮掩的地方看去。

只是这一眼却令他一愣。

湿哒哒的雨水顺着白色病号服落在了窗框下的地面,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声音。

蓝桥易下意识地掀开了被子,赤脚踏到了地面上,一瞬间冰凉的触感使得白皙圆润的脚趾微微缩了一下。

“……俞祁?”

他的心脏在“砰砰——”地跳动着,有些迟疑地轻声唤道。

映在墙上的人影微微晃了晃,蓝桥易因为余光间瞥到的景象而心下一紧。

他不再犹豫,快步走到窗边。

在伸手将疯狂乱舞的窗帘费力扒拉到两边时,蓝桥易的小臂已经沾满了咸湿的雨水。

而男人的身影,也彻底地暴露在他的面前。

待看清眼前的场景后,蓝桥易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人的一条腿已经搭在了窗外,身子微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甚至连视线都不敢移开,生怕转身去按铃的时间,俞祁就会坠楼而下。

前些天见到的那个坠楼而亡的人惨死的场景在蓝桥易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他的指尖有些轻微地发抖,想要靠近此时半条腿已经跨过了窗框的男人。

因为外面的大雨与骤起的狂风,俞祁的身上早已湿透,额前的黑发被打湿,雨水顺着高挺的鼻梁划过了微微泛白的薄唇,当闪电划过时,男人的一双鹰眸在黑夜中依然明亮。

但蓝桥易却仍然一刻也不敢放松,尤其是当他发现对方看向自己时径直略过的目光。

[科塔尔综合症,患者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空虚躯壳,严重者甚至会否定他人和世界的存在。]

他不禁想到了039先前的解释,心下了然:

此时坐在窗边,一副沉默模样的男人发病了。

又是一道白色劈开了漆黑的夜幕,“轰隆——”一声巨响,与梦中一模一样的场景在蓝桥易眼前重现。

昼白闪电下,男人似乎成了其中唯一的黑。

他的身形微动,落在少年的眼中,便是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

蓝桥易心头一紧,迎着汹涌袭来的风雨,不顾砸在脸上的雨水,快步朝着俞祁而去,他口中一遍遍地唤着男人的名字。

终于,在第六遍呼唤后,男人若有所感地微微偏头,蓝桥易见状眼前一亮,登时有些欣喜地以为对方恢复了神智,便伸手想要抓住眼前人的袖口,却在触及上去的时候,骤然感觉手臂上传来一阵拉力,他一惊,抬眼看去。

俞祁的双眸中划过了一丝微弱的茫然,在微微摇晃间,身体朝后划出了一道不规则的弧线。

男人的身形高大,力气也大,在坠下的那一刻,连带着蓝桥易也因此朝外坠去。

茫茫的夜色中风雨交加,俞祁下意识地揽紧了怀中人的身躯。

冰凉的雨水浸湿了单薄的白色病号服,蓝桥易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