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检测到宿主已触发系统buff,是否使用?]

[……使、使用——]

嘈杂的风雨声中,脑海中039的声音响起,在蓝桥易一愣神的时候,眨眼间,“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眼前的场景瞬间扭曲。

倒转、回溯……

当他再次站在俞祁面前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彼时男人没有坠下,他也还好端端地站在房间里。

一道昼白的闪电划过,紧接着,“轰隆——”一声响起。

蓝桥易被骤然响起的声音震得一颤,转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时间重置了!

坐在窗框上的男人身形微微摇晃,似乎下一秒便要向后坠去。

蓝桥易心头一紧,他迅速朝着俞祁奔去,一言不发,伸手揽住了男人的腰,在对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把拉下。

“嘭——”

[痛觉屏蔽已开启,痛痛全部飞走~]

039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蓝桥易听着后背传来一阵令他牙酸的声音,有些恍惚地想到,那处看起来一定更加骇人了。

身上的男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清瘦,实际上薄薄的病号服下是坚实有力的腹肌,蓝桥易有些艰难地将其推开,光脚跑到窗边,大力且迅速地合上了窗。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彻底放松了下来,急促地喘息着。

“……小、小玫瑰。”

他转过头去,男人脑袋微垂,曲起一条腿,长臂耷拉在上面,声音有些沙哑低沉。

蓝桥易皱了皱眉,看着男人的目光有些担忧,他想要走过去,且看到对方身形微动。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男人微微抬起头来,在蓝桥易的疑惑中,忽然笑出了声音。

“俞祁?”

蓝桥易险些以为男人被摔傻了。

只见对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随意瞥了眼少年身上半湿的衣服和赤着的白皙脚丫,微微皱了皱眉:

“换个衣服去。”

然后走到他的身前,又丢下一句话:

“别着凉了。”

蓝桥易愣愣地看着俞祁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将他一把打横抱起,一路抱到了洗漱间的台子上,然后又走了出去,不多时进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抱着一叠衣服,还提着一双拖鞋。

“你在里面换。”

等到蓝桥易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躺在了床上,察觉到他的动静,俞祁转过头来,床头灯微微照亮了他的眸子,房间中传来了男人难掩疲惫的声音:

“睡吧。”

少年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绕过了男人的床尾,重新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经历了方才的惊心动魄,蓝桥易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以至于当他一觉睡到天亮的时候,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

乍一醒来,大脑还有些昏昏沉沉,当他到换衣间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头晕的程度不减反增。

“哗啦——”一声,他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立地衣架,上面悬挂着的衣服摇摇欲坠,蓝桥易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住了正好掉下的大衣。

黑色的大衣一看就是俞祁的,他微松了一口气,便要重新展开帮他挂上去,却忽然视线一凝,那个掉落在衣架下的……

蓝桥易伸手拾了起来,正要将其放回大衣的口袋,却在无意间瞥到了上面的字。

“……警官证?”

细白的指尖微颤着打开了手中的证件,映入眼帘的,是彼时剃着寸头,神情严肃,看起来颇为正气帅气的俞祁。

“警察正在寻找杀害你父亲的凶手,调查范围包括格莱尔精神病院。”

岑温绥的话历历在目,蓝桥易感觉大脑更加昏沉了。

一个是他的主治医生,一个是自己的室友,两人却联合起来瞒着他?

可是为什么要对自己有所隐瞒,甚至就连所谓的凶手的照片,也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他的父亲,真的是那个叫颜温书的人杀死的吗?

少年颤着手,好几次,才勉强将警官证放回大衣的内侧口袋。

下一秒,他便听到了身后难掩惊讶的声音:

“小玫瑰?”

蓝桥易伸手扶住旁边的墙面,转过身来,便看到了正朝自己大步走来的男人。

“你……你别过来。”

蓝桥易不知道的是,俞祁眼中的他此时是另一副模样:

眉眼昳丽的少年此时面色酡红,脸颊处分明是不正常的红晕,一双乌眸此时氤氲着雾气,看起来虚弱极了

“你生病了。”

男人不顾对方的阻拦,伸出手臂便将其拦腰抱起,落入手掌中的身子滚烫。

临出门前,他随意地瞥了一眼悬挂在角落的大衣,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

当蓝桥易尝到了被男人一口一口地喂到嘴里的热粥时,神情还是有些茫然。

他想开口说什么,却又被俞祁送到口中的食物给堵在了喉间。

直到被男人用诱哄般的口吻喂完了退烧药,蓝桥易还是没能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就在男人端着水杯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终于抓住机会揪住了对方的衣角。

“你别、咳咳——别走。”

俞祁轻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无奈地动作微顿,一双微微狭长的眸专注地看着半靠在床头的蓝桥易。

“你、”因为发烧的原因,少年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极了,头也很疼,但他还是一字一顿努力问道:

“你是不是岑温绥口中所说的那个警察?”

另一只平放在身前的白皙手掌无意识地紧攥,面色苍白,脆弱漂亮得好似一尊水晶琉璃娃娃般的少年一双漆黑的眸子清凌凌地看向男人,想要一个真实的答案。

出乎他的意料,闻言,俞祁却摇了摇头,他略显诧异地看着蓝桥易,开口道:

“你怎么会认为,我和岑温绥有关系?”

接着他又点了点头,肯定了另一半的猜测:

“我的确是警察,来这里也是为了一起案子。”

“什么案子?”

蓝桥易下意识地追问道,然后便看到了男人有些无奈的表情。

他心下微凉,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你之前的……”少年微顿,“那些种种,全都是骗我的?!”

他只是不比他们聪明,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傻,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希望被人所愚弄。

俞祁一愣,下意识地便要拉过他的手,却被蓝桥易微微避开。

看到他这副样子,男人知道他生气了。

“玫瑰……”俞祁有些无奈,他的唇角噙着一丝有些苦涩的笑容,就这样蹲在床边,看起来颇为难过:

“我没有骗你,我的精神病是主系统所分配的人设,那些病发时的我,也是真正的我。”

他终于握住了少年软热的手,将脸贴了上去,低声说道:

“我想保护你,这一点从未变过。”

然后在蓝桥易神情怔忪的时候,在他的手心上,印了一个有些温凉的吻。

“你发烧了,意识有些不清醒,好好休息吧。”

……

当蓝桥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睡了一觉,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环顾了一圈后,俞祁意料之中的并不在病房内。

即使仍然有些头晕,蓝桥易也没有选择继续待在病房中。

扮演副本和他所通关的上一个副本不一样,队友们的不同身份决定了他们大多会选择单独行动。

他想起自己的个人任务,不禁又有些茫然。

“豪门凶杀案”,听起来像是送到自己手中的任务,毕竟还有什么是比当事人更能接近凶杀案的真相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