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番外三(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公?司这段时间放假,阙安正好闲在?家里,缠着让秦郁之?教他学习人类的新鲜事物。

之?前阙安被秦父拉着下棋,虽然?技术一般般,但燃起了他对棋牌的兴趣,缠着和秦郁之?斗地主。

原来一直苦于没有人和他斗,所以都是玩在?线版,现在?多了两只团子,刚好两个人和叽叽坐在?一张桌子上打斗地主,而唧唧则坐在?替补位,随时等着上场。

秦郁之?作为地主,叽叽和阙安是一头?。

秦郁之?出了张对3,阙安说?要不起,两只团子又是初学,看上去智商也不太高的样子,唧唧帮着叽叽从十几张牌里抽出了两张对2,大牌都出完了,到最?后就剩几个小牌,果?不其然?输了。

结果?最?后摊牌看牌的时候,阙安手里还?攥着两个炸弹没出。

然?而等到他和秦郁之?当农民的一组时,一手炸弹和飞机甩得又很利落,到最?后叽叽头?上贴满纸条,直接摔牌控诉说?不玩了。

秦郁之?看着阙安故意?放水,自己赢的一大堆一毛硬币,无奈的把钱收起来,然?后揉了揉叽叽的头?以示安慰。

斗地主计划夭折之?后,阙安又开始折腾着织毛衣,拿着毛线看网上教程,自己摸索着织法。

秦郁之?早上六点出的门,出门的时候阙安坐在?沙发上织着毛衣,傍晚六点才回来,回来的时候阙安依旧在?沙发上坐着,一点地方都没挪动。

阙安坐在?沙发上,屋里没有开灯,但狼的夜视能力很好,所以开不开灯对他没差。

秦郁之?走过去开灯的时候,阙安正拽着一坨毛线,皱着眉头?试图把毛线理清。

秦郁之?坐到他身?边,看他剪不断理还?乱的理了半天,实在?看不下去,从他手里拿过毛线,用了十几秒就解开了。

阙安目瞪口呆:“你好厉害。”

秦郁之?不接受这份夸奖,反问他:“你花了多久?”

阙安想了想:“缠在?一起几秒钟,解了一个下午。”

面前的一团乱糟糟的毛线拆开来才发现只有一根,能把仅仅一根毛线揉得乱出了好几十根毛线缠在?一起的效果?,而且还?解了一整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能算是一种天赋。

秦郁之?把毛线给他理好,包括周围满地洒落的毛线也捡了起来,整理好之?后交给他:“换样别的学吧。”

本来是织毛衣,结果?到了阙安手里就变成?了和毛线打架,还?打了一下午。

秦郁之?视线在?毛线周围转了两圈,愣是没找到成?果?在?哪里:“你一下午织了几针?”

阙安低着头?解开毛线,给他展示自己的织了两针的毛衣:“这里。”

秦郁之?:……

他揉了揉眉头?,接过毛衣针,把原来的阵脚拆了重新开始织,给他示范了一下,阙安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像是怕秦郁之?会一下子织完一样,小孩子一般抢过毛衣针:“我来我来,我会了。”

秦郁之?任由他抢过去,揉了揉眉头?上楼梯去休息了。

这两天公?司事多,也有点累,秦郁之?收拾收拾上床休息,明早五点就得起床出趟差,一出差就是一两周。

第二天,等秦郁之?起床时发现身?边没有人,走下楼梯发现阙安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拿了床毯子给阙安搭在?身?上,看到他旁边的两团毛线。

阙安的审美?一直很迷,几团大红大紫的毛线缠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东北的大花袄,他把毛线从阙安身?上拿开,给阙安垫了个枕头?,俯下身?轻轻亲了阙安一口,然?后起身?离开。

离开的一个星期里,秦郁之?难得的没有接到阙安的夺命连环催。

往常秦郁之?出差一天,能接到阙安十来个电话,这一次将近十天的时间,除了两人晚上的晚安报备电话,基本没怎么联系过,就连挂电话时,阙安都一副急匆匆,很忙的样子。

秦郁之?回到酒店的间隙里,偶尔忍不住会主动给阙安打电话,问他在?干嘛,阙安会实诚的回答自己在?织毛衣,一连十天都这样。

不知?是不是没有阙安夺命连环催的原因,这次出差让秦郁之?感觉格外漫长,他回到家时也没有想象中阙安出来迎接的场景。

他下了飞机就给阙安打电话,结果?无人接听?,回到家时接近傍晚,阙安属于半夜都能活跃着开party的类型,但进门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仔细一看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人。

阙安窝在?沙发上,身?上缠满了毛线,手上拿着一条灰色的围巾。

秦郁之?小心的把围巾从他手里抽出来,仔细看围巾,才发现围巾不是纯色的,围巾的下面织着两个小人,一个小人的手里捧着一只团子,最?旁边还?织了个狗头?。

屋子里微微有些?暗,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是亮着的,上面百度搜索结果?里全是“怎么在?围巾上加花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