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拜师 受道(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大。”白羽站起身,抬头望着欲圆的明月,轻叹一声,继续道:“已经过去八年了,我现在还依稀记得当初那些人的做事风格,当时我们所居住的城市直接被屠戮一空,他们个个行事果决,出手狠辣,目的很明显只是杀人灭口。”

“而我通过观察雾云居士的行为,判断他与我们,或者说他与父亲应该没有敌对关系,而且很可能是认识的,所以他的目的对我们来说未必就是坏的。他之所以有意要收我为徒,看上你我的天赋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因为我们父亲的关系。”

“其实,我决定拜他为师,也是有些想法的,其一,拜他为师,最直接的就是可以让我们有机会学到上乘武功;其二,拜他为师,可以找机会搞清楚他的来历以及他来接近我们的目的,毕竟我们年纪小,他未必会对我们时刻都保持警惕;其三,假如他与父亲相熟,搞清楚他与父亲的关系,就有可能让我们了解父亲过去的经历,同时也有可能帮助我们得到关于母亲的消息和线索。”

白糖依然有些担忧地道:“哥,你有把握吗?刚才你说的这些依然只是猜测,万一雾云居士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从父亲这里得到些什么,或者是别的什么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目的怎么办?”

白羽回答道:“把握还是有一些的,我曾向父亲提过雾云山脉有这么一位雾云居士存在,虽然没有接触过雾云居士,但父亲可是清楚他自己的敌人是什么情况的,对于雾云居士的情况,父亲没有表示什么,这说明父亲并不觉得雾云居士会带来什么危险,所以拜雾云居士为师是可行的。而且,只要雾云居士对我们没有恶意,那么他就将会是我们的一位良师。”

“嗯,我相信哥哥的判断。”白糖点了点头,“唉——,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不把他的武功绝学教给我们,要不然我们也用不着这样要去依靠别人了。”

白羽微笑道:“父亲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们继续练功吧,接下来要走的路,可是任重而道远啊。”

……

第二天。

雾云山脉。

傍晚。

明月初升,皎洁的月光穿过蒙蒙的雾气洒落在雾云山脉上,使这座大雾云山脉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缠绕了一方带有氤氲特效的薄纱一般,仿佛仙云渺渺、遗世独立,说这里是一方人间仙境也不为过了。

美则美矣,但此时雾云山脉带给兄妹二人的感觉却是壮观中暗透着神秘,奇丽中隐含着深邃。

带着这样特殊的感觉,兄妹二人登上了雾云山脉,他们今天没有去乱石谷修练,此时是以接近最佳的状态到来的,为的,就是今晚前来正式拜会那位雾云山脉的雾云居士。

一边走着,白糖向哥哥问道:“哥,今晚那位雾云居士真的会出现吗?”

白羽沉声道:“一定会的,我们最近在乱石谷的修炼,无形中已经向他表示今晚要来拜会他了,所以他会出现。”

“嗯~~?”白糖有些不明所以,而白羽却只是微笑不言。

兄妹二人在层层迷雾中穿行着来到了雾云山脉中白羽与雾云居士往常会面的浮岚岭。

远远的,一道身影已经映入二人的眼帘,还是白衣白发,依旧是仙气飘飘。

此时,那位雾云居士正盘膝坐在一个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团上打坐。

兄妹二人走到近前站定,却并没有去打扰他。

“你们来了?”雾云居士睁开双目,将眸光投向二人。

兄妹二人一同上前行礼,白羽试探着问道:“老先生这是早已料到我们会来?”

雾云居士呵呵一笑,道:“老夫虽然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可心却是不瞎。老夫偶然发现最近你二人每到黄昏时分,就会前往乱石谷苦练武功到很晚才会离去,不曾间断,想必是有了什么让你们必须努力增进武艺的理由。今日老夫却注意到乱石谷并无动静,所以判断黄昏时刻你二人并没有去乱石谷。”

“而今夜恰逢月圆,正是你我经常选择会面的时间,老夫自问在武学上还是有些造诣的,在这方面能够指点你们一二,所以就猜测你二人今夜大抵是要前来的。”

“其实,白羽小友是故意向老夫传达这样的信息,何以现在却佯装不知呢?”

白羽回答道:“晚辈这么做只是要证实一些事,老先生先前借给我一本霆霓撼天诀,大概就是想向晚辈表明您虽然在这里隐世而居,但却出身于名门正派,有可以教导晚辈武艺的实力和资历。而晚辈对于上次老先生说的话虽然有所臆测,但不敢妄加论断,因此就想借助这次的机会,看老先生会不会来此处现身相见,如此一来,晚辈也就能证实自己的猜测了。”

雾云居士轻抚长须,问道:“那么现在白羽小友可有答案了?”

白羽走到雾云居士正前方,朝雾云居士恭敬地拜了下去,“晚辈白羽,久仰老先生武艺精湛、德高望重,今日特来拜先生为师,晚辈自知才疏学浅、资质愚钝,却也知笃志勤学、从严律己,还望先生不弃,收晚辈为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