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再出发 难度升级(1 / 1)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石默,我忽然觉得凭你的手艺不去当厨师而是做武师实在是有些屈才了呀。”满意地享用了一顿美餐,竹喧笑着对石默说道。

“可别开玩笑了,像你我一样都是出身于武学世家的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肩负起家族传承的责任,我要是去做厨师了,还不得被我爹打断腿啊?”石默一边仔细地处理着火堆的余烬,一边笑着说道。

三人之前经常抽空一起挑一些山清水秀之处游玩野餐,以此来放松身心,虽然是带着一颗贪玩的心去的,但安全意识却时时不忘,每当离开一个地方时都会仔细检查和处置,以防止留有安全隐患。

处理好火堆的余烬、掩埋了饭后残余之后,三人稍稍调整,准备再次出发。

收拾停当,白糖神采奕奕地对竹喧和石默说道:“好了,满血复活,现在让我们继续出发吧。”

“好。”

“好。”

二人答应一声。接下来依然是由白糖带路,三个人一起朝着终点方向继续前行。

前行时间不长,三个人就开始遇到其他在林中艰难穿行着的考生,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疲态尽显、无精打采的样子,跟白糖三人精神饱满的状态比起来,当真是相却甚远。

正如白糖所说,由她带路,三个人在丛林中行进得无惊无险。多数情况下都是白糖带着二人走在没有机关布置的区域,哪怕遇到机关布置得相对密集的地方无法绕过,二人也能够在白糖的指引下顺利避开而不触发到那些机关。虽不能说是一路坦途,却也是用不着时刻都要担心触发到机关。

三个人相当于只是在单纯地赶路而已,并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及,而其他考生则是履薄临深,说严重点儿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再加上长时间的考试过程早已令他们身心俱疲——毕竟他们连午饭都还没吃呢。所以,其他考生的前行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因此,白糖三人后来者居上,很快就超越了大部分人,重新回到了众多考生的前列。领先在前列的考生们虽然看上去也是狼狈不堪的样子,但是整体状态明显要比靠后的考生强了很多。

一路走来,林中随处都散布着一些刀枪木石、弩箭飞镖之类的物件,显然都是机关被触发后留下的痕迹。

白糖三人顺利地稳步前行着,忽然眼前豁然开朗。他们此时所在的是一个高处,前方地势转低,形成了一段

(本章未完,请翻页)

高坡,坡底的尽头是一座山谷。或许是山谷中平均光照并不是很充足的缘故,山谷中的树木和众人所经过丛林中的相比稀疏了不少,大多数都是身形委顿的样子,整体看上去显得有些其貌不扬。但就是这样的树林却恰恰会给人一种更加狰狞、更加危险的感觉。

此时放眼向谷中望去,可以看到有一部分考生正在其中奋力地与林中的机关相对抗着。谷中的很多树上都布置着由齿轮锁链所牵引控制着的飞空利刃,使这些树木看上去犹如来自地狱的触手恶鬼一样。通过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些机关分布得十分有章法,可以相互之间补足各自的攻击死角,只要有人稍有不慎触动到机关,这些触手恶鬼就会张牙舞爪地对其发起疯狂的覆盖性攻击。

山谷里面的考生不仅要对付来自周围树木上机关的攻击,同时还要时刻注意提防来自周围草丛灌木甚至是来自地面之下机关的偷袭。这样明暗结合的机关布置,相比之前在丛林中只是暗藏机关的情况来说,考核的烈度明显增大了不少,再加上此时的众位考生都已经是一个身心俱疲的状态,因此众考生很快就被这些机关攻击得左支右绌、手忙脚乱。

看样子这就是第三关最后的考验了。

不过,虽然山谷中的这段路变得更加难行,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轻易被压制住,比如之前遇到过的一位熟人——石座一马当先,手中拿着不知是从哪里拆下来的锁链飞刃,一边左右横扫,抵挡着周围进攻而来的锁链飞刃;一边找准时机,趁着周围锁链飞刃攻击的间隙运足掌力将手中的飞刃送出,直取树上的机关齿轮。不仅如此,跟在他身边的两个跟班一个负责帮他抵挡周围从石座的防守死角攻击而来的锁链飞刃,另一个负责清理前路暗藏的机关。

凭借石座出众的实力和三个人之间紧密的配合,他们一路高歌猛进,前进速度较其他考生快了数倍。

自前路的丛林走来,有不少考生收集了趁手的武器,此时也借鉴着他们的方式临时组队,共同配合着一同前行,虽然不能完全和石座三个人相比,但压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白糖,看来你之前对他说的话是真的触及到他的自尊心了,瞧这架势,他是毫不避讳地在爆发自己的实力啊。不过想想也是,就他那恨不得整天把眼睛放到头顶上的傲慢德行,要真是忍受得了你对他的嘲讽,那才奇怪了。”石默看到石座的“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彩”表现,向白糖说道。

白糖微笑道:“我现在倒是觉得就算我不用言语激他,他也不会懂得隐藏实力。”

竹喧在一旁催促道:“行了别聊了,我们也快走吧。”

随后,三人直接一起向着山谷冲去。

“我们待会儿先把自己弄得狼狈一些,再时不时地找几个机关练练手,要不然一路走得太顺畅会很容易让别人注意到我们。另外要格外当心布置在地下的机关,这是我无法预知到的。”一边前行,白糖一边向身边两人叮嘱道。

“好。”

“好。”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山谷内,先是找了一个地方一顿操作,将自己伪装得看起来真的像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能走到这边的。

准备好之后,白糖施展出几个招式运转起内力,而后双手向周围一展,周围的雾气在她的动作下都被推动得向外飘动了一段距离,白糖身边的二人也感觉到自身就像被一阵细风拂过似的。

做完刚才的动作,白糖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去那边,那边的机关应该好对付一些。”说完,在白糖的带领下,三个人一起向着目标区域跑去。

“前面有几棵树上都布置着机关,接下来咱们要尽量表现得低调一些。”眼看即将进入目标区域,白糖提醒道。

进入目标区域,周围布置的机关瞬间被触动,一道道锁链飞刃向着三人疾速地飞斩而至。三人早已做好了准备,展开阵型,将飞刃分引三处。

白糖守住阵型主位,她仿佛早已预测到了斩向她自己锁链飞刃的轨迹,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做出相应的规避,过程中也会针对那些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两人的飞刃做出一些攻防动作,而且每次出手,都会准确地打在飞刃的重心上使之偏离原本的轨迹。她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简洁有效。

石默运转内力用出断岳掌,向他斩来的道道飞刃都会被他一一挥掌劈飞从而使之完全无法近身。

竹喧在之前走过的路上收集到了许多机关被触发之后余留下的飞镖,此时辗转腾挪,不断地调整着身形,每次飞镖出手,都会准确地将斩向自己的飞刃挡开,并且许多被挡开的飞刃都会十分准确地打向其它斩来的飞刃,甚至竹喧有时还会使用飞镖连续出手,击打同一飞刃,使之不断变换着方向,带动锁链横扫,直接就能将大片斩来的飞刃扫荡拦截住。

(本章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