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伏击 阵杀(1 / 1)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当白糖团队三人离开原地后不久,三只体型硕大的猎豹从西边的树丛中蹑手蹑脚地钻了出来,猎豹走到白糖三人刚刚所待过的位置抽动着鼻子嗅了嗅,又警惕地向北边观望了一下,随后獠牙微露,依然有些小心翼翼地朝着白糖三人离去的方向加快步伐,跟了过去。

少时。

白糖团队三人快速地前行着,过程中,白糖手头儿上还会时不时地调动着内力用出一些招式。

又前行了一段距离,白糖轻手拨动了一下周围的雾气,一脸无奈地说道:“唉——,本想躲着点走,尽量不惹麻烦的,没想到却反被越追越近了。”

“什么?”竹喧疑惑地道。

白糖回答道:“后面跟来了三条‘尾巴’,速度比我们快了不少,看来只能是先想办法解决掉再说了。前面道路狭窄、灌木丛生,我们加快脚步到那边埋伏起来。”

说完,白糖带领其他两人一起朝着前方加速赶去。

赶到目标地点,三人闪身躲入了灌木丛中,待隐藏好身形之后,白糖赶忙解释说道:“跟在我们后方不远处的感觉上是三只猎豹,前行的速度还在逐渐加快,再这样下去我们肯定会被追上,竹喧,伏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先把它们解决掉再说。”

“嗯。”竹喧点了点头,随后起身将衣袖轻轻挽起,露出了她那宛如莲藕般粉嫩的小臂。

只见竹喧的两只小臂上各自佩戴着一个看起来略显特别的护腕,在护腕靠近手臂内侧的位置上分别悬挂着三枚形似三瓣竹叶样式的小物件儿,其外观呈翠绿色,未知是何材质,但乍一看上去,仿佛这些小物件儿都是由上等美玉所雕琢而成似的,此时只有近距离仔细观察,才能隐约看到这总共六枚三瓣竹叶样式的小物件儿皆是由护腕内部引出的细丝所牵系着的。

这,正是清竹庄竹氏一族所专擅的独门暗器——牵丝竹叶刃。而现在正牵引着这六枚牵丝竹叶刃的细丝则名曰“无影游龙丝”。

而后只见竹喧的双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六枚牵丝竹叶刃便已经被她那宛如削根春葱般的玉指捏在了指端,而置于护腕内部的无影游龙丝也随之被牵扯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一截。

此刻牵丝竹叶刃入手,竹喧将自己的双臂交错置于胸前,又进入到了似那日抓鱼时的状态之中。

每次看到这道亭亭玉立的身影散发出如此这般的气势,不只是石默,就连白糖都会有种心脏被握紧了一般的感觉。

这就好比是当夏日的鸣蝉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道纤细的碧绿色身影正举着它那宛如镰刃般的前肢对准自己时一样。

纵使眼前的这道身影并没有散发出多么强盛的气势,但其所隐隐溢出的锐气和杀气却已经足够令人感到彻骨的森寒了。

下一刻,竹喧已经调动起内力骤然出手,双臂也已然展开,六枚牵丝竹叶刃分别飞射向了前方的六个不同方位。紧接着,竹喧以手指拨动着无影游龙丝,再通过无影游龙丝传导内力,快速地操控着飞射而出的牵丝竹叶刃变动方向。

六枚牵丝竹叶刃在竹喧的操纵之下宛如狩猎的飞鸟一般自树木之间左右穿插、上下翻飞,同时,伴随着一声声丝线拉动的摩擦声,由牵丝竹叶刃所牵动着的六根无影游龙丝也立时开始在林间纵横交织。

最终,六枚锋利无比的牵丝竹叶刃分别穿透固定在了周围的树木上。

只是刹那之间,一道肉眼难辨,隐伏于林间小路周围的绝命丝网已然织就完毕。

布置好眼前这道丝线所交织而成的绝命伏杀网阵,再略作一些调整之后,竹喧双手依旧保持着操控牵丝竹叶刃的姿势,便又立即重新藏身于灌木之中,接下来只需静待目标入局即可。

没有让三人等多久,大概也就只是过了十几次呼吸的时间,伴随着阵阵急促的窸窣声响起,三人果然看到有三道黄褐色身影出现在了他们之前所走过的道路上。

只是眨眼之间,那三道黄褐色身影便宛如闪电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气势汹汹地向白糖三人这边接近了过来。

伴随着这三道身影的临近,白糖三人已经可以大致看清楚它们那硕大的身躯了,黄褐色的毛皮上分布着斑斑点点的豹纹,四肢的肌肉看起来强健有力,此时奔跑在这林间小道之上,每一步踏出都会有泥土和花草随之飞溅而起,大有几分势不可当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竹喧和石默看清楚它们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还好白糖早已经发现他们被这三只猎豹盯上了,否则若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遇它们的话,自己三人将要面临的绝对会是一场苦战。而且即使自己三人实力不弱,最终可以应付过去,但在这猛兽群生的大森林之中,一场战斗所发出的动静也很可能会再次招来大-麻烦。

竹喧全神贯注地盯视着正快速靠近的这三只猎豹,只是瞬息之后,眼见它们已经踏入了自己所布置的埋伏圈,当即低喝一声:“收!”

与此同时,手上运足内力,手指拉动,双臂回撤交错于胸前,拉扯着手指边的无影游龙丝也随之牵动了起来。

受到来自无影游龙丝上传导而来的内力控制,六枚牵丝竹叶刃骤然弹射而出,带着与空气摩擦时所发出的历啸声直取那三只闯入阵中的猎豹。

但这六枚牵丝竹叶刃并非是直接针对三只猎豹发动攻击的,而是相互配合着,封锁这三只猎豹周围的活动区域。

察觉到自周围飞射而来的牵丝竹叶刃,三只猎豹瞬间反应过来,都猛然刹住了前进的脚步。

由于前行速度太快,因此即使反应不慢,但它们依然又向前方滑出了好几步才得以止住身形。

甚至其中一只猎豹的身体实在太过靠前,在间不容发之际终究还是被一枚牵丝竹叶刃割破了喉咙处的皮肤。而此时这只猎豹的身体尚有一些冲势,因此当它止住身形之时,它的喉管就已经被细而锋利的无影游龙丝给割开了,随后便开始有鲜血溢射而出。

但它还没来得及多做挣扎,接踵而至的便是随着牵丝竹叶刃的发动而启动的绝命丝网。

一道道细若无物的无影游龙丝以这三只猎豹为中心开始迅速地向内收缩,所过之处,一切在前遮挡的灌木绿植皆被齐刷刷地分割裁切,甚至连偶尔掠过的落叶都会在下一刻毫无预兆地分为两片。

随着血光四溅,只听得几声哀嚎过后,一切便又重新归于平静。

而那道绝命丝网却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乱作一团,而是相互交错而过,又被牵丝竹叶刃带动着重新向四周展开,这些丝线在整个过程中是那么的泾渭分明、有条有理。

(本章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