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堵王(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现在场中的情况是这样的:天庭和灵山的外宾坐一桌,酆都大帝和泰山府君陪在这边;另一桌坐着地府方面的陪侍官员,一到十殿阎罗王全部在场,且严谨的按照从大到小的数字顺序顺时针落座,中间穿插着功曹司的六位主吏司功。

这时候就能看出彼此的亲疏远近了,一殿下秦广王跟十殿下轮转王两人落座后,就举着酒杯对饮了一口;二殿下楚江王原本正对面是六殿下卞城王,不过他看见对方后,就提着旁边的一位功曹主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嘴里还轻轻嘀咕了一句:“晦气。”

应无尘把一切都看尽收眼底,随后记在了心里。

这些啊,这些都是日后能用到的好东西。

查了一下两边的人数,刚好每桌都是十六人,应无尘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

其实当初准备这两张桌子的时候,可难为死他了。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一张圆桌坐十个人也就差不多了,否则要是夹桌子中间的菜品也太费力了,难不成到时候让客人站起来夹菜?

可别开玩笑了。

要真是这样,应无尘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前途,也就到头了。

毕竟相较于领导夹菜时转桌儿,更尴尬的就是让领导站起来夹菜了。

再加上如今吃的是吃火锅,这可是要讲求一定的社交礼仪的,应无尘怎么可能允许“客人站起来夹菜”这种失礼的事情发生。

如果要避免这种事情,那就得在桌子上好好下一番功夫。

当初他还想着,让天庭和灵山的人分开坐,这样就能完美解决所有问题。

但当应无尘去跟酆都大帝汇报的时候,他却第一个不同意了。并且酆都大帝连理由都懒得编一个,就说是不能分开坐,剩下的让应无尘自己想办法。

应无尘那时候恨不得直接撂挑子不干了,他甚至想掐着酆都大帝的脖子好好问问:你特么也不告诉我有多人要吃席,我怎么准备桌子?到时候要是来几十号人,那特么得准备多大一张桌案?

虽然心里老大的不情愿,但既然接下了任务,应无尘也就没再废话,直接就去找木匠打桌子了。

鉴于酆都大帝并未提供搂席的人数,所以他自作主张的,订了一张二十人的桌子和一张二十五人的桌子。

先试试水。

可等到了验货的那天,应无尘这才发现,狗日的木匠提供的方案清一色全都是方桌,看着他们做好的样品,应无尘往上面一趟,感觉旁边儿再睡俩人都绰绰有余。

这要是坐在桌角旁边的人,别说站起来夹菜了,他就是趴桌子上也够不到斜对角的菜啊。

兜兜转转改了好几次,总算是把桌子的事情弄好了,应无尘这才意识到,连客人的口味偏好什么的都不知道,特么到时候该吃点啥?

原本他还想着去问问酆都大帝,不过想到对方那一脸的倒霉模样,应无尘也就绝了这种心思。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那几张方桌给了他灵感,于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应无尘叫木匠们给那几张方桌拼在了一起,只不过中间留了个洞。而晚餐的菜品改成火锅,也是那时候才决定的。

至于由方桌拼成的大桌子,则是应无尘以备不时之需的后手准备。

他生怕到时候,天庭和灵山组个六七十号人的旅行团来吃席。

中间空出来的那个洞,也是为了方便侍者站在里边布菜才留下的,因为好几十号人坐一张桌上,要想照顾到他们的用餐体验,就只能由别人伺候着。

应无尘当初还让人进去试验过,样子看起来有点类似赌场,里面的荷官就是站在台子中间,转圈发牌。

不过好在天庭和灵山都是要面子的,没有因为听说吃席免费而派太多的人员过来,所以应无尘的备选方案,就这样被放弃使用了。

如今看着两桌的客人在热闹的吃吃喝喝,应无尘就想着给卞城王加个菜。

否则席间“冷场”可就不太好了。

虽然俗话总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应无尘从未自诩君子,所以这套理论不适用于他。

再加上从打确认了卞城王是自己的第一个“仇人”开始,应无尘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另一句话——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而他现在,就是在扮演一个小人。

“六殿下,您一直面容严肃,难道是菜品不合口味?”应无尘替卞城王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一盘菜放到他面前:“您请。”

卞城王原本对于火锅这种新吃食很感兴趣,所以一直都是兴趣盎然的尝尝这个、吃吃那个,冷不丁看见应无尘走过来,他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而现在,应无尘又在耳边叨逼叨个没完,把卞城王仅剩的一点好心情,也都给消耗干净了。

“本官天生黑脸,你且去忙不必理会本官。”

“欸——,六殿下这说的是哪里话,小子我能有今时今日,当然也少不了您和在座诸位的提点。”应无尘朝身后勾了勾手,青儿就送过来一杯酒,他接过之后对着卞城王举杯道:“还请六殿下能不计前嫌,日后也多鞭策小子才是。”

然后一口吸干了杯中酒,随即像是上头了似的脚下有些不稳,在身旁人搀扶下才能维持住身体平衡。

对于应无尘的敬酒行为,这在酒桌上其他人的眼中,自然是为了之前晚会的事情而赔礼道歉,可卞城王却不这样认为,甚至他觉得,对方连不胜酒力时的样子都是装的。

否则应无尘之前那么清晰明确的站队,如今却又当着另一桌酆都大帝的面,就敢如此大鸣大放的过来道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再加上之前明里暗里,对应无尘做过的调查都表明此子绝非善类,所以卞城王想都没想,就知道对方是另有所图。尽管如此,他也知道不能一直干晾着应无尘,否则就是在为难后辈。

于是卞城王选择端起了酒杯,不过却被应无尘一把就按住了手腕。

“我深知六殿下心中不快,也知为何如此。”应无尘又从青儿端过来的盘子里拿起一杯酒,二话不说就吸干了:“我人微言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但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也就不厚着脸皮求六殿下原谅,但依然希望您能理解。”

一连干了三杯,应无尘有些摇摇欲坠的倚着青儿,靠着她的搀扶才不至于摔倒。

就在应无尘还要端起第四杯酒时,这次却被卞城王给拦住了:“你身为本次盂兰盆节晚宴的使者,以一己之力操办如此大事,且取得了斐然的效果,算是居功甚伟,这一杯本官替你喝。”

说完,他就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去接应无尘手里的酒杯,因为对方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无不是在强调希望冰释前嫌。

作为上位者,卞城王觉得自己应该适当的展示一下容人之量。

虽然他心里这样想,但应无尘却一点机会都没给。

就在卞城王伸手要接过酒杯的时候,应无尘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迅速站直了身体,同时让卞城王去接酒杯的手也落空了。

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应无尘突然间清醒过来,口齿清晰的说道:“殿下莫要蒙骗于我,什么效果斐然居功甚伟,民意调查的结果还没出来,小子哪敢冒认此等殊荣?”

“······”卞城王看了看落空的手,心中一阵无语,他现在十分确定,应无尘就是装的。

否则哪个喝醉的人会有如此敏捷的反应,甚至还话里话外的给自己下套儿?

特么民意调查的结果确实还没出来,可从主会场走到天然居这边来的路上,百姓们都在议论晚会的事情,从他们喜形于色的表现来看,这次的民意调查的结果,就差不到哪里去。

卞城王原本还想着再跟应无尘客套两句,不说让对方就此收手,至少也能让自己先把这顿饭,消消停停吃完才行吧?话说刚才那个什么鱼丸,闻起来就很香,夹起来的时候还滑滑的,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怎么样。

不过再一看到应无尘此时的表情,他就知道对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再一想到刚才说过的话,卞城王现在真想扇自己一巴掌,无缘无故非得提什么民意调查的事情。

这下好了,如今桌前十好几双耳朵都听见了刚才自己说的话,万一到时候民意调查的结果对应无尘不利,想都不用想,今日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亲亲好同事”,绝对会把这件事情添油加醋的,传得满地府都是。

他们才不会管这件事情与自己有没有关系呢,毕竟事涉权利争斗,不能单纯视之。

虽然席中大家一直在热络的聊天,可事后下起手来,这些脸厚心黑之辈,也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到时候百姓就会想,明明看着很新奇的节目,为什么结果与自身感受相去甚远呢?

然后在某个时刻,就会有个大聪明跳出来,解释卞城王在左右民意调查,到时候自己怕不是得被百姓们的口水给淹死。

----

就在卞城王失神之际,应无尘像是才看到他要接酒杯的样子,于是恭敬的把酒杯奉至他的手中,待到卞城王回神时,应无尘悄悄松手,酒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化作糜粉消失不见了。

另一桌的客人们原本一边品尝菜品一边小声的聊着天,结果听见这边的响声也都看了过来。

“发生了何事?”酆都大帝有些不悦的问道,他刚才正在陈若初的帮助下,跟天庭的几位来宾在拉关系,原本只差一哆嗦就能促成合作了,结果一声异响就打断了他们的谈判,让之前好不容易才形成的和谐氛围消失殆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