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与你沉沦[娱乐圈] > 第89章陆行君X祝双双(5)
    陆行君说的没错,她这样一直躲着他也不是个办法。两人说到底是一个圈子里的朋友,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她能躲到哪里去。

    陆行君比她想象中情商要高很多,就算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他依然有办法让两人见面不会尴尬。

    说出来后, 从前陆行君对她做过的一些迷惑行为都得到了解释。

    原来他不是无聊缺人聊天, 只是想聊天的那个人是她而已。

    他们的行程也没有那么巧, 只是想见到的那个人是她而已。

    他对她好,处处帮着她, 也不是因为他绅士好人缘, 只是因为喜欢她而已。

    ……

    意识到这些后,祝双双开始反省自己。

    好歹人家也是圈内顶流的一帅哥, 去哪不是被捧着。别人不知道, 她还不清楚吗。陆行君的那些小粉丝个个真情实感, 哥哥受点委屈能心疼到连饭都吃不下去。

    这样一个被无数粉丝捧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眼瞎喜欢上了她呢。

    她有什么好喜欢的, 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没待见过他, 之后两人关系缓和了,她也对他都是冷冰冰的。他无数次暗示都被她当做无聊没事找事。

    他应该没见过比她还不开窍的女孩吧?

    非但如此。

    祝双双想想自己之前在网上黑他的那些言论, 好像都给他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影响。

    要不然她也不会是他家反黑站的头号公敌了。

    别看她表面上冷冷的,第一次见都会觉得不好相处, 实则祝双双的世界里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和柔软部分。

    别人对她好, 她也会对别人好。

    陆行君这段时间的对她的点点滴滴, 她嘴上说着不在意, 其实都记在了心里。

    他对她越好,祝双双反而有点内疚。

    这也是为什么她见到陆行君会不好意思到躲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表白了,还有个原因是她心虚。

    她心里一直记着,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干点什么弥补一下内心的罪恶感。

    直到某天,她照例在网上冲浪刷微博,热门评论里刷到了一条黑陆行君的评论,祝双双灵光一闪,她以前黑他,现在可以帮他反黑啊。

    这么想着,她立马注册了个微博小号,在那条尬黑陆行君长得难看唱歌难听的微博下面慷慨激昂地回复了一大段为陆行君抱不平的话。

    能上热门的,大多数都是饭圈撕逼,这位博主也不例外。

    祝双双点开看了看,这个博主是陆行君某部合作电视剧里女主演梁静的粉丝,撕逼原因她不想了解,反正只要不是齐尔家的人,她都能放心喷回去。

    毕竟是顶流圈里在线喷人一把手,大名鼎鼎的小耳朵老师披上马甲后,战斗力依旧不减当年。

    她转发回复的那段,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文采斐然还带了梗。

    这么优秀的反黑评论被陆行君的粉丝和一些路人迅速转发,顶上了这条热门微博下面的第一条。

    回击到对方无话可说,除了喷几句狗急跳墙的脏话,什么也做不了。

    路人A:“哈哈哈哈我本来是想进来围观一场饭圈撕逼的,没想到陆行君的粉丝都这么有趣的吗,这回复简直绝了。”

    路人B:“看了博主发的东西本来还有点反感陆行君的,看了这条评论我觉得自己好像粉上了陆行君的粉丝?哈哈哈哈原来是博主说的这些料都是假的啊。”

    陆行君粉丝A:“层主说的没错了,这场撕逼大体来说就是,硅胶女倒贴不成其粉丝倒打一耙。别的不说,陆行君至少脸是纯天然帅哥,梁静那张脸都动过多少刀子了。”

    陆行君粉丝B:“哈哈哈哈姐妹好有才,XSWL,女方和男方是一个咖位吗,不要因为自家爱豆糊就随便来碰瓷哦。”

    祝双双看着这些评论,松了口气。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黑陆行君的人多了去了,她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

    告白之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多少发生了变化,至少祝双双能够看懂他的心思,不用再去猜来猜去。

    喜欢一个人你的视线会一直盯着她看。

    但其实有时候,你知道一个人喜欢你,你也会忍不住偷偷的多关注他。

    而当你关注的这个人,又帅又酷对你温柔体贴,还幽默风趣,哪怕是祝双双这样冷的人,和陆行君呆在一起都能被他逗笑。

    这样的一个人,谁他妈顶得住啊。

    陆行君基本上每天都会找她聊天,祝双双平常除了工作上的交流,私下也就跟顾思悠和段雨柔两人瞎扯扯淡。她不太会聊天,每次回复陆行君都是很短的句子。

    陆行君也不在意,她能回复他,他都挺开心的。

    开始祝双双还不太知道怎么去和他聊,大部分时间都是陆行君在和她说他的事情,或者是他问,她才会说一点自己的事。

    慢慢的时间长了,祝双双不知不觉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开始会主动和他分享自己身边发生的事还有她的心情。

    陆行君开始和她聊还挺正经,决口不提告白的事情,只是把自己放在朋友的位置去靠近她。

    等到两人聊的时间越来,他说话也渐渐亲昵起来。

    可怕的是,对于他偶然冒出来的情话,祝双双看了非凡不反感,甚至还会觉得暗自欣喜。

    这样的心情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

    *

    陆行君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也处于一种连轴转的状态,他最近这两个月都在外面拍戏,算起来,祝双双发现自己已经整整两个月都没有见过他人了。

    当他隔三差五出现在她跟前,时不时晃悠的时候,祝双双不觉得他的存在有多特别。

    可当这个人突都从你眼前消失,她开始不自在,会焦虑,甚至眼前晃过的和他身材差不多的身影,她都会看错成他。

    他拍戏闭关的这段日子,开始还照例给她发发信息,到了后面,他连信息都发的少。

    他不主动,祝双双更不可能主动,两人连短信这块都断了。

    呵,男人,一时新奇而已,不都是嘴上说的好听,一忙起来转头就将她给忘了。

    这样也好,省得他用他那张妖孽脸老在她眼前晃悠,搅得她心神不宁。

    在陆行君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祝双双身上还发生了一件很糗的事情。

    自从上次她注册了小号帮着陆行君反黑后,这样的事情做了一次就有两次,开始她还有点怪不好意思,做到后面得心应手,几乎成了她的网上冲浪日常之一。

    她甚至还把小号的ID改成了,陆行君的小腿毛。这样看上去更像他的职业反黑粉丝。

    祝双双一般都是上大号,帮齐尔反黑一波,然后在切换成小号,帮陆行君反黑。

    开始还进行的挺顺利,因为她优秀的扭转舆论能力,小腿毛这个ID甚至在陆行君的粉丝圈里开始小有名气。

    某一天,祝双双照常帮陆行君反黑完后,微博突然炸了,评论回复瞬间999 。

    祝双双这才发现。

    自己帮陆行君喷黑粉的时候,切错号了。

    她顶着齐尔的小耳朵的ID,转发了一条讽刺陆行君没实力全靠脸走到现在的微博。转发内容如下。

    “陆行君确实挺没实力的,也就是会跳舞会唱歌,会吉他会钢琴会贝斯会架子鼓,还会演戏。哦,我哥还会主持,综艺感max。博主会什么,会敲键盘吗?”

    这条微博她还转发了两遍,第二遍顺道吹了一波陆行君的彩虹屁。

    “太全能也是种错么?我哥哥会这么多,唱跳小王子,剧抛演员陆行君了解一下。你们不能因为他颜值太过突出就说他没有实力啊。如果这样都是没有实力,我也想像哥哥一样没有实力呢。委屈/委屈/”

    ……

    这两条微博下面清一色的评论都是。

    “?????”

    “耳朵老师??是本人??”

    “????什么情况,陆行君家无耻把我家大粉号给盗了?”

    没过多久,很多人前来围观,还包括了陆行君的粉丝。

    “哈哈哈哈哈我操,这他妈什么情况,小耳朵不黑我哥了,还在帮我哥反黑?天惹,是不是你家72哥哥最近恩爱秀过头,耳朵要脱粉,转粉对家了。”

    “@陆行君反黑站 黑粉头目转性了,黑哥你以后工作会轻松很多。”

    “我的天啊!!!@陆行君哥哥你最近是多苦多惨,连你的职黑都被你感化了在帮你反黑。哈哈哈哈这是真实的么?”

    切错号这种事,在这种时候发生,祝双双是崩溃的。

    她看着微博下面的评论飞速增长,甚至还上了个热搜。

    #齐尔大粉转粉陆行君#

    ……

    这两条微博她删也不是,不删也不是,她倒是希望事情像没发生一样,但是不可能,群众早有截图在手。

    事情愈演愈烈,有人看出了端倪。

    “如果被盗号早就出来声明了吧,既然不是,那就是小耳朵本人发的。我看啊,她八成是切错号了。”

    “大家没发现么,早在很久以前,耳朵就不黑陆行君了。现在看来,不止是不黑,可能还开了小号在追陆行君。”

    “这样一说,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陆行君的小腿毛,她的文字风格和小耳朵好像,小腿毛不会就是小耳朵用来追陆行君的小号吧。”

    “哈哈哈哈哈很有可能啊,齐尔的小耳朵,陆行君的小腿毛。这名字风格也一毛一样啊!”

    祝双双简直无法直视自己这尴尬的微博。她甚至觉得无法理解当初自己是怎么脑子抽风会想到帮陆行君反黑这一条。

    她默默退出微博,心想还好自己这个ID不被身边的朋友知道,网上的纷纷扰扰对她而言,不上微博号就行。

    她退出微博登陆,点开微信,翻到和陆行君的聊天记录,上一次聊天还是一个月前。

    “我真是脑子有病才会去帮你做这种事。”

    祝双双自言自语说了一句,然后关掉了手机。

    几天之后,一年一度的国剧盛典隆重举行,这是国内覆盖范围最广,影响力最大的电视剧和演员评选活动。每年都会邀请很多演员明星出席,分为走红毯和颁奖环节。

    梁语这次也在受邀行列,祝双双陪着他一起去参加盛典。

    明星走红毯的时候,祝双双终于看到了消失了两三个月的陆行君。

    他这次入围的电视剧是他和梁静演的历史大剧龙行虎将,这次红毯两人也是一起走。

    梁静穿着一身裸色长裙,知性优雅,手搭在陆行君的臂弯上,笑容甜蜜。

    陆行君更不用说,一身黑色定制西装,身形高大完美,矜贵如同上世纪走出来的王子。

    他们一出场,媒体一片欢呼声,聚光灯打在两人身上,宛如一对金童玉女。

    梁静虽然整容了,整出来效果还是很好的。两人走在一起,明明是俊男靓女无比般配的组合。

    可祝双双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到了盛典的颁奖环节,梁语这次是入围最佳新人演员奖,离获奖一步之遥。

    他出道才一年,刚刚接触演员职业,能获得提名已然是对他的肯定。

    国剧盛典每次最受人瞩目的都是两个奖项,一个是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另外一个则是最佳人气演员奖。前一项代表着评审的认可,而后一项则是观众的认可。

    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的奖,获奖的是两位实力老戏骨,这项奖项几乎是没有什么争议。

    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最佳人气演员奖颁奖环节,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次入围最佳人气奖的好几位演员都是非常受观众欢迎的演员,竞争很激烈,陆行君也是其中入围之一。

    “双双,你觉得行君哥会得奖么,他刚播完的那部龙行虎将口碑和收视都很好诶。”梁语侧头和身边的祝双双搭话。

    祝双双一脸冷漠看着前面和梁静并肩而坐的陆行君背影,他们俩主演的电视获得年度最受欢迎电视剧奖,两人刚刚才和电视剧的导演一起上台领奖。

    现在梁静又凑过去,用手掩住嘴,带笑在陆行君耳边说话。陆行君微微偏头,听她讲话。

    “他得不得奖关你什么事,别问我,我不知道。”祝双双看着前方,冷声回复梁语。

    莫名其妙被怼的梁语皱眉:“我今天没惹你吧,你怎么了,火.药味那么重。”

    “现在到了最受瞩目的最佳人气演员颁奖环节,这次入围的演员名单有黎歌、赵帆还有陆行君。获得最佳人气演员的是——”

    “陆行君!”

    “让我们恭喜陆行君!”

    现场内响起噼里啪啦的掌声,祝双双也跟着面无表情地鼓掌。

    *

    盛典结束后,祝双双和梁语一起钻进了同一辆保姆车里。

    保姆车内早有司机在等着他们,活动结束后分别送他们回去。

    梁语走到前面,敲了敲车窗。

    “师傅,今天我来开车。”

    梁语最近刚拿下驾照,迫不及待想要开车练手。

    司机下车后坐到了副驾驶上,祝双双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小鬼,怀疑地问了句。

    “你这驾照没拿多久吧,你行吗?”

    梁语兴奋地把手搭在方向盘上。

    “当然行,今天就让你享受少爷我专车送你回家的特殊待遇,荣幸不?”

    “……”命重要,她其实并不怎么想要这份殊荣。

    车七拐八拐开到了她家,原本四十分钟的路程,由于开车的人是梁大少爷,路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

    到家之后,祝双双下了车。

    梁语也跟着跳下车,走在她后面。

    祝双双回头:“你下来干嘛,不会想去我家做做客吧?”

    梁语挑眉:“不行吗?”

    祝双双:“我家可能装不下您这尊大佛。”她怕梁语把她那八十平米的小公寓给拆没了。

    “早点回去吧。”祝双双说完挥挥手打算自己回去。

    “你等等,我有话对你说。”梁语喊住了她。

    祝双双今天心情不太好,面对小魔王没有平常的耐心。

    “您还有什么事?”

    梁语朝前走了几步,走到她跟前。

    “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有点不对劲。”

    “我哪有不对劲,你想多了。”

    梁语:“前段时间有时候抱着手机会傻笑,最近老是发呆,还情绪低落。还有今天,吃了枪子火气重的祝双双。你还想否认吗?”

    祝双双倒真没想到她最近这情绪忽上忽下的别人没看出什么,这小鬼反而注意到了。

    “这有什么,谁没个情绪波动期。”她开口说道。

    梁语蹙起眉头,双眸瞅着她。

    “双双,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被人戳中穴道的祝双双心猛然提起,她冷声道:“你胡说什么,我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你看我有时间谈恋爱吗?”

    梁语:“那你就是有喜欢的人了?”

    “……”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也知道自己,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上某个人。

    “我喜欢谁跟你有关系吗,你现在管起我来了。”

    祝双双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抬腿继续走。

    梁语一时情急拽住她的手。

    “跟我当然有关系,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时候暗处走出来一个人,咳嗽了声打断了梁语想要说的话。

    祝双双不得不可耻地承认,在看清来的人是陆行君那瞬间,她心里居然升腾起一丝羞耻的愉悦感。

    梁语看到陆行君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行君哥,你怎么也在这。”

    陆行君眯眼看到梁语拽祝双双的手,他冷声说:“放开她。”

    梁语此时也豁出去。

    “这是我俩的事,哥能不能别老管。”

    陆行君眸中带着寒意,表情又像在笑。

    “你俩?你俩能有什么事。”

    梁语到底是年轻,被他这三言两语带着轻蔑的嘲讽刺激地双脸通红。

    “反、反正有事!”

    陆行君看了眼他,眸光又在站着不动的祝双双身上绕了一圈。

    “喜欢她?想告白?”

    “你!”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被他当着祝双双的面就这样戳穿,梁语又羞又恼。

    陆行君没理他,转头看着祝双双。

    “你呢,喜欢他吗?”

    祝双双摇了摇头。

    “我想你搞错了,他不讨厌我不找我茬我都谢天谢地,怎么会喜欢我。”

    梁语才十九岁,她比他大了七岁,天天把她当成老妈子保姆一样使唤来使唤去,他有可能看上她?

    梁语看到她的反应后,脸上先是浮现出震惊羞恼、再转为伤心失落和不服气。

    他松开祝双双的手腕,攥住拳,低头老半天。

    沉默许久,梁语猛然抬头,双眼发红。

    “既然不喜欢我,那你以后别管我了。”

    说完他像个小孩一样,放完狠话,头也不回往前跑。

    祝双双站在原地,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他怎么反应这么大?”

    陆行君看着她无奈笑了笑。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迟钝。”

    祝双双看他,蹙眉。

    “你什么意思。”

    陆行君:“梁语也不是对谁都像对你一样,他每天找你茬,无非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力。”

    简单来说,小学鸡追人方式罢辽。

    祝双双:“……”

    她还真没想到,原来有种喜欢你的方式叫做找你麻烦招你嫌。

    想起刚才梁语的表情,祝双双有点儿内疚,她要是早知道也不会当着陆行君的面如此果断摇头,怕是伤了这小鬼的自尊。

    “我去看看他。”

    祝双双说完打算往梁语跑的那个方向去追他。

    她的手被陆行君拉住。

    “不喜欢,就别去。”他说道。

    “但是他……”

    陆行君:“他已经成年了,有些事情要自己想通。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心里的答案会发生改变吗?”

    当然不可能。

    她对小鬼没有任何兴趣,她甚至现在都觉得他喜欢她这件事荒唐至极。

    只是他是她带的第一个艺人,这一年里她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梁语身上,对他还是有点心软,担心他会遭受不住打击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损害自己。

    陆行君猜到她的担心,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你放心吧,他和叶希关系好,我让叶希看着他,不会出事的。”

    祝双双想了想还是不放心。

    “我还是过去一趟吧。”

    人还没走两步猛然被拽了回来,这次陆行君用的力气比较大,直接把她拉到了怀里,甚至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

    祝双双全身僵硬,呼吸都停拍了一两秒。

    陆行君贴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别去。”

    他的气息环绕住她,祝双双身体发麻,回过神后迅速推开他。

    她咬着下唇,冷冷瞪着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陆行君背着的手背伸到她面前,给她递过来一样东西。

    是一个水晶奖杯,刚刚盛典上评委报给他的最佳人气演员奖。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演员获得的奖杯。”陆行君说。

    “送给你。”

    祝双双愣住。

    陆行君又说:“这段时间拍戏太忙了,有时候几天都睡不了几个小时。这次过来参加盛典,明天我就得飞回剧组拍戏。”

    “你、这么累吗?”她抬头看了眼他,问。

    陆行君笑:“是啊,累。做我们这行不就是这样吗?”

    “那你还来这干嘛,快回去休息吧。”

    就算他化了妆,她仔细一看,依旧能看出他的疲惫。

    这些天心里的一些怨气和小别扭在此刻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疼,还有,害羞。

    她现在矛盾死了,想见到他又不敢见到他。

    陆行君对着她笑了笑。

    “这不是太久没见到你,所以……”

    后面的话他嫌肉麻没说,转头看了看刚才梁语离开的方向。

    “谁知道撞上这么一出好戏。”

    他转回来,重新看着她。

    很久没见,还真挺想她的。

    陆行君看她低着头,忍不住伸手,在差点碰到她侧脸的时候又收了回去。

    “拿好。”

    他把奖杯塞到她手里。

    祝双双看着在精致闪亮的水晶奖杯,感觉手里沉甸甸的。

    “我看着你上去。”陆行君说道。

    “哦。”

    祝双双应了一声,拿着奖杯上了楼。

    这天晚上,她再次失眠了,祝双双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打开了床头的灯。

    屋内灯光亮起,她一眼就看到了陆行君送给她的那座奖杯,透亮的水晶折射着室内的光,五彩缤纷,璀璨耀眼。

    半夜里,人类总容易冲动和不理智。

    她如古潭般平静很久的心,此刻掀起波澜,风浪快要把她淹没掉。

    祝双双拿起手机,也不管他睡没睡,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出乎意料的,陆行君显然也没睡,几乎是秒回她。

    祝双双又输入。

    一分钟后,陆行君回复她。

    二十分钟后,陆行君给她发信息,很简单的两个字。

    祝双双披着外套跑了出去。

    陆行君看到她,心情很愉悦地笑:“想见我?”

    深夜的风刮得有点大,她披着头发,黑发被吹得打在她脸上眼睛上。

    祝双双伸手拨开头发,看着他认真问道。

    “你还喜欢我吗?”

    陆行君想都没想,坚定道:“喜欢。”

    “有多喜欢?”

    他想了想,说。

    “想把我所有的荣耀、我的身体、我一颗赤诚的心都给你的那种喜欢。”

    似乎觉得还不够,他又补充了一句。

    “哦,还有我所有的钱都给你的……”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祝双双突然踮起脚尖,仰头亲了下他的侧脸。

    然后她看到陆行君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个,整个呆住了。

    祝双双脸烧的通红,她迅速跑上了楼回了房间。

    回去后她趴在家里窗前,看到陆行君还傻子一样站在楼下。

    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拿出手机又给他发了条信息。

    陆行君听到手机信息提示的声音才回过神,他拿出手机一看,抬头看了看她家窗口。

    祝双双看到他望过来,立马蹲了下去。

    陆行君对着手机傻笑了很久,唇角抑制不住上扬。

    他用手机也给她发了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