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在求生游戏谈恋爱[快穿] > 第七十五章我与男团在荒岛求生(4)
    所有女嘉宾都得以在“帐篷”内休息了一晚,闻娇谁都懒得搭理, 就自个儿蜷在了角落里。

    有心人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有人觉得像个小可怜, 也有人觉得真是个绿茶婊!

    刘婉负责来叫女嘉宾们起床。

    方晓玉早就起来了,而魏佳梦和韩欣雨半支起脑袋,前者嗓音低哑:“等等我就来。”后者干脆嗓子一细,带着点鼻音:“我起不来了, 胃里难受。”

    刘原野在外面听见了声音, 探头进来看了看:“那欣雨先休息吧。”

    说着他看向了魏佳梦:“小魏脸色好像也不太好, 上午就先休息吧。”

    魏佳梦强撑着坐了起来,摇了摇头:“我怎么好意思拖累大家。”

    刘原野露出无奈的表情:“那我去给你拿点水。”

    钟太一径直走到了闻娇的面前,他手里托了两个椰子叶卷起来制成的临时容器。两个容器里都有水,只不过左边的看上去稍微要浑一点。

    钟太一把左边的往前送了送:“漱口。”

    闻娇点了下头,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

    水喝进嘴里是咸涩的, 闻娇鼓了鼓腮帮子, 嘴里发出了咕涌咕涌的声音。

    钟太一不自觉地盯着她鼓起来的脸颊看了看。

    闻娇掀了掀旁边的树叶,钻了出去, 吐掉了嘴里的水。

    等漱完口, 她才返了回去。

    钟太一看见她进来, 就沉声说:“水快冷了。”

    “嗯?”闻娇接过他手里另一个容器,送到唇边喝了一口。水还是温的。

    魏佳梦的确看了看闻娇手里的水,但她很快就又收回视线了。

    但是心底痛不痛快,就知道她自己知道了。

    钟太一送完水就先走了。

    等出了帐篷,方晓玉就主动凑了上去。

    方晓玉:“水她喝了吗?”

    “喝了。”

    “她说好喝了吗?”

    “……”

    “不好喝吗?”

    “……水有好喝不好喝?”

    “有啊!温水好喝,凉水不好喝。”

    方晓玉:“那你和她说是我送的了吗?”

    钟太一纠正她:“是我送的。”

    方晓玉:“?不是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明明是我温的水。”

    钟太一:“是我点的火,架的柴,送的水。”

    方晓玉:“……”

    拍个马屁怎么就那么难呢?

    闻娇和魏佳梦从帐篷出来,正好撞见两个人还杵在那里,气氛不太融洽。

    魏佳梦:“……”

    闻娇出声:“不用做新的帐篷?”

    方晓玉连声应和:“做做做!”

    钟太一跟着出声:“你会做吗?”

    方晓玉:“……”

    闻娇:“我会。”

    钟太一看了她一眼,但飞快地又扭过了头:“你歇着吧。”话说完,钟太一大概又觉得这话太硬了,会戳得人疼的那种硬。他抿了下唇,又补充了一句:“我来做,你动嘴就行。”

    刘原野和宁莫作为队伍里的带头人物,很快把早餐送来了。

    很简单,全是果子。

    韩雨欣看见果子的时候,差点一头栽倒下去。早知道,她就应该在游轮上多吃一点!

    她减肥的时候,也曾经试过一整天不吃饭,但那是有好几个助理照顾的情况下,她什么也不用做。

    魏佳梦倒是松了口气。

    吃果子比吃那些没调料的海鲜好多了,至少她之前减肥的时候,没少吃草。吃果子也就差不多等于吃草了。

    十来只果子被摆放在一张洗干净了的椰子叶上,大家都是任意取用。

    闻娇刚一伸出手,宁莫就斜里递来了一只果子:“甜的。”

    闻娇接过果子托在掌心,却没有立刻吃下去:“真的甜吗?”

    宁莫伸出手,转了下果子,面对镜头。

    “我切了一点下来,先尝过了,不介意吧?”

    韩欣雨突然眯起眼:“……咝,我这个好酸。闻娇,你的能分我一点吗?”

    钟太一:“每个人都分一块儿走,她还吃吗?”

    “……”韩欣雨噎了噎,想了半天,愣是没能想出来应答的话。

    钟太一牵头带动了尴尬的气氛,尴尬树下你和我,谁也都没有再开口了,连宁莫都不出声了。

    闻娇也没有要客气礼让的意思,低头慢吞吞地啃起了果子。

    等她都快把果子啃完了,宁莫才突然出声问:“今天能坚持下来吗?”

    闻娇寻思了一下,她也没怎么动胳膊动腿儿,当然是……“能的。”

    “好,那现在咱们分配一下今天的工作。”

    魏佳梦张了张嘴,只好又闭上了。

    她这时候还能说什么?

    这时候再出来说,我今天可能不太坚持得了吗?

    “太子和文函还是负责继续搭建临时营地,并且多挖出两个土坑。刘哥打渔……”宁莫一个一个安排了过去,最后就剩下闻娇还没分派任务了。

    “我们去做陷阱。”宁莫看着闻娇说。

    见闻娇没有反对的意思,宁莫又往下说:“这两天应该就能捕获到别的猎物了。”这话像是在对大家说,又像是在对身旁的闻娇说。

    “我来做。”钟太一插声道。

    “不用……”

    “我来做。”

    宁莫笑了笑:“知道太子擅长这个,但什么都你来做的话,太累了。我们可以学着尝试着去做。还是要互相分担,才能生存更长的时间。”

    宁莫说着,扭头看了眼闻娇:“闻娇应该会吧?她可以从旁指导我。”

    宁莫不带一点大男子主义的味道,似乎对于需要闻娇从旁指导,没有丝毫的扭捏。

    显然,宁莫能多次当选华国女性梦中情人NO.1并不是意外。

    其他人都没有意见,于是宁莫的安排就这么通过了。

    闻娇跟着宁莫去准备了做陷阱的材料,在她光动嘴的支持下,耗费了五个多小时,简陋的能捕捉飞禽的陷阱做好了,同时又有两座帐篷搭起来了。

    魏佳梦当天下午就因为水土不服而倒下了,被送入了新的帐篷休息。

    厉文函在外面皱着眉问:“需要通知节目组过来把你接走吗?”

    魏佳梦想也不想就摇了摇头:“不,我不退出,这才刚开始。”她咬了咬牙:“人总要试试超越自己的极限,不能轻言放弃。”

    厉文函想说,超越极限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超越。

    但想了想对方的性子,当面吃了海鲜又背面去吐,于是什么也没说了。

    帐篷里一下子寂静了下来,眼看着厉文函要离开了,魏佳梦的目光往门外一扫,正好扫见光动嘴不干活儿的闻娇。

    魏佳梦:“……”

    她顿时觉得自己的坚强发言就像是个笑话。

    “闻娇在做什么?”魏佳梦歪了下头,疑惑地出声问。昔日清丽的面容泛着白,再做出这样的动作,就让人觉得疼惜了。

    至少弹幕里是疼惜坏了。

    厉文函原本有意不去关注闻娇。

    哪怕早上宁莫、钟太一和她说话的时候,他都有意避开了,就怕再想起那天似有若无的暧昧氛围。但魏佳梦骤然一提起,他就不自觉地又往那边看过去了。

    她懒洋洋地坐在地上,听着宁莫说话。

    宁莫正盯着她。这大概是他多年从影以来养成的习惯,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认真地注视着对方,传递过很多种情绪的眼眸,这时候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不一样的情愫。

    厉文函就曾经私底下听过八卦,说和宁莫合作过的女演员,十个里有九个都会因为他说话时的姿态而喜欢上他。

    厉文函心底有点微妙的不舒服。

    尽管看上去,闻娇似乎也并不喜欢自己,她将要去喜欢谁,被谁影响,都不应该由自己来管。

    厉文函淡淡道:“应该是在和宁哥商量搭建新陷阱吧。”说完,他就转身走远了。动作干脆利落。

    魏佳梦愣了下。

    什么商量搭建新陷阱?明明就是偷懒。

    魏佳梦心底有些堵得慌。

    韩欣雨一开始就把闻娇拉入了大众的视线里,她以为是让闻娇丢脸,实际却是送了人家C位出道,博取了全部关注。现在好了,受罪的全是她们了……

    那边厉文函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加入闻娇和宁莫聊天的队伍里,但还没等他发出组团邀请,那边钟太一突然重重放下了手中的石斧,大喊了一声:“闻娇!”

    闻娇站起身,扭头朝他看去。

    钟太一:“你过来。”

    闻娇一边发出疑惑的声音,一边走近了。

    “也没什么,就是叫你过来……”钟太一顿了下,挤出了一句:“我考考你野外知识。”

    弹幕当即又是飘过了一行行的

    “你站过来点儿。”钟太一低声说。

    闻娇也不问为什么,迈了一步,离他更近了。

    刹那间,钟太一就又感觉到之前在游轮上嗅见的淡淡馨香,又一次占据了他的鼻间。

    钟太一目光微动,神色不变:“帮我扶着这边的树枝。”

    “嗯。”闻娇伸手扶住了。

    看上去两个人靠得好像近了一点。

    钟太一的动作突然一滞,他定定地看向了闻娇手腕上的手镯。

    那个手镯是金的,外圈儿有细小的玫瑰花雕纹。

    钟太一目光盯着就不动了。

    她和我一样爱吃辣。

    她关心我晕船了没有,我工作人员都没有这样关心过。

    她还给我贴晕船贴。

    她还会钻木取火、搭帐篷、挖陷阱,虽然只是动了嘴(划掉)。

    她还和我有同款手镯……

    闻娇疑惑扭头:“怎么了?”

    钟太一刻意将手往闻娇面前虬结的大树根上一搭:“和我的一样!”

    俨然仿佛小学生找到了和自己拥有同款的小朋友。

    闻娇没有说话。

    钟太一的耳朵却泛起了一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