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约翰自顾自离开的苏雁回见这雨势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便干脆让黄包车车夫送自己回宋家,给钱的时候还特意多给了些,让车夫很是喜出望外,连连道谢。

    宋家门房听到动静,探出头来见是苏雁回提前回来了,“哎哟!”了一声赶紧拿了伞出来迎。一面替她撑伞一面开口,“雁回您怎么淋着雨就回来了。”

    “没事儿。”苏雁回低着头快步往里走,等到廊下才伸手抹了把额上雨滴,随意的甩了甩冲门房笑,“就淋了一点儿。”

    顿了顿后冲门房道谢后往里快步走,“您也快进去吧,别站在外面被雨淋着了。”

    门房拿着伞“哎”了一声,目送苏雁回离开后才笑着摇摇头收了伞往回走。

    一面走时还不禁哼着小曲儿,心情愉悦得很。

    这边淋了点儿雨的苏雁回,穿过走廊还未走到自己现在住的房间便连打了两个喷嚏,恰好被经过的宋妈听见,赶紧“啊哟”了一声快步上前,一面拉着苏雁回进屋,一面翻找出干净的布巾给她擦头发。

    手上动作未停的同时,嘴上也未停,带着对她的关心各种念叨,“雁回您怎么没等着和少爷一起回来呢?这时候的雨可是染了秋的,容易生病得很。哎,您要不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吧,我先去给你煮姜汤。”

    说完也不等苏雁回回答,便风风火火的转身往外走。

    苏雁回见状也并不因为宋妈的这股子亲热感到反感,反而笑得眼角弯弯的利落应了一声,等人出去后便拿了干净衣服转进浴室。

    等略烫的水缓和了身上因雨势造成的冰冷后,苏雁回微微抬头,轻吁了口气。

    哗啦啦只有水声的环境下,将外界和这里隔开。似形成暂时独立的小结界。这片刻的宁静不仅仅是外界,还有逐渐沉静的心。不知为何苏雁回便想到了苏姨娘。

    记得以前有次白兰声故意捉弄自己,不等她至学堂出来便硬是将前来接送她两的汽车给叫走了。害得她好不容易坐了辆黄包车才顺利回家。

    偏偏白兰声还一副惊讶的看着从外回来的苏雁回,先声夺人的开口说,以为她提前先到白府了。

    老是时不时做一些这种见不得人的小动作,像每隔几天就专门跑到你面前飞的苍蝇一样惹人厌。

    只是那时还是“白兰舟”的苏雁回对此虽感不悦,却也还不到为了这种小事和白兰舟阵争吵的地步。不过她也确实因为淋雨惹上风寒,弄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养了约莫半月才完全康复。

    那段时间,苏姨娘便一直守在苏雁回的床沿边照顾。她至今都还记得又两次半夜发低烧,自己动不了又口渴,半梦半醒之间便是不放心晚上睡不着的苏姨娘,披了衣服来看她,温柔的喂自己喝水的。

    一想到这份温暖今后再也不会感受,只剩缅怀。苏雁回抹了把脸,慢慢蹲下身去,盯着水至上方洒落眼前,闭上眼让自己再沉浸在那些情绪一小段时间——

    王公馆。

    “这件事过段时间再说吧。”王天阙听完王父的话,心中很是不耐的起身,用行动表示自己并不想再就这件事谈下去,“公司还有事要处理,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王父的回答,便转身欲往外走。

    这样的行为让王父怒不可知,一拍沙发扶手便厉色呵住王天阙,“站住!”

    王天阙不耐的顿住,却并未转过身来,只是将双手插进裤兜里微微闭眼。打算给王父一点点面子。另外两名王家公子在旁边看着,相比老二王少轩翘着二郎腿一副看好戏的嘴脸,老三王陌善倒是稍有点儿良心,略有些担心的看了看王天阙。

    不过家中三个他最没本事,要不是跟着王天阙混,估计外面的人都对他这个王家三少爷当做空气。

    所以相比王少轩敢一直将对王天阙的不满和挑衅挂在脸上,甚至还敢和老爷子呛呛声。他这个三少爷连屁都不敢在王父面前放大声了。

    王天阙这副不打算合作的样子让王父见了更是气氛,一拍扶手“你!”了一声后,又伸手指着他,一副闹不明白的恨恨,“天阙!你到底怎么回事?!贺兰现在也回来了,你们两个也订婚多年。现在怎么谈到结婚却推三阻四?!我告诉你!这件事今天必须说清楚!不然你别出王家这个门!”

    莫名其妙,整个上海滩谁不知道王、白两家早有婚约啊。人家留学在外的时候,每周都会的写信寄出去。现在人好不容易回来了,竟然对婚事推脱了起来?!

    难道这种事还要人家女方主动来开口吗?!反正前两天王父和白父见面小聚时,白父已半开玩笑的提了一句。

    这对于女方来说已是极限了。要是再拖久了。别说是两人的婚事,估计这几十年的朋友也做不成了。

    王天阙站在那儿,又狠狠闭了下眼调整情绪后才又睁开,转身看向王父,“父亲,我不是不结婚,我只是不想这个时候结婚。”顿了顿后王天阙略感烦躁的反问,“难道就不能过段时间再说吗?”

    “过段时间?”王父觉得王天阙莫名其妙,“我这不是已经过了几天才又跟你提吗?!你还想过几个过段时间?!”

    说到这儿王父又忍不住狠狠拍了下扶手。

    话音刚落便听旁边传来一声轻蔑意味浓厚的嗤笑声,惹得王父扭头就朝三子王陌善的方向瞪去,瞪得王陌善条件反射的缩了下脖子,然后有些委屈的回看王父,好像在说“不是我”一样。

    王父微愣,心中讪讪但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尊严移开眼,不赞同的看向真正发出轻蔑声音的二子王少轩,沉声,“少轩。”

    带了些警告的意味。

    可惜这股威严哇王少轩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翘着二郎腿继续低垂了眼专心致志看自己的手指甲,头都不抬一下的对王父说,“爸,说不定人家心里其实另有意中人,所以现在才不想结婚呢?”

    说到这儿顿了顿,扭头看向王父,带着嘴边的讥讽给建议,“真是这样你就好好问一问我的好大哥,是新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干脆也别另外挑时间了。和白家商量商量,直接双喜临门好了。”

    “哦。”王少轩说到这儿恍然,慢慢看向至他出口已经转过身来,现在正忍着怒气沉默瞪着自己的王天阙,半点不惧他的气愤,继续挑了眉毛挑拨王天阙早已脆弱的神经线。

    “那要是一次取两个的话……那是按照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呀?穿婚纱还是新娘服?哎呀……干脆一中一西好了。”王少轩又顿了顿,鞋尖点啊点的,盯着王天阙慢条斯理,意味深长的开口,“一个红事,一个……白……?”

    王父听了心里一咯噔,立刻出声呵止。

    但“少轩!”两字才堪堪出口,王天阙已直接一拳恶狠狠的揍到王少轩脸上,使得他整个人都在沙发上一倒。

    被一拳揍偏脸的王少轩尝到嘴边的血腥味,手背一抹确定见红,立刻就站起身朝王天阙扑了过去。两兄弟便这样当着王父和三弟王陌善的面打得不可开交。

    “反了反了!我看你们是要反了!”王父错愕后赶紧叫王陌善上前劝架,“老三你快点把他两给我分开!”

    “啊?!”王陌善听了苦哈哈,两个哥哥他谁也惹不起啊。

    但王父不听这些,见他面露犹豫立刻瞪眼,加重语气呵斥,“快!”

    王陌善没办法,见管家听到动静已经带着下人赶过来了,便冲这些人呵斥,“还不快帮忙?!”

    下人们彼此看了一眼,这才上前将王天阙和王少轩两人分开,两兄弟面上均有挂彩,但要说谁吃亏点大概是王少轩了。

    眼镜被打掉不说,连镜片也被踩坏。现在被分开后立刻甩开下人的手,喘着气从地上捡起一面镜片已经龟裂的眼镜,重新带上后嗤笑一声依旧带着讥讽看向王天阙,“怎么?生气啊?生气就对了。”

    “但有些时候,无论你是生气也好,悔恨也好,失去了就是失去了!王天阙!你就慢慢品尝这种滋味吧!”

    说到最后王少轩伸手指着王天阙,一字一句的狠狠指向他。

    王天阙也略显狼狈的站在那儿,被王少轩这些话砸得呼吸一窒,胸口闷痛。突然就像是跑了气的气球,刚才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余空虚萦绕在心,汇成看不见的鱼线,慢慢将其缠紧,随着他每一次呼吸隐隐作痛。

    他甩开王陌善和下人的手,抿着唇一句话都无,沉默的往外走去。对于身后王父和王陌善的呼唤充耳不闻。

    王少轩见状,又冷笑了一声。用手背一抹嘴角也同样拔腿往外走。

    王父见了气得拍沙发扶手,“你又要去哪儿?!少轩?!”

    正在迈台阶的王少轩鞋尖磕碰台阶边缘,踉跄了一下站稳后,头也不回没好气的回答,“配眼镜!”——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王天阙!你就慢慢品尝这种滋味吧!

    直径冲到酒吧里的王天阙,一面将烈酒当开水一样灌,一面回忆起刚才王少轩说的话。眼圈便慢慢红了起来,也不知是被烈酒熏红的还是因为王少轩的话。

    一杯杯往嘴里灌的时候,却怎么也喝不醉,甚至以前原以为都是寻常的点滴,在此时此刻均逐一浮现眼中。

    王天阙这种不要命一看就知道是借酒消愁的喝法,让原本见他衣着不俗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想上前看看能不能得点好处的女郎见了,也不由止了步伐,一转身再找其他人了。

    被王父叫出来找人的王陌善,一进门便在酒吧台一眼看见了王天阙。赶紧上前阻止他这种不要命的喝法,着急的劝解,“大哥!大哥!别喝了!你再这样喝下去会死人的!”

    王天阙对于王陌善的劝解充耳不闻,甚至在他伸手抢自己手上的酒杯时,还非常不耐烦的甩开手,含糊的喊着“别管我!”

    “大哥!”王陌善实在忍不住,用力从他手上夺下酒杯,狠狠往吧台上一放,怒瞪已经坐不稳,快从高脚凳上滑下来的王天阙。眼里满是失望,“我印象里的大哥不是这样的!逝者已矣,就算你现在再难过可她还是已经死了啊!”

    王天阙双眼半合,趴在吧台上手胡乱的抓,嘴里还念叨着“给我,把酒还给我”这样的话。

    王陌善实在看不过眼,将钱一付便用力架着王天阙往酒吧外走,侍者见了赶紧上前帮忙,所以两人合力将王天阙塞进小汽车后座时,王陌善又丢了几张钱给侍者,算是给他的小费。

    这才在对方千恩万谢点头哈腰的声音中开车离开。

    期间王天阙虽不情愿,可奈何他现在酒劲上头,被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那儿有力气能挣开。

    但趴在后座缓了缓后又来了些力气,刚一动便从后座上滚了下来。吓得正开车的王陌善差点在马路上踩错油门。

    不过这样的急刹车还是吓到了原本在正常行走的路人,甚至吓得在小汽车后面不远的一黄包车车夫赶紧停下,就怕撞到前面的昂贵小车。到时候就算把他给卖了也赔不起。

    顿时引得周围陷入小小的混乱中。

    不过王陌善现在才来不及管外面怎么样,第一时间便扭头朝后座看去,却见王天阙捂着额头手软脚软的慢吞吞爬起来。

    这一摔好像反而把他的酒劲甩掉了一些。

    “大哥你没事吧?”王陌善关切的问。

    王天阙重新坐好后,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手肘支撑在膝盖上,捂着脸缓缓搓揉了下算是醒酒,之后支撑着额头对王陌善开口,“陌善。”

    “啊?”王陌善一面开车一面微微侧首应声,刚刚出了点儿骚乱,现在他可得更小心点才行。

    “……去海边。”王天阙继续保持着微微前倾,双手撑着额头的姿势,冲王陌善说。

    “这个时候?”王陌善忍不住在心里叫苦连天,这时已经是7点了,等开到海边估计天都黑尽了。王陌善心里有些担心王天阙是不是会想不开,赶紧干笑着把王父搬出来当挡箭牌。

    “大哥――爸爸叫我找到你马上带你回去啊。”王陌善苦哈哈。

    话音刚落王天阙便抬起头来瞪着王陌善的背影,双眼布满血丝,一字一句,“我说去海边。”

    这话阴恻恻的,让王陌善禁不住感到背脊一凉,头皮发麻,什么反对的话都不敢再说连连应声,“行行行,去海边去海边。”

    说完见身后没了动静,才又等了会儿偷偷透过车内后视镜看向后座,却只见王天阙重新低了头,看不清他此时模样。

    好不容易到了海边后,果然就像王陌善想的那般天全黑了下来。偏偏王天阙拉开门便往海滩的方向走,吓得王陌善赶紧也从驾驶座出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沙滩上追上王天阙,“大哥!哎大哥!”

    追上后赶紧双手抱住王天阙,生怕他想不开,一面劝解,“大哥,这逝者已矣,别这样!别这样啊!”

    咋咋呼呼的声音让从车上下来就一直直勾勾望着海面的王天阙哑然开口,“……别吵。”

    “啊?”王陌善有点儿懵的闭嘴。

    王天阙看着不断缓缓推进的海浪,还有海风声,微偏了头闭上眼似在感受什么,半响后又说,“……你声音太大,会让我听不见兰舟在说什么的。”

    这话让王陌善一愣后,竟被他身上传出的情绪感染,居然也觉得有些鼻酸。

    ――说起来,白兰舟在的时候,和他的关系虽然一般,但从来没有因为他的没有诠释而轻视过自己。

    不像白兰声,是不是会挤兑一下他。但白兰舟……真的一次都没。

    想到这里,王陌善竟也慢慢松了困住王天阙的手。轻声喊了声“大哥……”

    之后顿了顿又想张嘴说什么时,最后却也慢慢闭上,仅化为一声叹息。

    “……你先回车上吧。”王天阙看着面前大海,头也不回的对王陌善继续哑着声音开口,“我只是想在这儿待会儿。”

    王陌善无声的拍拍王天阙的肩膀,这才转身往回走。中途时不时回头,不放心的看看王天阙。

    等他重新坐到驾驶座后,透过前挡风玻璃,看见王天阙依旧站在那儿。海风将他身上衣服吹起衣角,猎猎的时候竟让王陌善产生一种……王天阙在微微发抖的错觉。

    半响后王天阙深呼吸了口气,冲着大海大喊,“兰舟――”

    “白兰舟――!!我爱你啊!白兰舟――!!”

    一声声嘶吼,如杜鹃泣血声声悲情。听得王陌善都不仅微微摇头,很是伤感。

    用尽了力气的王天阙缓缓软膝跪下,犹如没了灵魂的空壳。脸上满是追悔莫及的痛苦,他看着大海喃喃,“……兰舟,你听见了吗。”

    “我真的……”王天阙慢慢俯下身,两只手握手成拳,捏得骨节发白,连弯下的背脊都痛得在颤抖。

    “……我的真的爱你啊……”

    王天阙的额头贴在沙地上喃喃,但现在无论说什么,那个女孩儿都永远不可能回应这份感情了。

    有些事。有些人。

    过去了,那就是过去了。

    永远都不要想有能够回头的机会。

    悔恨吗?

    那就继续悔恨吧。

    抱着这份悔恨,用整个余生来陪葬吧——

    苏雁回睁开眼,一扭头便隔着窗户看见蒙亮的天。随着她偏头一滴眼泪便顺着眼角滑落至发间。

    在滑落耳里时苏雁回赶紧抹去,从床上爬起来后靠着床头坐着发了会儿呆。

    ――昨天晚上,她又梦见苏姨娘了。

    缓缓深呼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后,苏雁回才振作了精神,掀被下床,准备洗漱穿戴后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昨天把约翰骂了一顿,也不知道那些话有没有效果。

    苏雁回一面想着一面略觉忐忑。

    但等她从宋穆然的车上下来,道别并目送车离开,正准备马路却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在买办行门口的约翰,四目相接时,却微愣了下。

    不过裂开苏雁回便调整了脸上的怔忡,故作不在意,微抬着下巴穿过马路,走至约翰跟前后微微斜眼他。

    像和小伙伴儿前一天闹了矛盾再见面看谁先说话,还有些赌气的小朋友。

    看得约翰觉得挺好笑,不和小朋友计较主动冲她打招呼,“早啊。”

    ……哼。

    苏雁回难得小傲娇,继续默默斜眼约翰。

    不过这架势撑了没两秒便被约翰伸手呼噜头发,立刻破功收了脸上拽拽的表情,双手赶紧护发。

    而约翰却一面呼噜一面和苏雁回玩笑,“哎,脾气还挺大,我这不是已经主动和你打招呼了吗?小气鬼。”

    “你才是小气鬼。”苏雁回立刻回嘴,双手并未放下,继续保持着护头的动作轻瞪约翰。

    心里还嘀嘀咕咕,暗地里补充一句“老赌鬼”。

    不过这话她不太敢说出口,怕不小心过界刺伤约翰就不好了。

    有些话,自嘲叫玩笑,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便是伤人了。

    “好吧好吧。”约翰笑叹口气收回手,耸耸肩后充满期待的看向苏雁回,上下巡视一遍确定她双手空空,包包里也不像是藏了早餐的样子,便重新抬眸看向她,“……不是吧?我就旷工一天,你就没收我的早餐了?”

    你这个小朋友,有点儿凶哦。

    “……我哪儿知道你今天是来还是不来。”苏雁回有理有据,且非常理直气壮的冲约翰翻了个白眼。一面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手代梳,将头发重新梳理好。

    好吧,算你有道理。

    约翰自然理亏的耸耸肩,笑着对苏雁回说,“那我现在来了,早餐呢?”

    他可是从昨天晚上就饿到今天啊。

    苏雁回见约翰一身西服干净笔挺,虽然眼里有头一天晚上没睡好留下的红血丝,但却面容整洁,精神十足。原本从早上便悬在心里的石头这时便也落了地。

    也没说“以后不会再赌了吧?”这样的问话,只一甩发便对约翰说,“请你吃油条配豆浆!”

    说完便又转身往街对面走去。

    约翰听了笑得眼角弯弯的跟上,步伐轻松的和她开玩笑,“就这样?我还以为怎么说也能多颗白水蛋呢。”

    “吃!两颗!”苏雁回“豪气”表示。

    昨天的争吵就像昨天的雨天一样,阴霾一过便又重新雨过天晴。也多亏无论是苏雁回还是约翰,都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不然也许真会为这点事再耗几天也说不定。

    但如果真是那样,和人牛头村约定好的每半月收购一次鸡蛋的买卖便会耽误。

    所以苏雁回松口气里还包含了这件事。

    两人吃过早餐后也不去买办行了,直径便往电车的方向走,先去宋家码头和人约定好货船停靠的事,之后再前往牛头村。

    趁着中间时间充裕,约翰甚至带着苏雁回去了趟宋家的衣制厂。负责人听说是设计了这批衣款的人来了,直接就带着副手亲自迎了出来。笑呵呵的带着苏雁回和约翰参观了制衣间。

    期间还趁机将成品拿出来展示,“请教”苏雁回对这些有没有新的意见?

    态度殷切热情,却不令人生厌。他是真的觉得苏雁回这十二种样式一出现在市场上,一定会造成轰动。

    不过在苏雁回想说什么时倒是约翰打岔,将话题自然的转了个方向。苏雁回看了约翰一眼,虽不知道为什么约翰这样做的原因。但也从善如流的住了嘴,不再说什么。

    又逛了一阵子后约翰便以不打扰负责人工作为由,和苏雁回往外走。

    当然制衣厂负责人和副手,又热热情情的将两人送出去。走到快出厂房时苏雁回不经意的朝一旁看了一眼,等瞄到某物后便停下脚步。

    原本在交谈的约翰三人察觉,也跟着慢了脚步扭头看向她。

    “苏,是有什么指教吗?”制衣厂负责人见苏雁回着模样,眼睛一亮便搓着手凑近。

    看苏雁回的模样犹如在看个会自己生出很多很多钱的金娃娃。

    笑眯眯的样子恨不能将她好吃的好喝的供着,就每天舒舒服服的替制衣厂想新点子就好。

    看得一旁的约翰都快觉得他是个怪蜀黍了。

    也难怪制衣厂负责人这副样子。实在是宋家的制衣厂诞生以来,便是宋家诸多产业中最不怎么赚钱的一项。

    虽说不至于亏损赤字,但也着实不那么出类拔萃。所以好不容易遇见苏雁回这样一个能替自己打个翻身仗的金宝宝,真是恨不得细声细气劝她别当什么买办了。

    到制衣厂来。他们做衣服供着她。

    苏雁回指着堆集在角落的各种布匹垃圾,扭头问制衣厂负责人,“那些布……都是不要的吗?”

    “哦,您是说那些啊。”负责人顺着苏雁回的视线看去,恍然后随即笑着给她解释,“那些都是制作完衣服后留下的布条、碎布。因为太碎,所以连厂里这些女工都不会捡,所以一般就先堆在那儿,等聚集到一定量了就送到锅炉房烧掉,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嘛。”

    说到这儿负责人顿了顿补充,“我们制衣厂是不会随便浪费布匹的,尤其是那四匹半布,苏您就放心吧。”

    但苏雁回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询问那些碎布的。

    她一面听负责人说一面走过去随意的拿起几片布,见有些确实碎得厉害,大约也就比铜钱大些,还有些约莫巴掌大。

    但这些……烧掉算是物尽其用吗?

    简直就是浪费啊!

    苏雁回看着面前堆得比她还高的小山状碎步堆,转身问负责人,“请问,我可以拿一些带走吗?”

    “可以可以!完全没问题!”负责人连连点头,并顿了顿后非常周到的又说,“不如这样吧,我让人选些大块的,用纸箱子装了给苏送到买办行?或者……嗯,宋府?”

    “方便吗?”苏雁回倒是没到这点,看着负责人说,“要是不麻烦的话……”

    “当然不麻烦了,我还得谢谢苏您帮我解决了麻烦呢。”负责人半开玩笑的说,顿了顿后又微压低了声,看看约翰又看看她,带了点儿苦哈哈,“我们制衣厂啊,这次真是沾了苏您的光才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当然我们不仅仅是会做衣服,只要是和布匹有关的我们都没问题。”负责人当着苏雁回和约翰的面,将胸脯拍得邦邦响。

    就连副手也站在一边上演小鸡啄米式点头,附和负责人的话。

    看得苏雁回老想笑。

    不过这也算是负责人的把戏之一,见苏雁回神情轻松眼带笑意后,便又冲她诚恳老实的微微颔首,显得特别憨厚实诚,“所以苏您要是又想到了这方面的什么点子,一定要先想想我们啊……制衣厂以后的路能不能走得长久,我觉得就靠您了。”

    这话说得特别有技巧,弄得苏雁回很是受宠若惊,连连摆手说着“哪里哪里。”

    并朝约翰的方向看了一眼,好像在无声找他求助,希望他能帮自己减轻一点儿这种“我们大家都考您了!”似的马屁。

    偏偏约翰在接受到她的眼神后,却当什么都没看懂似的,依旧带着笑站在一边当配称。

    苏雁回没办法,只好扭过头生疏的应对负责人对她的各种吹捧。

    夸到最后都快让苏雁回怀疑,她是不是制衣厂的救世主了。

    ……怪不得马屁|精总是混得不错的,实在是这世上又有几人不喜欢旁人冲自己说好话呢?

    被夸得招架不住的苏雁回,最后不得不点头答应,要是以后自己有什么新点子,只要合适一定第一时间考虑制衣厂后,才总算逃一般的离开。

    等和约翰出厂走出很长一段路后,苏雁回偷偷回头,都还能看见制衣厂负责人和他的副手站在那儿。

    见苏雁回又回头了,就算已经隔得老远,还是举高了手冲她挥舞。

    热情得让苏雁回不好意思不还礼,也略显矜持的伸了手,冲他们挥了挥,这才又转身,头也不回压低声音催促身边约翰快走。

    “怕什么,我们又不赶时间。”约翰听了继续慢悠悠的步伐,一面走一面回答苏雁回。

    顿了顿后双手枕在脑后,偏头笑看苏雁回,再出口的话便带了些调侃,“被夸得很开心吧?”

    苏雁回听了就想起刚才制衣厂负责人将自己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情景,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但也不忘瞪约翰一眼,没好气的开口,“你怎么都不替我解围。”

    要是夸奖的话能变成实物的话,估计苏雁回已经被这些“实物”给掩盖了。

    难道每一个将生意做得很好的人,都拥有这种高超的“夸人技能”吗?

    ……苏雁回突然觉得当个成功的买办,真是太难太难了。

    约翰听了苏雁回的话,半真半假的冲她笑,“我这是在给你自己应对这种事,学习的机会。”

    苏雁回听了先是一愣,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才在心里吐槽,转头约翰便告诉她是真的在训练她。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约翰,喃喃,“……还真要学啊……”

    约翰点点头,并撇了她一眼,带了点儿“你以为呢?”的意味。

    顿了顿后又进一步说明,语带调侃,“当然你这么笨,让你夸人是没什么可能了。我看你……好像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天赋。不过嘛……你倒是可以学习一下如何面对别人对你各种夸耀时,如何保持理智,不被他们带偏。”

    苏雁回恍然。

    这不就是她以前世界经常会说的“被带节奏”吗?

    没想到竟然还能用在这儿。

    约翰见苏雁回似乎想透了点儿什么,心里暗自感慨着“这小姑娘真聪明”,准备进一步解释的时候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苏雁回的“聪明”是以为她曾经看见过的世界比寻常人多、广。

    “你试着回忆一下制衣厂负责人夸了你那些话,又是怎么在夸你的过程中带了他暗地里想传达给你的讯息。”约翰慢慢说,见苏雁回在跟着自己说的整理思路,倒也跟着放慢语速。

    “然后最很重要的是,你最后答应了什么。”

    苏雁回想到这里恍然,看向约翰,“我答应了他以后关于布匹的点子都会率先考虑他!”

    “没错。”约翰点点头。

    “可……这好像也没什么吧?”苏雁回一面思考一面和约翰讨论,“只是优先考虑,又不代表我一定会真的和他合作。他只是得到了合作的‘机会’,我觉得还好?”

    苏雁回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约翰。

    约翰叹口气,摇摇头后又说,“这就是精明的地方啊。”

    见苏雁回脸上还一脸“不懂”,便又进一步说,“你记住,生意并不是指你和人接触了一两次或者三四次便能做下来的。”

    “很多时候如果给出的好处差不多甚至比别人较好一点儿的时候,有些人甚至愿意放弃综合条件更好一点儿的合同,也会选择和自己熟悉、喜欢的买办合作。”约翰顿了顿,“这就是属于人情的部分。”

    都说“在商言商”,但有时候“商”里也有一两分寡淡的人情世故在里面。

    约翰说到这儿见苏雁回脸上表情似懂非懂,倒也不以为意,话头一转便又说回“机会”这点上,“制衣厂虽说是宋家名下产业,但负责人也是商人。他其实刚才也是在和你做生意。而做生意的第一步,便是建立还算友好的初步关系。”

    “只有建立了不错的初步关系后,才会又后面的不断接触。就算最后生意不能成,但至少能成为认识的朋友。”约翰一点点的教,“以后再有机会时,才会想到你。”

    苏雁回恍然,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

    约翰见状便暂时住口,笑着对她说,“行了,今天就先说这么多,剩下的慢慢教。不然说多了我怕你记小本本记不住。”

    顿了顿后抬头看看天色,拍拍有点儿饿的肚子对苏雁回说,理直气壮,“看在我今天教了你这么多知识的份上,今天中午的午饭是不是应该由你来请?”

    “没问题。”苏雁回非常爽快的答应。

    两人随即又说说笑笑的沿着街道向前。因为下午还得去收购鸡蛋,便专门挑了靠近码头的小摊吃午饭。这样等会儿坐轮渡也方便。

    “对了。”等小摊老板下面条时,约翰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问苏雁回,“你要那些碎布来做什么?”

    说到这个苏雁回眼前一亮,立刻便打算和约翰分享自己的新点子,“那些东西可以做很多东西的!”

    “什么?”约翰想了想,无果后放弃,“如果你是想用这些碎布做圆垫之类的东西,就最好放弃吧。布太碎了,又费工时不说,赚得也少。没几个女工愿意做的。”

    约翰说到这儿摇摇头,“不划算。”

    “那。”苏雁回依旧眼睛亮亮,一点都不气馁的看着约翰,继续开口问,“如果是‘虽然费时间,但每个能按五毛钱给工钱’,还不会耽误她们平时上工,完全用空闲来做,赚零花钱。……这样还会有人做吗?”

    一元??!

    约翰惊讶。

    现在纺织女工一月的工钱也就十几元,要是苏雁回说的。就算三天做一件成品,那一个月也能拿到近十元。

    而且还不会耽误纺织女工工期?

    怎么可能。

    “不可能。”约翰觉得苏雁回这次说得有些异想天开,直接摇头。

    却没想苏雁回却想是跟他唱反调一样的连连点头,微拖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真的有可能啊……”

    因为她要用那些碎布头做装饰品。

    而且是专门卖给外国人的室内装饰品。

    这一类的东西,苏雁回相信。哪怕从古至今都是不便宜的。

    而苏雁回这番自信,也让约翰开始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