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悍妇夺夫实录 > 第23章
    还真是就差那么一点……这辈子,她又会成一个笑话了!

    翠翠心中冷凝,面上表情也不同了,店小二送了饭菜进来,婆婆招呼她吃饭,看着她神情不对劲,就问:“翠翠,咋看着不开心?咱们好不容易到了京城,能松口气了!”

    翠翠笑笑,点点头:“是可以松口气了……”

    原以为,来的还算是早,蒋元应该还不会成亲,私下里就可以将认亲一事给办了,可是没想到居然会这样。

    像明日这种日子,和那赵姑娘的出身,想必去观礼的都是些贵人。

    可那又如何?她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没什么好怕的。她这辈子,活着,是要好好的活,不委屈的活,可不是为了要给别人让位的!

    即便蒋元不记得她,不认得她,可是她作为蒋元的发妻,只要她活着,谁都别想当她不存在!

    所以今夜得好好休息一番,毕竟,明日可有一场硬仗要打!

    赵家,赵莹莹的闺房。

    待嫁的千金此刻坐在镜子前,正含笑看着桌上摆好的凤冠,身后丫头阿宁笑着跟她说:“,明日的此时,就是您的洞房花烛夜了!”

    赵莹莹一听,脸顿时红了,娇羞的低头笑:“死丫头,敢取笑我,想挨收拾吗?”

    阿宁笑笑,要说什么,外头赵母就带着丫头来了。

    赵莹莹见此即刻起身迎接:“娘来了,您快坐。”

    赵母五十岁的年纪,保养得宜,容貌也好,看着很是雍容华贵,进门来还未坐下,就看着屋里守着的丫头说:“你们都先出去吧。”

    丫头们都恭敬的出去,留下母女两个在屋里,赵母拉着女儿坐在床边,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明日就要出嫁,心里一时间也很不是滋味儿,就轻叹口气说:“日后出嫁了,可别总顾着夫君,记得勤回来看看爹娘。”

    赵莹莹泪水顿时盈满眼眶,点点头:“娘,你放心,女儿会常回来看您和爹的。”

    赵母闻言也擦擦泪,说:“别哭了,明日就要出嫁,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她说着,从袖笼里掏出一本册子来,塞进女儿的手中,说:“这个册子,一会儿你好好看看,你大了也懂事了,娘就不跟你多说了。”

    赵莹莹知道这是什么,又是掉泪又是羞涩,头也不敢抬,只敢点头。

    赵母看着女儿,心中万分不舍:“你啊你,满京城多少世家才俊你不去选,非要挑一个在京城毫无根基的泥腿子嫁。连他父母家人身在何处,品行如何都不知,我这心啊,想到这些都觉得替你委屈,你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

    赵莹莹闻言晃着母亲的手臂撒娇:“娘,你可别忘了,在边关的时候,可是你口中的这个泥腿子,救了你女儿的命呢!若不然,我早就被胡人抓走,不知何等下场了!他啊,以后就是您的女婿了,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对女婿好着点行吗?”

    赵母无奈的看着她:“要不是因为他曾救过你一命,你以为我会舍得将你嫁给他?”

    赵莹莹笑笑,说:“其实我觉得如今这样也挺好,他虽说在京里无根基,可是勤王殿下对他很是赏识,还给他巡城司的官职做,在加上咱们家这边,日后他想要在京里站稳脚跟,也不是难事。”

    “而且他现在不知家人在何处,公婆都不在。我嫁过去就是当家主母,既不用侍奉公婆,又不用晨昏定省,能日日睡到日上三竿,这多好啊?娘您仔细的想想,满京城有几个姑娘出嫁后,能有我这般自在的?”

    赵母一下就笑了:“你啊,就是不用给婆母晨昏定省,也不可睡到日上三竿,传出去可多难听啊。”

    “知道了,您放心吧,女儿有分寸的……”

    将军府前院,月色明朗中,蒋元一身玄色衣裳,靠在回廊的柱子上,看着那一轮明月,目光中有些茫然。

    随从小五坐在他身后的石栏上,看着他已经发呆了许久,忍不住问:“将军,你在看什么呢?”

    蒋元闻言,缓缓垂下眸子,沉默了许久后轻叹口气说:“我在想……我家在哪里。明日就要成家了,可是我却连父母在何处都不知道,不经父母同意就擅自成婚娶亲,是不孝吧……”

    小五闻言看了看远方,说:“将军,我觉得若是老爷夫人能得知你成家立业的事情,只有高兴的。而且大夫不是说了,早晚你都能想起来的,你就别愁了,明日就是新婚之喜,天不亮就要起来了,你赶紧去睡吧。”

    蒋元嗯了一声,身子却不动,一直看着天上的月亮。

    明日就要成亲了,赵家容貌好,性子好,家世好,能嫁给他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可为何……就是高兴不起来……总觉得,心里闷闷的……

    一早,天微微亮的时候,翠翠就起床了,梳洗过后,换了最后一身干净衣裳。

    钱氏还在床上睡着,看着她起来这么早还嘀咕:“翠翠,起来这么早啊,不多睡一会儿了?”

    翠翠摇摇头,笑着说:“睡不着,我出去转转,打听打听,娘你多睡一会儿,我回来给你带肉包子。”

    “哎,那你出去别走远,省的迷了路。”

    “嗯。”翠翠出了房门,太阳还没出来,街道上行人却很多了,摆摊的都早早的占好了位子。

    她在客栈门口站了片刻,就去了一个早点铺子,找了个位子坐下,要了一碗粥,二两葱饼。

    吃完了早饭后,她也不着急走,跟老板打听,此处距离朱雀爹街有多远。

    老板笑着给她指路:“此处距离朱雀街半个时辰的路程,就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南,今日朱雀街一位将军要娶亲,那边热闹的很,姑娘可顺路去看看热闹……”

    翠翠笑着道谢,心中有了成算,起身回客栈,路上给婆婆买了两个肉包子。

    回到客栈屋里,钱氏也起来了,看着儿媳低着头走进来,她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她好不对劲,急忙问:“怎么了翠翠,出去一下脸色都变了……”

    翠翠这才关了门走进来,坐下将包子放在桌上,抬头看着婆婆,神情焦灼:“娘,刚才我出去,听见一个消息……好像是相公……”

    钱氏一听就急了,急忙坐下问:“什么?你说什么?什么消息和元儿有关,你快仔细说说……”

    “我听见有人议论,今日城南朱雀街,有一个叫蒋元的将军要娶亲,热闹的很……我想着他们口中的蒋元,会不会是相公,我就去问人家那将军的来历。结果,他们跟我说,今日要娶亲的将军,不是京城人氏,是外乡人,说是战场上受了伤,失忆了,至今想不起家人在何处。”

    翠翠说到这里,眼眶已然泛红,心里酸涩的厉害,擦了擦眼泪看着震惊的婆婆说:“娘,我觉得今日要娶亲那人就是相公,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他!”

    钱氏心神俱震,好久都没回过神来,一回神就立即点头:“要去,要去的,这世上哪儿那么多叫蒋元的!看来你爹托梦果然是真的,一定是元儿!”

    她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慌张的在屋里转了两圈才想急忙拿起行李看着翠翠:“翠翠快,别耽搁了,不是说要娶亲了吗?如果真是元儿还活着,那可不能让她娶亲!不能让他对不起你,得赶紧去拦着呀!”

    翠翠点点头,擦擦眼泪将包子塞婆婆手里,两人便立即背了包袱下楼,去城南朱雀街。

    半个时辰的路程,走路去太慢了,翠翠雇了一辆马车赶路,一路上,婆婆都在双手合十的念叨求各路神佛,这个蒋元,要千万是她儿子才好……

    翠翠这一刻,心里反而沉静了下来,今日,无论如何,这亲他们都别想成的了!

    为了这一天,她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功亏一篑!

    到了城南朱雀大街上,人头攒动,车子不好走,翠翠婆媳就下了车,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特别是往青柳巷的位置,车辆更是多,看来观礼的宾客都到了,怕是很快就要拜堂了!

    翠翠心中冷冷,拉着婆婆往那边走,经过一个刀铺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

    婆婆看着她停下不走,急忙问:“怎么不走了翠翠?”

    翠翠看着刀铺,想了想抬脚走了进去,在刀案上挑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拿在手里,钱氏一下就慌了,说话声音都带着哭腔,拽着她的手:“翠翠呀,你别吓娘,你拿刀想干啥呀,还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元儿呢,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翠翠拿着刀,看着婆婆笑:“娘,如果今日娶亲的真是他,而他却不肯要我,我就只能走这一条路了!”

    “翠翠!你别犯傻!有娘在,他不敢负你!”

    翠翠心中冷嘲,娘,没那么简单的,他忘了咱们的。

    况且那赵家,岂肯容着她去抢蒋元,抢今日属于她女儿的正室之位?

    所以,她要拿上刀,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柳翠翠,不好惹!

    惹急了,鱼死网破!

    买了刀,翠翠拉着掉泪的婆婆往青柳巷去,到了那一条巷子,她就想起那一个冬天,漫天的大雪,彻骨的冰冷,他陌生的眼神……

    眼眶生疼,深深吸口气,她带着婆婆挤过人群,来到了将军府正门口,门头上挂着的红绸和红灯笼,像血一样红,像血一样刺眼。

    钱氏看着眼前气派恢弘的高门大院,心头颤抖个不停,“翠翠,你说这里头的将军,真能是元儿吗?”

    翠翠看着来往衣着富贵的宾客,心中冷凝沉着,抬起脚步往前走:“是不是他,咱们进去看看就知!”

    进门的都是衣着富贵的宾客,翠翠和婆婆两人衣着朴素,一看身份就不同,刚上了台阶就被人拦住了,一身红衣的招待小厮看着她们两个问:“你们哪儿来的?要找谁?”

    钱氏一下就慌了,还不确定里面的是不是她儿子,她说话都不敢乱说,立即拽着翠翠的手腕。

    翠翠沉稳的多,看了一眼这个小厮说:“我们是蒋元老家的人,劳烦这位小哥,带我们进去见他。”

    小厮一下就倒吸一口凉气,居然直呼将军名讳?还是将军老家的人?可是将军失忆了,不知道老家在哪里,她们怎么找来的?

    正犹豫之间,翠翠已经将户籍册拿了出来,摊开在他面前,定定的看着他:“这是蒋元户籍,看清了吗?”

    小厮看了一眼,上面果然写着将军名讳,戳着官印,他顿时也不敢耽搁,立即带着她们进去。

    他知道将军一直在找老家的人,今日将军大喜之日,若是能见到老家人,想必将军一定高兴,一定会赏赐的!

    钱氏拉着翠翠,一路看着将军府内的气派,一路心惊胆颤,话也不敢说,生怕这里头的将军不是她儿子,一会儿她们婆媳再获罪了可怎么办……

    经过院子,翠翠看着摆在院中的一摞摞嫁妆箱子,一张张准备开宴的桌子,屋檐下,树梢上挂着的红灯笼,柱子上,墙壁上贴着的喜字,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很快到了正厅,不到门口就见厅里沾满了观礼的人,人群中说话声十分欢乐,到处都是一片喜气。

    小厮看着里头的人不敢随意进去,就跟翠翠说:“姑娘,这会儿好像是吉时到了要拜堂了,将军腾不开空,要不咱们再这里稍等一等?”

    翠翠不理会他,只听见里头喊了一声:“吉时已到,新人上堂!”

    这一瞬,她毫不犹豫的就抬脚进去,伸手将人群拨开一条路,被她碰到的人都拧眉疑惑的看着她,直到她走到了最里面,看着面前站着的一对身穿大红喜服的新人准备开始拜堂时,她才冷冷一笑,高喊一声:“慢着!”

    一声高喊,众人大惊,厅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翠翠身上。

    蒋元的眼神,也落在她脸上。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看着那女子那双眼,他脑中嗡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断了,有片刻的功夫,他脑中一片空白……

    朴素的布裙,裹不住那一身清瘦,好看的面容上,那双眼里有勇气,有刚强,有冷冽,唯独没有怯懦。

    众人哗然,纷纷窃窃私语,主婚人更是高喊着:“这位姑娘,你是哪家的亲眷,为何在此吉时扰乱婚礼仪程?”

    翠翠闻言毫不理会,两步来到蒋元面前,看着他那一双陌生的眼瞳,淡淡一笑,略带讽刺。

    终于又见到你了,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