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明天也要喜欢你 > 第49章
    等看着书祯进了大楼之后, 霍沉才从小区绿化带后头悄悄钻出来。

    本质是因为这个点儿了,不看着书祯上楼, 他不大放心。

    但要是光明正大地磨蹭,书祯肯定得骂他。让他赶紧滚回家。

    于是,他就偷偷摸摸、悄咪咪地磨蹭了会儿。不让书祯知道。

    他的关心,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也依然熊熊燃烧着!

    书漾家住28楼, 霍沉赶过来的时候为了给书祯惊喜, 没提前告诉她,趁着别人刷门卡的机会混了进去,又顺带蹭了别人的电梯到了39楼。

    因为梯控的缘故, 霍沉只能拼死拼活累得气喘吁吁地又往下爬了十几层, 才到书漾家。

    是以,他这会儿,就放弃了自己再偷偷爬28层楼上去看一眼书祯是不是真的到家的想法, 怕自己真的气绝身亡, 而是站在楼下等着看28楼边套的灯有没有亮。

    霍沉脖子仰得厉害,一层一层往上数, 但不知道是夜里视线不好, 还是他小学数学不及格,他连着数了好几遍,才数通28楼到底在哪儿,站在楼下望了会儿,也没望到什么东西。

    妈的, 和偶像剧都是骗人的吧,男主在楼下等女主上楼了才走这种温馨设定,在他这儿怎么就完全不起作用。

    害他白补了这么多功课。

    霍沉有点儿生气。

    末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摸出手机,给书祯发了消息:宝宝,到家了吗?

    ……

    书祯到家刚脱了裹在外头的长款羽绒服,外头冷得厉害,雪花落在眼睫上,刚一进开着空调的温暖房间,雪花立刻都化成水,眼睫弯长,她眨了两下眼睛,想着霍沉这个傻子这么大冷天的,还深更半夜坐个大巴车来看自己那么一会儿,就觉得心里头不是滋味。

    又有点儿,感动和小窃喜。

    躺回沙发上,就收到霍沉的消息。

    “宝宝”两个字,书祯最早看着的时候,还觉得挺肉麻,后来霍沉叫的多了,她也就习惯了。并且觉得,还挺享受。

    看到霍沉的消息,书祯唇角微微扬起,躺在沙发上给霍沉回消息:到了呀。

    收到书祯的回复,霍沉这才勉强放下心来,一个人快步往小区外头跑去,冷风像刀子似的在脸上刮,他却不觉得冷,见到了他的宝宝,心里都暖和极了。

    霍沉在小区门口等了老半天,才等到一辆半夜去汽车站的黑车,开黑车的师傅一脸凶相,长得不是很温柔,见着霍沉一大小伙子才高中生的样子,裹了件羽绒服在纷扬大学中瑟瑟发抖,就嚷嚷着问他:“小火鸡,去哪里呀。”

    小火鸡霍沉愣了下,前后看了半天,确定不会有别的空车经过,才道:“汽车站。”

    黑车师傅大手一挥,像吃鸡时候血线快要掉完时,开车狂野而来的队友一样令人感动,道:“上车!”

    霍沉还是纠结了一秒,上了车。

    坐稳了后,才回书祯消息:祯宝宝早点儿睡,沉宝宝上车啦。

    霍沉这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臭毛病,不熟那会儿屁都不愿朝着你放一个,现在熟了,张口闭口就叫自己“沉宝宝”。

    书祯早就习惯了,以及相处得久了之后,书祯竟然还意外地觉得,霍沉这副样子,十分可爱。

    有的时候想想,这人确实有点儿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书祯念着霍沉大老远跑来一趟,就只为了陪自己两个小时,还多陪他聊了会儿天:沉宝宝,累不累呀?

    沉宝宝看到这个称呼,激动地差点儿就蹦起来,立马用他单身十六年的手速回复书祯:不累!

    狂野炫酷帅男孩:一点都不累!

    狂野炫酷帅男孩:可轻松啦。

    像是为了跟书祯这句话礼尚往来,霍沉又多嘴问了句:宝宝你累不累?

    书祯其实觉得挺莫名地,她在家里躺了一天,到底有什么可累的?

    那头,霍沉又发消息过来了:宝宝刚刚坐电梯上了28层楼呢,肯定累坏了吧,一定要好好休息哟。

    书祯:“……”这个问题,您应该问电梯-

    霍沉其实有点儿困倦,他们家老爷子以前当过兵,这些年来信奉的都是军队里雷厉风行的那股劲儿,大年三十这一天儿,老爷子就没让他们歇着过,带着他们忆苦思甜,又敦促年轻人一定要努力奋斗、报效国家。

    完事儿了又亲力亲为地带着他们一帮孩子剪窗花、贴窗纸,上上下下打扫玻璃,擦窗户,就没一下闲过。

    霍沉在小辈儿里算年纪最大的,下面那一帮小萝卜头各个屁事都干不了,只会围着他“哥哥”地乱叫,搞得他一个人几乎干完了所有的活儿。

    晚上又是吃完年夜饭就偷偷摸摸跑出来,一路没停,直奔书祯那儿。天寒地冻的,他什么也没顾上,直到进了书漾他们家,感受到温暖的空调,他才觉得,手脸都有点儿痒,刚刚好像真的很冷。

    到书祯那里,就更舍不得睡半分钟,他准女朋友,怎么看都看不够,哪儿舍得浪费时间,撑了这么久,连轴转了三十个小时没合眼,他也累了,头微仰着,靠着座椅阖了阖眼。

    司机师傅闲得无聊,瞅着霍沉要睡不睡,怕他待会儿误车,还善解人意地陪他聊天,给他提点儿神,问他:“大过年的,这么晚还往车站跑啊?”

    “回老家。”霍沉没什么力气道。

    “那这会儿是……”司机师傅停顿了一下,特别八卦地问道,“来看女朋友来了?”

    霍沉一惊,觉得自己面相已经这么明显了,司机师傅一猜就能猜着他是来看女朋友的?

    霍沉还没说话,就听那司机师傅自顾自道:“嗨,你甭问我怎么猜到的,三十多年前,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这么热血沸腾的,大过年的晚上不睡觉,偷偷跑去看我喜欢的姑娘。”

    霍沉顿了下,问:“那那个姑娘后来跟您……”

    司机师傅很是得意,道:“现在是老姑娘啦。结婚二十多年了,但我还是觉得她顶漂亮了,比电视上那些女明星都漂亮。”

    霍沉一怔,不自觉唇角微微扬起,摸着手机,垂着脑袋,耷拉着眼皮给书祯发消息:宝宝你以后一定会嫁给我。

    书祯收到这没来由的消息觉得很莫名,回他:干嘛突然说这个。

    霍沉掀了掀眼皮,看了看坐在驾驶座上,身高两米一的司机师傅,给书祯回消息:不是突然。是一位高人说的。

    一位长得很高的高人!-

    车子开了约莫半小时,才到汽车站,霍沉飞快地拿了票进站检票,才赶在最后五分钟内上了车。

    车上坐定,霍沉才勉强算是放下半颗心来,虽然困倦,但脑子却高速转着,睡不着,就给书祯发消息:宝宝,给你的红包都拆了吗!

    祯宝:拆啦。你家长辈给的红包也太丰厚了吧!我感觉自己要成小富婆啦。

    书祯回家后,就看见摆在茶几上的那一叠红包,每一个光是瞧着都很有分量,手一搭上去,就知道本钱很厚实。

    这钱她也没真打算收,大过年的,霍沉把压岁钱都给了她,是想给她带来好运,她琢磨着到时候单独弄张卡给存起来,等霍沉穷得没钱吃饭的时候,她再把卡给霍沉,这就权且当他存在自己这里的嫁妆吧!

    书祯倒是没着急拆红包数钱这事儿,而是,霍家的长辈,在红包的封皮上,都手写了祝福,每个人都不同,各个字迹也各异。

    霍老爷子给霍沉写的是:孜孜为善,默默是真。

    再到其他人给霍沉写的祝福……书祯一句句认真地读,好像就能感受到,霍沉的家人,给他的无尽温暖和疼爱喜欢。

    那些,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

    书祯没觉得有多难过了,前几年春节,她都过得很难受,像是在熬日子一样,可今年,霍沉把那些祝福都送给了她,像是想让她也能感受到,那些来自于长辈的深沉的爱。

    书祯弯了弯唇角,给霍沉打字:谢谢你。

    郑重到,还打上了一个句号。

    霍沉没大明白,问她:谢什么?

    谢谢你,让我从新年的第一天起,就不再孤单。

    霍沉觉得重点根本就不在这里:我给你的红包呢!没拆吗!

    霍沉为了给书祯这个红包,白天可没少受罪。

    他原本想着,简单粗暴点儿,给书祯在微信上发个五万二的红包过去完事儿,但转念又一想,这也太简单粗暴了点儿,一点儿都不浪漫。

    他于是就去网上搜了一圈儿,准备搞点儿小心机。

    他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一个视频,是个老铁自己拍的,给女朋友送了个红包,里头分别是,五块钱、二十块钱、和十块钱。

    然后纸币折叠后,数字连在一起,刚好是520。

    老铁的女朋友看到之后,当时就落泪了。

    霍沉当时一拍大腿,就觉得这老铁可太会来事儿了,把自己女朋友给感动成这样,都感动哭了!

    霍沉决定,自己也要搞这种小心机。

    但问题是,现在都盛行移动支付,出门在外很少带现金,能用手机付款的就绝对不掏钱。

    霍沉翻遍了自己的口袋钱包,也愣是没找到五块钱和二十块钱。

    他都想好了,十块钱那个0,他就用一百块替代,还粉粉的,多省事儿。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得去找五块钱和二十块钱。

    然而,他艰辛地找了一路,也没兑换到想要的零钱。

    于是,他揣着一百块钱,走了三四条街,找了个看起来不那么现代的小卖部,去买了一根棒棒糖。

    为的,就是兑出零钱来。

    小卖部的老大爷戴着老花镜,掏出手机准备接受霍沉的扫码支付的时候,霍沉疯了。

    最后,他拼劲全力,才让老大爷给他换了张五块出来。

    至于二十块,他还得再找。

    回家的时候,看见自家小堂弟霍彦正在一棵大树底下仰着脑袋发呆,最重要的是,霍彦的手里,握着一张二十块!!!

    霍沉忙走过去,从裤兜里摸出一张一百块来给霍彦,指了指他手里的二十块,说:“彦彦把这个给哥哥,哥哥这个就给彦彦,好不好?”

    霍沉一向来对这些小辈没什么耐心,但小孩儿就喜欢跟着他玩儿,霍沉这会儿难得主动跟他对话,霍彦还是有点儿高兴的,但他看了看霍沉手里的一百块,胖虎一样的小手紧了紧,摇了摇头,口齿不清,奶声奶气,道:“不行。”

    “哥哥你这个看着没有我这个厉害。”

    “妈妈说,大人不能骗小孩子的。”

    霍彦才三岁,对数字没什么太大的概念,数数数到十就是极限,霍沉有点儿头大,努力回忆自己上幼儿园那会儿,老师教自己念数字,到底是怎么教的。

    完全想不起来了,难道自己是天才,天生就会?

    霍沉难得好脾气地抱着霍彦坐到自己腿上,认真地给他讲解,道:“我这个厉害的。”

    “我这个是一百块,比你手里那个二十块,厉害五倍!”

    “五倍啊!”霍沉伸出五指,激动道,“那是相当的厉害了!”

    霍彦虽然对数字概念不强,但他也不傻,眼珠跟葡萄似的又大又圆,看了看霍沉,说:“既然这么厉害,哥哥你为什么要跟我换?”

    霍沉:“……”

    霍彦继续追问:“哥哥,你是不是骗人!”

    霍沉揉了揉额角,觉得做人好难:“哥哥没骗你。”

    “真没骗你!”

    妈的,拿一百块换二十块这种傻逼事情,也就碰到霍彦这傻孩子,他才不乐意,还会质疑他。

    霍沉有点儿累了,抱着霍彦道:“那你怎么才肯跟我换?”

    霍彦眼珠子转了转,指了指霍沉手里的那枚一元钱硬币,说:“这个看着比较厉害,哥哥你就用这个跟我换吧。”

    霍沉:“……”

    霍沉觉得,他小叔要知道这事儿,得气到晕厥。

    不过,这会儿,为了自己哄准女朋友的小心机,霍沉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能坑弟弟了,点点头,把很有分量的硬币给了霍彦。

    霍沉不知道为什么,大冬天的,硬生生热出一头汗来。

    结果,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霍彦就把这事儿给说漏嘴了,他倒不是打小报告,而是有点儿小炫耀地拿出霍沉给他的那枚硬币,说:“霍沉哥哥今天用这个跟彦彦换了一张破纸走。”然后捂着嘴,“吃吃吃”地傻笑。

    霍沉:“……”

    方舒还笑盈盈地问,“彦彦,是有多破的纸啊?”

    霍彦想了想霍沉说的话,认真道:“二十块的破纸。”

    方舒顿了一秒,也不顾霍老爷子还在桌上坐着,暴怒吼霍沉道:“霍沉!!!”

    “你怎么连小孩儿的钱都骗!!!”

    ……

    最后,霍沉扛了一百个硬币,去给霍彦道歉。

    ……

    就是这么个情况,想到自己搞520这个寓意红包,霍沉都觉得自己十分心酸。

    好在,这个小心机是搞定了,到时候他的书祯宝宝看见了,一定会感动到流泪。

    流泪就算了,他也不舍得她哭,记着点儿他的好就行-

    霍沉这会儿还惦记着书祯没拆红包这事儿,就一直催她:拆红包呀,我给你的红包,快拆开看看!

    书祯其实也不是就不重视霍沉,而是,她这个人,有点儿惯性地想把最好最珍贵的留到最好,霍沉给她红包分量挺薄的,但她也不在意这个,她就想着,霍沉给她的肯定是最好的,那一定要摆到最后再看。

    书祯这会儿想着逗霍沉,就回他:你这红包太薄了,怎么这么抠门儿啊?

    打完字,书祯就把手机搁茶几上,去拆霍沉的那只红包。

    手机在茶几上不停地震,书祯抬眸去看,全是霍沉发来的消息——

    狂野炫酷帅男孩:宝宝你快点儿拆。

    狂野炫酷帅男孩:我准备了好久好久的。

    狂野炫酷帅男孩:你一定超级喜欢。

    狂野炫酷帅男孩:宝宝答应我不许哭。

    狂野炫酷帅男孩:如果你非要感动地哭的话,我只允许你流一滴眼泪。

    敲完这些字,霍沉还十分志得意满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简直霸道硬气到不行。

    书祯就看着霍沉的消息一条条地蹦出来,没来得及回,对他的红包也抱有了一丝不该有的幻想。

    终于,拆开了红包,是一张二十块、一张五块以及一张一百块。

    书祯有点儿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这还玩脑筋急转弯呢?

    加减乘除都不大对。

    再一看,那三张纸币都有轻微的折痕,堆在一块儿,顺序早就被打乱了,书祯眉心皱了皱,终于发现了华点,这几张纸币的数字,顺着看就是——2、5、0.

    书祯:“……”

    霍沉还在洋洋得意,觉得自己是真的能干,能把女朋友哄这么开心,简直这世上找不到第二个,结果,攥在手里的手机一震,霍沉激动地立马去看。

    祯宝:霍沉!!!你干嘛骂我二百五!!!

    霍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