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嫡女策 > 第 24 章
    洛伊儿眉梢微带着浅笑,静看着皇后与楚氏的交锋,心底叹息,楚氏终究有所顾虑,她抬手轻碰了下自己尚有些热的脸颊,就见皇后看向她:

    “伊儿如今见到姨母,都不如曾经热情了。”

    洛伊儿轻柔地笑了笑:“娘娘莫怪,只是伊儿刚刚在外面站久了,晒得有些头昏,尚未反应过来。”说着,她伸出素手抵了抵额头,一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含情眸微低垂着,惹人心怜。

    皇后脸上的笑一顿,眼神微深地看向她,伊儿轻柔笑着与她对视,片刻,她微蹙起眉尖,有些不安地:“伊儿可是说错了什么?娘娘一直盯着伊儿看。”

    皇后幽幽叹了一口气:“伊儿容貌过人,本宫也一时看晃眼了去,怪不得……”

    她没有接着说,让人心底不上不下,不知她想说什么,却见她又开口,笑得意义不明:“凌儿及冠之时,并未在京城,本宫这做母后的,也没什么能帮他的,便送了几个人进他府中。”

    她眼中笑意加深,望着洛伊儿,一字一句说:“如今他回来了,也不知他喜不喜欢。”

    虽然她没有明说,可是谁还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送人进王府,还能送什么人?

    身后的洛芙一脸惊讶,死死地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被大殿里的气氛吓住,皇后这是不喜三妹?可是……皇后不是三妹的亲姨母吗?

    洛芙眸子转的极快,心里不住涌起这念头,隐隐有些兴奋,皇后如此不喜三妹,那日后三妹嫁给靖王后,岂不是……她想着往日洛伊儿在府中威风的样子,眼底微微一亮。

    洛茜却没有洛芙那些想法,靖王本就是强势的人,婚事又岂容他人过问?他看中的人,自然会被他护在麾下。

    只是……洛茜眼底的神色闪了闪,前世的靖王与洛伊儿的关系根本不像是夫妻,反倒是更像陌生者一般,但是,前世的洛伊儿依旧没有受到皇后的为难,因为……

    洛茜不着痕迹地看了皇后一眼,因为皇后根本没有活很久!

    在洛伊儿嫁入皇室后,第二日进宫请安,不知发生了什么,隐约听见风声说,那日她受了一些伤。那时候的洛茜对洛伊儿还心存感激,一心担忧,后来,没有多久,皇后的身子就变差了,没到三个月,就香消玉损了。

    前世,洛茜并不知道皇后为何而死,今生重生后,她心底隐隐猜测,皇后的死应当……与方瑾瑜有关,洛茜的神色一冷,毕竟那个人怎么舍得让她受伤!

    楚氏的神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洛伊儿嘴角的笑意也是一顿,她轻轻抬眸看向皇后,皇后神色却丝毫不变,面上更是有几分笑意。

    楚氏突然嗤笑了声:“皇后喜好还真是一如既往!”

    皇后面色一变,猛然扭头看向楚氏,她带着护甲的手指拍在桌面,面色一厉:“大胆!”

    桌面上的茶杯被震得发出一道响声,满殿的奴才神色一变,齐齐跪下,深深埋下头,不敢发出声音。

    洛芙面色微白,差点没有忍住就随着那些奴才一起跪下,洛伊儿淡淡向后一瞥,洛芙硬是扶着白芷的手臂,站稳了身子。

    洛茜深深低下头,身子却丝毫未动,她知道,此刻楚氏不动,她与洛芙自然也万不能动,否则下了楚氏的面子,回去后,自然有她们好果子吃。

    “皇后这是作甚?怎么生这么大的气。”楚氏轻轻地挑起眉,不紧不慢地开口,可眼底的冷意却未减半分。

    “楚旖念!你别太过分!”

    楚氏的那番话,不知犯了皇后什么忌讳,让她直接变了刚刚的从容,更甚至拍桌而起,气得肩膀微微颤抖,满眼寒意地看着楚氏。

    楚氏丝毫不怵,她冷眼瞧着皇后:“皇后既然敢做,又何必怕人说!”

    王嬷嬷上前扶着皇后有些颤抖的身子,忍不住看向楚氏:“夫人,别说了!当年那事……”

    她话未说完,就被楚氏打断:“闭嘴!”

    眼前一番事故变化,洛伊儿始料未及,她不着痕迹地蹙了下眉尖,转头看向楚氏,却意外瞥见楚氏袖中的手指紧紧握住,指尖发白,更甚至微微颤抖。

    洛伊儿眸色闪了闪,眸底几不可察地闪过几分担忧,她从未见过楚氏生这么大的气,她不动神色地握住楚氏的手,才让楚氏回过神来。

    楚氏忆起当年那事,眼底已经隐隐泛红,她看向王嬷嬷:“本夫人若是再从你口中听到那几个字,别怪本夫人不念王氏伺候楚氏多年的情分。”

    她声音中没有很大的怒意,却又似乎藏着刺骨的寒意,狠狠刺向王嬷嬷,让王嬷嬷发白,她虽已不属楚氏家仆,可是她兄长以及儿孙,却还在楚家为仆。

    她心中微滞,扶着皇后的手臂,终究不敢再放肆,当初那件事后,楚氏早已对她怀恨在心,她心底微惧,皇后虽有皇后之名,可谁都知道,皇后并无多实权,就连管理六宫之权,也在那日被皇上夺了去,早已名不副实。

    更别提……皇上也未必会帮皇后。

    当年那事,她以为楚氏会翻不了身,谁知……,早知如此,当初她就应该阻止皇后乱来才是!

    大殿内的奴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她们虽然不知晓当年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们却知道,四年前,皇后不知如何犯了圣怒,坤宁宫上下清洗,死了数十人,当年皇后的心腹也只剩下王嬷嬷一人,她们这些奴才都不过是后来添补上来的。

    大殿内一片寂静,皇后手指紧紧扣着桌面,护甲在桌面上划出一道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看着楚氏,一字一句道:

    “楚旖念,你好大的威风!”话中寒意没有丝毫掩饰,如同腊月寒冰般。

    王嬷嬷皱眉,想劝解皇后什么,却开不了口,难道让堂堂皇后谦让一个臣妇?更何况,以皇后对楚氏的怨恨,又怎会忍下来,她巴不得楚氏犯错,才能让楚氏受罚。

    只是,楚氏又哪里会是乖乖受罚的性子,当年那事,她都能让皇后吃下大亏,更让皇后从此彻底失宠,皇上从那日后,就从未在坤宁宫就寝过,也正因此,皇后才对楚氏恨之入骨。

    明明外面是艳阳天,大殿内的人却只觉得一阵阵寒意,白芷以及碧玉两个小丫鬟,哪里见过这场面,脸色早已吓得惨白,控制不住地腿有些发软。

    洛茜手疾眼快地搀扶了碧玉一把,白芷却没有那么幸运了,腿一软,就噗通跪了下来,失去了支撑,洛芙的身子也忍不住晃了晃,栽倒在地,两人脸色瞬间一片惨白。

    两人这一倒,大殿内的气氛似乎又有了些许变化,楚氏微凉的视线落在两人身上,两人眼露惊恐,洛芙更是不安地喊了一句:“母亲,我……”

    想要与白芷搀扶着站起来,就听见皇后冷冷的一句:“宫内禁止大声喧哗,二人礼数不周,违反宫规,拖下去,杖责二十!”

    洛芙瞳孔猛然一缩,不敢置信地看向皇后,已经有宫人面面相觑地站起来,她们都是坤宁宫的奴才,楚氏再威风,自然也比不过皇后的威压,洛芙瞬间明白皇后说得是真的,当下慌了心神,向楚氏求救:

    “母亲!”

    “闭嘴!”楚氏尚未开口,皇后就已经出口训斥,在她宫中,她不过罚了一个小小臣子庶女,又岂容她向别人求救下自己的面子,她眸子厉色扫向宫人:

    “还不拖下去!”

    皇后不敢罚楚氏,但是一个小小庶女,她却并无顾忌,如今她心中皆是怒火,自然要找个发泄的出口。

    可是,若真的如皇后所愿,今日洛芙二人被打,不止下了楚氏的面子,更是丢了齐侯府的脸,更甚者,传出去,他人更会非议侯府姑娘礼数。

    “慢!”

    宫人动作一顿,洛芙眼底一喜,她自然知道今日若是自己受罚,不说自己如何连累了其他的姐妹的名声,便是自己的婚事怕也不会好着落,她略为激动地看向声音来源处。

    不止是她,皇后也看过去,凉凉笑道:“伊儿这是为何?难道,你觉得本宫罚得不对?”

    出声的正是洛伊儿,此时她站了起来,面朝洛芙的方向,听到皇后的声音,她转过来笑道:“违反宫规,自应该处罚。”

    皇后尚未露出笑意,就听她话锋一转:“只是家姐自幼身子微弱,刚于殿外久站,已然觉得不适,强撑着精神听皇后教诲,不料皇后威严深重,这才一时失态,非其所愿。”

    皇后微眯言:“伊儿的意思,此事责在本宫?”

    洛伊儿帕子掩了掩嘴角,失笑:“伊儿不敢。”

    话落,她抬眸看向皇后:“只是,皇后若是一意孤行,可事后定要给家姐传上太医,毕竟……”

    她轻笑,一字一顿道:“臣女怕家姐撑不过去。”

    洛芙受不受罚,她不在乎,只要她受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其礼数不周,连累侯府便可,至于身子骨弱,日后好不好找亲家,与她何干?

    更何况,她看向面色微变的皇后,眉梢轻笑,侯府携妻女贺靖王归来之喜,庶女却因皇后丧命于宫中,得罪齐侯府和邱家,连带着下了靖王的面子,皇后,她敢吗?

    皇后眼睛微眯看向洛伊儿,她又何尝不知洛伊儿是在威胁她?身子骨弱?她自然不信,但是,她却不敢赌,毕竟她敢下令,洛伊儿未必就不敢让那庶女丧命,从中能动的手脚太多了,最后逼死那庶女的名声依旧要由她担着。

    皇后在心中狠斥洛伊儿的心狠手辣,却又拿她没有丝毫办法。

    就在大殿内隐隐形成对峙之势时,大殿门口传来一道低沉冷凛的声音:

    “放下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