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 第二十二章
    林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贺曜拥了个满怀,鼻间是比平时更清晰了许多的香味,干净、清爽,尽管充斥着一股冷感,却不会让人感到排斥。

    脸颊挨着胸膛,听着均匀规律的心跳声,在黑夜中,林启的心脏好像猛地颤了一下。

    现在……现在……是什么情况?

    贺曜的手揽在他的腰间,箍得并不用力,但林启往下按了一下,没松开。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头顶,“别动。”

    沉沉的黑夜里,看不清模样,声音变得更加清晰,比平时放大了无数倍。

    林启不动了,确切的说是呆住了,即使有许多追求者,但从来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的他,这一刻内心是慌张的。

    “那边是贺曜?”

    “天啊,他抱着的人是谁?不是说他没女朋友的吗?”

    不远处传来两道女声,听着脚步声好像越来越近了,林启懵了一下,然后意识到了情况的紧急。

    他握着贺曜的手臂往下拉,压低声音,“松手!”

    贺曜仿佛听不到他在说什么,手臂不仅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收得更紧了。

    虽然操场只有远处隐隐的灯光,但如果靠得近了,也能看得清人的模样,眼看那两人就要走到他们旁边,林启急了,用力从贺曜怀里挣脱出来,还将人推远了一截。

    还没来得及等贺曜说什么,林启丢下一句“我回去了”就急忙跑了,留下贺曜一个人站在操场上。

    贺曜猝不及防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但看上去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脸上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林启瞟着不远处的女生,“那个……今天不早了,我……我先回去了……”

    “要我送你吗?”贺曜问。

    “不,不用……”

    “我可以随便进出学校。”

    林启推开他靠近自己的脸,“……我走了。”

    说完,飞奔似的离开了。

    贺曜看着乱了阵脚的人,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嘴角的笑意,他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离他越来越远的背影。

    送人回家是什么感觉……说实话,他还挺期待。

    等下次,有机会吧。

    旁边传来很小的议论声。

    “没有啊,你看错了吧,明明就只有他一个人。”

    “我确定,刚才真的是两个人,但那人好像已经走了。”

    “不会吧,谁那么幸运啊?真的是女朋友吗?”

    “嘘,嘘,别说了,走过去再说……”

    贺曜看着从自己身旁路过的两个女生,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你们在说什么?”

    那两人猛地一愣,互相看着对方,眼里满是完蛋了的表情。

    “没听到?我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贺曜重复了一遍,语气并不恐怖,但听上去却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眼看逃是逃不过了,两个女生你推我,我推你,最后最先开始提起讨论的那人站出来,“哈哈,没、没什么,我们就是在单纯的聊天……”

    “聊天?”贺曜眼睛微眯,“……可我怎么听到你们在谈论我的女朋友?

    完了,完蛋了!

    这是两人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贺曜是男神一般的存在,也是恶魔一样的存在。

    他向来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在后面议论私事。

    性格冷峻凌厉,打架几乎从来没有输过,所有惹过他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不分男女。

    “对、对不起,贺曜,”说话的那个女生欲哭无泪,“我们不是故意的。”

    另外一个女生也赶紧道:“对、对不起,你放心,我们今天只是看错了,真的对不起!”

    “你们没看错……”

    “!!”两人心里猛然一紧。

    贺曜走近她们,在她们的诧异中,含着笑,道:“他确实是我女朋友。”

    -

    林启一路狂奔到家,中间都不带休息的,路上看到他的人都觉得他要么撞鬼了,要么就是胆子太小,但只有林启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回到家,猛地关上门,靠在门板上,慢慢滑落,妇人出来看到他,瞥了眼,丢了一句,“神经病,回来就瘫地下。”就走了。

    但现在林启没心思跟她较劲儿,他现在感觉浑身瘫软,全是和贺曜抱过之后的后遗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又是怎么躺在床上的,他鼻息间似乎还充斥着贺曜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

    很烦,特别烦,身体也热热的,他烦躁得一把掀开被子,焦躁得在床上对着空气一顿乱踢。

    踢完又觉得自己很弱智。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沙袋,一个能够让他发泄的沙袋。

    猛锤上几拳,然后将心里那点说不清的情绪全给挥出去,或者和人上台打一场,打得鼻青脸肿也无所谓,只要能把身体里的力气使出去。

    最终……林启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冰水,咕嘟咕嘟全部灌下去,终于将体内那股烦躁感压了下去。

    第二天从床上转醒,林启才想起昨晚好像没有和贺曜说出分手的手。

    啊,痛苦星期二来临。

    吃着饭,张昊问:“林子,明天就月考了,你准备得怎么样?”

    “啊?明天就月考了??”林启问。

    彭康无语,“林哥,别告诉我你这两天都没复习。”

    林启:“……”

    彭康:“被我说中了。”

    张昊安慰他道:“别胆子,林子,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考倒二了,加油。”

    彭康:“林哥,我没笑,我真的没笑,噗……哈哈哈哈哈……”

    张昊:“嘻嘻嘻。”

    林启冷漠脸:“……我怎么那么想打你们俩呢。”

    三人边吃饭边插科打诨,突然,张昊看着不远处,道:“欸,那不是贺曜吗?他好像才一个人,林子,我们要不要喊他过来一起?”说完,看向林启。

    张昊:“欸?人呢???”

    彭康指着侧面的食堂门口,“走了。”

    在听到贺曜的名字那一刻,还没吃完的林启,直接抬着餐盘就跑了。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一个昨晚才刚刚暧昧过的人,太尴尬了,他需要点时间适应,也需要点时间重新整理思绪。

    林启离开食堂,去了趟超市,饭没吃完,肚子还饿着,想着买个面包填点胃。

    他挑好面包,来到外面拿饮料,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林启?”

    转头一看,旁边是一张稚嫩的少年面孔,很乖巧……哦,张伟林。

    “张伟林,”林启笑了笑,“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

    张伟林笑笑,“哈哈,可不是嘛。”

    他边和林启说话,边从冰柜里拿了三瓶芬达。

    两人一起去结账,林启在他前面一个,他把东西放到柜台上,扭头对张伟林道:“把你的也给我吧,一起算。”

    张伟林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林启笑着道:“没关系,上次你不也请我喝可乐了吗,这次就当是我请你。”

    张伟林“啊?”了一声,随后才想起上次可乐的事儿来,摸摸后脑勺笑着道:“哈哈,你说那可乐呀,当时忘了说了,那可乐不是我请你的,是我们曜哥请你的!”

    林启愣了下,“……贺曜?”

    “唉,你别说,我们老大对你可好了,又是送可乐,又是帮你摆平景一舟……唔……唔……”

    张伟林说到一半,被身后突然出现的李鑫捂住了嘴。

    尽管如此,林启还是抓到了他话里的关键词,随后,脸上的笑容逐渐凝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