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提督夫人贵且娇(重生) > 意外之吻
    本欲出口的刻薄冷语,再看到小姑娘眼尾泛红的可怜模样时也消失殆尽。

    目光落在了少女带血的裙裾上,秀挺的眉头微皱:

    “你受伤了?”

    薛绾闻言低头看了自己的膝盖一眼,果见有丝丝鲜血渗了出来。

    “只是膝盖摔破了一点皮,不碍事的。”薛绾说罢便伸手遮住了那抹血渍。小姑娘垂首,正欲撑地站起身来。

    突觉脚底生风,凉嗖嗖的。

    抬眼便看右脚上的那只乳烟攒珠绣鞋正孤零零地躺在不远处的泥坑里呢。

    薛绾面微赦,抬头娇声怯怯道:

    “那个…提督大人能帮小女捡一下鞋子吗?”薛绾咬唇,水眸盈盈,乌墨的瞳仁澄澈分明,带着几分娇怯的意味。

    宽大的衣袖里伸出了一只素白的小手,往泥坑的方向轻轻一指。

    宋彧顺着视线望了过去,果见一只粉嫩小巧的绣鞋卧在泥坑中,上面还沾了好些泥渍。

    见宋彧毫无反应,薛绾当下便以为宋彧不情愿,当下便羞红了耳根。白嫩的玉指纠结地绞了又绞,随后便轻轻拽住了宋彧的衣角。

    “提…提督大人,可否帮帮忙…”

    宋彧垂眸,便见一截嫩白的纤指搭在了自己玄色的衣角上,指尖圆润,微微泛着粉晕。

    心头微动,宋彧别过了脸。

    “我去帮你捡,你别乱动。”冷冷抛下这句话,宋彧便转身走向了泥坑处。

    男子身姿颀长,宽肩窄腰,自带出尘之风。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手握着一只纤巧绣鞋的样子非但没有违和之意,反而带着些许美感。

    果然好看的人就是随便拿些什么,都是出尘绝世的美,薛绾暗叹。

    见宋彧朝自己走来,薛绾连忙开口道谢:“多谢提督大人。”说罢便伸手欲接过自己的绣鞋。

    却不料宋彧忽然半蹲下身来,修长的手突然握住了少女纤细的脚踝。

    薛绾一惊,杏眸瞪大:

    “你…!”

    宋彧不言,低头替少女将绣鞋穿上。眉目微垂,神色淡淡。

    宋彧的手微凉,薛绾却觉得被握住的脚踝炙热又滚烫。

    瓷白的小脸浮上两抹红晕,乌溜的眼眸湿漉漉的。薛绾玉齿轻咬朱唇,墨色的长睫微微颤着:“提…提督大人。”

    宋彧垂眸,细长的眼尾微微上挑着,朱红色的泪痣在透过林荫的日光下闪着摄人心魄的光泽。

    宋彧未言,松开了握住薛绾玉踝的手。依旧未起身,抬头平视着面前的少女。

    “薛四姑娘为何要来这密林猎捕?”玉墨般的黑眸暗沉,深不见底。

    薛绾微怔,眼神有些惊慌,不敢再直视宋彧那讳莫的眼神,连忙别过脸去:

    “想来便来了,未曾有什么原由。”小姑娘嗓音软糯,有些慌张。

    宋彧冷笑,忽地捏住了少女秀白的下巴,将薛绾的小脸硬是扭了过来。

    “那薛四姑娘又为何想射死那只海东青?”宋彧挑眉,嗓音淡漠。

    小姑娘被迫抬起头,红唇微微颤着,湿软的杏眸染上一丝惊恐。

    “我…我…”薛绾结结巴巴,解释不出。

    “若是能生擒海东青献给圣上,对薛家岂不是更有利?”宋彧勾唇,苍白的面色忽而阴沉,“还是,薛四姑娘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拼着命也要拦住太子殿下猎捕海东青。”

    骤而的冷声突然在薛绾耳边响起,如同平地一声惊雷,炸的薛绾的脑袋轰鸣。额角,脊背陡然生出了一层冰凉的虚汗。

    薛绾摇头,粉润的小脸煞白。

    “嗯?”宋彧尾声微扬,清冷的声线此刻有些低沉。

    “薛四姑娘为何不说话,还是…”带着凉意的嗓音微转,宋彧忽然低头凑近了薛绾的粉颊,嫣红的薄唇一张一合,炙热的带着沉檀木的香气。

    刹那间,宋彧话音未落,突然戛然而止。

    原是薛绾竟鬼使神差地仰起了头,娇嫩的红唇轻轻印在了男子的薄唇上。

    宋彧的瞳孔骤然一缩,还未出口的话全都被堵了回去。墨色的眼底由错愕到震惊,再由震惊到不可置信。

    少女的唇,清甜,娇软……

    望着宋彧这幅失神的模样,薛绾本还惴惴不安的心突然就不再害怕了。

    薛绾挽了挽耳边的青丝,白嫩的脸颊上一片羞红,杏眸水漾。

    “提督大人,你的问题太多了。”小姑娘娇声,杏眸扬着,泛红的眼尾有些俏皮。

    狭长的凤眸瞪大,苍白的面皮竟是有些涨红。

    ”你…!”宋彧开口,嗓音有些急促。

    能把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西厂提督都逼到如此境地,薛绾愈发觉得自己也是有些能耐了。怕宋彧真的问出些什么,薛绾只能鬼使神差地以吻缄其口了,当然,薛绾也绝不承认自己为色所迷了。

    “薛绾!”宋彧有些气急败坏。

    “嗯?”

    宋彧咬牙:“你可知道你再做什么?!”

    薛绾有些懵,呆呆地点了点头。

    “那你还…”宋彧的耳根已然鲜红欲滴。

    “反正你也是要娶我做夫人的。”小姑娘扬声,彻底不管不顾了。

    她想通了,与其吃力不讨好地去低声下气地求他,倒不如直接把话说开了。反正宋彧是个阉人,自己嫁给他也不会吃亏,而且若是自己真与他结了对食,至少他再不会对他们薛家不管不顾了。

    并且最要紧的是,她是绝不会嫁给方子应的。

    宋彧闻言,神色怔忪,凤眸有些错愕。

    “你…说什么?”

    “嫁给你啊。”薛绾应道。

    宋彧狠狠地闭了闭眼,似是压抑着什么,再睁眼,墨色眼底已是一片清明,俯身便将薛绾拦腰抱了起来。

    双脚陡然悬空,薛绾一惊:“你…你要干什么啊!”

    “闭嘴。”宋彧冷声。

    薛绾害怕地揪住了宋彧胸前的衣襟,一双鹿眼乌溜地瞪大,仔细地提防着宋彧的一举一动。以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是彻底惹怒他了,没想到宋彧只是将她轻轻放在了马背上。

    “你的马已经不能骑了。”宋彧将缰绳递给了薛绾,挑眉道:“拿着。”

    薛绾接过了缰绳,目光转回了自己方才骑得那匹马。

    “那个…我的马受伤了,必须赶快把它带回去医治。”薛绾说罢便掏出了怀里的雪缎帕子,“得快点用这个帮它止血!”

    宋彧见薛绾指使自己一派熟练的模样,眉头微挑,顿时一道眼光射了过来。

    薛绾顿觉头皮发麻,垂眸怯懦道:

    “麻…麻烦提督大人了。”

    宋彧冷哼了一声,转身去了薛绾的那匹马旁。利落地将马腿上的羽箭拔出后,便俯身用白绢细心地将伤口包扎起来。伤口处理好后,宋彧便准备牵着马向薛绾这边走来。

    “那个…大人稍等片刻!”薛绾忽然将自己的袖口猛地扯裂了一块,伸手便将一块碎布条抛给了宋彧。

    “那个…马屁’股上…还有…还有伤……”薛绾说到后来声音更是愈来愈小,最后更是不敢直视宋彧黑如锅底的面色了。

    宋彧听罢朝马身后看了一眼,果见马屁’股上方三寸处有个小小的伤口。宋彧冷着脸将碎布条绑在了马屁’股上来。

    “没想到薛四姑娘还有这种癖好。”宋彧冷声。

    薛绾闻言,面色赦然,却是不敢再辩解了。

    宋彧牵着薛绾的马,朝前走着,薛绾骑在宋彧的马上,在后面慢悠悠地晃着。

    两人两马,此刻也倒颇为和谐。

    “绾儿!”

    “绾儿!”忽闻密林深处传来一道呼喊。伴着阵阵马蹄声,魏延满头大汗地策马从密林中奔了出来。

    “绾儿!”魏延见到薛绾下马朝薛绾跑了过来。

    “表哥,你怎么来了?”薛绾疑道。

    魏延扶着马身喘了一口气:“还不是担心你!”说罢魏延抬头看了一眼宋彧,“提督大人为何也在这里?”

    “路过。”宋彧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显然并不想与魏延多说。

    “绾儿,你衣服怎么了?!”魏延看到薛绾被扯裂的衣袖,顿时大惊,“是不是这个阉人干的?!”

    魏延瞪着宋彧,那目光活是要吃人。

    宋彧闻言冷哼,却是没再搭话。薛绾见状连忙解释道:

    “不是,不是,表哥你误会了。我的马受伤了,我便扯了袖子让提督大人替我包扎了。”薛绾指了指宋彧牵着的马,随后又说道:“提督大人还把自己的马让给我了。”

    “是嘛?”魏延狐疑道,眼神还是上下打量着宋彧。

    见宋彧神色无常,便没再继续问了。

    “绾儿,来,你来坐我的马,别坐他的马。”魏延皱眉,忽而扬声道:“听说这阉人啊,身上总有股子臭味,绾儿你坐他的马,待会儿可千万别被沾染到了。”

    不臭啊,还挺香的。作为一个有切身体会的姑娘,薛绾心中暗暗想道。

    不过魏延还是得意地瞥了瞥宋彧,心中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感叹。宋彧轻嗤了一声,面色甚是不屑。

    “三皇子知道阉人最喜欢什么吗?”宋彧挑眉,

    “本皇子又如何知道你们这些阉人喜欢什么?”魏延抱臂,翻了翻白眼。

    宋彧勾唇,妖冶的凤眸微勾,一向淡漠的脸此刻竟有勾人的妩媚。

    “我们这些阉人啊,可是最喜欢三皇子”宋彧顿声,忽然压低身子凑到了魏延的耳边,低声说道:“这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男子了。”

    魏延吓得连蹦三尺远,猛地盖住了自己的耳朵:

    “你这个死阉奴!竟…竟…竟如此下流!”

    宋彧见状冷笑,眼中皆是讥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