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甜觅穿越日常 > 失踪(修)
    到了茶楼二楼的一个包间内坐定,浣儿还粘着韩玉不放,韩玉都傻了,这姑娘是不是傻,一直攀着她干啥啊,这个浣儿不会对女子有什么兴趣吧,想到这个可能,韩玉浑身打了个激灵,心说千万不要这么倒霉啊。

    秦瑜脸色从刚刚起就很不好看,也不说话,秦礼自是知道他家三哥的脾气的,无法,只好将浣儿的来历说给他听

    “浣儿是碧青的妹妹”

    点到为止,秦瑜也明白了,原来秦礼对这个姑娘如此照顾,是因为她竟是碧青的妹妹。

    碧青,是一名歌姬,但是却是卖艺不卖身,一次上怜王府表演被怜王看上,幸得秦礼搭救,方才免得掉入深渊,碧青对秦礼自是千恩万谢,两人一来一往竟产生了感情,可是天不遂人远,碧青一次外出却被好色的太子看上,并硬拖回了太子府,这次没人搭救了,碧青也没有逃过这个深渊,事后不堪受辱,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这个荒诞的人生,太子对于一个女人的死并不放在心上,只吩咐人一卷破席扔到了乱葬岗。

    等秦礼知道的时候,碧青的尸体已经被野狗咬的残破不堪了,秦礼拜托秦瑜千方查证,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这件事,也被三缄其口,知道此事的人都被封了口,世人只道礼王殿下不近女色,似为断袖,可谁知道他心里的那个柔软。

    所以秦瑜在听到这个名叫浣儿的姑娘是碧青的妹妹之后,对于秦礼的一些举动,也就不惊讶了。

    怪不得,初见浣儿时,便有一种眼熟的感觉,当初,秦礼可是拿着碧青的画像来找他的。

    韩玉不知道碧青是谁,也看不懂那哥俩的眼神交流,她只知道,这个浣儿,不是一般的黏人!

    “那个,礼王,你,能不能……”

    韩玉扎煞着手不知道应该放在哪,用手指指了指在她怀里蹭啊蹭啊的浣儿。

    秦礼也觉浣儿如此有些不妥,再说他三哥的眼神已经有点快要杀人的感觉了。

    “浣儿,乖,过来哥哥这边好不好”

    “不要,浣儿喜欢姐姐”

    不管秦礼如何说,如何哄,浣儿就是不离开韩玉,韩玉都想翻白眼了,要不是看着这个小姑娘怪可爱的,她早一脚踹过去了。

    秦瑜看着浣儿不停地在韩玉胸口那蹭,心中那活更是烧了起来,真是可恶啊,那里他还没蹭过呢。想到这秦瑜脸色由黑转变成了红,故意吓唬浣儿

    “你再不起来,当心我要了你的命!”

    浣儿听着这狠厉的话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舍的放开了韩玉,躲到了秦礼身后,用她那小小的手指指向秦瑜,声音喏喏的说

    “他好凶哦”

    秦礼把她拉到椅子上坐下,揉了揉她的头,笑道

    “谁让你一直黏着人家未婚妻啊”

    浣儿嘟起嘴

    “浣儿喜欢姐姐嘛”

    “喜欢也不能一直让人家抱呀”

    “就是想要抱抱嘛”

    韩玉在一旁看着秦礼亲昵的给浣儿将碎发掖到耳后,亲昵的捏捏她肉嘟嘟的脸蛋,做着那些情人之间应该做的事,耳中又听到秦礼悄声哄着浣儿,浣儿撒娇耍赖他也笑笑的模样,他们又说着情人之间会说的那些话,韩玉震惊了,原来,他们两人是情人?这个浣儿看着只有十一二岁吧,秦礼不是已经十七八了?现在都流行老牛吃嫩草嘛!

    韩玉猛的转头看向秦瑜,用疑惑的眼神望向他,可秦瑜则用一种我也不清楚的眼神看着她,韩玉迷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礼似是察觉出两人的疑惑了,头也不抬的跟两人说

    “浣儿,自从碧青离世以后,受到了刺激,头脑不是太好了,现在看着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其实,她的智商只有七八岁,刚刚她一直抱着三嫂,许是因为三嫂长得像极了她的姐姐吧”

    韩玉原本刚看见浣儿,只以为她是那种特别单纯的姑娘,没想到她竟然只有七八岁的智力,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

    这样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秦礼会那样对待她了,这完全和照顾一个小孩子一样啊,看来是自己狭隘了。

    走出茶楼,韩玉又望了楼上一眼,看见浣儿正从窗口探出身来,向她挥着手,韩玉看着这个小姑娘,突然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浣儿,真的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玉玉,她这样也好,最起码不用再伤心了”

    秦瑜在一旁安慰着这个心思脆弱的小丫头,韩玉笑了笑,对啊,什么都懂得,只会更加难受,现在这样,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活的明白,没有烦恼,挺好的。

    很快,韩玉的心情又被那些光彩夺目的灯笼照的开心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满是染料的手忽然伸向了韩玉的衣裙,尽管秦瑜在护着她,可是谁能想到一个小孩子竟然会有如此的动作呢。

    就在小孩子把手上的染料蹭到了韩玉衣裙上去以后,秦瑜一把将他提了起来,那小男孩连蹬带踹的扭动身体,但奈何身材太小,没办法这个高大的男子,只好大喊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

    他刚喊完,旁边就冲出来一位妇人,哭喊着拍打这秦瑜

    “放开我儿子,快放开我儿子,你这个……”

    “闭嘴”

    秦瑜冷冷的话让那妇人刚想说出口的污言秽语卡在了喉咙里,不敢再言语,但是看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又想到那一百两银子,直接坐到了地上,拍打着地面,一面拍一面哭

    “天杀的老天爷呦,你快睁眼看看啊,有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啊,仗着有权有势就不把我们平民百姓放在眼里啊,他还要杀了我儿子啊……”

    韩玉听着这妇人的话实在难听,只能拽了拽秦瑜的衣袖,示意他放开那孩子,秦瑜本想给那妇人一个颜色看看的,可是韩玉的意思明显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无奈只好放开了手。

    那妇人一看放开了她儿子,也顾不得身上的灰尘,拉起那男孩就跑了。

    眼看着自己的衣裙被小孩子弄脏了,可是那母子已经跑了,也没办法再去找到他们算账吧,韩玉也没多想,就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成衣铺子跟秦瑜说

    “秦瑜,那里有卖成衣的,咱们去看看吧”

    秦瑜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拉着韩玉向着那成衣铺子走去。

    “哎呦,两位想要些什么啊”

    铺子里的这个掌柜是个大肚子,长相也很是憨厚,见有人光顾他的铺子,那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一起去了。

    韩玉随手指了一件碧青色的衣裙,外罩浅粉色的纱裙,众多衣裙里,也就这个顺眼一些,

    “你再外面等我,我去换上”

    秦瑜点了点头,韩玉拿起衣服,便又一名女子走了过来,示意韩玉去后面换衣。

    韩玉跟着进去,刚刚换好了衣服,就觉得身后有人,一转身就看到先前领着自己进来的那个丫头站在那,冲着自己笑了笑,然后,韩玉就晕晕沉沉的,不一会便不省人事了。

    秦瑜在外等了一会,越等心越慌,他又回想了一遍刚刚发生的事情,忽然脸色一变,冲向里间,那胖掌柜见秦瑜要冲进去,连忙拦下他

    “这位公子,你不能进去啊”

    秦瑜才不管这胖掌柜,随手一挥就把挥出去老远,噗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等秦瑜走到里间里一看,哪里还有韩玉的身影,就连刚刚领着韩玉进去的女子都不见了,秦瑜心就是一沉,又把铺子里都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都没找到韩玉,秦瑜一把拽起胖掌柜

    “说,你们把她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瑜怒火中烧,脸色阴沉,语气似刀一般刺向胖掌柜,似是一句说不对就会被杀一般

    “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我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

    秦瑜发了个信号,不一会十来名黑衣人出现在了铺子里

    “主子”

    整齐划一的声音在铺子里传开,吓得胖掌柜一个激灵,浑身打着冷颤。

    秦瑜使了个颜色,便又两名黑衣人上前,咔嚓一声将胖掌柜的胳膊折断了,疼的胖掌柜“啊”的一声痛呼

    “啊,我,我说”

    两名黑衣人架起胖掌柜,那胖掌柜两个胳膊垂下,疼的不敢动,连说话都磕磕巴巴起来

    “今,今天上午,有,有一女子来说,说要在我这里做工,不,不要钱,只要,只要我拦住您就行,完事,以后还,还给我一百两两银子”

    秦瑜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恨恨的咬牙切齿的说

    “查,给我查”

    但凡让他知道是谁,千刀万剐。

    到了晚上丞相府的众人才知道韩玉失踪的事情,林氏失声痛哭,韩齐云不言不语,韩叙三兄弟在和秦瑜打听事情的来龙去脉。

    “瑜王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叙不知道怎么自己去县学一趟回来,自己妹妹怎么就失踪了。

    “都怪我,我应该跟着小妹的”

    韩研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巴掌,他不应该只顾着公主的,不应该丢下小妹的。

    “请主子处罚,都是奴才的罪过”

    墨画跪在地上,朝着韩渠重重的磕头,春梦等几名丫鬟也是在默默流泪,那样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人打的坏主意啊!

    韩渠没有说话,只在那考虑自家小妹和谁有仇,突然,他想到一个人。

    “孙家,孙长琦!”

    秦瑜立刻派人去了孙家,将孙长琦抓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