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 七零妇产圣手 > 只能上岸生
    余秋也不敢在这种环境下给方英接生。

    万一宝宝脑袋出来了,身体却卡在里头的关键时刻,船身猛的一晃荡,孩子脑袋被直接拽掉了呢?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可不想这种惨剧发生在自己手上。

    方英已经破了水,随时有可能会生,当然不能自己走。好在关键时刻,她丈夫找出了以前拆出来的旧舱门,临时充当担架。

    余秋也顾不上嫌弃这舱门腌臜,赶紧在中间垫上厚厚的草纸,尽可能让方英的屁股抬高些。

    虽然她现在肚子已经疼厉害了,但胎头仍旧浮在上面,并没有入盆。这种情况早破水,胎头下降慢的话,很容易发现脐带脱垂,必须得垫高屁股。

    船上没有雨披,方英丈夫拿了蓑衣盖在她身上。

    赵二哥看一件蓑衣没法盖匀大肚子整个身体,也脱下了自己的蓑衣。

    宝珍见状想有样学样,被何东胜一把摁住:“行了,你们顾好自己就行。”

    他伸手解下自己身上的蓑衣,余秋以为他要盖在大肚子身上时,没想到自己肩头一沉。

    何东胜胡乱挽了下系带:“赶紧走,你俩注意脚下。”

    天黑路滑,大肚子躺在门板上得有四个人抬着才能勉强往村里头送,剩下赤脚大夫一人抱着接生包,一人撑伞遮风挡雨。

    几乎是他们踏上岸的同时,渔船就上下剧烈震荡起来,即使抛锚系上了缆绳,仍旧被风浪卷着往岸边撞,发出“砰砰”的声响。

    余秋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全身心放在大肚子身上,可她仍旧忍不住想这家丢在地上的碗碟估计要摔成碎片了。

    比起来的时候,雨更加大了,天上的水根本来不及变成雨点往下落,而是直接朝下面倒。

    余秋不由担心那群跑去查看圩埂的伙伴,想开口问问何东胜知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可惜嘴巴一张,风就裹挟着雨往她喉咙口灌。撑在头顶上的油纸伞跟摆设没两样。

    明明已经过了端午,马上就要夏至,天却冷得要命。余秋身上还穿着厚厚的蓑衣呢,却依然冻得上下牙齿咯咯打颤。

    她不由自主地瞥向抬担架的人,四个男人全都身着单衣,头上戴着的斗笠根本不足以遮风挡雨,他们每个人都像是泡在水里头一样。

    “快点。”何东胜身后跟长了眼睛似的,催促两个姑娘,“不要落下。”

    宝珍赶紧应了一句,伸出手挽住余秋的胳膊,拽着她一块儿往前走。

    余秋虽然比宝珍年纪大个子高,可论起走乡路,还真只有被拖着走的份。

    地上全是水,已经漫到余秋半个小腿高。她每在水里头走一步,都像是淌水过河。热量迅速蒸腾出去,晚饭吃的那碗棉花头跟煮山芋早就消化殆尽,在船舱里头凝聚起的那点儿热乎劲也迅速被风吹走了。

    她不敢睁大眼睛也不敢抬头,她只能蜷缩着身体,拼命往前走。不能停下,耳边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催促她。一旦停下来,她恐怕就再没有迈开脚的力气。

    余秋不知道泡着自己腿脚的水里头究竟都有什么,她只感觉回去以后,无论如何都要赶紧泡脚,最好放半片高锰酸钾片。

    对了,桂枝那边,得给桂枝也发几片高锰酸钾片,让她每天坐浴半小时。下面的切口虽然拆了线,但长得不算太好,还是小心点儿,免得后头再感染起脓。

    秀华家的小小子也要再看看,别搞个脐部发炎。

    她脑袋瓜子乱糟糟,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前头的队伍终于停下来。再一抬眼,只见风雨飘摇间摇晃着一盏瑟缩的马灯。

    胡奶奶扯着嗓子喊:“这是怎地了?”

    余秋听到自己如释重负的呼气声,几乎所有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何东胜朝老人喊:“胡奶奶,船晃得厉害,待不了人。”

    余秋赶紧过去开房门,先将大肚子放下再说。宝珍家要往村子中间走,还有起码一里地呢。

    胡奶奶拿了毛巾过来给余秋擦头脸,心疼得不行:“哎哟,你这娃娃,赶紧洗澡换衣服。”

    余秋却顾不上,她得赶紧给大肚子做检查。这一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万一情况有变化就问题大了。

    她拿消毒棉球擦拭方英的下身,然后伸手进去一查,没有宮缩的时候居然都已经开全了。

    这是进入第二产程了,余秋顾不得多想,赶紧将大肚子挪到自己跟田雨的床上。

    在床上生的话,好歹自己还能跪在地上帮忙接生。在地上生的话,她蹲着接生可吃不消。

    “还有多久晚生啊,大夫。”方英的丈夫像是被又要当爸爸的喜悦感染了,居然都忘记畏惧这个很不好讲话的赤脚医生。

    余秋摇摇头:“这说不准,正常情况个把小时吧。”

    其实她心里头在打鼓,因为宮口开全了,胎头还悬在上面,万一始终不入盆,问题就大了。

    男人们都退到屋子外头去,就连有心学医的郝建国也没得到方英夫妻的允许围观分娩全程。

    余秋再一次测量产妇的数据,追问了一句:“你是觉得肚子疼得厉害还是腰酸的不行?平常身上来的时候,腰酸多一点还是肚子疼厉害些?”

    “腰酸,酸的不得了。”

    余秋下意识地皱眉,腰酸的话,十之八九就是后位子宮了。其实后位子宮没什么,照样怀孕照样生,但后位子宮藏肚子。

    按照教科书上的计算方法,预估胎儿体重(g)=宮高(cm)x腹围(cm)+200。但依据余秋跟前辈老师还有同事的经验,这个公式尤其不适用于后位子宮。明明看上去肚子不大,生下来的孩子却可以相当有分量。

    要是胎儿过大的话,那就有可能头盆不称,孩子始终没办法下来。

    “你前三个姑娘生下来多重?”

    方英气喘吁吁:“三个都是五斤重,小的唻,那个时候苦,没的营养。”

    余秋有些懊恼,她还是对经产妇掉以轻心了,总在潜意识里头认为既然已经生过,那就代表骨骼条件没问题,可以继续生。

    可是能生五斤孩子的人,未必能生的下八斤重的孩子哎。

    方英不明所以,还挺高兴的:“都说我这胎像男娃,男娃就是要比女娃娃分量大,说不定下来就是个大胖小子呢。”

    天底下最不希望孩子又大又胖的就是产科医生。这对生的人来讲,无异于灾难。

    用余秋导师的话来讲,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所有的孩子都控制在六斤到六斤半重,这样大人孩子都不受罪。

    宝珍看她皱眉毛,小声问:“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等着。”余秋在方英的肚子上按了按,眉头松不开。虽然宮缩一阵接着一阵,但孩子头仍旧没下去。

    她一边戴手套,一边习惯性交代病情,“我跟你说,方英,你现在情况不一定能自己生下来,搞不好……”

    余秋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下去,搞不好她也没招,她金锣大仙在这儿都开不了刀。

    虎落平阳被犬欺,说的大概就是她现在的状况了。

    余秋龇牙咧嘴,又给方英做了次内检,等摸到鼓鼓囊囊的东西,她大喜过望,立刻招呼宝珍:“给我拿个针头过来。”

    宝珍有些茫然:“打催产针吗?”

    “不,我要给她破膜。”

    宮口开全后,羊膜囊迟迟不破,就像一个气球堵在前面,也会影响胎头下降。

    宝珍愈发茫然:“可是她之前已经破水了啊。”

    “可能是胎儿在里头转动,刚好又把破洞堵上了。”余秋接过针头,轻轻在鼓起的羊膜囊上划了下,然后用手指头堵住,“你记住了,人工破膜不需要口子大,而且一定要堵住破口,让羊水缓缓流出来。尤其是这种胎儿头位高的,要特别小心脐带。”

    余秋的耳朵上挂着听诊器,说话时感觉很不舒服。

    她交代完了立刻闭上嘴巴,专心致志地听胎心。又一阵宮缩来了,胎心变得缓慢,她有些兴奋,因为这很大程度意味着胎头在下降,压到了脐带,所以才会造成的的反应。

    果不其然,宮缩停下后,胎儿的心跳又恢复正常。余秋的手也感觉到了宝宝的头发。

    “打开产包。”余秋叮嘱宝珍,“准备上台接生。”

    到底是生过孩子的人,产程一旦进展起来,就可以速度惊人。刚才胎儿头还浮在耻骨上方,现在从下面就能看到孩子黑亮的头发了。

    余秋伸手堵住胎头,防止孩子很快冲下来。

    “把利多卡因备好。”她摸着胎头,微微皱眉,“这孩子应该不小。”

    宝珍赶紧应声忙碌,等到她准备好,孩子头已经露出三四厘米。

    余秋跟宝珍换了位置,站在边上一边听胎心一边观看宝珍接生。一回生二回熟,这一趟她的动作就纯熟了许多,不再手忙脚乱。

    宝珍利落地做了阻滞麻醉,又拿手撑开侧切的位置,直接下了一剪刀。

    其实如果不是眼下的情况,余秋想给方英做会荫正中切开术,这样切口出血少,缝合简单,产妇的疼痛感也会降低。

    只是没有b超结果做辅助,她摸不准胎儿大小,不敢冒这个险。因为一旦撕裂了,后果会很严重。

    宝珍抵住宝宝的头,让孩子被缓缓挤压下来。看到小东西的小胖脸,余秋就庆幸自己不曾冒险,这宝宝绝对分量不轻。

    果不其然,因为身体太胖,娩出胎肩的时候,她们还费了不少功夫。等到小家伙下来,宝珍都忍不住感慨了句:“真是个胖丫头,看着就有福气。”

    瞧这肉胳膊肉腿,真是跟藕节一样。余秋接手,不用上秤,就估摸着这孩子有八斤往上。

    在生活艰苦的七十年代,这可真是个大胖丫头了,绝对能够让九斤老太都不敢吭声的分量。

    估计是方英记错了月份,这要再长一个月,可不得有十斤重。

    余秋叮嘱宝珍给方英打缩宮素,宝宝太大,产妇容易产后出血。

    她将小丫头放进筐子里头称体重,有些替这姑娘犯愁。多少小姐姐奋斗在减肥的道路上,姑娘啊,人生不易。

    小丫头跟看懂大人的心思一样,手舞足蹈地表达不满。

    余秋笑着抱起她,将人放在方英身旁:“来,看看我们妞妞多精神。”

    方英整个人跟呆了似的,干巴巴地挤出声音:“丫……丫头?”

    她话音刚落,宝珍就喊出声:“血,余大夫,血淌个不歇火。”

    产妇的身下,鲜血哗哗往下淌。

    余秋再一模她的肚子,子宮软软的,收缩一点儿也不好。

    倒霉的余大夫顿时头皮发麻,夭寿啊,产后出血,近年来造成国内产妇死亡的首位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