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七零妇产圣手 > 产后大出血
    在灶下烧水的胡奶奶被请进屋子帮忙。

    先前接生的时候, 余秋就想请她在边上看, 但她却坚持不肯。现在有了危险, 老人倒是义不容辞。

    她帮忙按摩方英的肚子,嘴里头骂着:“想什么呢女娃娃有什么不好,年纪轻轻竟然全是老封建思想。主席说了, 妇女也顶半边天,铁娘子个个都是好样的。”

    余秋给她打了缩宮素之后, 又用了针麦角新碱, 跟着呵斥:“不许想,什么都不许想。你想想你几个女儿, 你要是垮了, 她们要怎么活下去为母则强, 谁让你当妈了,咬牙也得给我撑着。”

    可惜产妇仍旧血流不止, 小小的知青点很快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就连外面下个不停的雨水都没办法冲淡这气息。

    郝建国忍不住浑身发软, 他从来都不晕血的,可是这会儿闻到血腥味却感觉眼前一阵接着一阵发黑。

    余秋眼前也要发黑了。她能够完整地背出产后出血的处理流程, 可要有东西给她用啊

    缩宮素跟麦角新碱都上了,她手上什么药都没有。自然分娩的条件下, 她连宮腔填塞纱布都做不到。

    “拿避孕套来。”余秋豁出去了,“尿管拿来。”

    没有一次性宮腔压迫球囊,她只能自制。然而就连这最基本的材料也没有。

    “不许再想”胡奶奶发起火来,大声喊, “你疯了你现在闹什么脾气你男人不管你会给你找大夫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东西。我告诉你,回去问问你妈,当年生你们的时候,有几个家里头会请收生婆婆女人生娃娃死了怎么办凉拌再讨一个,要不就拉倒。外头雨下得多大他跑了多久才找到的大夫,你还想什么啊”

    让余秋跟宝珍目瞪口呆的是,产妇的出血居然渐渐停下了,她的子宮也慢慢硬了起来。

    宝珍茫然:“还能这样啊”

    “情绪也是影响产后出血的重要因素。药物起效也需要时间。”余秋喘了口粗气,赶紧计算产妇的出血量。

    就这一下子,起码出了近1000毫升的血。

    余秋头痛,成年女性也就4000来毫升的血,这一把头就出了四分之一。她真害怕方英会因为失血过多导致多器官衰竭。

    如果是在医院里,她肯定会打电话联系输血科紧急备血准备输血,然而在这里,她连代血浆都没得用。

    余秋只能吩咐守在门口的秀秀:“快,给弄碗糖盐水过来,一勺盐五勺糖,就拿那个大搪瓷缸子装,用小勺子称量。”

    一平勺盐大概4g,配上25g糖加500水混合成糖盐水,暂时充当营养液赶紧补充进去吧。

    余秋眼睛瞥到葡萄糖液,皱了下眉毛,硬着头皮也给产妇挂上。聊胜于无,总归都要补液的。

    老天爷保佑,这产妇可千万不要有糖尿病。

    按照问的病史来看,倒是不太像有的样子。可是妊娠期糖尿病患者生下胖宝宝的概率更大啊。

    秀秀立刻应声奔回厨房,很快端了满搪瓷缸的水进来。没有吸管,只能拿麦秆充当。喝了半缸子水的产妇,脸色终于好看了点儿。

    胡奶奶还在教育她:“现在日子多好过,又不打仗又不抓壮丁,你们活在蜜糖水里头还不满足。你看看,以前女人生娃娃还找大夫哩,有个像我这样的收生婆婆登门,你就该笑死了。”

    方英沉默着不吭声,看着睡在她身旁的小女儿。

    胡奶奶喊她给小丫头喂奶:“千金晓得不千金难换的宝贝疙瘩,你问你男人高兴不高兴。”

    屋外的男人立刻喊:“乖乖,这个丫头好,八斤六两,多好的兆头。”

    方英脸上这才露出笑容。

    余秋打扫完战场,赶紧将鲜血淋漓的布巾丢进木盆,放到外头去。雨还没停下,刚好帮忙洗布巾了。

    宝珍跟着出来,心有余悸:“余大夫你真厉害,我刚才都吓死了。”

    “我不厉害。”余秋轻轻叹了口气,嗓音低低的,“我刚才犯了先入为主自以为是的错误。我不该当着大肚子的面数落她丈夫的。”

    虽说现在还不讲究计划生育,但生了三个女儿还继续往下生的人,起码七八成是为了再生个儿子。

    这样的孕妇本身思想负担就重,担心会遭到丈夫跟婆家的嫌弃。她还特地挑出问题来说,不是在加剧孕妇的思想包袱吗

    宝珍小小声嘟囔:“可他的确不怎么样,懒死了。”

    “不错了。”余秋接了雨水洗手,微微闭了下眼睛,“能冒着雨出来找人接生,已经就不错了。”

    在产科待久了,什么样的奇葩男人没见过。

    妻子肚子疼狠了,让丈夫去喊医生,结果被丈夫嫌弃打扰他吃鸡的。

    妻子刚生完使不上劲儿,宝宝哭的厉害,当爸爸的充耳不闻,自顾自在边上打游戏的。

    老婆孩子有什么不好,自己在边上抄着手看,出了问题只会找医生护士毛病体现他男子汉气概的。

    比起他们,这个渔民算是不错的了。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

    “你要接受我的教训,千万不要做任何可能让大肚子产生负面情绪的事情。就算不好,我们也不能特地拿着这个不好在大肚子面前晃来晃去。”余秋站起身,微微一笑,“世人都会自欺欺人,这也是人类的一种自保机制。”

    她转过头,进了屋,碰上郝建国正在给方英测血压。

    余秋眼皮子噗噗直跳,简直要捂脸。

    男知青蹲在床边,眼睛死死盯着血压计上的水银面,这没错。可问题是,听诊器不插进耳朵里头,他到底怎么听声音判断高低压

    余秋走过去,直接将听诊器的两个听筒都塞进郝建国的耳朵:“再测一次,测三次取平均值。”

    郝建国赶紧应声,乖乖地重新测量。

    余秋揉了揉方英的肚子,现在子宮已经硬实的跟实心橡皮球一样了,再看看下面,也基本上不再出血。

    方英的丈夫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个不怎么笑的小大夫,试探着开口问:“大夫,你能给我老婆再挂瓶神药不”

    余秋茫然:“我这没神药。”

    “就是那个,我看到了。”渔民有点儿着急,从口袋里头摸出皱巴巴的毛币,硬往余秋手上塞,“你放心,钱不够的话,我送鱼过来抵。”

    余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瞥见葡萄糖液的时候,她顿时哭笑不得:“这就是营养液。”

    “对,给我老婆打这个营养液。”

    余秋刚想解释葡萄糖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光落在方英跟她丈夫饱含期待的脸上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效果最好的药物是什么是信任。这种说法实在唯心,可是疾病本身就包含了心理变化。信任可以让人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余秋清清嗓子:“挂一瓶够了,药用多了也不好。后面就好吃好喝补充营养吧。你现在想不想上厕所”

    方英有点儿不好意思:“想。”

    余秋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胸腔。排尿正常,那就代表肾功能应该没受到什么影响。她赶紧拿了尿盆过来,让方英解了小便。

    郝建国看她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尿液,赶紧扭过头去。妈呀,这赤脚医生也不好当,他现在又头晕了,被熏得。

    方英丈夫端着尿盆出去倒掉的时候,余秋轻声道歉:“不好意思,我前头太急,不该冲你发火。”

    男人有些窘迫,满脸讪笑:“没事,你也没怎么发火。我的确慌了神,什么都不晓得做。”

    胡奶奶在厨房里头招呼人:“过来,把面条端过去。”

    生孩子好像是一道坎,过了这道坎之后,方英的情况越来越好。她不仅喝完了糖盐水,还吃了碗胡奶奶给她做的汤面条,连上面卧着的荷包蛋也吃得一干二净。

    余秋舒了口气,嘱咐方英丈夫跟郝建国注意产妇出血量,自己到隔壁胡奶奶家里头赶紧洗澡换衣服。

    刚才忙着接生救人还不觉得,现在她身上发冷,她怕自己直接感冒倒下。

    不能倒啊,唯一的床还被产妇睡着呢。她总不能倒在地上。

    “二哥,你赶紧带宝珍也回去吧。泡个热水澡,多泡会儿脚,熬碗红糖姜水喝下再睡觉。要是没有生姜的话,大蒜水也行。”

    赵二哥赶紧答应,把就着胡奶奶家灶膛烤干的衣服给妹妹穿好,这才带着人趁雨势缓下来的空当出门去。

    余秋目送人走远了才转过身打热水。

    胡奶奶看她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的样子,又心疼又生气:“看看你自己,先把红糖水给我喝了才是正经。”

    余秋没跟老人争辩,赶紧乖乖喝掉了红糖姜水。一碗又暖又辣的糖水下肚,她狠狠打了个寒噤,身上的毛孔终于竖了起来。

    胡奶奶兀自念叨:“你看看你,光晓得将别人,也不晓得照顾自己。”

    余秋只是笑,等到老人抱怨完了,她才开口说正事:“奶奶,你以后能不能跟我一块儿接生”

    胡奶奶连连摆手:“我不行的,我都过时了。”

    “奶奶,是这样子的,我打算在咱们杨树湾建个分娩室。”

    这想法在她接生完三个产妇之后愈发强烈了。现在农民的生活条件根本不适合家庭分娩,实在太容易造成母婴感染了。

    指望他们专门收拾出间干净屋子生孩子不现实。农村宅基地虽然是现成的,可是农民没钱盖房子啊。狭小低矮的房屋当中容纳了一家老小祖孙三代,上哪儿给大肚子留清爽地方生孩子去。

    “有了分娩室,我们就能定期打扫消毒,保证相对干净整洁的环境。也让大肚子有个安静地方休息。”

    胡奶奶搓着手:“这是好事啊,你跟宝珍两个,刚好换手。”

    “可是我们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去接生的时候,分娩室没人坐镇。”余秋抓着胡奶奶的手,“奶奶,我们需要您当这个定海神针。”

    胡奶奶有丰富的接生经验,只要经过新法接生培训,改掉些既往的错误习惯,很快就能走马上阵。

    余秋看着胡奶奶的眼睛:“奶奶,您能帮帮我们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毛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