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宝装的很是善解人意的样子说“即是姐姐所爱,那妹妹不用也罢,怎能夺了姐姐所喜之物呢”

    闻言,言芷笑了笑,将那支簪子举起来看了又看,这才递给言宝,说“妹妹这些年,也没少夺”

    “叮咚”

    就在言宝满心欢喜的想要接过玉簪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玉石掉落地面的声音传来,言宝脸上的笑戛然而止。

    她的脸逐渐变了颜色,眉毛拧到了一起,心爱之物即将到手的喜悦也僵在了脸上,半天没有动作。

    等言宝回过神知道发生了何事的时候,她这下彻底的怒了,腾的一下站起身,满脸怒色的逼近言芷,眼睛里迸发出一道道剑一般锋利的光,大声的呵斥道“姐姐这是何意!”

    坐在下首的言歌被吓了一跳,手中握着的茶杯也应声而落,她慌忙站起身想要弯腰去收拾,言宝一个眼神便射了过来,一句咒骂也随之出口“丢人现眼的东西!”

    言芷没管她说的什么话,只是走到言歌面前,将她按到椅子上坐下,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头说“没事的”

    听着大姐姐那温柔的话语,言歌只感觉胡乱跳动的心也安稳了不少。

    安抚住了言歌,言芷走向言宝,略微抬头,眼尾上挑,毫不在意的说“你说我是何意,便是何意”

    言宝此时只觉心中那股火已经再也压制不住了,她眼中的恨意越来越强烈,扬起手就要给掌掴言芷。

    只是手还未落下就被言芷一把抓住,用力往后一甩,言宝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好在她带来的丫鬟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甩开了扶着自己的丫鬟,她怒不可遏的嘶吼着“言芷!你竟然敢如此对待于我!你就不怕我去告诉父亲吗!”

    见她不在装模作样的了,言芷也笑了,满不在意的坐到了椅子上,抬腿翘起了二郎腿,还一颠一颠的。

    再看着言宝那因生气而狰狞扭曲的脸,越发显得言芷娇媚动人起来。

    言芷不屑的看着言宝,觉得她脑子是不是有什么故障?当着言勇的面她都不怕,害怕她去告状?

    “那你去吧,我在这等着”她一手托着下巴,胳膊杵在翘起的腿上,明明是不太优雅的动作,却偏偏让人感觉随意自然。

    “那姐姐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言宝阴沉沉的说着,语气充满了绝情与厌恨。

    是言芷逼她的,如果不是言芷咄咄逼人,她不会出手的,想来父亲母亲会理解她的!

    话落,一股筑基中期的威压朝着言芷袭去,不光是言芷,在这堂屋里的所有人都避无可避。

    因她坚信言芷不能修炼,只是一练气期的废物,至于其他人,伤了又如何?

    首先遭受到威压的就是她带来的丫鬟,此时已承受不住威压双膝跪地大口吐着鲜血,而言歌则先一步被风姨娘护住,这才没有受到威压的迫害。

    言宝本来以为言芷会承受不住威压而跪地求饶,可是她却想错了,不管她再如何的释放威压,言芷还是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言芷“你,你怎会不惧我的威压!”

    言芷斜了她一眼,向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嘴角微勾,朱唇轻启“废话,实力比你强,怎会惧你?”

    言宝像受到惊吓般倒退几步,失声尖叫“不可能!你就是个废物!你怎么会比我强!”

    她言辞激烈,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忽然,她从空间戒指中抽出一把长剑,言芷只觉眼前一道亮光闪过,耳边便有剑气声呼啸而来。

    因她坐在椅子上,来不及躲避,只能从空间中抽出一柄软剑向上一挡,“哐”两柄银剑相撞发出的清脆声响彻整个堂屋,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为之一动。

    而言宝也被那两柄剑相撞时的震动震的往后倒退几步,言芷则趁着这段时间飞身往院子里而去。

    可不能再这屋子里打,这些都是花钱买来的,怎么能破坏呢。

    言宝以为她要逃跑,冷笑一声,也飞身追出,言歌小脸上满是担忧的看着外面打斗的两人,但是自己实力太低了,根本插不上手,而风姨娘则是很有信心的看着言芷,一点都不担心她会输。

    “住手!”

    两人正打的难舍难分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历喝传来,两人不由的看向门口。

    就见一青衣公子站立在院子门口处,正满脸怒意的看着她们二人。

    青衣公子见二人停手,快步走到言芷近前,上下打量着她,语气焦急而担忧的问“芷儿,你有没有受伤?”

    不等言芷回答,他又转过身看向言宝,脸色黑沉着,明显在压抑着怒火,眉头紧皱着,道“宝儿,你怎么能与你大姐动手呢!都是父亲母亲宠的你,如此不知分寸!娇蛮无礼!”

    听着眼前男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自己训斥了一顿,心中悲愤又委屈,嘴唇颤抖着,眼中也似有泪花闪过,颤抖着伸手指向言芷,声音中带着微哽“大哥,你连问都不问,一进来就怪罪我?她言芷是你妹妹,我也是,她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一个两个的对她如此好!”

    言芷也想起来了,来人正是她们的大哥,将军府的嫡出大公子,言旭。

    因他在学院里修炼,时常不再府中,言芷这才一时半会儿的没有想起他来。

    心脏的位置紧紧收缩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他,站在了他身后的位置,这是这具身体下意识的行为,看来,原主对这个大哥的依赖很深。

    言旭不再理会言宝,更不在意她说了些什么,只是转过身看着言芷,刚刚没有细看,这下仔细看来,言旭不由的一惊。

    “芷儿,你,你这是进阶了!”肯定句,不然芷儿是无法与宝儿对战的。

    看着他又惊又喜不断变换的脸,言芷露出一抹笑容,而后朝他眨了下眼睛,却答非所问的说“大哥,你回来了”

    “嗯,你怎么样,宝儿可有伤到你?”言旭还是担心言宝伤了她,毕竟这府中也没有个正经教她修炼习武的人,打不过言宝也是情有可原。

    言芷一笑,弹了弹身上因打斗留下的尘土,伸手挽上言旭的胳膊,左右摇晃着撒娇的说“我没事,倒是你啊大哥,这次怎么回来的这样勤快啊?”

    印象里,言旭应该是一月前才回来过的,按照以往计算,他都是半年才回一次家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言旭被她这小模样逗的一笑,而后又有些诧异,这个大妹妹不仅实力进阶了,就连性格也变得活泼起来了,这样才好,这才像个小姑娘的样子。

    他伸手挂了一下言芷的鼻梁,道“你这丫头,不想大哥回来看你啊!”虽然说着好像在怪罪她,但是语气却没有一丝一毫怪罪的意思,甚至还夹带这一丝宠溺。

    两人兄妹情深,谁也没有在理睬言宝,她的一口贝齿都要咬断了,眉头紧皱在一起,使劲的剁了两下脚就往院子外跑去。

    屋子里的丫鬟因被那威压压迫的实在太厉害,只能勉强站立,但看自家走了,她也扶着墙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言歌与风姨娘这时也出来了,言歌一见院子里的言旭,立马垂着头走到近前,微微行了一礼“大哥”,风姨娘也连忙过来行礼。

    言旭虽然对待言芷很好,但是对这两个庶妹还是提不起什么好感,只能说的上是一般,过得去就行。

    风姨娘也知这时不是提她们那件事的时候,就拉着言歌朝二人行了一礼,而后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言芷拉着言旭走到堂屋坐下,到了两杯茶后递给言旭一杯“大哥,尝尝,这可是雨前龙井哦”

    言旭眼前一亮,目光似看到宝贝一样盯着这杯茶,端起轻啜,赞道“这茶真香!”

    言芷则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懒散的倚靠着,笑眯眯的看着他,那隐含在嘴角的笑意看的言旭就是一愣。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东西啊,那芷儿为何如此盯着自己看啊。

    “哈哈哈”

    看着他的动作,言芷不由的大笑出声,笑了一会才正色道“大哥,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言旭看着这个向来喜欢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的妹妹,如今也能如此开怀的大笑了,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来,听了她的问话这才想起自己回来的目的,道“这次我回来主要是想与父亲商量一下,让他将你们姐妹都送进学院,这次几个学院的老师都会下山来招学生,但是我可以直接带你们进院”

    这意思就是,走后门?这真的好吗……

    本来言芷没打算进学院学习,只是听言旭这样一说,还挺心动的,只是,就她那个便宜爹,怎么可能会让她去,让言宝去还差不多。

    只不过,他不让去,她就去不了了?

    笑话,谁能阻拦她言芷的路,除非她自己!

    兄妹二人在这正说着呢,院门外便响起敲门声,走出去一看,原来是言勇书房外的小厮,说是言勇唤她与言旭过去书房,有事要说。

    这就是言宝去告状了?

    看来还是有后盾比较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