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罗睺嗅到空气中的烤凤凰的气味的时候,他就想走过去看一看。等他走到山洞的时候,山洞里只剩下一堆熄灭的火堆。

    老子、元始早就带着通天气团子和小狐狸走了,他们没有继续待在山洞里。

    他们昨天晚上就待在这边,今天早上又待在这边烤凤凰,当然得走了,不能继续留在这边。继续留在这边不是一个安全的举动,得四处走走,别在一个地方烤凤凰,那才安全。

    老子还把洞里的脚印痕迹都清理了,那么别的生物再来这个山洞,就看不出他们的脚印了。

    罗睺当然也看不出来,因为都没有脚印了。别说空气里的狐狸气息,那也被老子给清理了,老子作为大哥,还是很谨慎的。

    没有见到小狐狸,罗睺干脆坐在那个火堆面前。

    这里曾经烤过凤凰,有生物吃烤凤凰,只是没有留下骨头。

    罗睺回忆小狐狸吃烤凤凰的时候,小小的嘴巴在凤凰的身上留下牙齿印迹,还总是吃得满嘴都是油。

    小狐狸有时候就用原形吃,毛沾上油了,还要他擦一擦。要是小狐狸化形后吃,那么小狐狸一定吃得很慢,说是要注意形象,不能没有形象。

    “烤吧。”罗睺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只拔了毛的凤凰,也许他应该烤一只凤凰。

    要是小狐狸嗅到烤凤凰的香气,会不会跑过来呢?

    也许不会吧,小狐狸那么弱,要是小狐狸穿到这个时候,又打不过元凤之类的凤凰。那么小狐狸一定想着躲起来,悄悄地吃烤凤凰吧。

    小狐狸会不会可怜兮兮地吸着鼻子,红着眼睛呢。

    要是真的那样的话,小狐狸太可怜了。

    罗睺想他还是得在洪荒大陆上到处走一走,万一小狐狸要是就穿到这个时候呢。

    每一天,罗睺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万一小狐狸已经来了呢。

    小狐狸确实穿来了,可是罗睺不知道,还就这么错过了。

    在小狐狸跟老子等走了一段路,就遇见了一个蛇尾的生物。

    “啊,可怕啊。”小狐狸躲到了老子的背后。

    通天气团子:为什么不是躲在我的背后?

    女娲惊奇,她转过头,看见了白发苍苍的老子,青年元始,气团子通天,还有躲在老子背后的小狐狸。她看到了,那只小狐狸总是在探头。

    “什么很可怕?”女娲现在还是一个漂亮可爱的萌妹纸,不觉得自己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洪荒嘛,当然就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女娲觉得自己这种的是根骨好的,有天赋的,用灵气的。

    小狐狸瞧瞧女娲的蛇尾,又看看女娲的上半身,这样的存在应该是很可怕的存在吧。别看她小狐狸失忆了,还是懂得的,眼前的这个生物一定是一个很可怕的生物。

    作为一只小狐狸,应该很害怕这样的生物的。

    小狐狸没有把女娲跟她要当妖妃联系起来,就觉得女娲很可怕,不能多看。

    “你不是毛绒绒。”通天气团子琢磨着,一定是因为这样。

    “没化形完整。”这是元始的回答,要是化形完整,就不应该再有一条蛇尾巴。

    “这是我的原形。”女娲幽幽地道,她的原形就是带着蛇尾巴的。

    “厉害的。”小狐狸夸赞,人身蛇尾的女性是很厉害的存在,必须多多夸赞,不能挑衅对方,不能跟对方作对,“好看又迷人,姐,你特别好。”

    洪荒的这些生物倒是没有听过什么夸赞的话,女娲听到小狐狸这么说,心情很不错,“真是一个小可爱。”

    “那我们先走了,拜拜咯。”小狐狸扯扯老子的衣角,快,快走,别在这个可怕的存在面前再待着了。

    “……”女娲就那么看着小狐狸跟着老子他们快速离开。

    所以他们说的可怕,其实就是自己吧?女娲摸摸自己的脸,可是那个小狐狸也叫姐啊,也许是小狐狸不喜欢有姐在吧。

    女娲跟伏羲的感情深厚,她也不喜欢别的生物凑到伏羲的面前。也许小狐狸就是不喜欢别的生物凑近他们,女娲表示她能理解的,理解!

    要说凤凰金灿灿,其实凤凰还没有那么金灿灿,凤凰的羽毛还有其他的颜色。而三足金乌……就真的金灿灿的。

    当小狐狸瞧见天上掉下一只三足金乌时,她感觉这金灿灿的颜色,怎么都很像是土豪富二代啊。

    多么土的金灿灿啊,多么豪气啊,也许这就是她要谈恋爱的对象?

    小狐狸心情忐忑,正准备走上去,她听到了通天气团子的声音。

    “很热,很烫,还没死,不好烤啊。”通天气团子看了看地上的三足金乌,“三条腿,肉多一点吧。”

    一不小心掉到地上的太一皱了皱眉头,烤?

    谁敢烤他,他本身就温度特别高,太阳真火也厉害。来啊,烤,看谁烤谁?

    太一心里是这么想的,倒是没有行动,毕竟敌众我寡,谁知道等一会儿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小心一点微妙。

    “我觉得我应该化形了!”通天气团子一本正经地道,“不然,不好烤啊。”

    然后,通天气团子就化形了。

    太一:……

    太一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以为他不会化形吗?哼,太一化形了。

    “你……”小狐狸想这时候还是不要开口问对方要不要当自己的男朋友了,对方看上去好像不太好惹的样子。

    明明原形的时候那么金灿灿的,看上去应该很土豪,很中二,很沙雕的。

    然而,对方化形之后,眉眼间就显得冷厉,看上去就不是很好相处的,也不像是能为自己顺毛的。不能为自己顺毛的存在,那就不是什么好的。

    “你是王吗?”小狐狸问。

    “什么王?”太一不明白。

    “哦,你不是。”小狐狸点点头,跑到了老子的身边,还是待在老子的身边比较有安全感。

    太一感觉自己被一只小狐狸给嫌弃了,什么王不王的。他从太阳星下来,可不是来陪他们玩耍的,而是来找宝贝的。

    要是不捡一捡,怎么对得起自己。再过一段时间,地上就没有那么多好东西了。

    “不是王,怎么了?”太一还不是后面的东皇,这时候的太一还是会问一问。

    “那就不能愉快地谈恋爱了啊。”小狐狸回答,“不合适。”

    “……”太一第一次听狐狸说不是王就不能愉快地谈恋爱,狐狸谈恋爱还要看是不是王吗?

    不过话说回来,王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太一没有再多说,再多说下去,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气死。他是三足金乌,太阳星上唯二的三足金乌。好吧,太一真的没有中二,没有那么自恋,不可能在小狐狸的面前强调那些。

    明明小狐狸一开始看到他的原形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双眼发亮。而他化形之后,小狐狸就嫌弃他了。

    难道他的原形更加好看吗?

    这是必须的,三足金乌的原形当然得非常好看。

    太一没有立即离开,碰上了,又没有打起来,他干嘛要跑。要是跑了,未免显得技不如人,倒不如在这边待一会儿。

    小狐狸没有多看太一,心想明明是一个好料子的,结果……那么金灿灿的,化形之后……也许还算英俊吧,但是真的没有罗小睺帅气。

    太一没走,老子等也没有干对方走,这片大地又不是私有的,谁都可以站在这边。

    “走吧。”通天又变成了气团子,化形是能化形了。但是吧,他觉得在小狐狸的面前维持着气团子的模样,一定能让小狐狸更加开心,能多靠近小狐狸。

    通天可没有想着要流下来,在三足金乌面前烤凤凰么,还是利用三足金乌的太阳真火烤凤凰?算了吧,他们的关系又没有那么好。

    “嗯。”小狐狸点点头,没有必要站在这边浪费时间。

    太一:所以我还是被嫌弃了吗?

    当小狐狸一行走了之后,帝俊来了,帝俊见弟弟似乎很失落的样子,便问了一句。

    “怎么了?”帝俊惊奇,“挨打了?”

    不该啊,他跟弟弟只是前后脚下来,弟弟不应该那么容易出事吧。

    “没有。”太一黑线,自己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挨打。要想在这个洪荒活下去,那就得小心一点,遍地都是厉害的精怪,还有的子啊争地盘。

    好在他们有太阳星,没有精怪去跟他们争夺太阳星。

    “什么是王?”太一询问。

    “多走走,也许就明白了。”帝俊就太一这么一个弟弟,要问他什么说王,这也有很大的难度。

    他们之前一直生活在太阳星,太阳星上就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帝俊想着他们得在大地上多走走,看的多,明白的也就多。

    后来,帝俊明白什么是王,又看到龙、凤、麒麟三族之争,等三族没落之后,便建立起了天庭。王啊,皇的,总会有的。

    现在的帝俊和太一没有想那么遥远,他们现在的想法,那就是搜罗好东西!

    现在不搜罗好东西,等到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再搜罗,也很难有这么多好东西。

    像帝俊这种已经有cp的,就更得努力了。有了cp,娃还会远么。

    当然,帝俊没有考虑得那么久远,只不过大家都忙着搜罗好东西,他又怎么能不跟上大部队走呢。

    小狐狸没有回头,要是回头了,也见不到金灿灿的帝俊,因为帝俊用的是化形后的形态,而不是三足金乌的形态。这些生物都喜欢用化形后的形态,不喜欢跟那些没有开灵智、不能化形的动植物一个样,要展现出他们的不同。

    洪荒大陆很大,生物很多,有族群。

    只是这些族群都没有建立宏伟的殿宇,没有豪华的布景,他们身上的穿着看上去是不错,但是他们并没有多研制华丽的布料。他们没有把心思花在这些上面,更看重修为,想的都是修炼的事情,还有法器之类的。

    有点像是看动物世界,他们可以住在树上,可以住在山洞里,还可以躲在大叶子下面。

    小狐狸想自己是不是活在远古时候,怎么没有手机呢?

    等等,她怎么会想到手机,还有高科技?

    哎呀,失忆了就是失忆了,偶尔想到一些,很难想到更多的。

    妖妃不具备开拓原始世界的能力的,不可能去开拓的。

    小狐狸认为自己还是维持狐狸形态比较好,不用化形后的形态。反正这里又没有王,也没有大臣,那么她化形得再好看,也没有什么用。

    “小九。”通天气团子飘在小狐狸的身边,感觉小狐狸不开心,便道,“你之前说要谈恋爱,要谈就谈啊,哥哥陪你谈。”

    “……”小狐狸抬头看了一眼通天气团子,这个气团子根本就不知道谈恋爱是怎么样的。

    她跟一个气团子谈什么爱恋啊,没有什么好谈的。

    小狐狸翻了翻白眼,朝着气团子踢了一块小石头,她是要当妖妃的,当妖妃的,当妖妃的!

    半天后,太一和帝俊遇上了拿着弑神枪的罗睺,两兄弟都有些紧张,眼前的这一位杀气有点重啊。

    “鸟啊。”罗睺看了看太一和帝俊,两只三足金乌,也算是飞禽,那也能烤吧。

    要是小狐狸在这边,他立马就烤掉其中一只,让小狐狸尝一尝。至于另外一只三足金乌,就可以先放着,等小狐狸下一次再吃,毕竟这三足金乌的数量太少。

    太一拉扯住帝俊的衣袖,眼前的这一位似乎有点熟悉,莫不是那个总喜欢烤凤凰的存在?

    他们在太阳星上的时候,没少看地面。这一位跟另外一位总是干架,还有就是经常烤凤凰,除了烤凤凰,还烤其他带翅膀的。而他们是三足金乌,三足金乌也是带翅膀的存在。

    罗睺低头看看手里的弑神枪,弑神枪还锋利呢。

    太一和帝俊都没有想着跟罗睺打,他们有预感,他们不是眼前这一位的对手。特别是掌管河洛图书的帝俊,感觉更是不好,绝对不能跟眼前的这一位打起来。

    “你们看见我家的小九了吗?”罗睺用力地把弑神枪往地上一竖立,“白色的毛绒绒的九尾狐呀。”

    太一&帝俊:青丘上有很多九尾狐!

    “先前正好遇见了一只白色的毛绒绒的九尾狐。”太一开口,就是不知道那一只九尾狐是不是眼前这一位要找的。

    但是为了自己和兄长的安全,太一还是这么说了,他跟那只小狐狸萍水相逢,又没有多大的交情,他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太一是有东皇钟,东皇钟确实挺能耐的。可太一现在的实力还没有那么强大,何况他还是一个有脑子的三足金乌,没有脑子,才横冲直撞。

    “哦?”罗睺看向弑神枪,拿出一块布擦拭弑神枪。

    太一&帝俊:哦什么,让我们怎么回答啊。

    “那只九尾狐还没走远。”太一又道,“可能又准备烤凤凰吧。”

    不是他给小狐狸加戏,只是想一想,为了活着,就这样吧。

    太一很机智,想到罗睺喜欢烤凤凰,便想着罗睺说的小九是不是也喜欢烤凤凰。

    虽然太一不知道狐狸喜欢吃什么,才来大地上哪里可能知道那么多,就算在太阳星上看,也看不了那么多,但是太一就是太一,这反应速度很敏捷。

    “好。”罗睺唇角微勾,“那改天再烤你们吧。”

    太一&帝俊,为什么还要烤我们?

    帝俊看看太一,没有说话,这时候确实不适合多说话,还是看着那个凶残的存在走吧。

    等罗睺走后,帝俊皱起眉头,“得想想办法,别哪天真的被烤了。”

    他们就两只三足金乌,数量太少,以后还是得加强实力。等到后来,帝俊成立天庭时,他还是感觉自己和弟弟处于十分危险的状态,王啊皇的,那就是小狐狸眼中的香馍馍啊,适合谈恋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