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他从曙光中来 > 第13章(含入V通告)
    汤家老宅是位于城镇中心的一栋欧式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光绿化带的面积就有四百平方米。

    汤雄虽然是毒贩,但他明面上是汤氏集团的董事长,经营着房地产方面的生意。

    极少部分人知道他背地里的身份。就连他的亲生女儿也不知道。他隐匿在繁华的都市中,无声无息。

    老宅此刻灯火通明。

    汤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正在抽烟,一口接着一口,顺便打量着对面的男人。站在他对面的是小弟景泰。

    “汤爷,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这个点陈霸天那儿应该听着信了。”景泰说。

    汤雄往桌面上丢了一张银行卡,很是赏识的对景泰说:“这次你做的很好,这是赏你的。”

    “还得多亏了李玉。”

    “李玉的那份我已经备好了。”

    景泰:“我替李玉谢谢汤爷。”

    景泰口中的李玉是汤雄安排在陈霸天身边的卧底,平日里有新的货源或者陈霸天有新动向,李玉都会同景泰联系。

    李玉在陈霸天那儿属于低层的手下,知道的消息也很浅,但也算是汤雄的半只眼睛,盯着陈霸天的一举一动。

    “这件事情不要让知道。”汤雄叮嘱道。吞吐出来的烟绕着脸颊转悠着。他的眼神犀利,像是要凿穿人的心般。

    “嗯。”景泰点头:“前段时间又回国了,我已经安排人密切保护着她。”

    汤雄:“随她去吧,只要保她周全就行,别的就不管她。上学还是玩随她心情,反正我有钱让她造。”

    景泰想要回话,却听见了门外有脚步走动发出来的摩擦声,是高跟鞋的步履声,从楼下的走廊一直传上来,停留在了书房的门前。突然停住的。想来并没有听见两人的谈话。

    汤雄也听见了。他摇着头示意景泰不要吭声,而他自己却开口说话了,很沉稳的口气:“老城区那儿的地皮怎么样了?居民搬走了没?”

    “还没有。还在进行思想建设。”

    “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可别出现欺压居民的行为,钱财方面还有善后工作都要做好。”

    “汤爷放心。”景泰提高嗓音道,故意说给门外的人听:“这年头像汤爷这样热心肠的人不多了。”

    “哈哈……”汤雄大笑。

    +

    陈雯倩站在红木的雕花大门前,眯着眼睛往屋子里头看,汤雄这人有个习惯,不喜欢把门关紧,按他的话说,不做亏心事,不必关上门说悄悄话。

    屋里头亮着白炽灯,汤雄坐在沙发上,他是个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秃顶,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框,尤其喜欢穿中山装,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都喜欢裹在身上。

    他的面相是慈祥的老爷爷样,不太会在他脸上瞧见生气和严肃,反倒是整天乐呵呵的。特别好打交道。

    秘书景泰站在他面前,口若悬河的讲解着关于工作上出现的状况。汤雄点着头,时不时插上两句话,或者低头品一品桌子上的铁观音茶。

    陈雯倩看了会后才推门走了进去。她从来不习惯去敲汤雄的门。

    进门后,是景泰先打招呼的,他低垂着头,恭恭敬敬喊道:“好。”

    陈雯倩冲着景泰点了点头,紧接着三步并两步走到汤雄身边紧靠着坐了下来,手顺势挽住汤雄的手臂,头埋在他的中山装袖子上撒娇道:“爸,我好想你啊!”

    汤雄继续品茶:“就因为想爸爸就从国外飞回来了?”

    “哎呀,爸。”陈雯倩瘪着嘴。

    “学位不想要了?”

    “爸,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学习的料,你送我去国外读书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汤雄看着怀里的陈雯倩,一时半会没有说话。女儿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了,个头变高了,五官也长开了。而他也逐渐变老了,弯腰驼背,肢体弱化。

    从小到大,为了护她周全,他总是想方设法把陈雯倩往外送,让她远离自己。仔细想来,女儿在身边陪伴的机会少之又少。

    他已经年过半百,家业也挣了很多,现在越来越觉得家人团聚才是最好的幸福,可他心里明白,他回不了头了,在一条满是阴霾的道路中陷得很深,底下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恶魔,如果他现在后撤,会被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到时候,他想要保护的陈雯倩会落入什么境地,汤雄想都不敢想。每每于此,他都会收回金盆洗手的念头。这念头太可怕。

    “爸。”瞧着汤雄的目光闪烁,还夹了一些红润,陈雯倩盯着看了一会,汤雄的眼神更加的不明亮了,她出声喊道:“爸,爸爸……”

    “嗯?”汤雄回神。为了掩饰住情绪他抬手去拿桌子上的茶杯。

    杯子空了,桌面上的水壶也空了。景泰晃了晃后识趣地拎着水壶出了门,顺手将门带上。

    “最近我听人说,晚晴是你女儿,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陈雯倩说:“她该不会是我姐姐吧,难怪我和她那么投缘。”

    “你这孩子……”汤雄宠溺地看着陈雯倩,满眼都是柔情,“我还寻思着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千金大特意回来看我,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爸,我真的是回来看你,然后顺便问问。”

    “吃醋了?”

    “没有。我从小在西方生活,思想open着呢,要是真有个姐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况且那人还是晚晴。”陈雯倩实话实说。眉头跳动着,显然很开心。

    汤雄叹了口气,将陈雯倩的手握在掌心中,他的另外一只手覆在上头。陈雯倩的手纤细、嫩白,汤雄心里很开心,从小到大没让女儿吃过苦。

    他摩挲了一会,才说:“傻孩子,爸爸就你一个女儿,至于晚晴,爸爸是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想着收她做干女儿,做了我汤雄的干女儿,也就没人敢欺负她。爸爸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卖她一个面子。”

    “哦!”陈雯倩说。她的心里暗暗有一丝高兴,那么弱小的兴奋藏的太深了,连她自个也没有发觉。

    她突然站起身来,“爸,我晚上约了人,我就先走了。”

    景泰已经打完水回来了,他推门进来,将水壶放在桌面上,实际上已经在门口逗留了好一会,找了个恰当的时间才进的屋子。

    他站在一边,用余光偷瞄着陈雯倩,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性感又火辣,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是个任性的女人,却任性的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最近几天少出去溜达。”汤雄在陈雯倩出屋门前喊住了她:“算了,景泰,你跟着她。”汤雄冲着景泰使眼色。

    景泰立马跟了出去。脚步走的飞快。

    出了别墅,陈雯倩就同景泰说:“不用你保护我。”

    “汤爷吩咐了。”

    “我爸还听我的呢。”

    景泰一向是个固执的人:“我只听汤爷的。”

    “景泰,你长了一张英俊的脸,奈何是个事精。”话落,陈雯倩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座,扣安全带,挂档,一气呵成。随后一踩油门,车就往黑夜中驶去了。

    后头的景泰也迅速上了车,指挥着司机:“很紧,丢了要你命。”他的目光闪着英锐之气。

    +

    约好了九点半在蓝心酒吧汇合,陈雯倩说要带新男友给古晚晴认识,据说是外国人,新西兰的帅哥,陈雯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搞定的。

    古晚晴下了班就直奔着酒吧而来,坐在吧台点了杯温和的酒就开始等着。

    一边等一边寻思着沈晔霖话语中的含义,从他莫名其妙提起的汤雄,到他后来让自己注意安全。古晚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琢磨不透,思前想后,不知不觉喝光了杯中的酒。

    她招手想要服务员再来一杯,手还没抬起,已经有一杯酒推到了面前,长瓶型的酒杯,这样的杯通常里头穿着烈酒。

    递酒过来的是个男人,留着飞机头,带着大金链子,明晃晃的在杂乱的灯光下刺目的很,他的眼睛正毫无遮挡的打量着古晚晴的胸口,嘴巴微撅,像是要吹口哨。

    男人说:“美女,陪哥哥喝一杯。”手作势要上去搂住古晚晴的肩膀。

    还未碰到分毫,手倒已经被古晚晴反扣了过来,古晚晴将男人的手臂紧紧压着,手腕贴紧后侧裤腰带,整个人已经向下驮着背脊了。

    男人嘴里骂骂咧咧道:“臭婊·子,信不信我弄死你。”

    古晚晴手头使了使劲。

    男人面色马上胀红,手肘发出的剧烈疼痛让他喘息声都不均匀了,“大哥,大哥……救我,大哥……”他的声音被掩盖在暴躁的音乐声中。

    周围有人要上前,却被其他人拉住了。只听见他们小声议论的声音。

    “这可是汤雄的女儿。”

    “那个黑白通吃的汤雄?那个得罪了就没有活路的汤雄?”

    “最近可是有好几拨人让我们关照着点这女人,好像是叫古什么晴。”

    “古晚晴。”

    “……”

    显然男人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他随及双腿“嚯”的一下就跪倒在地,与此同时,只听见手臂“哐”一声,骨头错位了,他也顾不上疼痛,连连求饶,头快要磕在古晚晴的鞋面上了:“汤饶命,汤饶命。”

    古晚晴站在灯光下,眼下脑子更蒙圈了。直到陈雯倩的到来才给她解开了谜题。

    陈雯倩说:“我爸说了,要认你做干女儿,这样往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为什么突然认我做女儿?”古晚晴百思不得其解。

    “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有人在偷偷关注着你。”陈雯倩笑着,手指往包间指了指。

    古晚晴往包间看,沈晔霖正坐在沙发上,他的目光并不在看她,也不知道看向何处,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眼神,同时还在悠然自得地抬头饮酒。

    她又寻着沈晔霖的目光看,发现他正在瞧着先前被自己揍过的男人,等到她再一次回头时,沈晔霖已经没了踪影,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猥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