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米揣着那东西往家跑, 离家老远就听见院子里面小孩哭大人叫,她站在院子门口往里面瞅了两眼:孙招娣和刘红英带着孩子们站在堂屋前面对峙,她亲妈正抱着叶鱼站在三房门口看热闹。

    这明显不是拿出好东西显摆的好时机。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大门这边,叶米悄悄的溜了进去,站到了孟菲身旁,孟菲挪了挪身子,把她挡在了身后,继续看热闹。

    孙招娣拉着被打成了猪头的传根,一张脸因为愤怒涨成了猪肝色,愤怒的指着刘红英,要不是叶和平拉着,她肯定是要上去挠刘红英的。

    “我说嫂子,你是怎么教孩子的?你看看你们家毛蛋和地瓜把我家传根打的,这脸还怎么见人啊?眼瞅着后天就要过年了,你这是存心让我们家传根被人笑话是吧?”

    毛蛋和地瓜到底是两个人,打仗的时候勉强占个人数优势,挨的打比传根要少不少,脸上虽然也有些印子,和传根比起来又简直能称得上是毫发未损了。

    刘红英这人平日里最好面子,被孙招娣这么指着鼻子骂,她也是有些抬不起头来,心里面对孙招娣便产生了几分不满,她不信自家的孩子平白无故的就去揍传根,她的两个儿子平日里最是听话讲理,肯定是二房那个传根先惹事的。

    她便说道:“二弟媳妇啊,你先消消火,我家毛蛋和地瓜平日里是什么样子的,你也不是不清楚,这里面可能是有什么误会。”

    刘红英是真心不想在大过年的时候和自家人闹起来让别人看笑话,孟菲家里没儿子,就两个闺女,这年头只要是个女的就没有找不到婆家的,可是男人的条件要是不好,可就真容易娶不到媳妇儿,刘红英可不想弄出一个难相处的名声。

    一想到这点刘红英就好生头疼,“毛蛋,地瓜,你们两个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菲低头瞅了一眼伸长了脖子看热闹的叶米,悄悄用眼神示意:不是你干的吧?

    叶米看懂了她娘的眼神,坚定不移的摇了摇头,目光清澈又坚定,不知道为什么,叶鱼突然就看懂了她姐看似纯良实则极品的心思。

    不是我。

    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叶鱼:……

    她便宜姐真厉害。

    佩服的同时她心里面也有些忐忑:她都能看懂她姐的心思了,看来这思想也是日益向极品迈进了,难不成她真的也要变成一个极品?

    不要吧?

    叶家大房二房那边的纠纷更厉害了。

    刘红英那么一问,毛蛋和地瓜立刻就把实话说出来了,一听他们把拿走全部鸡蛋这件事怪罪到自己头上,传根立刻就不干了。

    “我呸!什么我拿走了全部的鸡蛋,我怎么可能拿走全部的鸡蛋!黄花是我妹子,我妹子补身子,这两天我都没抢过,她今天主动和我分鸡蛋了,我怎么可能抢的?”

    “黄花妹子就说被你全抢走了,你要是没抢走你跑什么?”

    “我那是听我妹妹说是你们把鸡蛋都抢走了才想要去把鸡蛋追回来的!”

    “你撒谎!!”

    “你们放屁!!”

    眼看就要变成小屁孩骂街,叶米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蹦出来终结了他们的争吵:“你们都说是黄花说的,那把黄花叫出来问问,不就弄明白到底是谁撒谎了吗。”

    叶黄花正躺在二房家的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偷乐呢,冷不丁被点了名,心慌了一下,连忙安慰自己不要紧,只要她一口咬死了就是大伯家的那两个抢了鸡蛋,没有其他人看见,就算毛蛋和地瓜再怎么蹦跶也没辙。

    她知道这样做有些对不起毛蛋和地瓜,可是她这也是好心,三叔三婶一家子在他们两家的补贴下过的那叫一个滋润,都说恶人没有好下场,可是直到她死,三叔三婶一家过得那叫一个红火,她实在是不想再过上辈子那种苦日子了。

    就只能委屈下毛蛋和地瓜了,不过不要紧,等过两天她再想个办法帮大伯那边和三叔一家分家就是了,这也就相当于还了毛蛋和地瓜的人情了。

    叶黄花越想越觉得她做的对,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放回去了,脸色也自然了,孙招娣带着一堆人乌拉一下子进来了,孟菲没进去看热闹,叶米仗着自己人小,无视了孙招娣明显不欢迎的神色,厚着脸皮混了进去。

    孙招娣看着她那样子就生气,可是人家就是一个小孩,她当二伯母的总不能和人家小孩计较吧?就只能当做看不见,扭头和叶黄花确认情况。

    “黄花,你和妈说,你到底是怎么给你的三个哥哥们说的?”

    叶黄花早就想好了说辞:“我就是想着,我一个人吃那么多鸡蛋,哥哥们一个都没有,不对,我就想给哥哥们吃一个,然后我就说谁给我最大的地瓜干我就给谁,然后我哥就出门了,结果毛蛋哥和地瓜哥突然跑回来抢我的鸡蛋,然后我哥就出门追他们去了……”

    “你胡说!”毛蛋气的不得了,直接打断了叶黄花的发言,他两手握拳,青筋都从额头上蹦出来了,“明明是你说被你哥全抢走了,还骂我们,我和地瓜才会去找传根讲理的!”

    叶黄花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得到了满意答案的孙招娣一把搂住了她:

    “你这孩子想干啥?我家黄花身子还虚呢,你就敢打她?是不是你看着我家黄花吃鸡蛋馋了就故意找事儿的?大嫂,你家这孩子可得好好管教管教。”

    这话可把刘红英气的不轻,她一向自认为自己是叶家三儿媳妇里最聪明识大体的,她的毛蛋和地瓜是小辈里最懂事听话有前途的,结果孙招娣这话里话外都在打她的脸,她能不生气才怪呢。

    可是她又找不出来其他证据来证明自家孩子的清白。

    这要是换成了一般的人家,这种时候肯定是让自己家孩子道个歉,再拿点东西来赔个不是也就过去了,可是刘红英不是一般人啊。

    她把自己看的高人一等,对自己家孩子要求也高,毛蛋和地瓜虽然是两个乡下孩子,可是被她养的特别的懂事,是大柳树村里面家喻户晓的别人家的孩子,家家户户只要一说起孩子,就一定会夸刘红英一番,刘红英嘴上不说,心里面可是特别的喜欢。

    要是她今天赔礼道歉了,被外人知道了,那她这个“会教育孩子”的名声可就完蛋了!

    再说了,刘红英也是真的不相信她的毛蛋和地瓜能干出来那种事儿。

    刘红英咬咬牙,拉住了毛蛋和地瓜,露出来一副温和的笑脸来,苦口婆心的诱导叶黄花:

    “黄花,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啊?你的毛蛋哥和地瓜哥平日里也不是那种抢别人家东西的孩子啊。”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叶黄花的脸色,叶黄花到底是年轻,心志不是特别坚定,被刘红英这么一说,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心虚,孙招娣抱着她看不见,刘红英和叶米可是一点都没有错过。

    刘红英原本还有些忐忑,虽然可能性比较微弱,可是万一真的是她的儿子们不对呢?如今从叶黄花眼睛里看到了心虚,意识到自己竟然差点就冤枉了儿子,她顿时就恼羞成怒,把内心深处的羞愧全部怪罪到了孙招娣头上。

    叶黄花平时的表现太好了,她可想不到这是叶黄花自己的主意,就以为是孙招娣指使的。

    小孩子懂什么。

    这件事就不是叶黄花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能单独想出来的事情,肯定是她这个不安生的二弟妹又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斤斤计较了,可是她千算万算也不应该算计到自己的毛蛋和地瓜头上,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她今儿就非得和这个二弟妹扯清楚,让他们知道他们大房的厉害!

    有了这么一出,刘红英突然就发现三房的孟菲好像也没有那么不讨人喜欢了。

    起码人家从来不算计她。

    刘红英深深的呼吸了两下,对着叶米温柔的笑了笑,端的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去帮大伯母把奶奶叫过来好不好?”

    叶米当然是乐意的。

    这件事又没有把她家牵扯进去,她看热闹看的可爽,一点都不想就这么过去了,恨不得这件事情闹腾的再大一点,最好是让三个孩子都挨顿揍她才爽,既然叶老太太的加入能够让这个场面再次爬上一个新高度,叶米自然是乐意去叫人的。

    可怜叶老太太,正在老姐妹那里聊天呢,就听到叶米大老远的吆喝。

    “奶!家里面出事了!大伯母和二伯母吵起来了!要翻脸了!奶奶你快点回去看看啊!”

    叶老太太顿时就坐不住了。

    这倒霉孩子,家丑不可外扬,她怎么还专门大老远的吆喝呢?

    真随她爹,也是专门生出来气她的!

    还有那个叶鱼,八成也是老三两口子的性子……

    她上辈子八成是欠了自个儿这个亲儿子的了。

    这是讨债鬼下生的啊!

    还是大的带小的,带了整整一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