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 第 29 章(含入v公告)
    沈烨做了一夜光怪陆离的梦,梦里自己在一片类似热带的丛林中披荆斩棘,仿佛一直在寻找着什么。

    很奇怪的是,梦里似乎一直萦绕着一种清新的薄荷香气,他想,自己可能是想要寻找这香气的来源,但是怎么都找不到。

    他在一阵空虚的燥热中醒来,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九点半,他的视线盯着秒针移动了将近半分钟,意识终于彻底回笼,翻身下床,去浴室解决某种生理反应。

    过了一会儿,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两帧画面。

    一帧是在暖黄的灯光下白皙修长的后颈,弯成优雅的弧线延伸进白色的衣料。

    紧接着是在一片昏暗之中,一双细瘦的脚赤着在柔软的地毯上踩过,那脚踝细的让人心痒。

    沈烨呼吸一窒,轻易地攀上了高峰。

    直到这时,昨晚发生的一切才终于如同潮水一样涌入脑海。

    在酒精的催化下,一切都像是蒙进了雾里,他一时间分不清哪些是真实的,哪些又是自己的想象。

    沈烨终于慌了神,心里扑通扑通跳地厉害,迅速地把自己清洗干净,打开电脑,调出昨晚客厅里的监控。

    凌晨两点,入户门开了,沈烨看到自己自己走进来,坐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又往回走。

    然后暗搓搓地停在了白晗房间的门口,鬼鬼祟祟地敲了敲门。

    沈烨看着监控中的自己,眼角狠狠一颤。

    过了一会儿,白晗过来开了门。

    暖色的灯光从屋里照进来,白晗的面孔逆着光线,显得愈发柔和,看起来有些困惑。

    自己仿佛跟他说了些什么,他的脸上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看起来又有些想笑。

    可是接下来,自己!竟然!就这么抱住了他!!!

    沈烨倒抽一口冷气,终于知道脑海中那后颈的画面是从何而来了,紧接着就见白晗不自在地迅速挣开了自己。

    他也终于明白自己梦中的薄荷味是从何而来了,上一次抱住白晗的时候,他就闻到过,那是他的洗发水的味道。

    而画面中的自己竟然还不愿意放弃,又一次抱上去然后又被推开,白晗的脸色看上去非常不好。

    沈烨:令人窒息jpg

    尝试了两次之后,画面中的沈烨终于放弃了,靠在门框上滚来滚去,白晗看起来很是无奈,于是拉起他的胳膊,把他往自己的卧室拽。

    结果自己竟然扯着沙发的边缘死活都不走!!!

    ……握着鼠标的手抖了抖。

    白晗无奈了,于是放开了他,打开厨房的处的顶灯,烧了一壶水。

    他没有穿鞋子,就赤着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厨房地面上没有地毯,可能有些凉,他垫着脚尖跳过去,又跳回到客厅的地毯上,像只小鹿一样轻盈。

    监控中的画面和脑海中浮现的画面重叠起来——他很确定,自己当时就瘫在沙发上,痴汉一样地盯着人家的脚腕,脑海中浮想联翩……

    ……然后在白晗端着水过来的时候,“嗷”地长嚎了一声,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

    沈烨:……我选择死亡。

    白晗艰难的把自己从地上捞起来,然后半跪在地上把兑好的水喂给自己,沈烨心惊胆战地看着监控——幸好后来自己没有再作什么妖,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就着他的手把水喝完了。

    呼……

    沈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对昨晚还是有一点印象的,记得喝水这件事,印象中自己之后应该就睡着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见自己从白晗手中夺过水杯丢在地毯上,揽住白晗的肩膀就把人推在了地毯上。

    ……!!!

    沈烨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可是心中竟然还有一点点的小期待……?

    期待你妹啊!!!

    他看见白晗一边挣扎一边被自己按住……最后,自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沈烨:“……”

    他默默地捂住了心口,心惊胆战地看完了接下来的内容。

    幸好他是真的睡着了,后来白晗沉默地被他压了一会儿,然后把他推开,最后愤怒地把人拖进了卧室。

    沈烨看完监控,把头埋在手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

    “啊——!”

    他发泄般地大吼了一声,猛地把笔记本电脑扣上,然后在床上痛心疾首地翻滚了一阵。

    天要亡我jpg

    还没滚两下,卧室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沈烨心中一惊,一个没留神,直接滚下了床,膝盖碰到了床边,沈烨把痛呼吞进了肚子里,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到门边,开门之前,赶紧整理了一下仪容,带着优雅迷人的微笑,打开了卧室门。

    “早啊~”他靠在门边,冲着白晗招手。

    门外的白晗一脸困惑:“早,你怎么了?我听见你在叫。”

    “没事,”沈烨的声线因为紧张而变得有些高:“刚刚磕到了腿。”

    “哦……”白晗扫了一眼他的腿,果然看见一点红印。

    “你今天不是要去剧组?怎么现在还在家里?”沈烨清了清嗓子之后问道。

    “就准备走了,”白晗指了指桌子上的包,“杨哥过来接我,路上堵车,晚了一些。”

    沈烨点了点头,心里把杨镭骂了一顿,昨天就说什么一大早要去剧组,他以为白晗早就走了。

    他有些局促地摸了摸鼻子:“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白晗似乎想到什么,脸有点红,身体默默往后撤了一点点,又忍住了没动,最后说道:“……没事。”

    一股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沈烨喉间僵硬:“杨镭还没到吗?”

    白晗看了一下腕表,点点头:“啊,应该、快到了,我先走了。”

    沈烨点点头:“嗯,路上小心。”

    白晗快步转身,拿起自己的包来,向门口走去。

    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忽然转头,指了指厨房,道:“我给你留了些燕麦粥……你记得喝,不然对胃不好。”

    沈烨笑着点头,跟他挥手再见。

    屋子里终于只剩下沈烨一个人。

    他盛了粥,一个人静静地喝着,觉得十分窝心,又觉得万分愧疚。

    他心想:再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己的自控力在白晗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昨天喝的还不算太多,他至少还有些意识,只是撒了点酒疯,尚且可以解释,如果以后真的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

    恐怕会真的不可挽回。

    还是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晗一直都很忙碌,除了拍定妆照之外,还要配合剧组的一些宣传,甚至上了一个简短的访谈。

    沈烨也刻意让自己忙碌起来,尽量减少和白晗碰面的机会。就算是见了面,他也不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

    但是每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尽可能地保持自然,一点也不希望白晗看出他的尴尬。

    ——只当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之后矜持地保持距离,放弃自己的妄想,只把他当做协议对象,这样就好。

    ——嗯,对,这样就好。

    几天之后,《新月传》的定妆照就热腾腾地出炉了。

    官方在晚上8点发布之后,白晗的微博也很快转发,等到沈烨忙了一天,晚上十一点多回到家的时候,白晗的微博下面已经有了上千条回复。

    沈烨回家的时候,白晗听到他的脚步声,出来跟他打了个招呼。

    “还不睡吗?”沈烨看着他柔软的发丝,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就准备睡了。”白晗顿了顿,又说道:“今天定妆照出来了。”

    沈烨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期待,心底变得软绵绵的,点点头道:“嗯,我一会儿就去看。”

    白晗点点头,小声地说:“那……晚安。”

    沈烨笑笑:“嗯,晚安。”

    偶尔道一声晚安,就是他们最近相处的方式。

    甚至有的时候,沈烨出差,或者和朋友玩到半夜回来,白晗已经睡了,他们连一声晚安也没有说。

    见白晗转身进屋,沈烨也回去收拾了,然后瘫在床上打开微博,去看白晗的定妆照。

    白晗的角色是一个病弱的世家公子,是大女主的第一任丈夫,也是她心中永远的白月光。这个角色是个病秧子,外表看上去风流散漫,却因为自己这一身病而看破了世间许多事,从而带上了些洒脱。而在他那漫不经心的外表之下,是一颗珍重生命,也珍重一切美好品质的菩萨心肠。

    白晗原本就瘦,前些天胃不大舒服,看起来更瘦了一些。他一身白色古装,头发束起,一张脸精致的过分,又带着几分让人心疼的苍白。他斜斜的靠在榻上,手中提着一壶茶,倒入杯中。三分病弱七分风流,而眼神却又是沉静而认真的。

    恰恰是人们心中“齐公子”该有的样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让人心醉。

    沈烨摸了摸那张定妆照上的面庞,笑了一下,又去看白晗微博下的评论。

    “这!就!是!我!心!中!的!齐!襄!”

    “简直完美!齐公子,我可以……”

    “呜呜呜一想到齐公子后来会死我就忍不住要哭,跪求编剧改剧本!!!(知道不可能啦各位姐妹求放过……)”

    很多其他不明剧情的吃瓜群众只是为颜值而震撼,不知道是谁开的头,下面一排的“舔”。

    沈烨看着那张不似凡人的脸,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于是转发了白晗的微博,也跟风,只写了一个字:“舔。”

    过了不久,他的微博下面又炸了。

    “你!!!我们只可以舔照片!而你却可以……”

    “我污了我污了……满脑子都是画面感……”

    “一个字都可以开车……沈少不愧是沈少(捂脸)”

    “我怀疑你在搞黄色,可是我没有证据……”

    ……

    沈烨:“……”

    天地良心!我发微博的时候真的什么都没有想!!!

    可是现在,他却忍不住想得有点多……

    沈烨的喉头动了动,觉得有些热。

    脑海中的画面精彩纷呈,而画面中的主角就在不远的房间里。

    看着有些激动的小小烨,他想,自己可能需要出个长长的差。

    而另一边,一直没有睡着的白晗也看到了沈烨的回应和下面的评论。

    他的脸有些红,光裸的足尖互相蹭了蹭,心脏砰砰砰地直跳。

    可是转念间,他又想到了两人最近的相处——他感觉,沈烨仿佛是在刻意疏远。

    可是想到那天晚上,他又觉得,沈烨对自己,至少不讨厌。

    心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如果是这样……自己可不可以……稍稍主动一点?万一……

    他心中忽然涌动出一股飞蛾扑火的疯狂。

    他怔怔地想了好久,最后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抱住小恐龙,缩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