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林坐下道:“那你看得还挺准的,有一次不是想说你力气大,可以做个打手头头吗?就是想让你找他试试。”

    明篱颜皱眉,“那他还能光明正大在外面晃,现在不抓得挺严的,没事?”那看来桑起晞上次遇到的危险,也与他爹的职业是不无瓜葛的了,这让对桑起晞有了不少喜爱之情的明篱颜心里面多了一层担忧。

    “桑烁他爹在的时候是挺乱挺狠的,不过这些年大家都低调起来,桑烁那批人也一样,过格的也都不敢碰,这些年还在转型。”

    “开了保全公司,还有商铺,房产,不过想要彻底转一下子也转不过来,许多灰色地带还是有他们盘踞的,有不少人想要处理个麻烦什么的也会有找上他们的时候,所以关系网扯的也不小。”

    “他们自己有眼色,会做事,能耐不小,滑得跟泥鳅似的,动不好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明篱颜听完之后,惊讶不已:“你说的是桑烁?看不出来。”明篱颜看他一粗壮大汉,以为他还就是一街头混混那种的,可听着彭浩林说的好像还挺有能量。

    “要是一般的low货我也不可能想着把你介绍过去,还有另一个跟他情况差不多,但是比他要张扬些,桑烁的对家童汀璟,那家伙就没学会老桑的低调,这样的我就不建议你跟着,风险大。”

    明篱颜眼皮子跳了下:“我哪个也不去。”

    “知道知道,不过你现在救了桑烁的儿子,他们那些人最讲义气,那也非常不错。”

    明篱颜不自在地道:“我也没想要这人情怎么怎么样,就是那个小弟弟挺可爱的。”

    彭浩林笑了一下,怎么都没想到当初认识的明篱颜,了解之后,那样的外貌之下竟然是这样的人,要被人说傻的。

    彭浩林:“这不是多个人多条路吗?你两手一甩从谢溧那边跑了,谢溧这块肥肉现在那群女也没能叼上,还有人说是谢溧还念着你,别那些人拿你撒气。”

    “不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吧?”

    “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我也就这么一说,反正有桑烁这条线总比没有强。”彭浩林还又坐下来兴致勃勃跟明篱颜讲桑烁他爹活着时候的那些事,彭浩林语气里都是激动崇拜,听着是桑烁他爹是个挺厉害不得了的人物。

    “现在不行了,桑烁还是比不上他爹的魄力,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时代也不一样,桑烁也挺适合现在的。”

    明篱颜被灌了一耳朵当年地下老大的故事,不过那些距明篱颜太遥远,明篱颜听了也就算了,便又问了下桑起晞:“桑烁老婆孩子的事你知道吗?”

    “听说一点儿,他老婆还是个官家千金,恋爱脑的,当初嫁给桑烁家里人就不乐意,闹着嫁了,后边听说又跟着个外国小帅哥跑了。”

    “他家小孩儿听说的倒不多,桑烁没把人带出来过,这肯定是把人保护的好,重视着呢。”

    明篱颜叹了口气,桑起晞那副好学生的乖弟弟模样,还只以为他爸是喜欢武侠古惑仔呢,只希望他爸的那些复杂事情能不要沾染到他。

    其实无论是明篱颜还是桑烁桑起晞他们都不知道,上一世明篱颜没有经过那里,桑起晞是重伤不治身亡了的,本来低调的桑烁与童汀璟那边无休止地死磕起来。

    童汀景是这本女主书里面的一个男配,桑烁与童汀璟的死磕还波及到了女主,至于下场,得罪了女主的那些个爱慕者,童汀景这个喜欢女主的男配还好,桑烁这个炮灰却是死了的。

    不过这点配角故事出现的篇幅不多,明篱颜也就没能把大金链子的粗汉桑烁与那个眼神狠戾,看起来又瘦又老,头发都灰白了,出场没两次就死了的小老头炮灰联系起来。

    而一直在说若不是明篱颜的相救,桑起晞情况不妙的桑烁也没有敢去想过,在上一世中桑起晞是真的死了的,他只以为那几个人怎么着都不敢有那么大胆子,敢真的害了桑起晞的命的。

    桑起晞对明篱颜的亲近大概也冥冥之中是有着这些的缘故。

    而现在桑起晞没有死,桑烁现在虽然也在憋着劲跟童汀璟那边斗,但是没有那么那么拼,也能沉得下来心。

    明篱颜也不知道这么早的时候,她竟然开始与剧情有了接触,她只以为离开谢溧,那些事情都与她不会有瓜葛的,本来嘛,她一个配角都算不上的人物,本来就没她什么份儿。

    明篱颜在公司里又碰到过两回韩温良,不过也没说几句话,韩温良把她当普通员工,明篱颜便也渐渐不再尴尬了,碰到了礼貌问声好便是。

    对谢辉韫是还有见面的,谢辉韫坐在明篱颜对面笑着道:“陈凌茂脾气是不大好吧?有没有怕他?”

    “陈老师也是为我好。“明篱颜这样说着,还是小声像说悄悄话地道:”是怕他,他的其他学生也怕。”

    明篱颜虽然不是正常在学校里上课的学生,但是陈教授还是挺看重她的,甚至比学校里那些正规专业的学生还要看重,要不然当时也不会收下她,在这种事情上,谢辉韫在陈凌茂那里可没有什么面子。

    而教的时间越久,陈教授还越看越喜欢,现在都开始有那种师徒的味道了,不过看重明篱颜的表现,就是对她也越来越严厉。

    明篱颜嘴里说着怕,脸边却带着笑。

    谢辉韫最后又问道:“跟谢溧没有联系?这样断干净了?”

    明篱颜坚定点头,谢辉韫道:“父亲有点遗憾,他挺喜欢你的。”

    明篱颜抿抿唇没有说话,谢溧已经成了过去式,现在平静的生活她挺喜欢。

    只是没几天之后,明篱颜却是在公司里碰见了过去式男友,他和韩温良站在一起,有些日子没见,明篱颜现在再见到他已经能心如止水,那些事情都已经变成了前尘往事的存在。

    当从公司出来,又看到谢溧,明篱颜既没有躲着也没有上前去打招呼,照样走她的。

    只是,视野里进的景象却让明篱颜猛然睁大了眼,心跳都停止了一瞬。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谢溧听到了明篱颜尖锐的一声“躲开”之后都没有能反应过来,便被明篱颜给胳膊一揽入怀,转了一个圈躲开了呼啸而来的车子。

    只是躲开了这一下之后,那车并没有放过他们,又再次撞过来,这次躲无可闪,大庭广众之下□□裸的谋杀。

    站在不远处还没有转回公司的韩温良看到这一幕,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静,这一刻惊惧到失声。而下一刻他看到的景象更是让他长大了嘴巴,就像被施了魔法定在了那里。

    而刚捡回一条命的谢溧,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刚才都是看到了什么?

    只是明篱颜要向地上栽倒,让极度震惊的谢溧瞬间回神,忙伸手抱住,“怎么了?我们这就去医院。”又竭力保持冷静对跑过来的韩温良道:“快叫救护车。”

    救护车叫了,警也报了,公司里的保安也把那车子里的司机给拽了出来。

    那司机看着明篱颜,嘴里一直在嚷嚷着见鬼了,怪物,他倒像是受了惊吓,又像是疯了似的。

    明篱颜脸色惨白,站都站不了,谢溧正坐在地上给她当肉垫,手足无措,“哪疼?伤哪了?”见明篱颜皱眉看向那司机,谢溧:“把他的嘴给堵上。”

    那司机不再嚷嚷了,不过打完电话的韩温良这时候看着明篱颜的眼神,也全是不可思议。

    当那车撞过来的时候,明篱颜做了一个毫无意义,挺可笑的举动,就像螳臂当车那个成语,可是明篱颜的手臂却真的让那撞过来的车给停止了,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