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良奴为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难违

第一百五十七章 难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荣川还和从前一样,他披着御赐的紫狐轻裘,端着圣旨站在萧怀瑾面前。

    但萧怀瑾看他的眼神已经不似从前那般了。

    皇城的那些人大抵料定萧怀瑾不会拿荣川怎么样,便送他一个人站到禹城的东城门门前,萧怀瑾看着他说了句:“让他一个人进来,谁也不许带。”

    “是。”

    荣川就这样别几个人带进城内,像是犯人一样的步步看守,直到萧怀瑾挥手叫人都下去:“我倒是害怕了,所以才会草木皆兵。”

    坐在就桌前两人也是各怀心思,荣川笑着回答:“看来你在这过得也不算好。”

    “至少敢大口喘气,比皇城轻松多了。”

    “你这么快连占两城,下一步是哪”

    萧怀瑾看着荣川突然笑了下:“你是来替小皇帝刺探敌情的吗”

    荣川的表情凝滞了下,似乎没有想到随口的一句话竟也会叫对方生疑,最后也只能跟着一起笑了下,跟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想不到你我之间也要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你我之间,本不该说这些。”

    眼看萧怀瑾冷淡的样子,荣川不得不小心翼翼:“身处皇城,大多身不由己,纵使我和静珝都不想,也耐不了一句‘皇命难为’。”

    “是啊,皇命难违。你来不会只为了到禹城与我喝酒吧”

    “圣上叫我来劝降,只要你悬崖勒马,你便还是平南王。”

    “若不降呢”

    “……”

    “我若不降,他会拿你跟静珝如何”

    荣川轻叹一口气,摇摇头:“先前我重新合了你与绾香的八字,还替你卜了一卦。”

    “怎么说”

    荣川轻吐了两个字:“大凶。”

    说话的功夫,有人推开门端进一个火盆来,里面猩红的炭火毕剥作响。萧怀瑾笑了下:“再凶,我也已经走到这了。难道我跟你回皇城,就没半分凶险了吗

    只怕我前脚踏入城门,后脚便人头落地了。”

    萧怀瑾拿起酒壶替他倒酒:“你我兄弟本不该这样剑拔弩张,从我五岁那年开始,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你和静珝应该很清楚。”

    “我知道。”荣川点头:“其他的我可以不提,但白修子的尸首我必须带走。圣上的意思,要给白氏满门一个交代。”

    “那你有没有算过,你就这么毫发无伤的带着白修子回去,小皇帝会不会对你疑心”

    “你有什么条件”

    “在小皇帝的心里白氏这么重要,那我想问问,白修子的尸首值不值一座城”

    “临行那日太皇太后病重,静珝奉召入宫侍疾了。”

    听到静珝被带进宫的消息,萧怀瑾的表情先是僵住了,随后冷笑了下:“太皇太每次都病得这般合时宜,看来这祖孙两个也不会别的招数了。”

    “这个百宁候,我不做就是了。但静珝我总该带回来。在我心里,妻儿的命抵得上一座城。可圣上未必会这么想。”

    小皇帝拿萧静珝当人质,这叫原本打算拿用白修子尸首讲条件的萧怀瑾什么也讲不出来:“好歹是他姑姑。”

    “那又如何你也是他叔叔。”

    “尸体就葬在后山,想带走你自己去挖。我本不想牵连你们,但见你们在皇城并不畅意,如果觉得压抑,可以到禹城来。”

    “这次的事情了了,我便带着静珝远离皇城。还有,圣上已经把平南王府给封上,里面的丫鬟小厮都被尽数遣散。管家替你把这个拿出来,送到了侯府。”

    说着荣川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一对玉枕:“这应该是静太妃的东西。”

    萧怀瑾伸手摸过玉枕,抽出枕芯见到那条帕子还在里面,萧怀瑾的表情不冷不热,似乎这东西也没有多重要。

    “听说静珝生了个女儿,可爱的紧。”

    荣川干涩的笑了下:“嗯,这孩子不像静珝那般能闹,除了饿,几乎不愿意去哭但也不怎么笑,个性像极了六嫂。”

    “小孩子,还看不出什么个性。我原本也该有个孩子的,但绾香去了一遭皇城,那孩子便就没了。”

    “那次我……”

    “和你们都没关系,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原本我们给孩子取了名字,叫长宁,但她在娘胎里便开始不得安宁。希望这份安宁,你能带给静珝。”

    两只酒盏碰了下,浊酒滴在案桌边。

    萧怀瑾到底叫人把白修子的棺椁送出了城,什么条件都没有提过。

    送荣川出城前,还把绾香整理出来的小孩子衣裳交给荣川:“都是绾香招绣娘绣的锦被和衣裳,你一并带回去吧。”

    “好。”

    “回去之后,赶紧搬离皇城。顺便给襄王带句话。”

    “什么”

    “正月之前,我会夺取凌都城。二月大地回春,我在凌都等他。就说先前允他在朝中立威赚取功名的机会到了。”

    听上去萧怀瑾似乎有信心一取凌都,并且还会等着萧怀玥,拱手将凌都城让给他。

    荣川虽然不解,但还是先带着白修子的棺椁回了皇城。

    两个人谁也没有想过,这会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

    隆冬之际,万木枯朽,寒峭的北风搅动整个禹城。窎远的苍穹下,无处不被粹白之雪覆盖。

    萧怀瑾亲自率兵逼进凌都城,绾香就跟在萧怀瑾身边。

    胜,则陪他开海畅饮犒赏三军;败,则陪着他收兵回城休养生息。

    他说:“此一行,要么拿下凌都,要么葬身凌都!”

    身后将士气势浩浩,在他的虎狼雄兵面前,凌都显得羸弱不堪。

    想必荣川和萧怀玥都没有和人说过萧怀瑾的打算,萧怀瑾也就这样一鼓作气的拿下了凌都城。

    这一路萧怀瑾声势浩荡挥兵南指,谁挡杀谁,神佛也概莫能外。远在皇城似乎都能感受到地面颤了三颤。

    明明才过了几个月,形式骤然变换,这天下已然不能由着小皇帝一人独大。朝堂纷争不休,王室动荡,原本存在的危险开始显露,几大氏族也开始按捺不住。

    而聪明的人,选择在此刻隐匿。

    眼见年关,萧怀瑾做好部署便带着绾香回到禹城。路上绾香才想去,伽赞还在鹰嘴峰。

    想到伽赞,绾香便倒了杯茶递给萧怀瑾。杯面上热气腾腾,一口喝下去,从嘴里暖到腹中。

    “杳儿死前曾说,桐月不是她毒死的。山上没有别人,应该就是伽赞了。”

    “你若不提,我都快要忘了伽赞这个人。”萧怀瑾转眼看着绾香:“你就没有怀疑过甫玉他刚上山,桐月就暴毙身亡。至于伽赞她好像没有什么机会接触你的药箱。”

    “我不是没有想过甫玉,但红姑姑调查过他的底细,实在没有什么可疑的。反倒是伽赞,当时王爷的情况并不算乐观,大多半要靠徐员外的家底和人脉。

    如果王爷和徐员外翻脸,那还能靠谁呢”

    绾香歪头笑着看萧怀瑾,萧怀瑾想也不想脱口便是一句:“北塞,纥族。”

    “是了,到时候阿屠便可以与王爷谈条件。同分疆土,打着王爷的大纛进军中原。罪恶都是王爷的,得利却是他的。

    到时王爷再想摆脱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萧怀瑾垂眼想了想,随后抬头对绾香说到:“叫人把她送回北塞,也算彻底还了阿屠的恩情。”

    “若是她不肯呢”

    “把人麻晕不是你最擅长的事”

    得到了萧怀瑾的许意,绾香便不再对她留情,讲过甫玉问到:“这次只有你,带死士三人随从两人,害怕吗”

    “我不怕。”

    “好,你回鹰嘴峰带上伽赞,取道奉阳把她送到奉阳城北郊门外。她若是不听话,也不用跟她客气,麻晕她绑好直接送走。记住了吗”

    甫玉认真的点头:“好,甫玉一定不辱姐姐使命。”

    绾香把自己的令牌和药一通交给甫玉:“你是姐姐为数不多可以相信的人,一定要把伽赞送到关外,平安无事的回来。”

    “是!”

    但绾香到底忘记了,甫玉不过还是个孩子,这一去就是一月未还。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