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遇到自己小号的感觉

第九百九十二章 遇到自己小号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前辈,你真年轻啊。小说”

    视频对面段陆庭首先开口,说的楚垣夕一脸懵逼,心说果然三年一个代沟,现在年轻人见面打招呼都是这个套路了

    不过什么套路楚垣夕都能无师自通,于是点头称是“那当然了,英雄出少年嘛。”

    这么一聊顿时气氛融洽,双方各自说了说自己的情况和立场。然后楚垣夕才知道段陆庭其实算是子承父业,这家鲜食加工企业说是他创建的,实际上有很大的家族属性,一家十几口人分布在各个生产加工环节上,初期的小作坊也是家里的资产,只不过明面上他是居中的那个。

    这种情况对并购来说有利有弊,楚垣夕瞬间想到的弊端有两点,其一是容易舞弊。去年生鲜赛道引起垮塌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就是某明星生鲜创企的创始人把全家人拉到采购体系里。

    于是从地推物料到办公耗材,从门店装修到顾问费用,生鲜货源当然也跑不了,每个环节都有大量趴在现金流上食利者,连门店的流动资金都不放过,三下两下就把投资者的钱烧光。

    不过老段家的成员基本都在生产线上,都是干活儿的人,所以情况要比吸血鬼强很多。但第二个弊端更大,就是如果并购完成,然后想要完好无损的拿掉他们,得费死牛劲。

    不过这些成员本来也是并购标的物的一部分资产,有利的一天就是只要把他们稳住了,这个公司的基本框架就是稳定的,不容易出现事端。

    但当楚垣夕开始问价的时候,段陆庭露出相当职业的微笑“前辈,不瞒你说,我现在不打算接受并购。我们账上钱还够,虽然最近生意有些影响,但是业务量也还保持的可以,现金流也是扩张状态的。关键是企业的发展还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所以现在我是不肯卖的。”

    楚垣夕很用力的按了按桌子,反正对面也看不到。这个话听着耳熟啊,似乎是自己某段时间说过的而且好像还对不同的人说过不止一次

    当然,说话的时候必须心平气和,楚垣夕面带笑容“所以,你的预期是”

    “我啊我的目标当然是上市了,或者被上市公司并购也行。如果非上市公司一定要并购,我希望是全现金,不低于50亿。这是我对天鲜配未来能达到什么程度进行的测算,虽然上一轮估值只有15个亿。您见笑也好,觉得我好高骛远也好,反正我的目标就是这样。”

    楚垣夕心说擦了个擦的,这绝对是老夫说过的话,顶多是进行了一丢丢改版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呢

    当然了,他是没有任何立场吐糟别人的,人家目标只是50亿,相比自己喊出3000亿来还算脚踏实地的呢。甚至于对于对方答应今天的会面,他也感到可能并不是为了被并购而会面,而是为了别的。这种状态反正自己是驾轻就熟的,只不过座位需要对调一下。

    比如说,楚垣夕当时就想到了巴人的初期。那时大夏投资就找他聊过,然后双方聊出了5000万的估值。他想过卖吗大夏永远不可能知道答案。但是大夏可能听说过楚垣夕后来给自己人吃定心丸的时候、跟别人聊的时候,特别是进行招聘的时候,是拿大夏的5000万估值进行过背书的。这是市场给出的价值,公允,好使,说出来硬气

    因此即使对方真的是这么想的,他也没理由生气,无非是天道循环而已。孙宇晨三气巴菲特,是孙宇晨比巴菲特牛逼吗天道循环而已。

    想到此处,楚垣夕哈哈哈哈笑了起来,笑得段陆庭一脸懵逼,然后捋了捋自己的脸,把表情正过来,说“我看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10亿的估值,别人问我我就说你拒绝了,你觉得怎么样”

    段陆庭顿时懵逼x2,心说楚垣夕的思维是怎么拐弯拐到这个点上来的呢这不科学啊,我这刚欲擒故纵啊,还没轮到问您给我估值多少呢啊现在的中年人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呢

    但是10亿是个让他感到满意的数字,有利于接下来可能采取的各种行动。因此他也尬笑两声,故作不解的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我认可你的想法。”楚垣夕淡定的说“别人来跟我谈收购小康的时候我也是说我们目标3000亿,低于3000亿不考虑资本运作。所以我完全理解你。”

    “哇塞,还有这种事您的野心太大了,晚辈佩服”段陆庭心说这两声前辈没白叫,看来真是遇到同行了

    而楚垣夕则想起了袁苜最近劝他自己的话,这个时候正好拿出来,于是说“不过,虽然你的想法和我很像,但是你考虑过自己抗风险的能力么我猜你现在就算快速盈利了,现金储备也不会充裕,但现在不见得是你风险最大的时期,未来半年内很可能你会遇到非常缺现金的时候。”

    只见段陆庭一拍大腿“融资啊”

    楚垣夕心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融资这事吧,我就说说我这边的情况好了。今年想要募资其实是挺难的,我的两个主要投资人,徐欣和胡世恒的管理规模都算是国内顶尖的,但是最近都忙着救人呢,已经向我表示了忙可以帮,钱很紧张的意思。”

    这话是胡世恒说的,徐欣最近稍好,还有生鲜崛起给她打气所以忙归忙但是精神不错,胡世恒已经焦头烂额了。他的原话是投的越多责任越大,现在每天醒过来就是了解被投企业的状况,双重因素的杀伤力过于沉重,有的千头万绪,有的已经快不行了,无论如何要帮他们撑住,活下去才有机会。

    这种状态基本上是国内投资圈的新常态,所有做投资的都说今年新项目想拉融资肯定得缓缓了,就算事情过去也排不上,老项目特别是年前投了的老项目,做投后服务的工作量太大

    而且目前的现实就是没法进场做dd尽职调查due diince,也没法深入了解创业者的情况和团队的状态,这叫不可抗力因素。

    因此楚垣夕马上发朋友圈称赞杨健纲,因为杨健纲要是按部就班等3月开融资,巅峰视效估计要凉。于是之前咬牙做一轮推广反而可能误打误撞变成高招,因为能够出一轮数据。

    这个关键数据好的话,更容易打动投资者,新的投资者进不来还有老人呢。上一轮释放份额的时候巴人“故意”按兵不动,把份额释尽可能多的释放给机构,上车的很多,这些机构的钱现在看来还是有可能如愿拿到的。

    所以,当初楚垣夕对巅峰视效的a轮融资袖手旁观目前看来成了“神之一手”,再次得到徐欣大姐点赞。

    总而言之楚垣夕的话全都是真话,段陆庭顿时想到了楚垣夕不止控制小康,还是巴人集团的实控人,巴人集团的信息截止11月之前都是透明的,有钱

    所以,楚垣夕说这番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仅仅是简单的提醒自己未来融资难吗这不用提醒,创业者谁不知道呢段陆庭不禁陷入深思。

    他不知道的是楚垣夕特别盼望着赶紧国泰民安,因为回归正常了巴人才能立刻拿着钱出去买买买,现在这个时间点,看起来像极了一个买买买的黄金时间。

    衡量去年底巴人游戏这笔重磅交易,为什么有人并不认为楚垣夕亏了呢因为固然乱世出山赚钱的能力让渡给阿里了,特别是双重因素下,两个月的时间保守估计能比正常多赚二十五个亿,显得巴人集团干亏。

    然而,巴人集团提前把天赋兑现成了实力,看似是透支,而且打了一定的折扣,但是透支就是为了赢得时间,用游戏的术语来解释,是个“一波流”的打法。

    在这个时间点上,巴人手里握有大量现金,而社会上各种资产的价值都在跌,钱比往常更值钱,平常一亿都买不到的资产现在有些还是买不到,但另一些一千万能买俩。所以,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呢

    停工,对普通人来说看似段子,一闭眼一睁眼假期又延长了。但对企业主来说,就变成了一闭眼一睁眼,几十万又没了,只有消耗没有产出,包括巴人自己的产出也少。只有像小康和天鲜配这种民生行业,仍然在运转,成本提升但收入也在提升,情况稍好。至于生鲜电商,那是个例。

    这就是为什么徐欣和胡世恒等资本大佬现在每天都在焦虑的原因,他们投资的标的物,资产价格普遍都在下跌。即使能开启远程办公的,一样要付出沟通成本,员工但是时间工作量的输出肯定是要跌的。

    因此眼看着进入二月了,楚垣夕每天都在考虑要不要展开计划外并购的问题。

    原本这些钱是给小康做战略储备的,还有投资建厂等等一应花销躺在日程表上,但是肯定有富余,当然也可以变通一二。此时如果有能力在跌价的资产中分辨出哪些是优质的,哪些是被错杀的,哪些是能够归回基本面的,确实值得研究一下到底要不要出门撒币。

    基金业的大佬和们此时捂紧钱袋子,而楚垣夕跑出去撒币,有可能被人称为大头,但楚垣夕跟他们的心态不一样。人家是从事这个行业的,玩的是金融,衡量的是损益和风险,讲的是现金为王;楚垣夕做的是事业,只需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自己想不想做,条件允许吗;第二目标有没有毛病,值得不值得。

    更何况如果徐欣大佬手里有这么多活钱她肯定也会主动出击的。

    只是制约楚垣夕正是“计划外”这三个字。计划外就说明巴人没有为并购进行过人才储备,不具备分辨好坏的能力,那就容易打眼。

    就算有分析能力,没有合适的操盘手也难以做出合理的并购,因为很多公司的股权并不是像巴人和小康这么简单的。在一轮轮融资过程中可能出现各种条件,有各种早期投资人,签各种不合理的协议。做并购的目的是为了拿到控制权,这就需要操盘手抽丝剥茧的去梳理各方面的状况,然后拿出合适的并购条款。

    这种占用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事情显然不能楚垣夕自己来做。而且现实条件也不允许,基金现阶段没法当面和创业者沟通,没法入场做dd,巴人一样没办法,就连招聘相关人才都费劲。

    更何况巴人如果打算开展并购,并购啥呢虽然可以有限跨界,总得是一些和小康巴人两种主业相关的吧餐饮跌价跌的最惨,不能因为巴人信息做探店吃播就并购一批餐厅过来,那是胡闹,楚垣夕自己都忍不了。

    所以最好是能对主业形成补充的,像天鲜配就属于强相关的,但是它价值没跌,非常不美丽。

    这几天梁可年已经开了好多脑洞了。

    梁可年虽然对巴人和小康都还没有充分的了解,但是抛开细节从大的逻辑上来思考仍然可以梳理出不错的思路。比如说巴人是文创公司,文创公司的涵义他了解,因为他的老爸也曾经干过,乱世出山一开始还是老梁的呢。

    因此,并购运营夹娃娃机的公司如何这肯定是跌价的先锋,越是全国性大公司此时越难运营,但未来也能回归基本面,同时还属于文创口。这种资产正好可以配置给神器公司巴拿拿,运营线下的i衍生品,最好是并购带有上游产业链资源的企业,实现产供销一条龙,再给娃娃机里里外外加持上无道昏君的i,更是画龙点睛。

    要知道国内从事文创行业的公司相比别的行业来说本来就不多,正经成气候的就更少,其中资金状况健康,风险抵御能力强的能有多少呢政策又不太可能优先扶持。所以,经过洗牌之后下半年的市场肯定会更好。难就难在这个阶段文创公司怎么渡过难关,如果大面积倒下,行业就会断代。

    楚垣夕立刻把梁可年这个脑洞拿给曹珊。

    实际上巴拿拿现在也挺惨的,曹珊每天定时报丧,她之前玩的有点猛,导致现金流有点紧张。但是万幸,虽然楚垣夕跟曹珊说了可以转为孵化模式,允许独立融资,允许她真正当家作主云云,但是曹珊不知道是比较懒还是觉得没到合适的时间点,一直都没有转孵化。所以现在巴拿拿有需求,巴人集团还是要支援的,不像巅峰视效,可以见死不救。

    为这事五位神壕玩家也找过楚垣夕,他们更不能坐视巴拿拿出问题。因此,之前一次巴拿拿的融资是在巴人娱乐的主导下完成的,这几天楚垣夕跟曹珊一直在进行沟通,到底用什么方案解决资金问题是资金拆解继续在巴人主导下融资贷款还是进入孵化状态

    曹珊也要考虑要不要完成这次重要的角色转变,肩负起更大的责任。

    又比如,影视、动画与特效公司受到的影响也非常直接。影视本来就是寒冬,而动画和特效,所有中后期都是需要大量协同的工作,而且需要专业的设备和宽带,很难远程办公。

    就楚垣夕所知道的,有些求生欲强烈的团队已经在着手开发远程控制系统了,什么保密不保密的完全不管了,先让员工能够通过系统在家里远程造作在公司的工作站,进行特效处理。

    楚垣夕能知道,是因为巅峰视效也存在类似的需求,也在急谋自救,杨健纲这些天忙的脚丫子朝天,过了人生三十多年来印象最深的一个春节。用他的话说,开了这么一家公司,就得有能力解决可能遇到的问题。

    这话让楚垣夕不得不点头,就算没有能力解决,也要装作努力解决的样子,不然会被投资者小瞧。

    这个时候出手并购,肯定比平时容易的多。这类公司拿过来无论给陆羽还是赵杰和杨健纲,都能用的上。

    因此楚垣夕对段陆庭所言是少有的肺腑之言,这段时间反正也是憋在家里,他有很多时间用来琢磨并购。

    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和段陆庭的视频连线,楚垣夕想了想,还是先把返工的暂定办法通知给小康的全体兄弟们吧。

    返工对巴人来说相对简单,因为没什么特别急的工作需要赶三关,但对小康则不然。只是形势仍然严峻,国家和城市出台的有关精神也必须要遵守,特别是还要空出留观的时间,所以3号之前亟需出台一个章程,以便有序恢复工作状态。

    等他搞完这些事情,发现冯林居然在玩魔兽3重制版

    “你还玩rts游戏”楚垣夕就奇了怪了,倒退十年都没什么女玩家玩即时战略,更不用说现在了,连男玩家玩过即时战略的都是少数,电子竞技已经被oba所统治。

    只见冯林盯着屏幕,一边操作一边说“没有,我就是好奇,为什么这个游戏能差到评分在1分以下,还有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差的游戏。”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