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等你那五年 > 第 62 章 终于等到你

第 62 章 终于等到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第 62 章

    伍岑下班回到家。

    卧室灯亮着, 颜姝在家。

    他上楼,脱掉外套,拉松领结, 径直走进卧室。

    一进门, 看到一身轻薄吊带短裙的颜姝。

    颜姝刚洗完澡, 腿长腰细, 媚眼如丝:“回来啦?”

    伍岑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定定地看了几秒, 赞美:“好看。新买的?”

    颜姝偷偷翻白眼。

    ——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谁要他夸裙子好看!

    颜姝突然用力一推, 伍岑被她摁到墙壁上。

    伍岑:“……”

    颜姝原本打算壁咚伍岑, 奈何身高不够,亲不着。

    她微笑着,嗓音甜腻:“哥哥, 亲亲嘛。”

    伍岑搂过她, 低头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

    颜姝伸手,纤细的手指绕过他的领带,眼神说不出的媚。

    两人已经十分默契。心照不宣,该怎么做, 都知道对方的弱点。

    颜姝没有给他做安全措施的机会。

    伍岑压抑的嗓在耳边:“不行,姝姝。”

    颜姝缠着他:“不准退!”

    伍岑最后还是退出去了。

    *

    颜姝气呼呼趴在枕头上, 浑身虚脱,还是挺着一口气, 小声嘟嚷:“张二狗都怀孕了!颜淮都要当爸爸了,你是没见着颜淮那个后来居上的得意劲儿!爸妈奶奶都夸他厉害, 你就不能努努力嘛!”她觉得, 伍岑更厉害。

    伍岑没说话,抱她去洗澡。担心有残留, 仔细帮她清洗了很久。

    颜姝在浴缸里滚来滚去不肯配合。

    伍岑就挠她痒痒。

    颜姝怕痒,不敢乱动了:“臭哥哥!”挑眉斜睨着他,问:“你不想当爸爸吗?”

    伍岑帮她梳理着长发,低声说:“都要当姑姑的人了,不要总是乱发脾气。姝姝,你还小,不急着要孩子。”

    “张二狗只比我大半岁,我不小了。”

    “她是你嫂子。”

    这辈分,勉强说服了她。

    伍岑感觉这根本洗不干净,警告她:“以后不许再这样。”

    颜姝扁嘴:“你凶我。”

    伍岑绷着脸,不予理会。

    她继续装可怜:“你不理我。”

    伍岑眸色深沉,手上的动作5 k5m     第 62 章

    伍岑下班回到家。

    卧室灯亮着, 颜姝在家。

    他上楼,脱掉外套,拉松领结, 径直走进卧室。

    一进门, 看到一身轻薄吊带短裙的颜姝。

    颜姝刚洗完澡, 腿长腰细, 媚眼如丝:“回来啦?”

    伍岑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定定地看了几秒, 赞美:“好看。新买的?”

    颜姝偷偷翻白眼。

    ——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谁要他夸裙子好看!

    颜姝突然用力一推, 伍岑被她摁到墙壁上。

    伍岑:“……”

    颜姝原本打算壁咚伍岑, 奈何身高不够,亲不着。

    她微笑着,嗓音甜腻:“哥哥, 亲亲嘛。”

    伍岑搂过她, 低头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

    颜姝伸手,纤细的手指绕过他的领带,眼神说不出的媚。

    两人已经十分默契。心照不宣,该怎么做, 都知道对方的弱点。

    颜姝没有给他做安全措施的机会。

    伍岑压抑的嗓在耳边:“不行,姝姝。”

    颜姝缠着他:“不准退!”

    伍岑最后还是退出去了。

    *

    颜姝气呼呼趴在枕头上, 浑身虚脱,还是挺着一口气, 小声嘟嚷:“张二狗都怀孕了!颜淮都要当爸爸了,你是没见着颜淮那个后来居上的得意劲儿!爸妈奶奶都夸他厉害, 你就不能努努力嘛!”她觉得, 伍岑更厉害。

    伍岑没说话,抱她去洗澡。担心有残留, 仔细帮她清洗了很久。

    颜姝在浴缸里滚来滚去不肯配合。

    伍岑就挠她痒痒。

    颜姝怕痒,不敢乱动了:“臭哥哥!”挑眉斜睨着他,问:“你不想当爸爸吗?”

    伍岑帮她梳理着长发,低声说:“都要当姑姑的人了,不要总是乱发脾气。姝姝,你还小,不急着要孩子。”

    “张二狗只比我大半岁,我不小了。”

    “她是你嫂子。”

    这辈分,勉强说服了她。

    伍岑感觉这根本洗不干净,警告她:“以后不许再这样。”

    颜姝扁嘴:“你凶我。”

    伍岑绷着脸,不予理会。

    她继续装可怜:“你不理我。”

    伍岑眸色深沉,手上的动作

    头两年他一直强调您是他的妹妹。直到第五年,才真正开始配合治疗。对他进行深度催眠时,他承认您是他的妻子。”

    “药物的副作用很大,正常人对此无法感同身受。因为很少人在意心理疾病,认为是病人无病呻吟,无法引起重视。实际上治疗过程,病人精神上的痛苦,不亚于一场重大手术。”

    颜姝沉默了很久。

    林医生说:“伍太太,其实我早就想见您了。但由于我与您丈夫签过保密协议,不能透露他的病情。他是伍氏集团的继承人,他的身体状况关乎企业的股市、股权等等。”他耸耸肩:“所以,我很期待他的秘密被您发现。终于。”

    颜姝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痊愈?”

    “心理病症就像感冒一样,每个人都会遇到。临床反应也因人而异。感冒是可以重复发生的,您能明白么?”

    颜姝:“预防为主,提高免疫力,不就可以防止感冒了吗?”

    林医生笑了笑,说:“您就是那一剂感冒药。”

    是药,也是毒。

    “他很爱你,否则不会那么严重。因为如果放弃你,远离你,他不需要遭这份罪。”

    “这听上去很不符合他的性格。但实情就是如此。”

    伍岑爱她。早在多年以前,他们还没结婚之前。

    颜姝双眸通红。

    这么多年的等待,她等到了。

    *

    为了学习管理公司,为伍岑分担一些工作量,颜姝去了五书办公室。

    王江往空了大半年的总裁办公室瞄了眼,挥收召唤赵姐过来。

    “王总有事?”

    王江:“老板娘这是准备来坐阵?”

    赵姐:“这我哪能知道?”

    “你是老板娘的经纪人,连你都不知道?”

    “没透露啊,突然就来上班了。”

    王江吓个半死:“该不会是打算接管公司的事务,把我……”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吧?”

    赵姐也有点担心,以她对颜姝的了解,很有可能是手头紧了。

    被家庭管制,缺起钱来她能去横店跑三个月龙套!

    王江跟赵姐想到一块儿去了,问:“会不会是大老板断了她的卡,缺钱花了,来跟咱们抢项目奖金?”

    极有可能!

    赵姐向王江投去自求多福的善意一瞥,“王总您安息吧。”

    中午的会议,颜姝坐在王江边上。

    5 k5m 头两年他一直强调您是他的妹妹。直到第五年,才真正开始配合治疗。对他进行深度催眠时,他承认您是他的妻子。”

    “药物的副作用很大,正常人对此无法感同身受。因为很少人在意心理疾病,认为是病人无病呻吟,无法引起重视。实际上治疗过程,病人精神上的痛苦,不亚于一场重大手术。”

    颜姝沉默了很久。

    林医生说:“伍太太,其实我早就想见您了。但由于我与您丈夫签过保密协议,不能透露他的病情。他是伍氏集团的继承人,他的身体状况关乎企业的股市、股权等等。”他耸耸肩:“所以,我很期待他的秘密被您发现。终于。”

    颜姝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痊愈?”

    “心理病症就像感冒一样,每个人都会遇到。临床反应也因人而异。感冒是可以重复发生的,您能明白么?”

    颜姝:“预防为主,提高免疫力,不就可以防止感冒了吗?”

    林医生笑了笑,说:“您就是那一剂感冒药。”

    是药,也是毒。

    “他很爱你,否则不会那么严重。因为如果放弃你,远离你,他不需要遭这份罪。”

    “这听上去很不符合他的性格。但实情就是如此。”

    伍岑爱她。早在多年以前,他们还没结婚之前。

    颜姝双眸通红。

    这么多年的等待,她等到了。

    *

    为了学习管理公司,为伍岑分担一些工作量,颜姝去了五书办公室。

    王江往空了大半年的总裁办公室瞄了眼,挥收召唤赵姐过来。

    “王总有事?”

    王江:“老板娘这是准备来坐阵?”

    赵姐:“这我哪能知道?”

    “你是老板娘的经纪人,连你都不知道?”

    “没透露啊,突然就来上班了。”

    王江吓个半死:“该不会是打算接管公司的事务,把我……”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吧?”

    赵姐也有点担心,以她对颜姝的了解,很有可能是手头紧了。

    被家庭管制,缺起钱来她能去横店跑三个月龙套!

    王江跟赵姐想到一块儿去了,问:“会不会是大老板断了她的卡,缺钱花了,来跟咱们抢项目奖金?”

    极有可能!

    赵姐向王江投去自求多福的善意一瞥,“王总您安息吧。”

    中午的会议,颜姝坐在王江边上。

    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是多么的深刻!他可不敢得罪老板娘。

    颜姝见他哭笑不得,好像只是在拍她马屁,根本就不是真心认为这个方案好。

    “等等。换一个。”她又挑了个第二垃圾的方案:“要不,这个?”

    “可以,颜董挑的都好。”

    其他人只好干笑着附和:“这个不错,挑的好挑的好。”

    “用第二个。”伍岑的声音突然响起。

    大半年

    没出现的大BOSS闪现,高管们起身打招呼:“伍先生。”

    “辛苦了。”伍岑径直走到投影机旁,把第二个方案挑出来丢给王江,说:“不打扰各位。”

    说完,牵着颜姝的手离开会议室。

    众高层:???

    大老板是明君!不是昏君!感人肺腑呐!

    办公室门合上。

    颜姝觉得有点没面子,小声问:“为什么不用第三个和第一个?”她看着都差不多。

    伍岑说:“因为不好。”

    颜姝:“可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会议呀。”感觉好丢脸。

    伍岑说:“公司不是随便玩的地方。姝姝。”

    颜姝被他严厉的声音吓得不敢吭声。

    她挑得不好,自己心里也清楚,但她的出发点是为了学习打理公司。莫名的就有点点委屈。

    伍岑偏头看着她,问:“生气了?”

    颜姝不死心地说:“可是王总也觉得我挑的好。其他高管都说好。”

    伍岑说:“因为你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他们会尊重你的意见。包括不理智的,错误的。”

    “哦。”

    颜姝低垂着脑袋不说话,像个做错事的熊孩子。

    她感觉自己特别没用,什么事都做不好,帮不上他什么忙。

    伍岑对待工作的态度一向严以律己,对管理层和手下员工也一样严格。否则这么大的集团,早就乱套了。

    颜姝知道这些,但是被训斥了就是特别伤心。

    伍岑捏着眉心骨,在原则和她之间,最后选择了顾及她的心情。

    他问:“真的很喜欢第三个方案?姝姝?”

    颜姝摇头,说:“没有很喜欢。就是看着顺眼。”

    伍岑:“……”

    颜姝说:“对不起。”

    伍岑面色一凝,担心道:“姝姝?”她说对不起的时候,比她不讲道理的时候,更让他害怕。

    他低头,默默估算了一下,若是选择第三个方案,公司将面临的两种亏损及对歌手会造成的三方面影响。

    他可以给这位歌手重新安排活动,弥补损失。

    中间的诸多缺陷和对粉丝的回馈可以再投入一笔资金去填补。

    场地预约,演唱会时间的不合理,重新邀请嘉宾,亏损金额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大约在三千万到三千二百万之间。

    五分钟后。

    “那就用第三个方案。”5 k5m 没出现的大BOSS闪现,高管们起身打招呼:“伍先生。”

    “辛苦了。”伍岑径直走到投影机旁,把第二个方案挑出来丢给王江,说:“不打扰各位。”

    说完,牵着颜姝的手离开会议室。

    众高层:???

    大老板是明君!不是昏君!感人肺腑呐!

    办公室门合上。

    颜姝觉得有点没面子,小声问:“为什么不用第三个和第一个?”她看着都差不多。

    伍岑说:“因为不好。”

    颜姝:“可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会议呀。”感觉好丢脸。

    伍岑说:“公司不是随便玩的地方。姝姝。”

    颜姝被他严厉的声音吓得不敢吭声。

    她挑得不好,自己心里也清楚,但她的出发点是为了学习打理公司。莫名的就有点点委屈。

    伍岑偏头看着她,问:“生气了?”

    颜姝不死心地说:“可是王总也觉得我挑的好。其他高管都说好。”

    伍岑说:“因为你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他们会尊重你的意见。包括不理智的,错误的。”

    “哦。”

    颜姝低垂着脑袋不说话,像个做错事的熊孩子。

    她感觉自己特别没用,什么事都做不好,帮不上他什么忙。

    伍岑对待工作的态度一向严以律己,对管理层和手下员工也一样严格。否则这么大的集团,早就乱套了。

    颜姝知道这些,但是被训斥了就是特别伤心。

    伍岑捏着眉心骨,在原则和她之间,最后选择了顾及她的心情。

    他问:“真的很喜欢第三个方案?姝姝?”

    颜姝摇头,说:“没有很喜欢。就是看着顺眼。”

    伍岑:“……”

    颜姝说:“对不起。”

    伍岑面色一凝,担心道:“姝姝?”她说对不起的时候,比她不讲道理的时候,更让他害怕。

    他低头,默默估算了一下,若是选择第三个方案,公司将面临的两种亏损及对歌手会造成的三方面影响。

    他可以给这位歌手重新安排活动,弥补损失。

    中间的诸多缺陷和对粉丝的回馈可以再投入一笔资金去填补。

    场地预约,演唱会时间的不合理,重新邀请嘉宾,亏损金额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大约在三千万到三千二百万之间。

    五分钟后。

    “那就用第三个方案。”

    可是面子跟伍岑比起来,她更想要伍岑好好的,不拖他的后腿。

    “我乖不乖?”

    伍岑没想到她今天这么听话,松了口气,说:“乖。”

    颜姝巨难受:他居然松了口气。

    她选的方案是有多垃圾!

    伍岑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说:“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嗯?”他会爱她,也会为她好好打理五书。伍岑花费在五书上的心血,不比伍氏集团旗下的副业少。

    颜姝摇头:“不学了。”她完全不是这块料,让她来管,怕是不倒闭也要倒贴钱。

    伍岑说得对,承认自己的不足,及时止损。

    她太菜了。

    真没用。

    颜姝沉默地端过办公桌上的果盘。

    何以解忧,唯有暴饮暴食!

    伍岑弯腰,低头叼走她手上的葡萄,吃掉。

    颜姝莫名看他一眼,用叉子戳了颗哈密瓜粒放进嘴里。

    伍岑抬起她的下巴,从她嘴里夺食。

    颜姝:“……”

    她再戳。

    他再夺。

    伍岑可能是吃饱了,问她:“不说话?闹脾气?”

    颜姝一口没吃着,“没有。”她是在跟自己置气。

    想到伍岑之前跟她说的,有什么不高兴的就告诉他。

    她抬眼,问他:“你会不会嫌我笨?”

    伍岑毫不吝啬地夸她:“你很优秀。你的新歌在五书音乐榜年度销量第一。”顿了顿,又补了句:“很棒。”

    颜姝这才把刚才委屈的情绪收敛起来,挂在伍岑身上,问:“那你还爱我吗?”

    伍岑说:“爱。”

    “那你会喜欢那种职场女精英吗?将来要是有一个很会管理公司的,就像张元静那样的,你会出去偷吃吗?她们跟我说,男人出轨的对象,都是和自己老婆不一样的类型。”

    伍岑:“……”

    “哥哥你为什么沉默?”

    “姝姝,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没有安全感?”伍岑观察着她的表情:“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颜姝吸了吸鼻子:“刚才你好严格。我以为你不爱我了。”

    伍岑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几秒后。

    他给出了对策:“可以扣我工资。”

    颜姝一听,是啊,她才是五书的大股东!伍岑是她的打工仔!

    自责和委屈感烟消云散,她得寸进尺,得意道:“扣!顶撞上司,伍岑岑你今年的奖金没了!”

    伍岑似笑非笑:“嗯。那还学吗?”

    颜姝摇头,说:“不学啦。”

    伍岑:“怎么又不学了?”

    颜姝故作深沉:“忠言逆耳利于行!我的天赋在歌唱事业。”

    她脑子里真正的答案是:因为她想先学习,怎么当好他的妻子。                            5 k5m     颜姝摇头:“不学了。”她完全不是这块料,让她来管,怕是不倒闭也要倒贴钱。

    伍岑说得对,承认自己的不足,及时止损。

    她太菜了。

    真没用。

    颜姝沉默地端过办公桌上的果盘。

    何以解忧,唯有暴饮暴食!

    伍岑弯腰,低头叼走她手上的葡萄,吃掉。

    颜姝莫名看他一眼,用叉子戳了颗哈密瓜粒放进嘴里。

    伍岑抬起她的下巴,从她嘴里夺食。

    颜姝:“……”

    她再戳。

    他再夺。

    伍岑可能是吃饱了,问她:“不说话?闹脾气?”

    颜姝一口没吃着,“没有。”她是在跟自己置气。

    想到伍岑之前跟她说的,有什么不高兴的就告诉他。

    她抬眼,问他:“你会不会嫌我笨?”

    伍岑毫不吝啬地夸她:“你很优秀。你的新歌在五书音乐榜年度销量第一。”顿了顿,又补了句:“很棒。”

    颜姝这才把刚才委屈的情绪收敛起来,挂在伍岑身上,问:“那你还爱我吗?”

    伍岑说:“爱。”

    “那你会喜欢那种职场女精英吗?将来要是有一个很会管理公司的,就像张元静那样的,你会出去偷吃吗?她们跟我说,男人出轨的对象,都是和自己老婆不一样的类型。”

    伍岑:“……”

    “哥哥你为什么沉默?”

    “姝姝,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没有安全感?”伍岑观察着她的表情:“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颜姝吸了吸鼻子:“刚才你好严格。我以为你不爱我了。”

    伍岑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几秒后。

    他给出了对策:“可以扣我工资。”

    颜姝一听,是啊,她才是五书的大股东!伍岑是她的打工仔!

    自责和委屈感烟消云散,她得寸进尺,得意道:“扣!顶撞上司,伍岑岑你今年的奖金没了!”

    伍岑似笑非笑:“嗯。那还学吗?”

    颜姝摇头,说:“不学啦。”

    伍岑:“怎么又不学了?”

    颜姝故作深沉:“忠言逆耳利于行!我的天赋在歌唱事业。”

    她脑子里真正的答案是:因为她想先学习,怎么当好他的妻子。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