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 第 50 章
    第 50 章

    宗像礼司来不及叫住小八, 打开终端和自己在医院外的下属说了一声,然后才转身看向那边已经站起来的周防尊:“那么,我先去处理无色之王的事了, 吠舞罗如果想要做什么的话, 那个女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这就不必你来教我了。”周防尊回敬道。

    草薙出云看着这俩争锋相对的王权者, 和十束多多良对视了苦笑了一下:“被劫持的黑道啊……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说起这个来……难道是他们?”

    “怎么了,出云哥?”八田美咲疑惑地问, 刚才那个女孩说了很多, 但奈何八田同学纯情到了近乎恐女的地步, 刚才那个女孩站的地方离他又近,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努力不让自己脸红丢吠舞罗的脸上了,没怎么注意对方说了什么, 直到这会儿听到草薙出云的自言自语, 才下意识问道。

    “哦,那会儿小八田你不在,是我接待的,难怪你不知道。”草薙出云回忆了一下, 道,“大概是前不久, 有位先生找到了‘Homra’酒吧,喝了大半夜后跟我抱怨本地黑帮太没用了, 被劫货了都查不出来是谁做的。”

    ——本地黑帮没用是正常的,毕竟有吠舞罗压着。

    虽然吠舞罗并不是像前任赤王迦具都玄示麾下氏族“炼狱舍”那样是统御整个关东地下社会的组织, 充其量只是以赤王周防尊为中心、聚集在一起的可能只能用小混混们来形容的松散组织, 但王权者的力量摆在那,即使周防尊在这方面毫无进取心, 依然压得整个镇目町的黑道组织一蹶不振……

    “那位先生所属势力被劫货了?”镰本力夫问。

    “严格来说,是他所属的势力跟另外一个组织定的货被劫持了。他们约定好了在八月中旬交易,但是时间到了,对方却交不出货来,他杀上门去询问情况,发现是因为在前一天,那批货被劫走了,而对方直到他怒气勃发找上门时,依然对那批货的下落毫无头绪。”草薙出云习惯性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却没有点上,而只是叼在嘴上——安娜在旁边呢,不能给小孩子吸二手烟。

    宗像礼司若有所思:“那位先生听起来并不像是简单地去‘Homra’酒吧买醉发泄的啊……”

    “不错,虽然尊没什么自觉,但我们吠舞罗确实算是镇目町在地下社会的‘龙头’,他要着手调查那批货的去向,所以到‘Homra’酒吧旁敲侧击询问我们的态度——尊,想起来了吗?”草薙出云看向自己的王。

    5 k5m     第 50 章

    宗像礼司来不及叫住小八, 打开终端和自己在医院外的下属说了一声,然后才转身看向那边已经站起来的周防尊:“那么,我先去处理无色之王的事了, 吠舞罗如果想要做什么的话, 那个女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这就不必你来教我了。”周防尊回敬道。

    草薙出云看着这俩争锋相对的王权者, 和十束多多良对视了苦笑了一下:“被劫持的黑道啊……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说起这个来……难道是他们?”

    “怎么了,出云哥?”八田美咲疑惑地问, 刚才那个女孩说了很多, 但奈何八田同学纯情到了近乎恐女的地步, 刚才那个女孩站的地方离他又近,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努力不让自己脸红丢吠舞罗的脸上了,没怎么注意对方说了什么, 直到这会儿听到草薙出云的自言自语, 才下意识问道。

    “哦,那会儿小八田你不在,是我接待的,难怪你不知道。”草薙出云回忆了一下, 道,“大概是前不久, 有位先生找到了‘Homra’酒吧,喝了大半夜后跟我抱怨本地黑帮太没用了, 被劫货了都查不出来是谁做的。”

    ——本地黑帮没用是正常的,毕竟有吠舞罗压着。

    虽然吠舞罗并不是像前任赤王迦具都玄示麾下氏族“炼狱舍”那样是统御整个关东地下社会的组织, 充其量只是以赤王周防尊为中心、聚集在一起的可能只能用小混混们来形容的松散组织, 但王权者的力量摆在那,即使周防尊在这方面毫无进取心, 依然压得整个镇目町的黑道组织一蹶不振……

    “那位先生所属势力被劫货了?”镰本力夫问。

    “严格来说,是他所属的势力跟另外一个组织定的货被劫持了。他们约定好了在八月中旬交易,但是时间到了,对方却交不出货来,他杀上门去询问情况,发现是因为在前一天,那批货被劫走了,而对方直到他怒气勃发找上门时,依然对那批货的下落毫无头绪。”草薙出云习惯性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却没有点上,而只是叼在嘴上——安娜在旁边呢,不能给小孩子吸二手烟。

    宗像礼司若有所思:“那位先生听起来并不像是简单地去‘Homra’酒吧买醉发泄的啊……”

    “不错,虽然尊没什么自觉,但我们吠舞罗确实算是镇目町在地下社会的‘龙头’,他要着手调查那批货的去向,所以到‘Homra’酒吧旁敲侧击询问我们的态度——尊,想起来了吗?”草薙出云看向自己的王。

    多谢宗像先生了!”

    小八不再犹豫,跑过去坐上副驾驶,给自己系好安全带,伏见猿比古便立即一脚油门踩下,车辆疾驰而去。

    “详细地址知道吗?”伏见猿比古控制着方向盘灵巧地避让开路上的行车,问了一句。

    “有的!”小八在终端机上操作了一番,调出实时地图,展示给伏见猿比古看,“正在移动中,目前位置是米花大卖场南边第二条小巷子里……唔,截止到现在似乎情况还行。”小八留意了一下蓝牙耳麦里的声音,略微有些奇怪地说。

    为什么总传来喵喵的叫声?

    “知道遇袭的人的特征吗?”

    “白色头发棕褐色眼睛、大约一米六九带着白猫的少年。”小八道,她听到了猫叫,大概率是那只白色的小猫“除此之外,那地方或许正被幻象笼罩,贸然进入可能会找不到目标。”

    ——她听到耳麦里传来陌生的男声在说“这什么鬼地方”,很奇怪的反应,联系她自己的经验,很有可能那边会有什么幻象在帮助他逃脱追杀。

    就是不知道那个幻象是来自谁的。

    “我知道了。现在在那附近巡逻的应该是……”伏见猿比古看了一眼位置,单手控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摘下车上的无线电通讯话筒凑到嘴边,“五岛,日高,立即赶往米花大卖场南面第二小道,涉及‘权外者’,注意保持通讯!”

    “是!”无线电通讯里立刻传出了收到命令的二人的回复。

    宗像礼司等伏见猿比古下完命令,才开口道:“夏姬小姐认识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

    “因为某个事件而有了交集而已。”小八一只手抓紧了车门边的扶手——不是她说啊旁边这位伏见先生开车真的很野她的小心脏快爆炸了——另一只手握紧开了免提的终端机,“……这件事稍微有点奇怪,港口黑手党的货不是一般人敢碰的,那个幕后黑手能够把无色之王那么没脑子的人都一手控制好,会没注意到那是港口黑手党要的货么?”

    既然港口黑手党已经盯上了自己被劫持的货,那货物流向的暴露不是迟早的事吗?

    ……暴露?

    小八一惊,忙对旁边的伏见猿比古道:“追杀的人是来自港口黑手党的!”

    不知道伏见猿比古怎么抄的近路,没几分钟时间,他们已经到了米花大卖场附近,伏见猿比古把车在路边停下,听到这话忍不住啧舌:“港口黑手党吗……都把手伸到镇目町来了啊5 k5m 多谢宗像先生了!”

    小八不再犹豫,跑过去坐上副驾驶,给自己系好安全带,伏见猿比古便立即一脚油门踩下,车辆疾驰而去。

    “详细地址知道吗?”伏见猿比古控制着方向盘灵巧地避让开路上的行车,问了一句。

    “有的!”小八在终端机上操作了一番,调出实时地图,展示给伏见猿比古看,“正在移动中,目前位置是米花大卖场南边第二条小巷子里……唔,截止到现在似乎情况还行。”小八留意了一下蓝牙耳麦里的声音,略微有些奇怪地说。

    为什么总传来喵喵的叫声?

    “知道遇袭的人的特征吗?”

    “白色头发棕褐色眼睛、大约一米六九带着白猫的少年。”小八道,她听到了猫叫,大概率是那只白色的小猫“除此之外,那地方或许正被幻象笼罩,贸然进入可能会找不到目标。”

    ——她听到耳麦里传来陌生的男声在说“这什么鬼地方”,很奇怪的反应,联系她自己的经验,很有可能那边会有什么幻象在帮助他逃脱追杀。

    就是不知道那个幻象是来自谁的。

    “我知道了。现在在那附近巡逻的应该是……”伏见猿比古看了一眼位置,单手控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摘下车上的无线电通讯话筒凑到嘴边,“五岛,日高,立即赶往米花大卖场南面第二小道,涉及‘权外者’,注意保持通讯!”

    “是!”无线电通讯里立刻传出了收到命令的二人的回复。

    宗像礼司等伏见猿比古下完命令,才开口道:“夏姬小姐认识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

    “因为某个事件而有了交集而已。”小八一只手抓紧了车门边的扶手——不是她说啊旁边这位伏见先生开车真的很野她的小心脏快爆炸了——另一只手握紧开了免提的终端机,“……这件事稍微有点奇怪,港口黑手党的货不是一般人敢碰的,那个幕后黑手能够把无色之王那么没脑子的人都一手控制好,会没注意到那是港口黑手党要的货么?”

    既然港口黑手党已经盯上了自己被劫持的货,那货物流向的暴露不是迟早的事吗?

    ……暴露?

    小八一惊,忙对旁边的伏见猿比古道:“追杀的人是来自港口黑手党的!”

    不知道伏见猿比古怎么抄的近路,没几分钟时间,他们已经到了米花大卖场附近,伏见猿比古把车在路边停下,听到这话忍不住啧舌:“港口黑手党吗……都把手伸到镇目町来了啊

    “就是你劫了我们的货?”在他身后,一派会让人想到英式管家气势、戴着单片镜的白发老年绅士开口问道。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一个身材纤细穿着黑外套把脸蒙的结结实实的少年站在一边,他手里的短剑尖端笔直地抵在白发少年的喉咙口——这也是他不敢乱动的原因。

    至于其他穿着黑西装一看就不是好人的人,则像是这三人的下属一样,跟在他们身后。

    “老

    爷子你有什么好问的,我们不都已经查出来了吗?就是这小子截的我们的货!”红褐色头发的少年不耐道,“喂,把东西藏哪里了,老实交代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原本乖乖趴伏在白发少年肩头、却被这冲击给惊得掉下来的白色小猫愤怒地喵了一声,红褐色头发的少年和那名老者惊异地发现,他们周围的环境变了:从空无一人的小巷子转变成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什么鬼地方!”少年惊疑不定,刚刚还被他攥在手里的人不见了,他手上的力道下意识地就放松了。

    老年绅士——广津柳浪抬手拦住试图触碰一个路人,但他的手却从对方身体里穿过,那个路过的人身影摇曳不定,很快散成了樱花一样的幻光消失了。

    “不好!”广津柳浪猛地意识到了真相,“立原别松手!这是幻象!”

    但来不及了,趁着立原松劲的片刻,白发少年趁机从他掌中脱身,忙往旁边跑去,弯腰时还不忘从地上捞起白色小猫:这都什么事啊!总、总之先跑到人多的地方去!

    因为他的跑动,幻象里隐约出现了一个人的模样,刚才拿着剑的少年立刻捕捉到了这点异动,手指一扬,数枚小刀就朝那边飞去:在那吗!

    “呜哇!”白发少年抱着脑袋缩头还不忘按下颈边的白色小猫,小刀齐齐从他头顶飞过,差点就被扎中了啊!

    白色的小猫再次喵了一声,这回周边景色就变成了森林。

    幻境转变,三人立刻看清了那正在朝远处跑去的白发少年:“这么会功夫就跑那么远了!?”

    立原道造讶异极了:这身体素质……

    感慨归感慨,他二话不说朝身后一挥手,那些待命的黑西装立刻摸出枪,朝白发少年齐射!

    ‘真是的,那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该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里啊!’

    在副班长那得到了地址就直接瞬间转移到了米花大楼顶楼,又通过千里眼看清楚了小巷子里发生的事,粉发的少年颇有些郁闷地想。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底下那些黑西服密集的射击就像是贴着白发少年的身体边缘一样,子弹全部落空。

    “怎、怎么可能?!”

    “被幻象影响了吗?他本体不在那里!”

    见多识广的黑蜥蜴小队立刻得出了结论。

    ‘……看来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你们能自己圆设定不用我善后这点就很好。’粉发的二次元之神如此想道,5 k5m 爷子你有什么好问的,我们不都已经查出来了吗?就是这小子截的我们的货!”红褐色头发的少年不耐道,“喂,把东西藏哪里了,老实交代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原本乖乖趴伏在白发少年肩头、却被这冲击给惊得掉下来的白色小猫愤怒地喵了一声,红褐色头发的少年和那名老者惊异地发现,他们周围的环境变了:从空无一人的小巷子转变成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什么鬼地方!”少年惊疑不定,刚刚还被他攥在手里的人不见了,他手上的力道下意识地就放松了。

    老年绅士——广津柳浪抬手拦住试图触碰一个路人,但他的手却从对方身体里穿过,那个路过的人身影摇曳不定,很快散成了樱花一样的幻光消失了。

    “不好!”广津柳浪猛地意识到了真相,“立原别松手!这是幻象!”

    但来不及了,趁着立原松劲的片刻,白发少年趁机从他掌中脱身,忙往旁边跑去,弯腰时还不忘从地上捞起白色小猫:这都什么事啊!总、总之先跑到人多的地方去!

    因为他的跑动,幻象里隐约出现了一个人的模样,刚才拿着剑的少年立刻捕捉到了这点异动,手指一扬,数枚小刀就朝那边飞去:在那吗!

    “呜哇!”白发少年抱着脑袋缩头还不忘按下颈边的白色小猫,小刀齐齐从他头顶飞过,差点就被扎中了啊!

    白色的小猫再次喵了一声,这回周边景色就变成了森林。

    幻境转变,三人立刻看清了那正在朝远处跑去的白发少年:“这么会功夫就跑那么远了!?”

    立原道造讶异极了:这身体素质……

    感慨归感慨,他二话不说朝身后一挥手,那些待命的黑西装立刻摸出枪,朝白发少年齐射!

    ‘真是的,那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该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里啊!’

    在副班长那得到了地址就直接瞬间转移到了米花大楼顶楼,又通过千里眼看清楚了小巷子里发生的事,粉发的少年颇有些郁闷地想。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底下那些黑西服密集的射击就像是贴着白发少年的身体边缘一样,子弹全部落空。

    “怎、怎么可能?!”

    “被幻象影响了吗?他本体不在那里!”

    见多识广的黑蜥蜴小队立刻得出了结论。

    ‘……看来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你们能自己圆设定不用我善后这点就很好。’粉发的二次元之神如此想道,

    他们下意识就要拦下他,但之前在小巷子里被黑蜥蜴一行人追杀的白发少年看到他们的动作,顿时以为他们和正在自己身后追杀自己的人是一伙的,立刻止身一顿,但就这么点时间,后面的立原道造等人也追了上来,可谓是两边夹击。

    糟、糟糕了……没有可以跑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名黑发青年从天而降,持刀直接砍落了快要碰触到白发少年的两名黑西服,继而一把抱住白发少年,手中似乎是发出

    了什么无形的能力,带动他和那个白发少年腾空而去。

    “这又是哪里来的异能力者!”慢了一步的立原道造暴躁得险些骂街:明明情报上说只是个普通人啊!

    这幻象哪里是普通人了!

    情报组该全部切腹谢罪!

    他和银都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追上去,那也就只有……

    “广津先生!”

    “我听到了,小鬼。”广津柳浪脚下异能力光芒乍现,名为“落椿”实为“斥力”的异能力可以帮助他弹飞指尖接触到的物品,从另一个运用手段来说——把自己弹出去也不是做不到!

    长西装的白发老者瞬间跨越了头顶空无一物的小巷,追着刚才出现的黑发青年而去,留下立原道造和银面对日高晓和五岛莲——即使这二人没有做自我介绍,但就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告知了他们身份:

    第四王权者,宗像礼司下属盟臣,青之氏族Scepter 4!

    #

    另一方面,在天台之上追上了险些逃脱的猎物,广津柳浪的耐心已经接近告罄:“前面的小鬼,你还是先乖乖停下来比较好。”

    黑发青年没有言语,只是将那个白发少年拉到身后,然后握住了自己的刀,俨然一副保护者的模样。

    广津柳浪平静地脱去手上的手套:“在下并不是很愿意付诸武力,不过你们要是执意不愿悔改的话……”

    “如果广津先生你现在对他下手的话,就完全中了幕后黑手的圈套了哦!”

    清亮悦耳的少女声音忽然响起,广津柳浪正准备发动异能力的手一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一名陌生的少女,黑发微蜷,面容格外秀美,如果曾经遇到过的话,广津柳浪觉得自己绝不会没有印象:“你是……”

    “请称呼我为小八就可以了。”名为小八的少女从天台的楼梯后走上来,楼顶的风吹开了她遮盖着眼睛的刘海,露出璀璨明亮的绿眸,与她茶色的另一只眼截然不同。

    白发少年愣愣地看向走过来的少女:“小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他忽然意识到了这点。

    广津柳浪注意到了他的称呼:“兄妹吗?如果是为了救兄长而说这种话的话,大可不必……”

    “不,这和兄妹无关,更何况我也没有兄弟姐妹。”小八走到白发少年身边,迎着他茫然无措的眼神,感觉自己的良心又被刺痛了,“……抱歉。”

    她伸手拉开白发少年外套靠近胸口的口袋,从里面拎出一只只有指甲那么点大的机械产品。

    广津柳浪觉得那个小东西的外形看着很眼熟,曾经似乎在某位前干部手里看到过类似的但粗糙的多的机械:“……附加了追踪功能的窃听器。”

    “嗯5 k5m 了什么无形的能力,带动他和那个白发少年腾空而去。

    “这又是哪里来的异能力者!”慢了一步的立原道造暴躁得险些骂街:明明情报上说只是个普通人啊!

    这幻象哪里是普通人了!

    情报组该全部切腹谢罪!

    他和银都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追上去,那也就只有……

    “广津先生!”

    “我听到了,小鬼。”广津柳浪脚下异能力光芒乍现,名为“落椿”实为“斥力”的异能力可以帮助他弹飞指尖接触到的物品,从另一个运用手段来说——把自己弹出去也不是做不到!

    长西装的白发老者瞬间跨越了头顶空无一物的小巷,追着刚才出现的黑发青年而去,留下立原道造和银面对日高晓和五岛莲——即使这二人没有做自我介绍,但就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告知了他们身份:

    第四王权者,宗像礼司下属盟臣,青之氏族Scepter 4!

    #

    另一方面,在天台之上追上了险些逃脱的猎物,广津柳浪的耐心已经接近告罄:“前面的小鬼,你还是先乖乖停下来比较好。”

    黑发青年没有言语,只是将那个白发少年拉到身后,然后握住了自己的刀,俨然一副保护者的模样。

    广津柳浪平静地脱去手上的手套:“在下并不是很愿意付诸武力,不过你们要是执意不愿悔改的话……”

    “如果广津先生你现在对他下手的话,就完全中了幕后黑手的圈套了哦!”

    清亮悦耳的少女声音忽然响起,广津柳浪正准备发动异能力的手一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一名陌生的少女,黑发微蜷,面容格外秀美,如果曾经遇到过的话,广津柳浪觉得自己绝不会没有印象:“你是……”

    “请称呼我为小八就可以了。”名为小八的少女从天台的楼梯后走上来,楼顶的风吹开了她遮盖着眼睛的刘海,露出璀璨明亮的绿眸,与她茶色的另一只眼截然不同。

    白发少年愣愣地看向走过来的少女:“小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他忽然意识到了这点。

    广津柳浪注意到了他的称呼:“兄妹吗?如果是为了救兄长而说这种话的话,大可不必……”

    “不,这和兄妹无关,更何况我也没有兄弟姐妹。”小八走到白发少年身边,迎着他茫然无措的眼神,感觉自己的良心又被刺痛了,“……抱歉。”

    她伸手拉开白发少年外套靠近胸口的口袋,从里面拎出一只只有指甲那么点大的机械产品。

    广津柳浪觉得那个小东西的外形看着很眼熟,曾经似乎在某位前干部手里看到过类似的但粗糙的多的机械:“……附加了追踪功能的窃听器。”

    “嗯

    哪里呢(努力暗示)

    感谢在2020-02-09 20:37:50~2020-02-10 20:45: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卷 100瓶;Ver Zweiflet 30瓶;岸芷汀兰、不到90不改名的白鹭、我不认识你 10瓶;居击、我从来不纠结呀~ 5瓶;默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