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系统:【你能不能注意个人形象?】

    楼青晏:【咔嚓咔嚓, 怎么了?】、

    系统:【要是你那些神神叨叨的手下看到你每天没事干的时候就一把瓜子嗑一天,没事靠在阳台听楼下吵架,我觉得他们的世界观会塌的。】

    楼青晏:【人生嘛,不要总是那么紧张兮兮的, 良宇天天一副有人马上要来砍他的样子, 我看了都心烦。手下人想看自己老大威武霸气的样子, 那我就扮演那样的角色。没人的时候还背着包袱, 成天怀着心事,累不累?】

    系统:【这不是你躺着、把瓜子放在肚子上磕的理由。】

    楼青晏:【咔嚓咔嚓。】

    系统:【你前几天故意激陆预做什么?不都下定决心不要去撩拨他了吗?】

    楼青晏:【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

    自从楼青晏的辅助面板开启阶段性任务礼包之后, 他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礼包有两个效果。

    一是让他召唤伏矢几乎没有副作用,二是为他开启了“任务进度观察条”的功能, 而这个功能让楼青晏能够清晰直观地看自己的篡位任务已经进行了多少。

    自从楼青晏建立北星阁,北星阁一路壮大, 任务观察条也一路高歌猛进,直达50%。

    但是当任务条到了50%后,不论楼青晏做什么,不论北星阁扩张了多少,这个数值都岿然不动,像是凝固了一样。

    后来,机缘巧合, 楼青晏触发了一个支线任务,得到了提示。

    原来,他的任务无法推进是因为他的北星阁一直被夏国皇室排斥。只要他的势力范围不涉及夏国皇室,那么任务读条就永远不会前进。

    楼青晏盘算着, 自己手上也有了资本, 要回夏国京城未尝不可,于是就孤身回来了。

    他故意放出了些消息, 引十一过来,给自己和陆预牵上线。

    不过,楼青晏也想不好要和陆预讲什么好。反正陆预一时半会儿也找不上门来,于是最近闲的无聊的阁主就产生了逗他的兴致。

    突然,门外有动静。

    楼青晏灵活地从卧榻上翻身下来,将瓜子一收,散发一拨,随手拿过旁边挂着的紫色羽衣,并未穿好,只是简单地披在肩上。

    他光脚踏在编制精细的榻榻米上,一手拉住羽衣不让它掉下,另一只手推开了纸门。

    “你们又遇上什么事情了?”

    门5 k5m     第 45 章

    系统:【你能不能注意个人形象?】

    楼青晏:【咔嚓咔嚓, 怎么了?】、

    系统:【要是你那些神神叨叨的手下看到你每天没事干的时候就一把瓜子嗑一天,没事靠在阳台听楼下吵架,我觉得他们的世界观会塌的。】

    楼青晏:【人生嘛,不要总是那么紧张兮兮的, 良宇天天一副有人马上要来砍他的样子, 我看了都心烦。手下人想看自己老大威武霸气的样子, 那我就扮演那样的角色。没人的时候还背着包袱, 成天怀着心事,累不累?】

    系统:【这不是你躺着、把瓜子放在肚子上磕的理由。】

    楼青晏:【咔嚓咔嚓。】

    系统:【你前几天故意激陆预做什么?不都下定决心不要去撩拨他了吗?】

    楼青晏:【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

    自从楼青晏的辅助面板开启阶段性任务礼包之后, 他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礼包有两个效果。

    一是让他召唤伏矢几乎没有副作用,二是为他开启了“任务进度观察条”的功能, 而这个功能让楼青晏能够清晰直观地看自己的篡位任务已经进行了多少。

    自从楼青晏建立北星阁,北星阁一路壮大, 任务观察条也一路高歌猛进,直达50%。

    但是当任务条到了50%后,不论楼青晏做什么,不论北星阁扩张了多少,这个数值都岿然不动,像是凝固了一样。

    后来,机缘巧合, 楼青晏触发了一个支线任务,得到了提示。

    原来,他的任务无法推进是因为他的北星阁一直被夏国皇室排斥。只要他的势力范围不涉及夏国皇室,那么任务读条就永远不会前进。

    楼青晏盘算着, 自己手上也有了资本, 要回夏国京城未尝不可,于是就孤身回来了。

    他故意放出了些消息, 引十一过来,给自己和陆预牵上线。

    不过,楼青晏也想不好要和陆预讲什么好。反正陆预一时半会儿也找不上门来,于是最近闲的无聊的阁主就产生了逗他的兴致。

    突然,门外有动静。

    楼青晏灵活地从卧榻上翻身下来,将瓜子一收,散发一拨,随手拿过旁边挂着的紫色羽衣,并未穿好,只是简单地披在肩上。

    他光脚踏在编制精细的榻榻米上,一手拉住羽衣不让它掉下,另一只手推开了纸门。

    “你们又遇上什么事情了?”

    门

    就知道大事不妙。

    “陛下说,他想委托阁主替他找凤冠的主人。”

    “他自己要娶谁让他自己娶去,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他们皇家的媒婆?”

    “陛下什么意思,阁主应该知道的。”十一淡淡地说。

    楼青晏不说话,转身看向阳台。

    这间屋子临湖,房间一侧开了一个面湖的挑台,从室内可以看到外面热闹的街景。

    室内的烛光昏暗,外面温暖而嘈杂的光亮却涌进室内,照在他的面容上。

    十一叹了口气:“都过去了那么久了。”

    “对啊,三年了。我以为他的执念已经没那么深了。”楼青晏自嘲似的摇摇头,回头看向十一,“算了,我还是找别的办法和皇室搭上边吧。”

    “不行。”

    “为什么?”

    十一没眼看地转过头去说:“陛下说,这天下没有能拒绝他的买卖,这趟委托他是必定要你接了。他为了确保凤冠能安全送到你手上,会亲自来一趟。”

    “……”楼青晏,“我先走了,你随意。”

    十一:“他说,你要是敢出京城,北星阁在夏国的商道就别想要了。”

    “他这是公报私仇!”

    十一顿了顿:“明明不是报仇,而是求爱。”

    “求求你闭嘴吧!”

    楼青晏闭上眼睛,捂住额头。

    三年前他那样一走了之,还把陆预剿灭燕王的功劳当做北星阁发迹的广告,就已经做好与陆预剑拔弩张的准备了。

    谁知道,熬过三年,陆预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还没变。

    十一似乎还要在他心上浇一泼油:“他还说了。”

    “说什么?”楼青晏的语速很快,很急。

    十一说:“当年,把选秀搞成了那种样子,太后心灰意冷,本想接受你,东西都在准备了。谁知道后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事情都搁置下来。”

    楼青晏的眼睛半眯,转头看着外面的景象:“当时,不是你来劝我离开的吗?”

    “是的。我没后悔自己这么做。”

    “那现在呢?替陆预传话找我回去,你是怎么想的?”

    十一没想好怎么回答,支支吾吾,眼神乱转。

    忽然,一阵风从挑台吹入,灌入室内,迷了他的眼睛。等他睁开眼睛,楼青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5 k5m 就知道大事不妙。

    “陛下说,他想委托阁主替他找凤冠的主人。”

    “他自己要娶谁让他自己娶去,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他们皇家的媒婆?”

    “陛下什么意思,阁主应该知道的。”十一淡淡地说。

    楼青晏不说话,转身看向阳台。

    这间屋子临湖,房间一侧开了一个面湖的挑台,从室内可以看到外面热闹的街景。

    室内的烛光昏暗,外面温暖而嘈杂的光亮却涌进室内,照在他的面容上。

    十一叹了口气:“都过去了那么久了。”

    “对啊,三年了。我以为他的执念已经没那么深了。”楼青晏自嘲似的摇摇头,回头看向十一,“算了,我还是找别的办法和皇室搭上边吧。”

    “不行。”

    “为什么?”

    十一没眼看地转过头去说:“陛下说,这天下没有能拒绝他的买卖,这趟委托他是必定要你接了。他为了确保凤冠能安全送到你手上,会亲自来一趟。”

    “……”楼青晏,“我先走了,你随意。”

    十一:“他说,你要是敢出京城,北星阁在夏国的商道就别想要了。”

    “他这是公报私仇!”

    十一顿了顿:“明明不是报仇,而是求爱。”

    “求求你闭嘴吧!”

    楼青晏闭上眼睛,捂住额头。

    三年前他那样一走了之,还把陆预剿灭燕王的功劳当做北星阁发迹的广告,就已经做好与陆预剑拔弩张的准备了。

    谁知道,熬过三年,陆预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还没变。

    十一似乎还要在他心上浇一泼油:“他还说了。”

    “说什么?”楼青晏的语速很快,很急。

    十一说:“当年,把选秀搞成了那种样子,太后心灰意冷,本想接受你,东西都在准备了。谁知道后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事情都搁置下来。”

    楼青晏的眼睛半眯,转头看着外面的景象:“当时,不是你来劝我离开的吗?”

    “是的。我没后悔自己这么做。”

    “那现在呢?替陆预传话找我回去,你是怎么想的?”

    十一没想好怎么回答,支支吾吾,眼神乱转。

    忽然,一阵风从挑台吹入,灌入室内,迷了他的眼睛。等他睁开眼睛,楼青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舫和乌蓬小船。楼青晏从挑台上跳下后,直接落在了一条平平无奇的小船上。

    小船接上楼青晏,没有停留,悠悠荡荡地向远处驶去。良宇穿着斗笠,在船上替他掌杆。

    十一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到楼青晏了。

    他转头,发现榻榻米上放着的那袋瓜子,有些不可置信地耸耸肩。

    .

    按北星阁的规矩,所有委托人都必须孤身一人,带着定金和必要的线索物件访问北星阁在那

    座城市的流动接待处。

    这样的流动接待处非常难寻,因为它们没有固定的位置,除非有熟悉的人指路或者有机缘才能找到。

    北星阁在京城的流动接待处正是那条河上的小船。

    每月初五,这条河上密密麻麻的小船中,有一条船里坐着紫衣服的人。

    最近的日子是五月初五,正是端午,这一天河道上的船只画舫比往日要多许多。河道两旁也多了很多莲花灯,暖暖的烛光将河道照成橘黄色的,暖洋洋。

    楼青晏压着帷帽,混在庆祝端午的人群中。

    今天的河道上有专门接待的船,一切如规矩,平稳运行。

    他今天本不用来的。如果他不想,陆预永远找不到他。

    系统:【是谁说不亲自来等他的?不是有专门接待的人员吗?你怎么不放心呢?】

    楼青晏:【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

    系统:【呵,男人。】

    楼青晏:【呵,机器人。】

    远远地,他看到画舫码头有两个人影。他们穿着一般读书人的长袍,看上去非常普通。但那种举手投足间的姿势骗不了楼青晏。

    他们弯着腰,像是在往河道里放什么东西。

    距离太远,楼青晏眼中的人影小得成了两粒米的大小,他却能肯定,这就是陆预。

    他变了。原来他的肩膀没有那么厚实,身上没这种出人的凌厉感。

    系统:【怎么,旧情复燃?】

    楼青晏:【别打笑了。我对他而言是多年的师兄,他对我而言只有两个月的记忆。他放不下,我还放不下吗?】

    系统:【把你眼角的红痕擦一擦。】

    楼青晏:【……】

    系统:【三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死鸭子嘴硬的楼青晏。嘴硬的程度和你一棵树上吊死的可能性维持在同一水平。】

    楼青晏自己对自己笑了笑:【那你就别说破。至少我现在还觉得时间将他冲淡了呢,做起任务来也没心理负担。】

    系统如果有个现象,那大概在疯狂耸肩:【话说回来,你让十一带着他来见你,他要是真的铁了心让你找凤冠的主人,怎么办?】

    楼青晏:【不会的,按照原著剧情,他最近遇到了麻烦。虽然因为我的关系,他对北星阁有些抵触,但我们做事的风评不是盖的。以他认真的性格,不会把这种难得的机会浪费掉,至少还会再委托另一件事。】

    按原著剧情,最近皇陵出现了5 k5m 座城市的流动接待处。

    这样的流动接待处非常难寻,因为它们没有固定的位置,除非有熟悉的人指路或者有机缘才能找到。

    北星阁在京城的流动接待处正是那条河上的小船。

    每月初五,这条河上密密麻麻的小船中,有一条船里坐着紫衣服的人。

    最近的日子是五月初五,正是端午,这一天河道上的船只画舫比往日要多许多。河道两旁也多了很多莲花灯,暖暖的烛光将河道照成橘黄色的,暖洋洋。

    楼青晏压着帷帽,混在庆祝端午的人群中。

    今天的河道上有专门接待的船,一切如规矩,平稳运行。

    他今天本不用来的。如果他不想,陆预永远找不到他。

    系统:【是谁说不亲自来等他的?不是有专门接待的人员吗?你怎么不放心呢?】

    楼青晏:【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

    系统:【呵,男人。】

    楼青晏:【呵,机器人。】

    远远地,他看到画舫码头有两个人影。他们穿着一般读书人的长袍,看上去非常普通。但那种举手投足间的姿势骗不了楼青晏。

    他们弯着腰,像是在往河道里放什么东西。

    距离太远,楼青晏眼中的人影小得成了两粒米的大小,他却能肯定,这就是陆预。

    他变了。原来他的肩膀没有那么厚实,身上没这种出人的凌厉感。

    系统:【怎么,旧情复燃?】

    楼青晏:【别打笑了。我对他而言是多年的师兄,他对我而言只有两个月的记忆。他放不下,我还放不下吗?】

    系统:【把你眼角的红痕擦一擦。】

    楼青晏:【……】

    系统:【三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死鸭子嘴硬的楼青晏。嘴硬的程度和你一棵树上吊死的可能性维持在同一水平。】

    楼青晏自己对自己笑了笑:【那你就别说破。至少我现在还觉得时间将他冲淡了呢,做起任务来也没心理负担。】

    系统如果有个现象,那大概在疯狂耸肩:【话说回来,你让十一带着他来见你,他要是真的铁了心让你找凤冠的主人,怎么办?】

    楼青晏:【不会的,按照原著剧情,他最近遇到了麻烦。虽然因为我的关系,他对北星阁有些抵触,但我们做事的风评不是盖的。以他认真的性格,不会把这种难得的机会浪费掉,至少还会再委托另一件事。】

    按原著剧情,最近皇陵出现了

    直往下坠:【……你果然很有志气。】

    突然,楼青晏停下与系统的对话,惊讶地转头。

    他感觉有人在看他。

    视线在河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最后,楼青晏的目光对上了远处只有米粒大小的人影。

    陆预在往这个方向看?

    但离得实在太远了,楼青晏没有办法确认人影的脸,更别说视线了。

    楼青晏连忙压低帷帽

    ,低下头,挤入人群。这么远,他应该看不到。

    心脏跳动的声音盖过人群的嘈杂。

    他很快就到了陆预看不见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

    “妈妈,我也要放真心莲!”

    楼青晏回过神,发现是一个小孩子拉着妈妈,一手指着河道,仿佛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

    他转头,看向河道。

    河道临近两边边缘的地方燃着许多莲花灯。莲花灯很美,很显眼。楼青晏此时仔细看才发现莲花灯之间,一朵朵纸质的莲花静静地漂浮着,不时有一阵水流冲过,将莲花随着水流冲走,在河道里漂流起来。

    楼青晏走到河边,低头看向那些莲花灯。

    他在现实里的家乡并没有这样的端午节传统,这应该是书中世界自己的习俗。人们每逢端午节会将自己对最思念的人说的话写在油纸上,然后折成莲花的形状,放到河道里。

    据说,这样最思念的人就能听到这句话了。

    楼青晏走到河边,蹲了下来。

    身旁,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还在响:“妈妈,我们对爸爸说好吗?”

    “好,大宝要对爸爸说什么”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大宝想他了!”

    楼青晏一转头。另一边,有脸红的姑娘羞怯地到河边,放下一盏真心莲,转身就跑。

    应该是给自己的情郎的吧,大概还背着自己的父母家长。

    楼青晏站了起来,笑着摇摇头

    他可没有能许愿的对象。

    突然,一种鬼使神差的欲望让他的眼神瞟向一盏从上游流下来的真心莲。

    在这个世界待久了,他见识了太多反自然的事情,和神神鬼鬼打的交道也不占少数。

    此刻,他竟然能感受到一种属于命运巧合的牵引。

    他从水里将这一朵真心莲拿了起来,轻轻抖掉水珠。

    油纸被展开。

    一种熟悉却比记忆中更加深沉浓郁的檀香随着油纸展开飘了出来,在微风徐徐的吹拂下,在暖黄的河道上空迤逦而去。

    “我知道你在。”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系板板啊的2个火箭炮~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640283、乔、愉悦吧少年 10瓶;骏行 8瓶;系板板啊 7瓶;36227053、理智°、民政局、白渝 5瓶;Belen 3瓶;草木深、尼尼 2瓶;楠楠 1瓶~5 k5m ,低下头,挤入人群。这么远,他应该看不到。

    心脏跳动的声音盖过人群的嘈杂。

    他很快就到了陆预看不见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

    “妈妈,我也要放真心莲!”

    楼青晏回过神,发现是一个小孩子拉着妈妈,一手指着河道,仿佛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

    他转头,看向河道。

    河道临近两边边缘的地方燃着许多莲花灯。莲花灯很美,很显眼。楼青晏此时仔细看才发现莲花灯之间,一朵朵纸质的莲花静静地漂浮着,不时有一阵水流冲过,将莲花随着水流冲走,在河道里漂流起来。

    楼青晏走到河边,低头看向那些莲花灯。

    他在现实里的家乡并没有这样的端午节传统,这应该是书中世界自己的习俗。人们每逢端午节会将自己对最思念的人说的话写在油纸上,然后折成莲花的形状,放到河道里。

    据说,这样最思念的人就能听到这句话了。

    楼青晏走到河边,蹲了下来。

    身旁,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还在响:“妈妈,我们对爸爸说好吗?”

    “好,大宝要对爸爸说什么”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大宝想他了!”

    楼青晏一转头。另一边,有脸红的姑娘羞怯地到河边,放下一盏真心莲,转身就跑。

    应该是给自己的情郎的吧,大概还背着自己的父母家长。

    楼青晏站了起来,笑着摇摇头

    他可没有能许愿的对象。

    突然,一种鬼使神差的欲望让他的眼神瞟向一盏从上游流下来的真心莲。

    在这个世界待久了,他见识了太多反自然的事情,和神神鬼鬼打的交道也不占少数。

    此刻,他竟然能感受到一种属于命运巧合的牵引。

    他从水里将这一朵真心莲拿了起来,轻轻抖掉水珠。

    油纸被展开。

    一种熟悉却比记忆中更加深沉浓郁的檀香随着油纸展开飘了出来,在微风徐徐的吹拂下,在暖黄的河道上空迤逦而去。

    “我知道你在。”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系板板啊的2个火箭炮~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640283、乔、愉悦吧少年 10瓶;骏行 8瓶;系板板啊 7瓶;36227053、理智°、民政局、白渝 5瓶;Belen 3瓶;草木深、尼尼 2瓶;楠楠 1瓶~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