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 第 42 章 42
    第 42 章

    安全局的人赶来, 在和楚骁商议后,将兰斯带回了楚骁的星舰上审讯。

    看着那几架飞行器起飞,楚骁进了机甲的驾驶舱。

    他刚一进来,就看见沈若手放在控制台上, 表情似乎有些慌张。

    见状, 楚骁脚步顿住, 他低头打开光脑, 随手将刚才机甲内部的监控翻了出来。

    看了一眼,楚骁什么都没说, 关掉了监控。

    机甲里静悄悄的,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沉默一会儿后, 楚骁走向了驾驶位。

    “我和他没什么……”

    楚骁声音没了面对兰斯时的淡漠,他似乎有些心虚, 说话底气不怎么足,这句明显是在辩解的话苍白又无力,就连楚骁自己都觉得没有任何作用。

    沈若坐在副驾驶上,哪怕是听见他解释也还是没说话,垂着眼眸很安静。

    楚骁离开机甲的时候关了机甲屏幕,可沈若没有忍住,之前兰斯的话他听见了, 在被埋在雪里的时候。

    于是他就打开了屏幕,听见了外面楚骁和兰斯的对话。

    其实兰斯和楚骁说的话不多,可就是那么几句,就让沈若知道了他俩的关系。

    书里的楚骁有各种伴, 沈若知道, 现在亲眼看见兰斯,听见兰斯说的那些话,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烟火楚骁也给他放过,虽然没有玫瑰和甜点,可楚骁带他去了很多地方,带他尝过很多美食,这些,都和他为兰斯做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差别。

    而唯一有差别的,是楚骁没说过喜欢他。

    沈若心中忽然庆幸,他在想,如果当初真的对楚骁表白,那他,是不是会被拒绝。

    好像,很有可能。

    “五个月前我就和他分了,当时也说清了,他找过我几次,我没去见他,我以为,他会明白。”

    楚骁开口,他说完后就启动了机甲,朝星舰的方向飞去。

    沈若一直都没说话,他手背微微发痒,是伤口愈合带来的些微不适感。

    机甲飞到了星舰上,在楚骁想牵着他下去的时候,沈若手微微往后撤了下。

    下意识的,他在躲避。

    见状,楚骁破天荒的没有发脾气,他收回了手,表情淡淡的,垂眸先进了电梯,沈若跟进去后,小心看他一眼。

    刚才躲避的动作,沈若反应过来后,其实心里也有点怕。

    回了房间后,沈若5 k5m     第 42 章

    安全局的人赶来, 在和楚骁商议后,将兰斯带回了楚骁的星舰上审讯。

    看着那几架飞行器起飞,楚骁进了机甲的驾驶舱。

    他刚一进来,就看见沈若手放在控制台上, 表情似乎有些慌张。

    见状, 楚骁脚步顿住, 他低头打开光脑, 随手将刚才机甲内部的监控翻了出来。

    看了一眼,楚骁什么都没说, 关掉了监控。

    机甲里静悄悄的,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沉默一会儿后, 楚骁走向了驾驶位。

    “我和他没什么……”

    楚骁声音没了面对兰斯时的淡漠,他似乎有些心虚, 说话底气不怎么足,这句明显是在辩解的话苍白又无力,就连楚骁自己都觉得没有任何作用。

    沈若坐在副驾驶上,哪怕是听见他解释也还是没说话,垂着眼眸很安静。

    楚骁离开机甲的时候关了机甲屏幕,可沈若没有忍住,之前兰斯的话他听见了, 在被埋在雪里的时候。

    于是他就打开了屏幕,听见了外面楚骁和兰斯的对话。

    其实兰斯和楚骁说的话不多,可就是那么几句,就让沈若知道了他俩的关系。

    书里的楚骁有各种伴, 沈若知道, 现在亲眼看见兰斯,听见兰斯说的那些话,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烟火楚骁也给他放过,虽然没有玫瑰和甜点,可楚骁带他去了很多地方,带他尝过很多美食,这些,都和他为兰斯做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差别。

    而唯一有差别的,是楚骁没说过喜欢他。

    沈若心中忽然庆幸,他在想,如果当初真的对楚骁表白,那他,是不是会被拒绝。

    好像,很有可能。

    “五个月前我就和他分了,当时也说清了,他找过我几次,我没去见他,我以为,他会明白。”

    楚骁开口,他说完后就启动了机甲,朝星舰的方向飞去。

    沈若一直都没说话,他手背微微发痒,是伤口愈合带来的些微不适感。

    机甲飞到了星舰上,在楚骁想牵着他下去的时候,沈若手微微往后撤了下。

    下意识的,他在躲避。

    见状,楚骁破天荒的没有发脾气,他收回了手,表情淡淡的,垂眸先进了电梯,沈若跟进去后,小心看他一眼。

    刚才躲避的动作,沈若反应过来后,其实心里也有点怕。

    回了房间后,沈若

    果被交到了楚骁手中,他坐在卧室外面的客厅,桌上烟灰缸里已经有好几个烟蒂。

    换气系统一直打开着,所以客厅里的烟味没有多呛人。

    那份资料里附有兰斯的家庭病史,他的母亲患有精神类疾病。

    虽然兰斯没有患上,可在他说出那些不在乎人命的话后,审讯员还是查了查他的病史,没有查到什么,不过关于他母亲的病史资料还是一起送到了楚骁手里。

    兰斯是帝星一个富商之子,他的母亲身份地位也不是很低,起码家境优渥。

    可兰斯的父亲曾经出轨,在外面甚至有了私生子,兰斯母亲的精神类疾病也是那时候出现的,她暴躁易怒,甚至在兰斯小时候打过他,后来被送入医院疗养后才慢慢恢复,而对于兰斯她心中愧疚不已,在出院后就一直娇宠。

    兰斯骄纵的脾气也是被她惯出来的,加上又是亚人,他那个父亲出轨是一方面,可对兰斯还算不错,也愿意娇养他。

    因为好奇去D区开眼的兰斯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楚骁的名声,也暗暗在心中吐槽过楚骁是个混蛋。

    可在好几次误打误撞见到那个年轻的男人后,又被同时认识他们两个的人从中牵线,兰斯还是和楚骁走到了一起。

    对当时的楚骁来说,漂亮又张扬的兰斯确实是他的口味,加上兰斯看到他时傲慢又骄纵的神情和语气,让楚骁感了兴趣。

    在最初的时候,兰斯没答应他,楚骁也是费了一番功夫,在周围人的起哄和谋划之下,一个多星期都做了些在亚人和女人看起来浪漫的事情,才让兰斯点了头。

    相处的过程中,楚骁曾对兰斯温声软语,和对待其他人时完全不同,甚至都有经常跟着楚骁的人表示惊讶,因为楚骁看起来确实对兰斯与众不同,哄得兰斯以为他就是楚骁的真爱。

    在兰斯说喜欢甜点的时候,楚骁路过甜品店顺手就买了一份,可兰斯看到的时候,竟然红了耳根,像是羞涩起来,问他这是不是他自己做的。

    楚骁挑眉,他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却让兰斯以为,他笑笑不说话是默认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还不到两个星期,楚骁就腻了,于是像往常一样,他打给兰斯一大笔钱,对方本来就是富商之子,他给的钱不算少。

    想到兰斯的性格,楚骁还特意在最后一次他跟兰斯见面的时候,跟他当面说了开来,他俩不合适,还是早点分开。

    兰斯当时脸变了,可那种骄傲和自尊感让他不能掉眼泪,起码在楚骁面前是5 k5m 果被交到了楚骁手中,他坐在卧室外面的客厅,桌上烟灰缸里已经有好几个烟蒂。

    换气系统一直打开着,所以客厅里的烟味没有多呛人。

    那份资料里附有兰斯的家庭病史,他的母亲患有精神类疾病。

    虽然兰斯没有患上,可在他说出那些不在乎人命的话后,审讯员还是查了查他的病史,没有查到什么,不过关于他母亲的病史资料还是一起送到了楚骁手里。

    兰斯是帝星一个富商之子,他的母亲身份地位也不是很低,起码家境优渥。

    可兰斯的父亲曾经出轨,在外面甚至有了私生子,兰斯母亲的精神类疾病也是那时候出现的,她暴躁易怒,甚至在兰斯小时候打过他,后来被送入医院疗养后才慢慢恢复,而对于兰斯她心中愧疚不已,在出院后就一直娇宠。

    兰斯骄纵的脾气也是被她惯出来的,加上又是亚人,他那个父亲出轨是一方面,可对兰斯还算不错,也愿意娇养他。

    因为好奇去D区开眼的兰斯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楚骁的名声,也暗暗在心中吐槽过楚骁是个混蛋。

    可在好几次误打误撞见到那个年轻的男人后,又被同时认识他们两个的人从中牵线,兰斯还是和楚骁走到了一起。

    对当时的楚骁来说,漂亮又张扬的兰斯确实是他的口味,加上兰斯看到他时傲慢又骄纵的神情和语气,让楚骁感了兴趣。

    在最初的时候,兰斯没答应他,楚骁也是费了一番功夫,在周围人的起哄和谋划之下,一个多星期都做了些在亚人和女人看起来浪漫的事情,才让兰斯点了头。

    相处的过程中,楚骁曾对兰斯温声软语,和对待其他人时完全不同,甚至都有经常跟着楚骁的人表示惊讶,因为楚骁看起来确实对兰斯与众不同,哄得兰斯以为他就是楚骁的真爱。

    在兰斯说喜欢甜点的时候,楚骁路过甜品店顺手就买了一份,可兰斯看到的时候,竟然红了耳根,像是羞涩起来,问他这是不是他自己做的。

    楚骁挑眉,他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却让兰斯以为,他笑笑不说话是默认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还不到两个星期,楚骁就腻了,于是像往常一样,他打给兰斯一大笔钱,对方本来就是富商之子,他给的钱不算少。

    想到兰斯的性格,楚骁还特意在最后一次他跟兰斯见面的时候,跟他当面说了开来,他俩不合适,还是早点分开。

    兰斯当时脸变了,可那种骄傲和自尊感让他不能掉眼泪,起码在楚骁面前是

    表情,眼中似有恨意,可没看多久就又垂下了眼睛,唇角勾起一个不屑的笑容来。

    “人渣。”

    兰斯口中低低骂着,可他低着头还是红了眼眶。

    “我跟你说过分手的事情。”

    楚骁边说边从兜里掏出烟来,他背靠着刚才审讯员用的桌子,在兰斯面前又点了一支烟。

    房间里的换气系统开始自主运转,有微微的机器嗡鸣声响起。

    兰斯沉默着,在楚骁嘴里

    的那支烟快抽完的时候,他才恨恨开口:“我什么都没了!”

    “他跑了,留下一堆烂账,他跑之前甚至想卖了我替他还债!”

    声音是压抑不住的凄厉,兰斯说这话的时候痛苦到极点。

    楚骁修长手指夹着烟,他没吭声,知道兰斯说的是他父亲,那个男人在破产之后跑了,妻儿和情妇私生子谁都没管,这件事在帝星都传开了。

    可兰斯在他母亲家族的庇佑下,没有被波及到,他手里的钱财有一部分不属于他父亲,加上之前楚骁给的那一大笔,是足以让他继续过好日子的,这些楚骁大概都知道,所以在知道兰斯父亲破产后,他没有再关注过这件事。

    “我那个母亲,太天真了,她还想追回他,说是患难才见真情。”

    笑了下,兰斯看向了楚骁,可他笑得很难看。

    “他跑了,连影子都找不到,她又疯了,她打我,说因为我不是儿子才让他在外面找情妇。”

    兰斯笑着说道,可眼泪掉了下来,像是没了力气,他声音弱了许多,喃喃自语。

    掐灭了手里的烟,楚骁将烟蒂扔进了墙壁上的处理器中。

    他这个动作将出神的兰斯唤醒,看着楚骁,兰斯又笑了起来,笑容隐隐透着癫狂。

    “楚骁,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直起身子准备离开的楚骁停住,他看着兰斯眉头轻皱。

    “你不肯见我,还让人把我拦在D区外面,我没办法,想见你就得托人找关系,可你在D区呼风唤雨的,敢带我进去的人没几个。”

    兰斯语气嘲讽,说到楚骁的势力的时候,还有些阴阳怪气。

    “我上了他的圈套,以为给他一份账务表就好,我偷了资料。”

    低低笑着,兰斯像是刹不住心里的那些话,他看着楚骁说:“账务有问题,被人抓住把柄搞到破产,我什么都没了。”

    “我知道我蠢,不止信了你的话,还信了那些人的话,可楚骁,你说说,这些是不是都是拜你所赐。”

    “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我什么都没了,只有你说过喜欢我。”

    一直沉默的楚骁终于开口:“所以你就想杀了我。”

    “对,你死了我也跟着你死,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兰斯眼泪挂在脸上,他笑着对楚骁说。

    “你5 k5m 的那支烟快抽完的时候,他才恨恨开口:“我什么都没了!”

    “他跑了,留下一堆烂账,他跑之前甚至想卖了我替他还债!”

    声音是压抑不住的凄厉,兰斯说这话的时候痛苦到极点。

    楚骁修长手指夹着烟,他没吭声,知道兰斯说的是他父亲,那个男人在破产之后跑了,妻儿和情妇私生子谁都没管,这件事在帝星都传开了。

    可兰斯在他母亲家族的庇佑下,没有被波及到,他手里的钱财有一部分不属于他父亲,加上之前楚骁给的那一大笔,是足以让他继续过好日子的,这些楚骁大概都知道,所以在知道兰斯父亲破产后,他没有再关注过这件事。

    “我那个母亲,太天真了,她还想追回他,说是患难才见真情。”

    笑了下,兰斯看向了楚骁,可他笑得很难看。

    “他跑了,连影子都找不到,她又疯了,她打我,说因为我不是儿子才让他在外面找情妇。”

    兰斯笑着说道,可眼泪掉了下来,像是没了力气,他声音弱了许多,喃喃自语。

    掐灭了手里的烟,楚骁将烟蒂扔进了墙壁上的处理器中。

    他这个动作将出神的兰斯唤醒,看着楚骁,兰斯又笑了起来,笑容隐隐透着癫狂。

    “楚骁,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直起身子准备离开的楚骁停住,他看着兰斯眉头轻皱。

    “你不肯见我,还让人把我拦在D区外面,我没办法,想见你就得托人找关系,可你在D区呼风唤雨的,敢带我进去的人没几个。”

    兰斯语气嘲讽,说到楚骁的势力的时候,还有些阴阳怪气。

    “我上了他的圈套,以为给他一份账务表就好,我偷了资料。”

    低低笑着,兰斯像是刹不住心里的那些话,他看着楚骁说:“账务有问题,被人抓住把柄搞到破产,我什么都没了。”

    “我知道我蠢,不止信了你的话,还信了那些人的话,可楚骁,你说说,这些是不是都是拜你所赐。”

    “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我什么都没了,只有你说过喜欢我。”

    一直沉默的楚骁终于开口:“所以你就想杀了我。”

    “对,你死了我也跟着你死,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兰斯眼泪挂在脸上,他笑着对楚骁说。

    “你

    系统,誓要成为天下第一渣攻。

    作为一个渣攻,他的任务就是对受虐身虐心,最后被正牌攻一举摧毁,将主角拯救于水火之中,促成HE结局,而他也就可以功成身退,获取任务成就点。

    被系统忽悠了一大通,在承诺做完任务挣到足够成就点,就给他新的身躯和任意选定一个世界重新生活的机会后,沈白点头答应了。

    第一个任务还未开始,沈白深呼吸为自己打气,他超级攻的!所以一定可以完成!

    系统也随之呐喊助威:【白白攻爆了!天下第一攻!】

    信心爆棚的沈白一睁眼就到了任务世界中,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瘦弱少年,睁着那双懵懂清澈的大眼睛,心肝都颤了颤。

    “他好萌呀,系统。”

    沈白声音软糯糯,没忍住从兜里拿出了棒棒糖,奶味儿的。

    噙着棒棒糖的沈白板起脸,他开始凶眼前的主角,对方身体瑟缩,很害怕的样子,让沈白十分满意。

    自认为攻气十足的沈白嘴里含着甜滋滋的糖转身离开,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而他身后被吓到的少年抬起头来,表情沉静,漆黑如墨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怕。

    ——

    后来,沈白张牙舞爪的凶了一通主角,他心中暗自得意,甚至于这种得意都写在了脸上,他开口问:“我是不是很凶,你怕不怕,以后要是再不听话……”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年轻男人低低笑出声。

    “嗯,我怕,你特别凶。”

    说着,男人低头,唇擦过沈白唇角,开口:“你是不是又偷糖吃了。”

    耳根发热,沈白抬头瞪着他。

    见状,男人只得安抚他:“你最凶了,就是有奶味也最凶。”

    ——

    小剧场:

    “我攻吗?”

    摆了个炫耀肱二头肌的姿势,沈白抬头睁大眼睛,充满了期待。

    隔着衣袖摸了一把软乎乎的肉,他磁音低沉:“攻。”

    “那我想攻你。”

    沈白羞涩极了,声音糯糯的,其实他也不想说,可剧本上有,虽然是其他话,不过意思差不多。

    年轻男人眼神瞬间变得暗沉,深不见底,他看着低头的沈白,眼睛微眯,看起来十分危险。

    ——

    然而最后,总攻不成反被攻的沈白欲哭无泪,一人一系统都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任务也失败了。

    不过想到后面还有任务,沈白总算是提起精神,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下一个世界,他一定可以攻起来的!天下第一渣攻这个成就称号,他一定会得到!

    感谢在2020-02-09 21:57:23~2020-02-10 21:09: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家有个龟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ka. 20瓶;大脸猫 2瓶5 k5m

    系统也随之呐喊助威:【白白攻爆了!天下第一攻!】

    信心爆棚的沈白一睁眼就到了任务世界中,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瘦弱少年,睁着那双懵懂清澈的大眼睛,心肝都颤了颤。

    “他好萌呀,系统。”

    沈白声音软糯糯,没忍住从兜里拿出了棒棒糖,奶味儿的。

    噙着棒棒糖的沈白板起脸,他开始凶眼前的主角,对方身体瑟缩,很害怕的样子,让沈白十分满意。

    自认为攻气十足的沈白嘴里含着甜滋滋的糖转身离开,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而他身后被吓到的少年抬起头来,表情沉静,漆黑如墨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怕。

    ——

    后来,沈白张牙舞爪的凶了一通主角,他心中暗自得意,甚至于这种得意都写在了脸上,他开口问:“我是不是很凶,你怕不怕,以后要是再不听话……”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年轻男人低低笑出声。

    “嗯,我怕,你特别凶。”

    说着,男人低头,唇擦过沈白唇角,开口:“你是不是又偷糖吃了。”

    耳根发热,沈白抬头瞪着他。

    见状,男人只得安抚他:“你最凶了,就是有奶味也最凶。”

    ——

    小剧场:

    “我攻吗?”

    摆了个炫耀肱二头肌的姿势,沈白抬头睁大眼睛,充满了期待。

    隔着衣袖摸了一把软乎乎的肉,他磁音低沉:“攻。”

    “那我想攻你。”

    沈白羞涩极了,声音糯糯的,其实他也不想说,可剧本上有,虽然是其他话,不过意思差不多。

    年轻男人眼神瞬间变得暗沉,深不见底,他看着低头的沈白,眼睛微眯,看起来十分危险。

    ——

    然而最后,总攻不成反被攻的沈白欲哭无泪,一人一系统都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任务也失败了。

    不过想到后面还有任务,沈白总算是提起精神,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下一个世界,他一定可以攻起来的!天下第一渣攻这个成就称号,他一定会得到!

    感谢在2020-02-09 21:57:23~2020-02-10 21:09: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家有个龟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ka. 20瓶;大脸猫 2瓶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