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屑老板太喜欢我了怎么办 > 第 40 章 战国策(捉虫)

第 40 章 战国策(捉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第 40 章

    月牙离开镇子的时候也是悄悄的, 没有惊动任何人,正如他来到镇子的时候一样安静。

    他身上什么也没带,只有白日的时候在老伯那里买下的最后一点柿饼还有几块麻糬,虽然他并不偏重口腹之欲, 这些东西就算吃到肚子里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 总归是好吃的。

    月牙打心底里觉得人类的食物很好吃, 甚至莫名的多了些怀念。

    他想着,可能是自己失去的那段人类时的记忆带给自己的感觉, 他并不排斥。

    月光轻柔地笼罩在空旷的野地,稀疏的星星挂在天空闪烁, 被月光笼罩的草地上的杂草都带上了朦胧的微光,夜里的风轻轻吹拂着月牙披散于脑后的发丝, 他慢慢地走在小路上,然后停下了脚步仰起头静静地看着挂于辽阔天空的月亮。

    这是在地狱里根本看不到的景色,地狱没有白天黑夜,抬头看着所谓的天空也都是雾蒙蒙的昏黄,虽然已经在那里生活了数百年,但是月牙依然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地狱美的很。

    当然,若是地狱和人界一样, 那也就不是地狱了。

    难得来一趟人间,他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的。

    垂着头沉思了片刻,月牙脚下轻轻一点便飞身上了一颗树,坐在干枯的树枝上, 背后靠着粗壮的枝干, 月牙闭起眼睛开始休息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有可能只是几个钟头, 毕竟时间对妖怪来说自是不值一提,就比如现在还在地狱的彼岸花,她睡个觉的时间可能就是以年为单位的。

    月牙只不过像在树上打个盹,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有什么东西靠近的声音。

    那声音很小,月牙甚至可以听到那个小东西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月牙仔细一听便能听的一清二楚。

    于是他睁开眼,黑眸中倒映着满天的星光。

    “不要靠近我。”

    月牙没往树下看,只是看着夜空轻声说了一句。

    从家里跑出来,小小年纪便已经学会“离家出走”的继国缘一站在月牙躺着的大树底下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袖子,仰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月牙。

    树上的人长的很好看,缘一想着过世的母亲曾经给他讲述的关于太阳神灵的故事,他抬起头看了半天然后伸出自己白胖的小手轻轻摸了摸耳边的耳饰。

    好像又再次回想起了那年母亲亲手为他带上耳饰时的样子,柔软温暖的手,带着宠爱和愧疚。5 k5m     第 40 章

    月牙离开镇子的时候也是悄悄的, 没有惊动任何人,正如他来到镇子的时候一样安静。

    他身上什么也没带,只有白日的时候在老伯那里买下的最后一点柿饼还有几块麻糬,虽然他并不偏重口腹之欲, 这些东西就算吃到肚子里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 总归是好吃的。

    月牙打心底里觉得人类的食物很好吃, 甚至莫名的多了些怀念。

    他想着,可能是自己失去的那段人类时的记忆带给自己的感觉, 他并不排斥。

    月光轻柔地笼罩在空旷的野地,稀疏的星星挂在天空闪烁, 被月光笼罩的草地上的杂草都带上了朦胧的微光,夜里的风轻轻吹拂着月牙披散于脑后的发丝, 他慢慢地走在小路上,然后停下了脚步仰起头静静地看着挂于辽阔天空的月亮。

    这是在地狱里根本看不到的景色,地狱没有白天黑夜,抬头看着所谓的天空也都是雾蒙蒙的昏黄,虽然已经在那里生活了数百年,但是月牙依然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地狱美的很。

    当然,若是地狱和人界一样, 那也就不是地狱了。

    难得来一趟人间,他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的。

    垂着头沉思了片刻,月牙脚下轻轻一点便飞身上了一颗树,坐在干枯的树枝上, 背后靠着粗壮的枝干, 月牙闭起眼睛开始休息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有可能只是几个钟头, 毕竟时间对妖怪来说自是不值一提,就比如现在还在地狱的彼岸花,她睡个觉的时间可能就是以年为单位的。

    月牙只不过像在树上打个盹,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有什么东西靠近的声音。

    那声音很小,月牙甚至可以听到那个小东西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月牙仔细一听便能听的一清二楚。

    于是他睁开眼,黑眸中倒映着满天的星光。

    “不要靠近我。”

    月牙没往树下看,只是看着夜空轻声说了一句。

    从家里跑出来,小小年纪便已经学会“离家出走”的继国缘一站在月牙躺着的大树底下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袖子,仰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月牙。

    树上的人长的很好看,缘一想着过世的母亲曾经给他讲述的关于太阳神灵的故事,他抬起头看了半天然后伸出自己白胖的小手轻轻摸了摸耳边的耳饰。

    好像又再次回想起了那年母亲亲手为他带上耳饰时的样子,柔软温暖的手,带着宠爱和愧疚。

    x s6 3

    为了力求逼真,月牙还特意把妖瞳露了出来,声音压低,为的就是能够吓跑这个胆子很大的人类小孩。

    但是让月牙有些失望的事,他想到的人类小孩子被吓哭然后屁滚尿流的跑走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也是,大半夜出现在空旷的野地的小孩,哪里有可能是什么正常人。

    在月牙眼里,那个小孩子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漂亮的肉乎乎的小脸上没有正常孩子应该有的天真纯稚,深红色的眼眸里空荡荡的,就像没有生命的木偶。

    “妖怪?”那个小孩发出奇怪的声音。

    缘一听说过妖怪,可是在母亲的嘴巴里,妖怪是很恐怖的东西,他们不仅长的很丑还会吃人,可是这个躺在树枝上的妖怪不一样。

    而且,缘一并没有闻到月牙身上有血的味道,要说有什么味道,可能是淡淡的甜甜的香味。

    于是缘一摇摇头,轻声说:“你看起来不像。”

    月牙在树上,缘一在树底下,两双同样如火焰一般的瞳孔相交,月牙轻轻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他觉得缘一有些眼熟。

    好像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见过他似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别说他这是第一次出门,他怎么会见过看起来才□□岁的小孩子?

    更何况深更半夜出现一个小孩子,实在奇怪的很。

    他记得,人类应该是很重视自己的孩子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月牙轻声问。

    缘一倒也乖巧,也不怕月牙是个坏人,认真的说:“母亲去世了,父亲想把我送到寺院,我不想去寺院所以偷跑出来了。”

    是个性子独特的小孩。

    不过也有些可怜,孤孤单单一个人,倒有些像月牙现在的样子。

    月牙记得好像现在这个年代,为了防止兄弟相争,的确是有将幼子舍弃的规矩的。

    真是让人怜惜的紧。

    月牙凝着眉头看着树下小孩子半天,看着看着,开始觉得这个小小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小孩子有些顺眼了起来。

    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个和缘一一般可爱的弟弟的。

    于是月牙从树上一跃而下,绣着红色彼岸花的黑色和服在风中缓缓飘动,月光轻柔的包围着他,没有人类从高处跃下的笨拙,他轻轻落在缘一面前轻盈的就像一片羽毛。

    脚下的木屐和土地碰撞发出5 k5m  x s6 3

    为了力求逼真,月牙还特意把妖瞳露了出来,声音压低,为的就是能够吓跑这个胆子很大的人类小孩。

    但是让月牙有些失望的事,他想到的人类小孩子被吓哭然后屁滚尿流的跑走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也是,大半夜出现在空旷的野地的小孩,哪里有可能是什么正常人。

    在月牙眼里,那个小孩子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漂亮的肉乎乎的小脸上没有正常孩子应该有的天真纯稚,深红色的眼眸里空荡荡的,就像没有生命的木偶。

    “妖怪?”那个小孩发出奇怪的声音。

    缘一听说过妖怪,可是在母亲的嘴巴里,妖怪是很恐怖的东西,他们不仅长的很丑还会吃人,可是这个躺在树枝上的妖怪不一样。

    而且,缘一并没有闻到月牙身上有血的味道,要说有什么味道,可能是淡淡的甜甜的香味。

    于是缘一摇摇头,轻声说:“你看起来不像。”

    月牙在树上,缘一在树底下,两双同样如火焰一般的瞳孔相交,月牙轻轻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他觉得缘一有些眼熟。

    好像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见过他似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别说他这是第一次出门,他怎么会见过看起来才□□岁的小孩子?

    更何况深更半夜出现一个小孩子,实在奇怪的很。

    他记得,人类应该是很重视自己的孩子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月牙轻声问。

    缘一倒也乖巧,也不怕月牙是个坏人,认真的说:“母亲去世了,父亲想把我送到寺院,我不想去寺院所以偷跑出来了。”

    是个性子独特的小孩。

    不过也有些可怜,孤孤单单一个人,倒有些像月牙现在的样子。

    月牙记得好像现在这个年代,为了防止兄弟相争,的确是有将幼子舍弃的规矩的。

    真是让人怜惜的紧。

    月牙凝着眉头看着树下小孩子半天,看着看着,开始觉得这个小小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小孩子有些顺眼了起来。

    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个和缘一一般可爱的弟弟的。

    于是月牙从树上一跃而下,绣着红色彼岸花的黑色和服在风中缓缓飘动,月光轻柔的包围着他,没有人类从高处跃下的笨拙,他轻轻落在缘一面前轻盈的就像一片羽毛。

    脚下的木屐和土地碰撞发出

    攥紧,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的。”他说。

    月牙扬起笑容拉着缘一的胳膊将他抱在怀里,温暖的怀抱将缘一冰冷的身体重新变得暖和了起来,月牙就这样抱着缘一再次飞到了树上。

    靠在树干上,月牙将缘一搂地更紧了一些,将冰冷的风尽量的阻挡在外,他拍了拍缘一靠在他肩膀处的脑袋,轻声说:“睡吧。”

    缘一已经跑了一天了,可是他并不觉得疲惫,不过靠在月牙的怀里难得让

    他感觉到舒适。

    于是他点了点头,在月牙轻轻地拍抚下合上了双眼。

    他困了。

    *

    等月牙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身体都被照的暖融融的,让月牙舒服极了。

    毕竟月牙是植物妖怪,所以对太阳总是充满了喜爱。

    虽然他的名字叫月牙。

    看起来已经到了中午,该是吃饭的时间了。

    月牙是妖,吃不吃东西自然是没有多大差别的,但是怀里柔软而脆弱的躯体告诉月牙这是个人类小孩,是非常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的。

    缘一早早就醒了,但是月牙没有醒他也就没有动,他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瘪瘪的,还在一阵一阵的叫,直到日头到了正中间,月牙才睁开眼睛。

    从小就被告诫要听话懂事的缘一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什么要求,因此就算现在肚子饿了,也是闭着嘴巴乖乖的看着月牙。

    月牙自然是听到了缘一小小的肚子发出的饥饿的鸣叫,他瞧着缘一觉得可爱,伸出手摸了摸缘一瘪瘪的肚子问他。

    “你饿了,怎么不叫醒我?”

    缘一不明白自己饿了为什么要叫醒月牙,他只知道接受却不懂索取。

    “因为你还没有睡醒。”

    这孩子太乖了,懂事的让月牙有些心疼。

    地狱里也有狱卒们结合生下的小鬼,但是每一个小鬼都调皮捣蛋的很,有一个不调皮的就很难得了,更何况像缘一这样乖巧的。

    月牙不知道缘一是因为什么才形成这样的性格,他也不在意,反正现在愿意已经成了他的孩子,就由他来教养。

    他摸摸缘一的脑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从镇子里买的柿饼和麻糬放到了缘一面前。

    “吃吧。”

    缘一听话地拿起一个柿饼,放在嘴边慢慢地啃。

    柿饼很甜,缘一从没有吃过。

    在小小的只有三叠的房间,每日除了母亲会偷偷带给他一些点心和下人日常送到的饭食,他从没有吃过其他的东西。

    所以柿饼这个甜甜的东西,在他眼里是很稀奇的。

    “好吃吗。”

    月牙自己也拿起了一块尝了起来,嗯,美味的很。

    *

    养一个孩子很难么?

    月牙并不知道,不过他自己很有自信,觉得养孩子并不难——最起码养缘一是不难的。

    他拉着缘一走在乡间的小路,缘一一边走一边慢吞吞的吃着手里的柿饼,细嚼慢咽的样子看来是从贵族家里养大的小孩。

    只是养孩子自然是不能一直在野外游荡的,更何况是一个人类小孩。

    月牙于是决定带着缘一找个村落或者镇子落脚,很快,他带着缘一就到了一个村子。

    村子里的村民本来对忽然出现在村门口的月牙有些防备,不过看到月牙身边带着的缘一却很快放松了警惕开始热情的招待起了月牙。

    月牙不喜与人相处过密,但是想着缘一也就勉强忍耐了下来。

    “这是您的弟弟吧?”

    村子里的妇女问,看着拉着月牙的手乖巧的站在一旁的缘一眼里露出笑意。

    看来是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稀奇的很。

    月牙摸摸缘一乱蓬蓬的红发,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笑来。

    “嗯。”

    他应了一声,完了转过头看向那妇女。

    “我们想在这里借宿一日,麻烦您了。”

    月牙礼貌的很,和那妇女说完了还将钱递给了她,示意这一天的费用。

    有钱拿自然是好的,妇女开开心心的拿了钱,立刻就给月牙送来了两床干净的被褥。

    5 k5m 他感觉到舒适。

    于是他点了点头,在月牙轻轻地拍抚下合上了双眼。

    他困了。

    *

    等月牙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身体都被照的暖融融的,让月牙舒服极了。

    毕竟月牙是植物妖怪,所以对太阳总是充满了喜爱。

    虽然他的名字叫月牙。

    看起来已经到了中午,该是吃饭的时间了。

    月牙是妖,吃不吃东西自然是没有多大差别的,但是怀里柔软而脆弱的躯体告诉月牙这是个人类小孩,是非常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的。

    缘一早早就醒了,但是月牙没有醒他也就没有动,他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瘪瘪的,还在一阵一阵的叫,直到日头到了正中间,月牙才睁开眼睛。

    从小就被告诫要听话懂事的缘一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什么要求,因此就算现在肚子饿了,也是闭着嘴巴乖乖的看着月牙。

    月牙自然是听到了缘一小小的肚子发出的饥饿的鸣叫,他瞧着缘一觉得可爱,伸出手摸了摸缘一瘪瘪的肚子问他。

    “你饿了,怎么不叫醒我?”

    缘一不明白自己饿了为什么要叫醒月牙,他只知道接受却不懂索取。

    “因为你还没有睡醒。”

    这孩子太乖了,懂事的让月牙有些心疼。

    地狱里也有狱卒们结合生下的小鬼,但是每一个小鬼都调皮捣蛋的很,有一个不调皮的就很难得了,更何况像缘一这样乖巧的。

    月牙不知道缘一是因为什么才形成这样的性格,他也不在意,反正现在愿意已经成了他的孩子,就由他来教养。

    他摸摸缘一的脑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从镇子里买的柿饼和麻糬放到了缘一面前。

    “吃吧。”

    缘一听话地拿起一个柿饼,放在嘴边慢慢地啃。

    柿饼很甜,缘一从没有吃过。

    在小小的只有三叠的房间,每日除了母亲会偷偷带给他一些点心和下人日常送到的饭食,他从没有吃过其他的东西。

    所以柿饼这个甜甜的东西,在他眼里是很稀奇的。

    “好吃吗。”

    月牙自己也拿起了一块尝了起来,嗯,美味的很。

    *

    养一个孩子很难么?

    月牙并不知道,不过他自己很有自信,觉得养孩子并不难——最起码养缘一是不难的。

    他拉着缘一走在乡间的小路,缘一一边走一边慢吞吞的吃着手里的柿饼,细嚼慢咽的样子看来是从贵族家里养大的小孩。

    只是养孩子自然是不能一直在野外游荡的,更何况是一个人类小孩。

    月牙于是决定带着缘一找个村落或者镇子落脚,很快,他带着缘一就到了一个村子。

    村子里的村民本来对忽然出现在村门口的月牙有些防备,不过看到月牙身边带着的缘一却很快放松了警惕开始热情的招待起了月牙。

    月牙不喜与人相处过密,但是想着缘一也就勉强忍耐了下来。

    “这是您的弟弟吧?”

    村子里的妇女问,看着拉着月牙的手乖巧的站在一旁的缘一眼里露出笑意。

    看来是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稀奇的很。

    月牙摸摸缘一乱蓬蓬的红发,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笑来。

    “嗯。”

    他应了一声,完了转过头看向那妇女。

    “我们想在这里借宿一日,麻烦您了。”

    月牙礼貌的很,和那妇女说完了还将钱递给了她,示意这一天的费用。

    有钱拿自然是好的,妇女开开心心的拿了钱,立刻就给月牙送来了两床干净的被褥。

    榴弹的小天使:降谷夫人、义勇家妻*、念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中歌 4个;殁时 3个;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涅尔 25瓶;殁时、格子 20瓶;26839801、义勇家妻*、克拉拉、阿匀 10瓶;咸七 9瓶;周叶、立风飒人不眨眼 5瓶;楼兰月瑾 2瓶;鱼灯、理理理子、梨梨吃梨梨、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