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盘秦 > 第76章 心野
    邯郸郡闹饥荒这种消息, 当然不走平常渠道,直接给送到了嬴政面前。

    嬴政想想赵王那德行,也知道出现这样的烂摊子不奇怪, 但现在赵国已经成了秦国的邯郸郡, 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要是打下来就完事,不想彻底把赵国土地并入秦国版图, 他干嘛要费那个功夫?

    嬴政马上叫人把扶苏他们喊来商议此事。

    扶苏看完邯郸郡守的奏报,眉头跳了跳,没想到邯郸郡的情况竟这么严峻。

    他前世在这年纪时还没法插手朝政, 对拿下六国的过程了解得不多, 只记得李牧被杀后没多久赵国就没了。

    难道当时也闹过这么一场饥荒,所以赵国上下才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前世是什么情况,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邯郸郡的困境。

    按照邯郸郡守的说法, 邯郸郡位置比较靠北, 土地解冻得晚,春耕要比现有这边晚一些, 所以问题也发现得比较晚。

    现在很多地方要么没赶上春耕, 要么种子种下去又遇上大旱, 即便熬过了接下来这段青黄不接的日子, 邯郸郡百姓今年的收成也不会太好。

    扶苏在心里计算着邻近各郡的粮食储备, 再考虑着各种赈灾方法, 没有立刻参与到其他人的讨论中去。

    要是搁在一般地方, 当地乡县的粮食应该还可以顶一段时间,不少豪强富户为了名声或者为了留住乡人也会开仓借粮给吃不上饭的人, 可这会儿赵国遭受了灭国之灾, 能逃的人都逃了,没逃的也被征用光或者消耗光了, 连个周转的法子都没有。

    可是白白把粮食送过去赈灾又着实说不过去,且不说赵国百姓有没有真心归顺,就算他们真的愿意诚心诚意成为秦国百姓,秦国也没有那么多粮食去喂这么多张嘴!

    众人讨论来讨论去,竟没讨论出个适合的方案来。

    嬴政见扶苏一直没吱声,点了他的名让他说说想法。

    扶苏理了理思路,开口说道:“孩儿认为首先该先让邯郸郡各县详实统计好受灾情况、受灾人数,有哪些地方已经彻底断粮,有哪些地方可以补种,有哪些地方需要引水,再按照受灾程度就近调度周边各郡储备的粮食予以救济。”他眉头拧起,明明长着张稚气犹存的脸,语气却认真到不行,“周边各郡的粮食可能也不太够,还得再想想办法。”

    5 k5m     邯郸郡闹饥荒这种消息, 当然不走平常渠道,直接给送到了嬴政面前。

    嬴政想想赵王那德行,也知道出现这样的烂摊子不奇怪, 但现在赵国已经成了秦国的邯郸郡, 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要是打下来就完事,不想彻底把赵国土地并入秦国版图, 他干嘛要费那个功夫?

    嬴政马上叫人把扶苏他们喊来商议此事。

    扶苏看完邯郸郡守的奏报,眉头跳了跳,没想到邯郸郡的情况竟这么严峻。

    他前世在这年纪时还没法插手朝政, 对拿下六国的过程了解得不多, 只记得李牧被杀后没多久赵国就没了。

    难道当时也闹过这么一场饥荒,所以赵国上下才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前世是什么情况,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邯郸郡的困境。

    按照邯郸郡守的说法, 邯郸郡位置比较靠北, 土地解冻得晚,春耕要比现有这边晚一些, 所以问题也发现得比较晚。

    现在很多地方要么没赶上春耕, 要么种子种下去又遇上大旱, 即便熬过了接下来这段青黄不接的日子, 邯郸郡百姓今年的收成也不会太好。

    扶苏在心里计算着邻近各郡的粮食储备, 再考虑着各种赈灾方法, 没有立刻参与到其他人的讨论中去。

    要是搁在一般地方, 当地乡县的粮食应该还可以顶一段时间,不少豪强富户为了名声或者为了留住乡人也会开仓借粮给吃不上饭的人, 可这会儿赵国遭受了灭国之灾, 能逃的人都逃了,没逃的也被征用光或者消耗光了, 连个周转的法子都没有。

    可是白白把粮食送过去赈灾又着实说不过去,且不说赵国百姓有没有真心归顺,就算他们真的愿意诚心诚意成为秦国百姓,秦国也没有那么多粮食去喂这么多张嘴!

    众人讨论来讨论去,竟没讨论出个适合的方案来。

    嬴政见扶苏一直没吱声,点了他的名让他说说想法。

    扶苏理了理思路,开口说道:“孩儿认为首先该先让邯郸郡各县详实统计好受灾情况、受灾人数,有哪些地方已经彻底断粮,有哪些地方可以补种,有哪些地方需要引水,再按照受灾程度就近调度周边各郡储备的粮食予以救济。”他眉头拧起,明明长着张稚气犹存的脸,语气却认真到不行,“周边各郡的粮食可能也不太够,还得再想想办法。”

    郸郡,运输方便,作为回报,我们可以在邯郸郡各县补种过后组百姓去给他们修路,不用他们付工钱,管吃管喝就成。实在不行,还可以用蜡烛、竹纸、新盐这些货物来交换,相信燕、魏两国应该会愿意的。”

    “不可。”冯去疾反对道,“公子也讲了修路有诸多好处,给他们修好了路,岂不是帮了他们一把?”

    扶苏微微地一笑,说道:“不是这样的,诸位可还记得智伯灭仇犹之事?”

    在座的都不是见识浅薄的人,听扶苏这么一说,都想起了智伯灭仇犹使的计谋。

    当时智伯要打仇犹国,结果仇犹国路不好走,要打进去很费功夫,所以智伯以要送仇犹国一口大钟为由,让仇犹国修好路把大钟接回去。

    仇犹国君不听臣子劝告,组织人手修了大路,结果智伯的军队长驱直入,迅速把仇犹国给灭了。

    由此可见,路修好了能做什么用,与路本身无关,与促成它们存在的人有关。

    在座的人都知道嬴政所图甚大,早晚会把燕国、魏国也纳入秦国版图之中,既然是这样,组织人手给燕魏两国修个路好像没什么不妥。

    即便他们有了好走的路,难道还能比秦人更骁勇善战不成?不过是方便秦国大军直取他们的要塞和王城罢了!

    所有人都觉得此事可行,先给邯郸郡百姓一点救济,让他们齐心合力把田地补种一下,好歹种点粮备冬;随后把整个邯郸郡划分一下,挑出各县能干活且能吃的青壮男丁,一部分让周围各郡管饭给活,一部分让燕国管饭给活,一部分让魏国管饭给活。

    这么算下来朝廷的赈灾压力不算太大,还能顺便把各郡原本就准备修的路给修了,听起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蒙恬第一个应和:“公子所言有理!”

    蒙恬开了头,其他人也开始表态,觉得这个方案挺不错,好歹算是没给他们白吃饭。只要帮邯郸郡熬过了今年这个荒年,以后应该会顺当许多,不至于让他们再闹起来。

    既然已经有了方向,嬴政便让他们各归各位,务必要尽快拟出个章程来。

    其他人走了,扶苏却没走。

    嬴政睨了他一眼,奇道:“你还有话要说?”

    扶苏说道:“孩儿想去邯郸郡一趟。”

    嬴政周身的气势一冷。

    5 k5m 郸郡,运输方便,作为回报,我们可以在邯郸郡各县补种过后组百姓去给他们修路,不用他们付工钱,管吃管喝就成。实在不行,还可以用蜡烛、竹纸、新盐这些货物来交换,相信燕、魏两国应该会愿意的。”

    “不可。”冯去疾反对道,“公子也讲了修路有诸多好处,给他们修好了路,岂不是帮了他们一把?”

    扶苏微微地一笑,说道:“不是这样的,诸位可还记得智伯灭仇犹之事?”

    在座的都不是见识浅薄的人,听扶苏这么一说,都想起了智伯灭仇犹使的计谋。

    当时智伯要打仇犹国,结果仇犹国路不好走,要打进去很费功夫,所以智伯以要送仇犹国一口大钟为由,让仇犹国修好路把大钟接回去。

    仇犹国君不听臣子劝告,组织人手修了大路,结果智伯的军队长驱直入,迅速把仇犹国给灭了。

    由此可见,路修好了能做什么用,与路本身无关,与促成它们存在的人有关。

    在座的人都知道嬴政所图甚大,早晚会把燕国、魏国也纳入秦国版图之中,既然是这样,组织人手给燕魏两国修个路好像没什么不妥。

    即便他们有了好走的路,难道还能比秦人更骁勇善战不成?不过是方便秦国大军直取他们的要塞和王城罢了!

    所有人都觉得此事可行,先给邯郸郡百姓一点救济,让他们齐心合力把田地补种一下,好歹种点粮备冬;随后把整个邯郸郡划分一下,挑出各县能干活且能吃的青壮男丁,一部分让周围各郡管饭给活,一部分让燕国管饭给活,一部分让魏国管饭给活。

    这么算下来朝廷的赈灾压力不算太大,还能顺便把各郡原本就准备修的路给修了,听起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蒙恬第一个应和:“公子所言有理!”

    蒙恬开了头,其他人也开始表态,觉得这个方案挺不错,好歹算是没给他们白吃饭。只要帮邯郸郡熬过了今年这个荒年,以后应该会顺当许多,不至于让他们再闹起来。

    既然已经有了方向,嬴政便让他们各归各位,务必要尽快拟出个章程来。

    其他人走了,扶苏却没走。

    嬴政睨了他一眼,奇道:“你还有话要说?”

    扶苏说道:“孩儿想去邯郸郡一趟。”

    嬴政周身的气势一冷。

    尚小,于朝廷而言无足轻重,在百姓心中却是父王的儿子,要是孩儿能亲自去一趟,邯郸郡的百姓必然能感受到父王对他们的爱重。”

    嬴政冷笑说道:“口气倒还挺大,也不看看你才几岁?以你这年纪,到了地方别人只会说朝廷派个小孩去糊弄他们。”

    对嬴政来说,百姓是挺重要的,但那是因为做什么都离不开人,至于百姓们日子到底过得怎么样,于他而言没什么要紧的。

    眼下赵

    国才变成邯郸郡不久,平定各处的民乱就让邯郸郡守忙不过来,上回郭开回去搬家都被杀了,扶苏还想往那边跑!

    不说会不会遇到刺杀了,就他那小身板受得了一来一回的奔波吗?

    扶苏知道嬴政生气了,仰头望着嬴政说道:“父王,孩儿想出去走走,”他凑近抓紧嬴政宽大的手掌,“孩儿该出去看看的,看看百姓的日子过得如何,也看看父王打下来的天下。”

    他不能和前世那样一辈子待在温室里,直至风雨将至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应对。

    扶苏的手比嬴政的手小了不止一号,几乎要两只手合拢才能比得上嬴政一只手掌。

    嬴政发现这小子越来越放肆了,连爪子都还这么软乎乎,就敢说什么要代他去外面看看。

    嬴政眉目带冷,和扶苏翻起了旧账:“我要是不让你去,你是不是又要大病一场,说自己要去邯郸养病才能好?”

    扶苏不敢吱声了。

    嬴政让他滚出去。

    当初扶苏要出宫,整件事都透着蹊跷,先是徐福说什么自己算出扶苏要去云阳县养病,然后是扶苏一出宫病情就好转。

    后来扶苏屡屡拿“仙人授梦”说事,嬴政便知道他出宫之事是有预谋的,只是看在扶苏拿出的东西都挺有用的份上才没追究。

    现在这小子往外跑都跑上瘾了,上回去云阳县住了一年还不够,这次还想往邯郸郡跑。

    谁家小孩敢这么胆大妄为,还不到十岁心就野成这样?

    嬴政气了半天,与其他人讨论政务时没忍住发了好几次火。

    李斯也受了无妄之灾,越琢磨越不对劲,感觉从早上扶苏留下和嬴政说话之后,气氛就不太对了。

    这是怎么了?

    李斯虽疑惑,却不敢贸然去打听,免得自己再被殃及。

    李斯揣着疑问回到家,只见女儿在院子里收香料,远远便能闻到一阵驳杂的淡香。他上前笑道:“从开春你就拿出来晒,还没晒好吗?”

    小裳华说得头头是道:“春天里头每天适合晒香料的时间是有限的,别的时辰日头不足,不能拿出来晒。”

    小裳华在国子学读了两年书,已经把基础课程和选修课程都学了不少,现在她每天要上的课很少,自己在藏书阁里看了不少调香相关的记载,回到家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如何调香。

    她从小就爱香,尤其爱取自花木之中的香。

    这些香料都是她亲自收集的,外面根本找不着!

    她用这些香料调出来的香,当然也是咸阳城独一份的。

    小裳华十分宝贝地把香料收拢,才两眼亮晶晶地仰起头问李斯,“爹,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李斯一听就懂,自家女儿问的特别的事无非是和扶苏有关的。他说道:“特别的事没有,就是邯郸郡那边闹饥荒,我们在讨论如何赈灾。”李斯看了女儿一眼,终归还是补充了一句,“大公子提出的赈灾方法大王和我们都觉得挺好。”

    一般人是看不到舆图的,小裳华有些迷茫,好奇地追问:“邯郸郡在哪里啊?是不是邯郸学步的那个邯郸?”

    李斯揉揉她的脑袋,说道:“对,就是那个邯郸,原来是赵国的王城,现在已经归属于我们秦国的邯郸郡。”

    李斯这么说,小裳华就懂了,邯郸郡就是原来的赵国。

    5 k5m 国才变成邯郸郡不久,平定各处的民乱就让邯郸郡守忙不过来,上回郭开回去搬家都被杀了,扶苏还想往那边跑!

    不说会不会遇到刺杀了,就他那小身板受得了一来一回的奔波吗?

    扶苏知道嬴政生气了,仰头望着嬴政说道:“父王,孩儿想出去走走,”他凑近抓紧嬴政宽大的手掌,“孩儿该出去看看的,看看百姓的日子过得如何,也看看父王打下来的天下。”

    他不能和前世那样一辈子待在温室里,直至风雨将至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应对。

    扶苏的手比嬴政的手小了不止一号,几乎要两只手合拢才能比得上嬴政一只手掌。

    嬴政发现这小子越来越放肆了,连爪子都还这么软乎乎,就敢说什么要代他去外面看看。

    嬴政眉目带冷,和扶苏翻起了旧账:“我要是不让你去,你是不是又要大病一场,说自己要去邯郸养病才能好?”

    扶苏不敢吱声了。

    嬴政让他滚出去。

    当初扶苏要出宫,整件事都透着蹊跷,先是徐福说什么自己算出扶苏要去云阳县养病,然后是扶苏一出宫病情就好转。

    后来扶苏屡屡拿“仙人授梦”说事,嬴政便知道他出宫之事是有预谋的,只是看在扶苏拿出的东西都挺有用的份上才没追究。

    现在这小子往外跑都跑上瘾了,上回去云阳县住了一年还不够,这次还想往邯郸郡跑。

    谁家小孩敢这么胆大妄为,还不到十岁心就野成这样?

    嬴政气了半天,与其他人讨论政务时没忍住发了好几次火。

    李斯也受了无妄之灾,越琢磨越不对劲,感觉从早上扶苏留下和嬴政说话之后,气氛就不太对了。

    这是怎么了?

    李斯虽疑惑,却不敢贸然去打听,免得自己再被殃及。

    李斯揣着疑问回到家,只见女儿在院子里收香料,远远便能闻到一阵驳杂的淡香。他上前笑道:“从开春你就拿出来晒,还没晒好吗?”

    小裳华说得头头是道:“春天里头每天适合晒香料的时间是有限的,别的时辰日头不足,不能拿出来晒。”

    小裳华在国子学读了两年书,已经把基础课程和选修课程都学了不少,现在她每天要上的课很少,自己在藏书阁里看了不少调香相关的记载,回到家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如何调香。

    她从小就爱香,尤其爱取自花木之中的香。

    这些香料都是她亲自收集的,外面根本找不着!

    她用这些香料调出来的香,当然也是咸阳城独一份的。

    小裳华十分宝贝地把香料收拢,才两眼亮晶晶地仰起头问李斯,“爹,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李斯一听就懂,自家女儿问的特别的事无非是和扶苏有关的。他说道:“特别的事没有,就是邯郸郡那边闹饥荒,我们在讨论如何赈灾。”李斯看了女儿一眼,终归还是补充了一句,“大公子提出的赈灾方法大王和我们都觉得挺好。”

    一般人是看不到舆图的,小裳华有些迷茫,好奇地追问:“邯郸郡在哪里啊?是不是邯郸学步的那个邯郸?”

    李斯揉揉她的脑袋,说道:“对,就是那个邯郸,原来是赵国的王城,现在已经归属于我们秦国的邯郸郡。”

    李斯这么说,小裳华就懂了,邯郸郡就是原来的赵国。

    p>

    婚姻大事无分男女,只要看中了,都讲究个先下手为强!

    小裳华没李斯那么多想法,听李斯这么说觉得很有道理。

    她没什么钱,帮不了受灾的百姓,不过扶苏一定能帮到他们的。

    所以,她要是调出能让扶苏好好休息的香,扶苏养足了精神肯定能帮到更多人啦!

    这么一想,小裳华顿时干劲十足地忙活去了。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