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帝后他还在跑路 > 第八十二章
    第 82 章

    萧雪满一愣, 秦楼突然说这些,他也没预料到。

    确实,他现在和秦楼相处, 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犹疑, 以前还好一点, 最近一段时间, 就有意避开了。

    秦楼近来也确实太缠人了一些。

    “雪满,我不是在怪你, 也没有丝毫怨怼。你为我炼药, 还受了伤, 我是心疼,”秦楼叹道,“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心里所想, 就算站在朋友的角度上, 我也想对你说这些,我担心你,如果有需要,你大可以利用我, 我心甘情愿。”

    他过来之后去碰萧雪满的手是凉的,连带着自己的心都凉了半截。

    其实萧雪满做这件事的, 很多人都知道。

    宗蔓罗云衡要帮忙,所以他们会知道。沈观也知道, 郁峥嵘知道,因为他们是五人赛的评委, 萧雪满有的时候不在, 需要去忙自己的事情,需要他们帮忙打掩护, 一些评委的工作也需要他们代劳,而且还要照顾小晚别让他多想专心比赛,有求于人,自然要告知清楚。

    本来这件事并不算什么秘密,肯定也需要很多人帮忙,他告知沈观他们的时候,并没有想得太多。但秦楼,好像就真的如他所说,被跳过了一样。

    但秦楼明明也是他的朋友,且他和这件事情有莫大的关系。

    就算自己有私心,确实,不应该对他瞒着,自己之所以在这样准备,也是因为那时候秦楼告诉他的。

    “我知道了,秦楼,”萧雪满想明白了一点,脸色也认真起来,“我以后会把该告诉的事情告诉你的。”

    也许萧雪满做的时候没想这么多,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是在这方面吃过亏的,本不应该重蹈覆辙。

    “谢谢你,”秦楼叹了一口气,“你没错,怪我,是我自己逼地太紧了。”

    他进一步,萧雪满就退一步。

    说没有挫败感是不可能的。

    但眼前这种情形,其实并非全部是坏事。他和萧雪满至少一来一回地有些拉锯,拉锯之中,两个人都会在这过程里得到一些转变,总比之前怎么也走不出一步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秦楼抬头看他:“雪满,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待你才是最好的。”

    他看着眼前这个人,萧雪满正在床上坐着,脸色有一点苦恼,头发散在身侧,看起来很是柔软,绿色的眼睛也在看着他,水汪汪的,看着就容易陷进去。

    萧5 k5m     第 82 章

    萧雪满一愣, 秦楼突然说这些,他也没预料到。

    确实,他现在和秦楼相处, 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犹疑, 以前还好一点, 最近一段时间, 就有意避开了。

    秦楼近来也确实太缠人了一些。

    “雪满,我不是在怪你, 也没有丝毫怨怼。你为我炼药, 还受了伤, 我是心疼,”秦楼叹道,“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心里所想, 就算站在朋友的角度上, 我也想对你说这些,我担心你,如果有需要,你大可以利用我, 我心甘情愿。”

    他过来之后去碰萧雪满的手是凉的,连带着自己的心都凉了半截。

    其实萧雪满做这件事的, 很多人都知道。

    宗蔓罗云衡要帮忙,所以他们会知道。沈观也知道, 郁峥嵘知道,因为他们是五人赛的评委, 萧雪满有的时候不在, 需要去忙自己的事情,需要他们帮忙打掩护, 一些评委的工作也需要他们代劳,而且还要照顾小晚别让他多想专心比赛,有求于人,自然要告知清楚。

    本来这件事并不算什么秘密,肯定也需要很多人帮忙,他告知沈观他们的时候,并没有想得太多。但秦楼,好像就真的如他所说,被跳过了一样。

    但秦楼明明也是他的朋友,且他和这件事情有莫大的关系。

    就算自己有私心,确实,不应该对他瞒着,自己之所以在这样准备,也是因为那时候秦楼告诉他的。

    “我知道了,秦楼,”萧雪满想明白了一点,脸色也认真起来,“我以后会把该告诉的事情告诉你的。”

    也许萧雪满做的时候没想这么多,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是在这方面吃过亏的,本不应该重蹈覆辙。

    “谢谢你,”秦楼叹了一口气,“你没错,怪我,是我自己逼地太紧了。”

    他进一步,萧雪满就退一步。

    说没有挫败感是不可能的。

    但眼前这种情形,其实并非全部是坏事。他和萧雪满至少一来一回地有些拉锯,拉锯之中,两个人都会在这过程里得到一些转变,总比之前怎么也走不出一步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秦楼抬头看他:“雪满,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待你才是最好的。”

    他看着眼前这个人,萧雪满正在床上坐着,脸色有一点苦恼,头发散在身侧,看起来很是柔软,绿色的眼睛也在看着他,水汪汪的,看着就容易陷进去。

    萧

    萧雪满也会苦恼,有的时候脾气会差,也会受挫,还会委屈,一整夜一整夜不睡觉,会不自觉地揪自己头发,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或哪里没做的更好。

    秦楼那个时候去劝他,还会被他那一时的坏脾气波及,不过后来他过完那阵,心里没有那么烦了,又会倒回头哄秦楼一会儿。

    任何有感情的人都会这样的,萧雪满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很多时候都是秦楼哄他,但萧雪满这个人,难哄,秦楼乐在其中罢了。

    萧雪满那时候训练他的时候又是特别严厉,比对银鹰任何一个人都严厉。秦楼天赋觉醒的时候已经成年,他比其他人落后了一大截,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赶得上,萧雪满凶起来的时候也特别凶,不近人情,几近魔鬼。

    因为他知道秦楼的宿命是什么,这个时候对他严厉是在帮他,但如今萧雪满不知道蓝海竞技的那些选手的宿命是什么,往后又会遇见什么挑战,他自然可以温和善良,没必要不近人情。

    温和耐心聪慧是他,凶狠犹疑有时候还有小脾气也是他。

    现在也是,萧雪满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秦楼刚刚说了那些话,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不知道怎么和秦楼说。

    真的是个宝贝。

    秦楼望着他,想着这些,都舍不得碰萧雪满一下。

    这个人在他眼里,都像是泛着光的,他心疼还来不及,从不舍得真的生气。

    萧雪满如今对他的这些纠结,秦楼都看在眼里,一方面是他施加,一方面是萧雪满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但他们两个人的纠缠大概是注定的,刻在秦楼的魂里,萧雪满就是他的另一条命,比他原来的那条命还重要,他割舍不掉,也永远期待着他能回来。

    “还是谢谢你的灵符,”萧雪满稍微回过神来了,也觉得先前的事情有点乌龙,“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我拒绝了三次不同的事情,最后都没有成功,全都被我要回来了。”

    “没事的,”秦楼笑了笑,“云衡刚刚和我说,他和宗蔓罗都对此喜闻乐见。我也是一样,汇灵符本来就是给你用的,放在我手里也没用。”

    这段时间萧雪满没回去看儿子,但萧晚住在竞技场的客房,有郁峥嵘照顾,有什么事的话,他立刻也会知道。

    如今天色也已经晚了,大概也休息了,萧雪满明天再去也是一样。

    他恢复了一些力气,想了想,手一挥,把药鼎里面的九星丹药取出来了。

    “你5 k5m     萧雪满也会苦恼,有的时候脾气会差,也会受挫,还会委屈,一整夜一整夜不睡觉,会不自觉地揪自己头发,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或哪里没做的更好。

    秦楼那个时候去劝他,还会被他那一时的坏脾气波及,不过后来他过完那阵,心里没有那么烦了,又会倒回头哄秦楼一会儿。

    任何有感情的人都会这样的,萧雪满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很多时候都是秦楼哄他,但萧雪满这个人,难哄,秦楼乐在其中罢了。

    萧雪满那时候训练他的时候又是特别严厉,比对银鹰任何一个人都严厉。秦楼天赋觉醒的时候已经成年,他比其他人落后了一大截,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赶得上,萧雪满凶起来的时候也特别凶,不近人情,几近魔鬼。

    因为他知道秦楼的宿命是什么,这个时候对他严厉是在帮他,但如今萧雪满不知道蓝海竞技的那些选手的宿命是什么,往后又会遇见什么挑战,他自然可以温和善良,没必要不近人情。

    温和耐心聪慧是他,凶狠犹疑有时候还有小脾气也是他。

    现在也是,萧雪满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秦楼刚刚说了那些话,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不知道怎么和秦楼说。

    真的是个宝贝。

    秦楼望着他,想着这些,都舍不得碰萧雪满一下。

    这个人在他眼里,都像是泛着光的,他心疼还来不及,从不舍得真的生气。

    萧雪满如今对他的这些纠结,秦楼都看在眼里,一方面是他施加,一方面是萧雪满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但他们两个人的纠缠大概是注定的,刻在秦楼的魂里,萧雪满就是他的另一条命,比他原来的那条命还重要,他割舍不掉,也永远期待着他能回来。

    “还是谢谢你的灵符,”萧雪满稍微回过神来了,也觉得先前的事情有点乌龙,“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我拒绝了三次不同的事情,最后都没有成功,全都被我要回来了。”

    “没事的,”秦楼笑了笑,“云衡刚刚和我说,他和宗蔓罗都对此喜闻乐见。我也是一样,汇灵符本来就是给你用的,放在我手里也没用。”

    这段时间萧雪满没回去看儿子,但萧晚住在竞技场的客房,有郁峥嵘照顾,有什么事的话,他立刻也会知道。

    如今天色也已经晚了,大概也休息了,萧雪满明天再去也是一样。

    他恢复了一些力气,想了想,手一挥,把药鼎里面的九星丹药取出来了。

    “你

    少见的乖。

    秦楼本来想把他抱到床上去,但萧雪满睡地舒服,他这个人又很敏感,稍微碰他一下都会醒,秦楼便不敢了。

    他花点时间自己检查了自己,九星丹药确实好用,如宗蔓罗所应允,他的伤可以一下子解决,不用再拖。之前的旧伤好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那一点,在进须臾秘境之前,秦楼也可以解决掉,不是什么问题。

    想了想,秦楼还是轻手轻脚地把旁边挂着的一件长披风盖在萧雪满身上,除

    此之外,没舍得他一点便宜,也不敢碰他,就在旁边看着,眼神里带着一丝贪婪。

    萧雪满能如此安静的时候也不多。但他没看了多久,萧雪满就醒了。

    那双绿色的眼眸微微一动,他撑起身子来看了秦楼一眼,揉了揉脑袋,语气还带着一点刚起床的混沌:“好了?”

    “……好了。”

    “那就好,也不枉费我花了这些心思,”萧雪满伸了一下懒腰,“我走了,你请便,今天有很重要的比赛。”

    秦楼也未拦他,他跟着萧雪满一起离开了,步履比来时要轻松许多。

    “不久之后,小晚要打进前三了,”秦楼告诉他,“去看吗?”

    “嗯。”

    说到小晚,自从那次两人赛在赛场上结出一颗树之后,他进益很明显,不仅仅是提升了一级这么简单,那藤蔓他可以用了,当做武器,大有助益。

    “外面都说,不愧是你的儿子,”沈观后来还和萧雪满打趣,“我看这次第一大概率也是小晚的了,你也不用太担心,预言未必是坏事,小晚往后自然成就不低,预言大概有关于此。”

    萧雪满也希望如此,但他经历过就的意外太多了,不敢在小晚身上赌。

    往后的比赛倒是一切顺利,个人赛是蓝海竞技的重头戏,最先开始,也是最后结束。

    萧雪满五人赛这边已经比完了,四个组,夺得第一的分别是望天仙门、竞技场、佣兵工会,还有妖族里虎狼两族派出的联合队伍,还有一只是四重天来的,算是逆袭反杀,很不容易,这结果倒是均衡。

    萧雪满作为总评委去颁奖的时候,妖族队伍里那两只小老虎还露着尖尖的虎牙,问他:“雪满冕下,往后我们还能见到你吗?”

    “能的,”萧雪满道,“往后我还有的是机会去妖族的。”

    “还有,我们先前在个人赛上,还偷偷押注了,”两只小老虎悄咪咪地和他说,“押的就是萧晚,您儿子一定会赢的,加油!”

    萧雪满忍不住笑笑:“我也希望你们赢钱。”

    他记得萧晚这个酷爱攒钱的小朋友还拿自己积蓄的所有钱都砸在上面了,云融都压了一半,他这回要是真的赢了,不知道能挣多少回来。5 k5m 此之外,没舍得他一点便宜,也不敢碰他,就在旁边看着,眼神里带着一丝贪婪。

    萧雪满能如此安静的时候也不多。但他没看了多久,萧雪满就醒了。

    那双绿色的眼眸微微一动,他撑起身子来看了秦楼一眼,揉了揉脑袋,语气还带着一点刚起床的混沌:“好了?”

    “……好了。”

    “那就好,也不枉费我花了这些心思,”萧雪满伸了一下懒腰,“我走了,你请便,今天有很重要的比赛。”

    秦楼也未拦他,他跟着萧雪满一起离开了,步履比来时要轻松许多。

    “不久之后,小晚要打进前三了,”秦楼告诉他,“去看吗?”

    “嗯。”

    说到小晚,自从那次两人赛在赛场上结出一颗树之后,他进益很明显,不仅仅是提升了一级这么简单,那藤蔓他可以用了,当做武器,大有助益。

    “外面都说,不愧是你的儿子,”沈观后来还和萧雪满打趣,“我看这次第一大概率也是小晚的了,你也不用太担心,预言未必是坏事,小晚往后自然成就不低,预言大概有关于此。”

    萧雪满也希望如此,但他经历过就的意外太多了,不敢在小晚身上赌。

    往后的比赛倒是一切顺利,个人赛是蓝海竞技的重头戏,最先开始,也是最后结束。

    萧雪满五人赛这边已经比完了,四个组,夺得第一的分别是望天仙门、竞技场、佣兵工会,还有妖族里虎狼两族派出的联合队伍,还有一只是四重天来的,算是逆袭反杀,很不容易,这结果倒是均衡。

    萧雪满作为总评委去颁奖的时候,妖族队伍里那两只小老虎还露着尖尖的虎牙,问他:“雪满冕下,往后我们还能见到你吗?”

    “能的,”萧雪满道,“往后我还有的是机会去妖族的。”

    “还有,我们先前在个人赛上,还偷偷押注了,”两只小老虎悄咪咪地和他说,“押的就是萧晚,您儿子一定会赢的,加油!”

    萧雪满忍不住笑笑:“我也希望你们赢钱。”

    他记得萧晚这个酷爱攒钱的小朋友还拿自己积蓄的所有钱都砸在上面了,云融都压了一半,他这回要是真的赢了,不知道能挣多少回来。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