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极夜玩家 > 第653章 公道·质问·一错再错
    “主人,我会洗衣做饭,也会暖床。”妹妹黑小心翼翼地跟在李想身后,柔柔地说道。

    “主人,我会驾驶浮空艇,能娴熟使用任何武器,我是一个天生的战士。”姐姐白上前一步,补充了一句。

    “你们是玩家吗?”李想顿步,看了两只小萝莉一眼。

    黑和白对视了一眼,默默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白努力抬头看他:“但我们联手可以抵挡住3级玩家。”

    “就像当初在遗忘小镇,你们对付影老师那样吗?那是因为你们身体里寄宿着灾厄,而且第一夫人就在近侧,如果离开她,凭你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那种灾厄之力。”李想笑着摇了摇头,“而且我未来的敌人可不是影老师那种层次的。”

    白咬了咬嘴唇,想反驳,但知道李想说的都是大实话。

    “可、可是......夫人她已经不要我们了。”黑低着头,声音梗咽,一直以来,两只小萝莉在第一夫人近侧服侍,像是机器人一般,此刻真情流露,倒是让李想有些不好意思。

    他可没欺负小妹妹啊。

    呃,虽然刚才对她们姐妹做了很邪恶的事情。

    “就、就算无法为您作战,白、白也可以作为肉盾挡在您的身前!请不要抛弃白和黑!”白跑上来死死抱住李想的腰,小脑袋不停地往他身上蹭,“白、白会努力做好一个肉盾的。”

    “黑将来可以帮主人和女主人带小主人!”比起刚毅和喜好战斗的姐姐,妹妹黑更柔弱,也更偏向日常工作。

    李想头疼地看了眼冬零本家的方向,估计这会儿第一夫人已经和大长老交手了,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被人算计,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加倍奉还。

    可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第一夫人要将黑白两姐妹用这种方式留在自己身侧,他不懂,所以不敢要。

    但看着身旁楚楚可怜的两只小萝莉,如果他狠心抛弃,那她们一定会第一时间自杀。

    “好吧,那我暂时就留你们在身旁,不过有些要点你们得注意。”李想将白从屁股后面提了起来,拎着她的和服领口拉到面前,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第一,白你不需要作为我的肉盾,那没意义,我也不喜欢这样。”

    “嗯嗯,白知道了!”

    “第二,无论是白还是黑,你们都不准在我战斗的时候凑上来,你们负责我的日常,不可以涉及任何战斗。”

    “嗯嗯!”

    两只小萝莉疯狂点头,只要不抛弃她们就好了。

    “第三,如果有一天第一夫人愿意召回你们,你们必须离开我,同时我呃......虽然我们那样过,但是我只把你们当做我的妹妹,懂吗?”

    李想叹气,感觉这语气好渣男,可他也没办法,晚痛不如早痛,一直拖着她们才是真的渣。

    “好的。”白愉快的点头了,心里却是想着,那是不可能的,夫人从不收回任何一句话。

    处理好两只小萝莉,李想让白弄了一艘浮空艇,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上了浮空艇后,李想终于明白白那句话的意思了。

    她是一个天生的战士。

    不知道第一夫人是怎么培育这对双胞胎小萝莉的,白看上去比洛丽年纪还小,却对战斗了若指掌。

    这种新型浮空艇,连他都需要一两个小时去适应,白却立马能上手驾驶,十分娴熟,从交谈里可以看出,白对所有兵器都很了解,是个妥妥的武器大师。

    “我和黑也是基因改造计划的一员,不过在改造前,夫人就在我们身体里植入了许多灾厄种子。”说起这些遭遇,白完全没有任何怨恨的表情。

    也因为这种畸形成长,所以她和黑其实真实年龄比李想还大,却还是萝莉身,没有接触过太多外界社会,让她们除了本职工作外,其他方面都是小白中的小白,什么也不懂。

    合法萝莉啊......李想吐槽了一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七大陆远比表面看上去的要阴暗,混乱的多。

    只有稳定的编号城市里,普通人才能安居乐业,可生活依旧不是很美好,毕竟至少得成为贵族,才能稍微过上有点质量的人生。

    这也是无数家庭一辈子指望统一招录考试的原因。

    剥开表面最光鲜的一层,底下的阴暗面比蓝星时期更可怕,人体试验,基因改造,非法研究等等,上面的人从不把下面的人当人看。

    世界的真实模样永远都是畸形的。

    “我们没有父母,不知道家在哪里,有记忆后就一直跟随着夫人,是夫人把我们养大的。”白对第一夫人只有敬意和尊重,没有怨恨。

    浮空艇飞速航行,最后来到了守备森严的0001号城市。

    现在七大陆到处充斥着入侵的异种和灾厄,只有这里才有难得的一片宁静,许多超级世家的本家都在这座城市,包括白家本家以及它的许多分支,因此暂时没有被战火波及。

    “降落在附近的停机坪,拥有冬零家的文件,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不长眼来盘查,你们两个待在这里,如果三个小时后我依然没有回来,那么你们就立刻离开,去双子领地。”

    李想打开舱室大门,回头看了眼跃跃欲试的白,

    “不准跟过来,听到了没?”

    “知道了......”白放回手里的源质枪,怏怏点头。

    “黑,看牢你的姐姐,如果她敢偷偷下浮空艇跟踪我,那我就不要你了。”李想还是有点不放心,回头对乖巧的黑说道。

    黑将脑袋疯狂点着,然后死死盯着姐姐的动态。

    跳下浮空艇,冷风迎面灌来,让李想清醒了不少,之前一战正好让他热身完毕,他朝着白家所在的区域走去,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不少军部士兵端着新式源质枪四处巡逻。

    李想只要稍微散发出一丝玩家的气息,他们就不敢上前询问了。

    魔术师对更高层次的玩家有着十分敏锐的感觉,或者说他们能明确确认对方是不是比自己强大一个层次。

    “这位大人,前面是白家分家的私人领地,请出示您的准入证件。”几名士兵见到他一路往前走着,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即便他是玩家,也不能随意出入白家领地。

    李想顿住脚步,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默默摘下兜帽,笑着说道:“我的这张脸可以吗?我相信十六老祖挺愿意看到我的。”

    “你......你是......”几名士兵脸上闪过惊恐之色,手里的源质枪颤颤巍巍的举了起来,喉咙里塞满了话,却不敢说出口。

    “我觉得我是你们就会考虑一下该不该喊人,生命很宝贵,每个人都只有一条,不是么?”

    李想轻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然后慢悠悠地从让开的通道走了过去。

    几名士兵直到他离开后才开始大声喘气,浑身是汗,坐倒在地,过了好久都不敢去拿身上的通讯仪。

    白家,第十六分家。

    自从白云飞被杀,费钰景叛离,这个曾经有可能继续向上的分家就彻底没落了。

    偌大的分家领地中,他们只能占据最边缘的地带,渐渐沦为分家里最底层的存在。

    不过再没落,也比普通超级世家要强大的多,毕竟分家里还有一个老怪物坐镇。

    “你是什么人?擅闯第十六分家领地......”

    迎面走来的中年人还没说完,身体就像气球一般猛地膨胀,然后炸裂成无数血花,如同雨点般落下,淋了一地。

    “我是来找白珞的,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李想声音如同雷霆般散开,震得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第十六分家的玩家们不住后退。

    白珞是十六老祖的名字,她比白王白师利还要年长一些,是白家还活着的上个时代的老怪物之一,7级玩家,现在还依旧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只是现如今已经很少能看到她露面了。

    在薇尔薇提供的那份名单和计划表里,白珞作为参与者之一,是白家这边针对鸣绪的最高层。

    她的第十六分家和李想有着数不清的恩怨,估计本人对李想也没有什么好感。

    隐藏在人群里的白佳琪看着昔日那个天空竞技场里还跟自己赌命过的少年,心里感慨万千。

    在旧极夜出事后,即便父亲以大局为重逼迫他放弃和李想这边的联络,他依旧偷偷保留着与王博之间的联系。

    时至今日,第十六分家还不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二五仔在家族里,随着他产业的扩大,父亲地位的攀上,现在的白佳琪早已今非昔比,可他依然默默协助新极夜,上一次追捕鸣绪,他就出力营救过,虽然那支私人部队至今不知道被什么大人物解决了,但是这份情谊却牢牢记在李想的心目中。

    他既然能搞到仇人名单,亦能搞到恩人名单,在那个时期,只要出手协助过鸣绪的,不过最后有没有做出贡献,他都铭记在心。

    除了白佳琪外,现在第十六分家风头最盛的白沐沐和白无心也是李想这边的人。

    这批后起之秀和白珞这个老顽固已经完全不同,只是现在白珞还掌握着最大的权柄,白沐沐她们有心无力。

    正前方,一道恍如从远古时期走来的蓝色人影慢慢显现。

    恐怖的气息仿佛要将天空都压下去一般。

    让站在地上的李想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5级对7级,这大概是目前他做过的最疯狂的事。

    白珞不是那种垂垂老矣的玩家,虽然早就过了巅峰期,但是她现在还把持着分家家主之位,就说明她的战力依然在一个极高的层次。

    那道人影缓缓降下,面色清丽,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模样,完全没有岁月留下的苍老痕迹。

    白珞穿着深蓝色的长衫,还用着古老的簪子盘起头发,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充满了威严,背后是一把长剑,散发着锐利的剑气。

    “李想,你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毕竟你的身上也流有白家的血脉,我不想亲手斩杀你。”白珞声音空灵,一群白家子弟只觉得如沐春风,要不是李想,很多人至今都没见过这位深入简出的老祖,有了十六老祖,他们也不知不觉挺直了腰杆。

    李想再强,难道还能比活了百年之久的十六老祖更强吗?

    “我始终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对付鸣绪。是,我们之间也许有一些恩怨,但区区白云飞,或者说即便算上费钰景,也不至于让你如此痛恨我们吧。”李想看着她,淡淡说道,“就因为你派出的人,让白冬雪晚了几步,才害得她不得不直面吞天翼王。”

    “是吗?可惜。我还在想如果那些废物动作能再快点,冬雪应该来不及见到那个小丫头。”白珞轻笑了一声,慢慢抽出背后的长剑,“为什么要对付她?一个充满了肮脏灾厄之血的人,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是么?”李想突然平静了下来,眼中怒火尽去,也收敛了气息,似乎想通了什么,他环顾了下四周,看着她,“带着灾厄气息,就是肮脏么?和那些见死不救,苟且偷生,只会窝里斗的人比起来,我知道的那些战士,即便许多都被灾厄和异种污染过,可他们却有种的多。至少面对敌人,他们不会投降,不会选择放弃战友,不会让无辜的人顶在前面。你说的那么大义凛然,还不是为了让第十六分家的这群废物们能得到一些庇护和资源。”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李想有点想笑,除了围剿鸣绪外,薇尔薇给他看的其他资料里还有许多有趣的东西,这些逗得他发笑的东西,每一个都沾染着无数边境战士和守城战士的血与生命。

    他们为自己战死而感到光荣,而实际上,他们用生命守护的只是一颗颗肮脏丑陋的心灵。

    “你第十六分家的人的命是命,我那些部下们的就不是吗?”李想慢慢闭上眼睛,想起了旧极夜,新极夜,还有他一手提拔起来,现在几乎死绝的十人组。

    “现在说这么有什么意义,人死了就是死了。”白珞冷冷看他。

    在第十六分家的正前方,一道人影带着无数层层叠叠的战士慢慢出现。

    “李想,收手吧,不要一错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