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渣男改造系统[快穿] > 软饭渣男:这是谁家小狼狗。
    ――什么鬼

    陆盛吓得后退几步, 头皮发麻的看着镜子上的大字。

    呸, 你才是鬼

    陆盛伸手摸摸脑袋, 闭眼再睁眼, 那镜子上的大字还在。他不会是刚刚被撞出脑震荡了吧不然好好的怎么就产生幻觉了

    可片子都拍过了, 他这聪明的脑袋没有任何问题, 之前被车撞出去得时候,他也有好好护着头, 不可能产生幻觉。

    想到了什么,陆盛突然就后背一凉。

    不会真的是见鬼了吧

    呸, 本系统才不是鬼,宿主,你真是个胆小鬼, 是本系统接触过胆子最小的宿主。

    陆盛再次后退,直到后背贴在墙面, 有了一丝安全感。

    “你是什么东西”他压低了声音,怕外面的方远听到。

    镜子上的字被抹去, 又缓缓打出了其他字。

    你好宿主,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来自高等文明,高等研究所,高等研究员, 研发出来的虐渣系统,宿主可以称呼我为小渣渣。

    系统这个新鲜词,陆盛是知道的。因为方远是个迷, 陆盛虽然不看,但方远偶尔念叨几句,也足够陆盛了解到了。

    方远曾经还憧憬过,“盛哥,我们若是能得到一个系统,区区钱财算什么,整个世界都能被我们踩在脚下。”

    想着,陆盛眼睛一亮。

    他这是,走了狗屎运了。

    陆盛赶紧问“虐渣系统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所以系统,你是要帮助我虐待那些欺负我的人渣,带我逆袭打脸,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吗”

    说完,陆盛心头已是一片火热。

    “什么意思”陆盛看着那省略号。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宿主竟如此异想天开的事。

    宿主除了胆子小、自恋,还挺没有自知之明的。

    本系统是虐渣系统没错。

    只不过。

    宿主,你才是那个渣。

    大――人――渣。

    “呸。”陆盛呸了回去。

    他心里头一起一伏,像坐过山车一样。本来他都已经在构想以后的美好生活了,结果就被这么打破了。

    陆盛很不爽,“去你的虐渣系统,有多远给我走多远,我不需要。”

    陆盛臭着一张脸出来,正在打游戏的方远抽空瞅了他一眼,见此游戏也不打了,扔下手机就走到陆盛旁边坐下,十分关心的样子。

    “盛哥,你刚刚进去才十分钟不到,你不会吧时间怎么就突然这么短了”

    方远很忧愁,“十分钟不到,那到时候肯定满足不了人家小梨姐”

    在陆盛脸色越来越黑的情况下,方远声音也越来越小,最终方远手捂住嘴,摇头。

    陆盛冷笑,“说啊,怎么不说了”

    方远嘿嘿傻笑,自认为不动声色的起身,被陆盛一把抓住。

    “盛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你大人有大量,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方远苦着脸求饶。

    “还有下次”

    “没有了没有了。”方远摇头。

    陆盛这才松开了方远,随后瘫坐在了沙发上,实在没心思跟方远这个小卷毛计较那么多。

    本来今天成功接触到了应梨,他心情不错,可好心情,都被那个鬼系统给毁了。

    陆盛在心里骂脏话。

    看了眼又投入到游戏里的方远,陆盛在心里暗暗发问,也不知道那鬼系统能不能感应到他的心声。

    “系统,你告诉我,我到底哪点渣了”

    这点让陆盛非常不爽,想他短短十八年的人生,只有被人渣虐,他哪里有渣过别人。

    你现在不是人渣,不代表你以后不是人渣,而且,距离你成为终极人渣的时间,也要不了多久了。

    本系统就是提前过来,呆在你这个大人渣身边,等你伤害了应梨,到时候好好替应梨报仇雪恨,虐待你这个人渣。

    陆盛提取到了关键人物,应梨。

    所以,他以后会伤害应梨吗

    对,没错,宿主你现在没有这个想法,不代表你以后没有。

    陆盛正要继续发问,脑袋突然一痛,涌入无数陌生画面。

    陆盛怔住。

    那些陌生的画面,与他自己的记忆交缠在一起。陌生又熟悉,陆盛捂着头,一时之间竟搞不清哪些是他的记忆,哪些不是他的记忆。

    等他脑袋没那么痛了,去回忆那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发现那些陌生的画面,里面的主角竟也是他,或者说,那是他以后的记忆。

    属于未来,现在还没有发生的记忆。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打断了陆盛的思绪。

    压下心里头种种惊惧,陆盛迅速整理好状态,抬头,笑着看向门口。

    “姐姐,你回来了。”

    应梨站在门口,双手大包小包拎着许多东西。有吃的,也有为陆盛买的衣服。

    陆盛赶紧起身走过去,伸手接过东西,见应梨两只手心通红,顿时心疼道“姐姐,怎么这么多东西随便买点就好了,你看你手都被勒红了。”

    应梨喘着气,“没事,我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就多买了一些,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可以去换。”

    陆盛嘴角高高勾起,弯腰把自己的俊脸摆在应梨眼前,好叫应梨今天一定记住他这张脸。

    “姐姐买的肯定合适。”

    又撒娇道“姐姐,你真好”尾音还带着小勾勾。

    应梨毫无防备,被叫进了心窝里。

    应梨眼神左躲右闪,耳尖渐渐变红了。母胎单身多年,除了爸爸,应梨很少和异性离得这么近过。

    关键陆盛真的长的很帅,阳光俊朗的那种帅气,尤其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荷尔蒙味道,很浓烈。

    虽然还小,称不上是成熟男人,但陆盛的身材,比大多数的成年男人好。

    隔着一层衣服,应梨低头都能看到那腹肌。

    想必是经常锻炼的。

    应梨一僵,等等,她刚刚在想什么

    陆盛才十八岁,自己都二十七马上二十八的人了,怎么会想到这些。

    应梨低头,赶紧避开陆盛往里走,高跟鞋哒哒哒踩在地上,总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先吃饭吧,都这个点了,你们肯定饿了。”

    陆盛扭头,眯眼看着应梨,所以,刚刚她是不好意思了吗

    吃完饭,已经接近凌晨。

    应梨打了个哈欠,方远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点一点,快睡着了。

    陆盛倒是不困。

    躺在床上,看着应梨。

    其实单看应梨的脸,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二十七八的人了。应梨本来脸就嫩,长的漂亮,再加上那双杏眼,看起来真的像个刚刚上大学的学生。

    “姐姐,你快回家休息吧。”在应梨几乎快要闭上眼睛时,陆盛开口。

    起身走到应梨前面,陆盛蹲下,可怜兮兮的,“姐姐,今天谢谢你,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能认识姐姐,我觉得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我真的很开心。”

    陆盛的话,让应梨的瞌睡一下子被赶跑了,看着眼巴巴看着她的陆盛,应梨觉得此刻陆盛的模样,很像她家里养的大金毛。

    就差后面加根尾巴,摇一摇了。

    轻轻摸了下陆盛头发,应梨声音轻柔,“生日快乐小盛。”

    陆盛低头,把头凑上去,哀求,“姐姐,你再摸摸,我好喜欢。”

    两人年龄差距大,应梨因为之前不轨的想法,在吃饭时已经好好敲打过自己。

    她是独生女,她爸也没有兄弟,她妈那边跟她爸爸关系又不好,所以,应梨小时候其实很想要一个弟弟。

    应梨想,如果她妈当年那个孩子生下来,和陆盛也差不多大了。

    心一下子就软了,小心摸了几下陆盛的头发。

    此刻满心柔软的应梨不知,陆盛就是个得寸进尺的,正是她第一次的心软,让她以后在这段关系里一退再退。

    陆盛闭着眼,等应梨摸完了,又顺着杆子往上爬,仰头看着应梨,小心翼翼的问“那姐姐,我可以要个生日礼物吗”

    应梨点头,“你想要什么”

    陆盛笑的不好意思,“姐姐,我想加你的微信,以后我可以联系你吗”

    如果简单的生日礼物,应梨怎么可能不答应。

    微信加上,陆盛不顾应梨的拒绝,叫上方远,亲自把应梨送到了停车场,目送应梨离开。

    应梨一走,方远就抖抖自己,嫌弃的看着陆盛。

    “盛哥,你也太肉麻了,刚刚我瞌睡硬是被你吓跑了。”

    斜了方远一眼,陆盛懒得搭理他。

    上楼,睡觉,方远呼声盖天,陆盛洗完澡,躺了许久才昏昏入睡。

    陆盛在哗哗水声中睁开了眼睛。

    有点奇怪,陆盛看着头顶白色的大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不是睡在医院里面吗

    不对,他眼前的东西看样子是床吧。

    什么床怎么那么高

    不对,非常不对。

    陆盛摇摇头,想起身,翻了个身,他爬起来。

    陆盛震惊,看着镜子里的大狗。

    那是只黄色的金毛犬,有点肥,眼睛很大,看起来呆头呆脑的。

    陆盛眨眨眼睛,镜子里的傻狗也眨眨眼睛,尾巴还不自觉的摇了起来。

    陆盛往前走动,那傻狗也往前走。

    陆盛停下脚步,那傻狗,也停下了脚步。

    “咪咪,你怎么又偷偷跑我房间来了。”

    娇软的声音响起,陆盛耳朵支起来,循着声音看过去,僵住。

    那是应梨。

    只是,她怎么怎么就就没穿衣服呢。

    脑袋一热,陆盛鼻子一痒,感觉鼻子里流下两股热乎乎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陆盛

    失血过多,猝。感谢在20200624 19:48:4920200625 23:44: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贞贞贞贞贞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