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穿越小说 > 好儿子快穿 > 第 88 章
    远在村里的云父云母觉得好消息是接踵而来, 先是自己儿子中了状元, 状元, 那可是状元啊, 不仅仅是县令, 就连知府都来到了云家道贺, 云父云母更是大摆了3天流水席,以此来恭贺自己儿子中了状元。

    而且儿子有出息, 中了状元就进了户部,成了官, 云家真正的改换门庭,成了耕读之家。

    随着云逸中状元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上门提亲的媒婆, 以前也有人给云逸提亲,不过那个时候都被云逸以学业为重拒绝了。

    现在云家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更是有人明说不介意做小的。

    云父云母只能回绝,他们可不希望在儿子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儿子定亲事, 再说,儿子离家之前也特地交代了这件事,云父云母帮不到儿子,更不会给云逸添堵。

    不过天天来提亲的媒婆,倒是让云父云母也开始上心云逸的亲事。

    说句实话, 儿子中状元,云父云母高兴的同时,还有些小担忧, 自己儿子可是状元,古往今来,那些唱戏的不都是说了吗,榜下捉婿,榜下捉婿。

    可要真是被榜下捉婿了,娶了一个大家闺秀,云父云母又开始有了新的担忧,这大家闺秀,看不看得起他们家里其他的人,还真是不好说。

    虽说云家现在不差钱,也有几个丫鬟婆子使唤,可到底不是高门大户。

    一想儿子要真是娶高门大户的儿媳妇,云母那叫一个愁啊。

    夜凉如水。

    云母的叹气声更加明显了。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云母捅了捅云父,硬是把睡得正香的云父给弄醒了。

    “咋啦”。睡得正香被人吵醒,还不能生气,云父的声音低沉闷闷的。

    云母说出自己的担忧,“你说说,老儿子都这么大了,可是到现在亲事都是没影的事”。

    云父到不觉得,这几天络绎不绝的媒婆让云父觉得,自己儿子亲事根本不用着急,不过,想一想老儿子的年纪,也的确大了,大儿子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满地跑了,“哎,儿子现在和以前可是不同了,现在儿子在京城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云父这么一说,云母算了一算,儿子离开都好几个月了,还真是想儿子了。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云母的脑袋里。

    “孩子他爹,你说,我们要不要去京城看儿子去”。

    “这”再说吧,不得不说云母的提议,云父很心动,可那到底是天子脚下,云父心里有些怵的,这京城可是多了去的达官贵人。

    “我想老儿子了,老儿子可好久都没有吃我做的腌菜了,也不知道高中和中榜能不能好好的照顾儿子,还有啊”一个女人絮絮叨叨的说着想念,一个父亲听的仔细。

    夜越发的沉了。

    云母从那天开始就开始腌菜,准备上京城的东西,完全无视云父的反对。

    这一天,敲锣打鼓的声音从村口开始响起,对于鼓声,云家人敏感的不行,不管是正在忙的云母,还是读书的尔齐,或者刺绣的尔雅都跑出来了。

    仪仗队很长,而且走向的方向正好是云家的方向。也对,出了云家,好像也没有那家能有这么大的阵仗了。

    “这是”到了家门口,云父怎么想也想不到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大喜大喜啊,恭喜诰命夫人”县太爷过来,对着云母云父就是一番的恭贺。

    云父云母对看一眼,疑惑。

    后面的太监在县太爷移步后,显露了出来,手里拿着圣旨,臂弯里搭着拂尘。

    “恭喜云老爷,云夫人”奸细的嗓子带着尖利,脸上带着讨好,然后打开手里的圣旨。

    “圣天承运皇帝诏曰教子有功,”后面巴拉巴拉一大堆,云母听的云里雾里。

    只知道这是皇帝的话,听的无比的仔细,额头都出了汗,身上战战兢兢的,是害怕的,也是惊喜的。

    “诰命夫人,接旨吧”一篇大论终于读完,太监合上圣旨,递给云母。

    诰命,自己云母一脸迷茫,云父也是懵懵的,此时,作为唯一一个读书的尔齐,早已经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祖母成了诰命了

    看到云父云母望着自己,尔齐跪地小声地提醒“祖父,祖母,接旨啊”。

    “啊,啊”云母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却被云父拉住了。

    云母也反应过来了,立马跪着挪到了太监面前,颤抖着手接过圣旨。

    感受到圣旨的柔滑,还有上面的刺绣,以及正黄的颜色。

    云母昂着头,圣旨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光,“谢皇上”

    “谢皇上”后面一大批呼万岁的声音。

    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看来老夫来的正是时候啊”大家回头,李博正往这边来。

    “李大人”县太爷。

    “李大人安好”太监。

    “李大人”云家众人。

    李博笑着,“老夫现在就是一介草民,受不起受不起”拱手回礼,然后,就去扶起行礼的太监和县太爷。

    “哪里哪里”县太爷笑着打哈哈,李博虽然辞官了,可是他有一个前途无量的徒弟啊,这才多久啊,自己母亲的诰命就给挣来了,前途无量啊,前途无量啊

    都是老狐狸,怎么看不出县太爷的打算,互相恭维了一番,才送走了县太爷。

    而太监,因为要回去复命,早已经离开。

    闲杂人等离开,尚不知道发生什么的云父云母,赶紧问发生了什么。

    李博也是才知道,叹了一口气,开始说起了京城的形式,李博没往深处说,首先说了云父云母懂不懂是一回事,其次,李博也不想让他们白白的担心。

    只是,李博皱眉,有了一点功绩就找当今要这要那,自己这个徒弟到底是在想什么,李博也实在不懂。

    云父云母知道自己儿子给自己挣了诰命,那叫一个开心”我儿厉害,我儿厉害“至于李博说的5品,完全被云母忽视,自己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是县太爷见面都要行礼的人了。

    一旁的云父看着云母的样子,有些酸涩,不过看皇帝赏赐的东西,玉的烟嘴,还有那些陈酿,听说可是御酒,一想到是当今喝的,云父就唇齿生津,恨不得现在就尝一尝。

    李博也带来了云逸的家书。

    作为家里的读书人,尔齐接过书信,念了起来。

    家里的人,云逸一一问候,

    先是云母。

    听到云逸说想自己,眼窝子浅的云母开始落泪。

    听到云逸说让自己不要贪杯,云父也是想念的叹气。

    听到叔叔让自己好好读书,今年上考场,尔齐紧紧的握住拳头,自己也要给自己的母亲挣一个诰命,尔齐暗暗的下决心。

    其他人也都被问候到,因为这封信,思念更重了。

    最后

    云逸提了一嘴亲事的事情。

    “这是什么意思,老儿子不是,云逸没有亲事啊”云母不了解云逸为什么要说自己有一个定亲的未过门的妻子。

    李博也不知道云逸会提这个事情,不过他理解云逸,这个时候,云逸的确不适合娶京城的任何一家女子,可这借口,李博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当告诉若水自己决定的时候,若水那苍白的表情,又想着此时孤军奋战的徒弟。

    “老夫觉得这件事情可以这么办”

    而远在天边的云逸不知道,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让自己有了一个真正的未过门的妻子,当然,这是后话,此时的云逸正忙的脚不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