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钟家

    晓荞已经开学, 晓麦也去上学没回来呢。

    现在家里只有钟母和两个小孙女。

    钟母买了菜回来, 就开始收拾鸡、鱼之类的, 又把青菜切好。

    天气有点热, 弄好这一切钟母就满头大汗了。

    她拿起蒲扇摇了摇, 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这都快晌午,你们爸咋还没回来香儿啊, 你快去看看去。”

    晓香不太想去,就给旁边的晓花使眼色, 意思是让她去。

    晓花睁着大眼睛,认真的点点头,然后一言不发蹬蹬的往下跑。

    这两个孩子不说话的时候, 钟母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哪个。

    这次朱慧珍没有骑车来,她穿着裙子骑起车来也不方便, 就由钟业成骑车自行车,后面载着她到了搪瓷厂家属楼。

    家属楼是没有大门的, 就这么一栋栋的老楼立在道路两边,钟业成下了车,给朱慧珍指着看,“这两边都是家属楼,我们搪瓷厂人还是挺多的。”

    “我家就左手边往里这栋, 咱们先过去。”钟业成推着车,朱慧珍点点头,就走在旁边。

    快晌午了, 有吃饭早的就出来遛达两圈。

    不过大多数出去买菜的大婶大娘们,都赶着回去做饭。

    这张婶儿正跟大婶站在路边聊着天,就见不远处钟老二推着车子,旁边还跟了一个漂亮女人走过来。

    她当时眼睛就直了,旁边大婶也是同样的表情,“嚯,这姑娘也太漂亮了吧张婶儿,你不是说钟老二今天带对象回家嘛这不会就是她对象吧”

    张婶有些发愣,“这不可能吧。”

    眼瞅着两人就走了过来,路过她们的时候,钟业成就打了个招呼。

    刚想走,就听张婶儿突然道,“小钟,怎么也不介绍下,这个女同志是你同事吧”

    她也是这样猜测,说不定是厂里女同事,有啥事到他家。

    不过都是家属楼的,也没听说厂里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女的,要是真的有话,早就婆媒把门槛都踏破。

    钟业成有些脸红的道,“张婶儿,她不是我同事,是我对象”

    他声音透着十足的骄傲,但中间又掺杂了几分羞涩。

    朱慧珍不禁看了他一眼,居然还害羞。

    钟业成说完,就也介绍了下张婶儿,朱慧珍也跟她们打了招呼。

    本来就是普通邻居,钟业成也没有跟她们多说,打了招呼他就拉着朱慧珍走了。

    到了楼门口,钟业成将车子停好,就带着朱慧珍上了楼。

    待两人身影消息在楼梯口,张婶儿这才回神,“这下热闹了。”

    “长这么漂亮,估计钟婶不能同意。哎呀,刚才应该多打听下,要是一会儿俩人谈崩了,正好介绍给我侄子,我看这姑娘也就不到三十岁。”

    “我看也是,那等一会儿人出来你再打听打听呗。”

    朱慧珍可能是基因关系,不爱生皱纹,她平时又爱美爱打扮,保养的也不错。

    平常也没有干过什么累活,都是坐办们室,老的自然也慢些,再一打扮给人的感觉就不像个有个十几岁的儿子的妈了。

    两人声音极小,周围路过的自然都没有听到她们说什么。

    不过也都知道钟老二带了个漂亮的对象回家,就都说钟老二这回可是走了大运了。

    咋前一个跟人走了的长的不错也就算了,起码当时结婚的时候,钟老二也是个潜力股,人长的也不赖。

    可现在都二婚了,还带了四个孩子,咋还有这么漂亮的女的能看上他的。

    许多知道事情的单身汉都表示很不服气,这是啥狗屎运。

    钟业成跟朱慧珍才刚上了楼,刚出来的晓花就看到了。

    她睁大了眼睛,“呀,是珍珍姨。”

    朱慧珍跟她们接触过,一眼就认出这个是晓花,“花儿,出来接珍姨啊”

    晓花狂点头,咧开嘴笑了起来,然后又想起什么,猛的往回跑,边跑还边喊,“奶奶,珍姨来了。”

    钟业成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也没有机会跟几个孩子提过这事,搞的大家都不知道他是有对象的人了,而且这人还是她们认识的。

    “我还没跟她们提过。”钟业成道。

    “你是不是怕她们不同意。”朱慧珍道。

    毕竟哪个孩子也不想有个后妈。

    钟业成道,“当然不是,她们几个也都有心理准备,平时我妈总是唠叼着给我相亲来着。”

    他本意当然是打消朱慧珍的顾虑,不过朱慧珍似乎不这么想,“哦你平时还有相亲啊”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了,我这些日子忙都忙不过来,哪有功夫想这个事情。”

    “哦,是因为忙不过来才没见的呀”

    “不是呀,我妈就跟我提过一次,还是你啊我当时要知道是你,我不就见了嘛后来就一直也没提过呀”说着说着他看到朱慧珍笑吟吟的看着他,这才反应过来,“哦,你耍我啊。”

    “哈哈哈。”

    两人说说笑笑的就上了楼。

    钟母看到孙女跑上来,“谁来了”

    她起身到门口打开门,就见儿子正跟一个十分苗条的女人说笑着上来。

    她当时心里就是一紧,待人上来看清了脸,她心就沉了下去。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找个这么漂亮的,别又跟上一个一样,这能踏实过日子嘛

    “来来,小珍,多吃点这鱼,你看这鱼鳞炸的脆着呢,我们家成子手艺可好了。”吃饭的时候钟母十分热情的招待朱慧珍。

    不管心里怎么想,钟母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只是吃过午饭,朱慧珍跟晓花和晓香两个玩的时候,钟母却把钟业成叫到了里屋说话。

    “妈,啥事啊”被叫进来的钟业成一脸疑惑的道。

    钟母坐椅子上,叹了口气道,“成子,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这下钟业成更疑惑,“我咋了”

    “你还咋了你自己啥条件你不知道,闺女都上大学了。你看看人家,有三十吗”

    钟业成刚要说话,就听钟母又说,“还长这么漂亮,不会是有啥问题吧才找你”

    她说着忽然拍了下大腿,“不会又跟上一个似的,肚子里。”

    钟业成赶紧拦下话头,压低声音说,“妈,你说啥呢她比我还大半年呢,而且结过婚的,有一个跟晓荞一边大的儿子。”

    “跟你一边大”钟母又看了看外面的朱慧珍,不太相信道,“你不是唬我吧”

    “妈,我唬你干啥年龄差的太多我也不敢找啊,我跟人家小姑娘也聊不来啊,以后得过一辈子的。”钟业成道。

    “你说的都真的”钟母还是一副不敢相信道,“刚听你说,人家还是局里会计,正式工,人家看上你啥了”

    “妈,我在你眼里是有多差劲啊”

    “我就是担心,上一个你就找个漂亮的,结果咋样这长的漂亮的姑娘,那看上的人多了,没准哪天就被人勾走了。要说人家大你几岁还差合,结果人家还跟你同岁。”

    钟业成被他妈絮叨的都快翻白眼了,他也知道找到珍珍这样的是他撞了大运了,可是他也有信心可以上媳妇过上好日子,怎么就不行了。

    不要妄自菲薄好不好。

    最后母子两个又聊了半天,钟业成说起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又说朱慧珍是什么样的人,跟之前那个路秀丽完全不一样,不一定长的好看就花心啊。

    到最后,钟母才稍稍放下心,出来时从衣柜的最下面一个鞋盒里,拿出了一个小布包出去。

    钟业成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塞进去的,待出来钟母坐在朱慧珍面前,打开布包,钟业成才看到里面是一对刻有龙凤银镯。

    钟母抚着镯子对朱慧珍道,“这镯子是小成奶奶留下的,说是等小成结了婚给他媳妇,我之前也没,反正这镯子就给你了,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我就放心了。”

    这镯子她当年没有给路秀丽,别看她没啥文化,但她一眼就看出那路秀丽不像个跟她儿子踏实过日子的。

    而这朱慧珍虽然也长的过于漂亮,老让她悬心,但是她也看出两人不是一路人,她也算是接受了对方,就把镯子拿了出来。

    朱慧珍一看,忙推辞,“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钟母不乐意道,“不收可不行。”然后强硬的把镯子塞到了她手上。

    钟业成也赶忙劝道,“妈给你你就收着吧。”

    朱慧珍看看他,笑道,“那行,谢谢阿姨。”

    钟母笑了起来。

    送完东西,两人好似亲近了不少,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些细节的问题,钟母就念叼着,“你在粮食局上班啊,儿子跟俺们晓荞一般大那你以前对象是出车祸没的”

    朱慧珍一愣,“是啊,阿姨您怎么知道”

    “那你儿子之前出车祸的时候,也碰了腿”

    “对啊。”朱慧珍似乎想到了什么。

    钟母一拍大腿,“哎呀,这可太巧了,之前邻居给俺们成子介绍对象,是不是你呀”

    朱慧珍和钟业成相视一笑,她道,“之前成子跟我说过,是挺巧的。”

    “这可太巧了。”

    又坐了一会儿,朱慧珍就要回去了。

    钟业成出去送她,钟母带着两个孙女也出来了。

    晓花和晓香两个得知珍姨会成为她们妈妈之后,都挺高兴的。

    她们觉得珍姨对她们很好,当她们妈妈应该不会像同学们说的后妈不好。

    而且她们以后就有妈妈了,同学们再也不会背地里说她们没有妈了。

    所以两个小姑娘都挺兴奋,出来的时候对朱慧珍还有些不舍,晓香竟直接问道,“珍姨,那你啥时候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啊”

    这话朱慧珍当然没法回,钟业成却接过来道,“咱家太小了,你珍姨搬过来住哪”

    接着他又道,“妈,你们先进去吧,我再送送珍珍。”

    两人推着车出了家属楼,钟母也算松了口气。

    这时张婶似乎听到动静,也从楼门里出来,“钟婶,这你家儿子对象这是成了”

    看那样子,似乎是成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钟婶不是一直不同意儿子再找个漂亮的嘛

    她还等着两人崩子,她给姑娘介绍个好的。

    钟母听到张婶的话,立时来了精神,“嗨,张婶你是不知道,原来这姑娘就是你之前给我们家成子介绍的那个,我一听太漂亮,实在是担心,可今天见了真人,觉得担心都是多余的,我们家成子也说我了,说咱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长的好看的也不是错,我一起也是啊。”

    “哎哟,一想起来也挺高兴的,这以后万一再给我添个小孙子小孙女啥的,这得长的多好看啊。”

    “哎哟,我都等不及了。”

    说完钟母就上了来,也不再理张婶儿。

    张婶黑着脸,隔了一会才上楼,心想,有啥可嘚瑟的,看她们过到几时。

    出了家属楼,钟业成骑着车,朱慧珍坐在后面。

    想了想她问道,“你刚刚那话啥意思要不你们住我那”

    钟业成道,“其实我之前就想跟你说,你也看到了,我家人口多,而且我妈现在身体不好,她现在也回不去之前的家,所以我想。”

    他自然是想让钟母还跟他们住,但是搁他们那会儿,结婚一般就都单住了,很少有媳妇愿意跟婆婆一块住,毕竟两代人生活习惯不一样,住在一起一定矛盾多多,还不如分开住。

    可是现在现实又摆在眼前。

    朱慧珍问,“你想啥你是不是怕住不开,我那有俩卧室,现在晓荞和小灿都住学校,等放假回来再说,咱们两人再加。”

    “你你同意跟我妈住”钟业成愣愣道。

    其实他想的可能有些严重,毕竟这年头结婚,像原身这样能靠自己本事分套房子的是少数,多数都是跟公婆住在一起,所以朱慧珍也没想那么多。

    而且钟母看上去还是挺好相处的,哪能都像她前婆婆那种人。

    “这有啥不同意的。”

    “那太好了,不过你放心,我想好了,等过了年咱们攒够钱就去江市买个大点的房子,这样一人一间屋,也不影响休息和私人空间。”钟业成道。

    “买房”朱慧珍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