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穿越小说 > 佛系女配的求生日常 > 第 65 章
    秦国公府与温府定亲, 虽然没有办什么盛大的定亲宴, 但是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这日林府便收到了由秦国公府发来的请柬, 林府作为温府的亲戚, 也被邀请去, 作为见证。

    看了定亲宴的日期, 林母让来送请柬的管事回去回复,表示他们会准时去的。

    得了准信的管事回去之后, 林母便继续自己的事情。

    晚上吃饭时,林母将这件事与众人一说, 让他们有空的都去。

    心中有数了的林府众人继续自己的日子,到了定亲宴那天,林府众人一个没少, 全部到齐。

    也是秦国公府的日子选的好,这天正好碰上林父与林元白的休沐之日, 他们才能到的这么整整齐齐。

    林蓁蓁跟林母与于子晴坐在马车里,摇摇晃晃的便到了秦国公府门前。

    秦国公府面前停放着许多马车, 或华丽或低调,驾车的车夫也是互相打量对方驾的马车如何,马又如何,很有比试的架势。

    “林大人与林夫人来了”门前的管事很有眼力的将人迎进来。

    毕竟林府与温府算是很亲近的亲戚了。

    林蓁蓁跟着林母到了宴会的场地,是当初秦国公夫人挑选儿媳时举办宴会的场地, 她现在也算熟门熟路了。

    男女宾客分开而坐,宴会没开始,相熟的客人之间便开始交谈, 宾客带来的孩童也手拉着手去玩耍。

    作为主角之一的温遥清很忙,林蓁蓁看着秦星阑带着温遥清在认人,一圈下来,叔叔伯伯认了一大堆。

    太惨了,脸都要笑僵了。

    转头一看,林蓁蓁发现温家人来的也很齐,不仅二房来了,连温芳菲也来了,她坐在温外祖母身边,笑容柔弱温顺。

    总觉得这里有一出大戏。

    林蓁蓁心惊胆战的,这人到的也太齐了。

    “开席吧。”在林蓁蓁的担忧中,这定亲宴总算是开席了,众人推杯换盏,对于要定亲的两位主角也是祝福满满。

    “温小姐在闺阁之中颇有赞誉,国公夫人好福气啊。”

    “秦将军也是年少有为,在战场之上更是威名赫赫,与温小姐是天作之合。”

    “客气了。两个孩子都还小呢,还需要诸位多多扶持。”国公夫人笑眯眯的,虽然不是那么喜欢温遥清,但是既然定亲了,那就是自家人,总要给个面子。

    林蓁蓁秉承着少说话,多吃饭的至理名言,一句话都不多说,被人喊到,就微笑致意,偶尔轻声细语的回复几句,把出门前,她娘交代的别胡乱说话贯彻到底。

    “这是便是蓁蓁吧”坐在林母身边的一位夫人问,“长得可真好看,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林蓁蓁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便抬起头看向她,同时腼腆的笑笑。

    那位夫人一见,面上的笑容更大了,她家中只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对于他人的女儿总有几分好感。更何况这是她好友的女儿,心中的好感便更多了。

    “哎呦,你这女儿我一见就觉得欢喜,她今年多大了可有婚配”那位夫人问林母,“以前在闺中的时候,我们还说呢,要给我们的孩子定个娃娃亲,现在也不迟。”

    “若蓁蓁嫁入我们家,我一定是个好婆母。”那位夫人越说越觉得这个可行,正好她的二儿子还没有婚配,可以让两个年轻人试试嘛。

    林母无奈,她这好友听风便是雨的,怎么说着说着到两人的孩子的婚事上了

    她见过好友的三个儿子,都是一表人才,人也长得不错,只是她也是嘴上说想让林蓁蓁快些嫁出去,实际上,她也想多留林蓁蓁几年。

    这女子出嫁了,总不如自己家里待得舒服。

    “再过两年吧。”林母道,“淑慧你是知道的,老爷疼她,舍不得家里唯一的闺女出嫁,总说要多留几年。”

    “诶,我们可以先定个亲。”赵氏听了,也知道家里唯一的孩子总会受宠多一些,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林母笑笑,没有应下,她道“这也要看蓁宝自己的想法,她如果喜欢,想必老爷也不会拦着。”

    “嗐,这简单,到时候我们约个时间,让两个孩子见见,再多相处相处。感情嘛,都是处出来的。”

    “也行。”林母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当是交个朋友。

    林蓁蓁在一旁听得嘴角抽搐,两位夫人,她本人还在呢。

    不过这里人多,她也不能当众扫她母亲大人的面子。想了想,林蓁蓁当做没听见,继续吃吃吃。

    国公府的厨子就是和别处不同,那手艺,没的说。

    “你盯着我做什么”温琇莹皱眉,看向温芳菲。

    温芳菲从入席之后,便常常将目光转向温琇莹。这让温琇莹心中有些变扭,更多的是怕她有什么坏主意。

    “啊我没有看向妹妹。”温芳菲不解道,“可能是因为我想吃那盘糕点,让妹妹误会了吧。”

    温琇莹狐疑的看向她指的地方,那里确实有一盘糕点,装饰精美。

    不过因为坐在桌上的大多是年纪较大的夫人,所以对于这些糕点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所以它还完整无缺,没人动它。

    “你喜欢”温琇莹对身后的雁儿道,“端去给她。”

    “庶女就是庶女,只不过是一盘糕点,跟没见过世面一样。”温琇莹冷声道。

    温芳菲接过,像是没听到她的嘲讽一般“多谢妹妹了。”

    “嗯。”温琇莹心情不好的点头,看着中心风光无限的温遥清,心情更不好了。

    黑沉着脸,对于温芳菲嘴角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兴趣。

    温芳菲将手收回,藏在指尖的白色粉末被她悄悄擦拭掉。

    在有些昏暗的烛光下,回去继续为温琇莹布菜的雁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手上淡淡的痕迹。散落下来的粉末一碰到酒菜便直接融入其中,完全看不出来。

    所以温琇莹完全注意不到异常之处,只觉得温芳菲简直有病,对她笑什么呢

    她在雁儿的服侍下,对着温遥清运气,再偶尔吃些东西

    温芳菲继续乖顺的坐在温外祖母的身边,柔顺的为温外祖母布菜,时不时的说上几句话。

    她的声音轻柔,也不会胡乱插嘴说话,渐渐的,周围的夫人们对她也有了几分好印象。

    在林蓁蓁的惊讶中,这一场定亲宴完美的安静的落幕了,大家各回各家,没有发生纠纷。

    林母在出去时,与温外祖母聊了几句,才回到自家的马车里,往林府而去。

    “家里有些乱了。”林母在马车里感慨道,“大嫂心中不甘,二嫂又要护着莹儿,莹儿又看不顺眼府里的另外两个孩子,连累大哥二哥相处也不自在。”

    林父默默拍了拍林母的手“有空多回去陪陪岳母,岳母估计心中也难过。”

    “是啊。”林母叹了口气。

    林蓁蓁跟于子晴坐在一起,心道这才刚刚开始,日后估计更热闹。

    温府,温家大房二房各自回了院子,温芳菲跟着温外祖母回了她的院子,哄着温外祖母睡下后,温芳菲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怎么样下了吗”郑氏等在温芳菲的屋里,见她回来了,连忙问她。

    温芳菲点头“已经下了。”

    “姨娘,那个药真的有用吗”温芳菲不放心的问。

    郑氏冷笑“当然有用,当初那里的姐妹可都是靠着那东西弄走了那些碍眼的。”

    “她要害你,我还能眼睁睁的看着”郑氏心中恨极。

    她与王氏的斗争,王氏怎么可以连累道她的女儿

    她可从未对温琇莹下手。

    既然王氏不仁,那就休怪她不义。

    相比起从小当做主母养大的王氏,她手中的腌臜手段可多得多。

    “她”温芳菲抿唇,“和我一样了吗”

    “对,一定。”郑氏狠狠点头,“要怪就怪那小贱人喜欢养玉霜花吧。”

    那小贱人让她女儿子嗣困难,那就让她再也生不出孩子

    温芳菲心中一定,多好,这多公平。

    秦国公府的定亲宴一结束,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了,这秦国公府这是认定温府的小姐了。

    人人都说温府的小姐命好,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有如此的好亲事。

    叶府的叶攸宁也彻底死心了,原本她说着死心,但是总有几分期盼,但是这一定亲,她觉得也许剧情是不可逆的。

    那她也不想要攀附男主了,她想要最尊贵的那个位置。

    六月,气温正好,不热也不冷,许多闺中小姐约着一起去踏青。

    林蓁蓁也收到了温遥清发来的请帖,想着有好几日没出门了,趁着这个时候出门走走也好。

    得到林母的准许之后,林蓁蓁快快乐乐的带着半夏出门了。

    原本林蓁蓁想着和温遥清一起走,结果这次温遥清周围围满了人,都是家中父母要求她们和温遥清好好相处的,最好成为朋友的。

    林蓁蓁看了看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这人太多了吧一看就觉得热啊。

    她退缩了。

    扶着树干,林蓁蓁遥遥的和温遥清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一个清静一些的地方吹风。

    “是林妹妹吧”一道温润的男声在林蓁蓁背后响起。

    半夏挡在林蓁蓁面前“公子找我家小姐何事”

    男子一身青衣,面容俊朗,眼中是温柔的笑意“家母与林夫人是好友,我在家中常常听母亲提起林妹妹,今日见到了,所以来与林妹妹打声招呼。”

    林蓁蓁眼中盛满了迷惑,这人谁

    “家母姓赵。”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姓范,林妹妹叫我范二哥便好。”

    姓赵的,那不是在秦国公府定亲宴上的那位和她娘相谈甚欢的那位

    那这个范二哥不会就是那位夫人想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

    应该算是相亲对象吧

    林蓁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范二哥好。”

    范二哥,范广年亲切的点头“林妹妹是第一次来这奚宁山吧这里有一处地方风景极好,不知林妹妹有没有兴趣二哥同行”

    同行我觉得不太行。

    林蓁蓁正要拒绝,就觉得脊梁骨有凉气窜上来,转头一看,后边儿没人啊。

    “林妹妹这是怎么了”范广年见她转头,好奇的问。

    林蓁蓁摇头“没事儿。”

    “抱歉,我在这里等表姐,所以不能和范二哥去那风景好的地方了。”林蓁蓁拒绝,顺便指了指不远处的温遥清。

    对不起,借表姐你的名头用一下。

    林蓁蓁在心里给温遥清道歉。

    范广年理解的点头“既然如此,那在这里也可以。”

    “”你要做什么

    林蓁蓁看向范广年。

    “林妹妹想必知晓家中父母的意思。”范广年压低声音道,“林妹妹很好,温柔贤淑,是京都中有名的闺秀。”

    林蓁蓁脑袋懵了一瞬,这位范二哥,他们相处有半个时辰吗这都能看出她温柔贤淑

    “范二哥的意思是”林蓁蓁问他。

    范广年不好意思道“只是二哥心中心有所属,所以”

    “没事。”林蓁蓁点头,“我知道了。”

    心有所属跟她说做什么不是应该跟他娘说吗她还能让这位范二哥娶到他心爱的女子

    内心疯狂疑问的林蓁蓁表面镇定的微笑“范二哥还有什么事情吗”

    范广年大约是把那位喜欢的女子憋在心里很久了,所以打开来话匣子的他,开始剖析自己的内心。

    说自己是怎么与心爱女子相遇的,又是怎么不敢与他母亲说的。然后提到他母亲想让他娶林蓁蓁时,内心又是怎么纠结的。

    最后想着不能耽误林蓁蓁的大好年华,他决定来与她说清楚。

    听得晕晕乎乎的林蓁蓁道“那范二哥应该和范夫人去说,不然那位小姐一直等着你也不是个事儿啊。”

    范广年低咳一声“我娘不怎么喜欢她,觉得她家世配不上我。”

    “那范二哥是打算一直不说,然后让那位小姐一直等着吗”林蓁蓁忍不住用看渣男的眼神看向他。

    既然没有勇气在一起,那就不要耽误人家姑娘,让人家姑娘再找一个疼她,爱她的,不成吗

    “我想等我考取功名之后,再与娘说。”范广年道。

    林蓁蓁抽了抽嘴角,考取功名先不说考不考的上,离下一届科举最少还有两年。听刚刚范广年所说,那位姑娘年纪不小了,也不知道她还等不等得起。

    “那祝范二哥金榜题名吧。”她与范广年不过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林蓁蓁也不好劝,只能说声祝福的话。

    范广年露出开心的笑容“多谢林妹妹。”

    “与林妹妹说清楚之后,我心中放松多了。”范广年道,“奚宁山风景好的地方在这片树林的东南方向,林妹妹若是有兴趣,可以去瞧瞧。”

    林蓁蓁点头“范二哥费心。”

    将藏在心底的事情与旁人说了之后,范广年心中轻松了许多,他与林蓁蓁道别,回到了刚刚来的地方。

    “小姐,这范公子怎么可以与小姐说这些”半夏皱眉,“他与另一位小姐两情相悦,还与小姐说,这是什么意思”

    “他憋在心里,没人可以诉说,心中闷得慌罢了。”林蓁蓁知道范广年不是故意说这些,不过是憋了太久,心中压抑。

    半夏不赞同“等回了府,要与夫人说吗”

    “嗯”林蓁蓁想了想,“不用,回去就说我瞧不上他好了。”

    “小姐会被夫人唠叨的。”半夏一针见血。

    林蓁蓁耸了耸肩“没事儿,以后有的说。”

    日后被说的事情多着呢,就当是提前演习好了。

    “走吧,我们去和表姐说一声。”林蓁蓁拉着还想劝的半夏往温遥清的方向走去,“表姐,我想去那边走走。”

    温遥清见到林蓁蓁时脸上的笑容真实了许多,听到林蓁蓁想往别处走,心中有些担忧。毕竟上一次踏青,她让林蓁蓁独自一人走走,结果林蓁蓁就身上带着血回来。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温遥清问。

    围着温遥清的几位小姐也凑趣道“那我们一起吧,听说那边儿有一眼泉水,风景极好。”

    不过有愿意过去的,自然也有不愿意去的“那边有什么好去的那么多年你们还没看够”

    “想看泉水来日去我郊外的庄子上,我那儿的泉水才好看。”

    “你那里是匠人挖的,哪有奚宁山上天然的好看”

    “你又没去瞧过,凭什么说没有不过是是自个儿没有,心中记恨罢了。”

    “我记恨你”

    说着说着,几个人就要吵起来了,温遥清脑壳生疼的开始劝,这几位小姐自她一来就围着她,赶也赶不走。

    林蓁蓁见状,也不想跟着这么多人一起去了,这不是去看风景的,是看人互相撕的。

    “表姐我先走了啊,你有兴趣的话就过来吧。”说完,林蓁蓁拉着半夏溜了。

    往东南方向走去,零零散散的也有离开大部队慢慢散心的人,三三两两的,脸上都是舒心轻松的笑容。

    那眼泉水离刚刚过来的地方不远不近,泉水附近开满了颜色各异的花朵,看着不像是真实的,而是在画中。

    左右瞧了瞧,发现来这里的人不多,大多还都是远远的在树林之中溜达。大概是来这里的次数多了,对这里的东西不觉得稀奇,还不如与身边的人聊天来的有趣。

    既然没人,林蓁蓁拉着半夏席地而坐,面对着泉水发呆,鼻尖是淡淡的花香,别说还挺适合放空思绪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4 23:13:3720200625 20:33: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遗忘芷缔 2瓶;期待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